69书吧 > 每天跟穿书者们谈人生 > 第60章 腻歪腻歪

第60章 腻歪腻歪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天近黄昏,眼见着就要暗了下来,众人身上都带有伤势,便决定在这边停留一夜,疗伤歇息。

    徐映真等人坐在一处,远远望着站在河边的陆洲与谢清桥。

    “太过分了!”应无谣咬牙切齿地捣着火堆,“我还以为陆洲有多正直呢,居然跟海域的妖皇……还大庭广众之下卿卿我我!太过分了!”

    “就是,”许文柏闷闷的说:“总来虐狗……哦不,总来欺负我们这些没道侣的人!”

    “重点错!”凌祎没忍住翻了个白眼,“我就奇怪他俩怎么在一起的!”

    应无谣碰了碰徐映真,“九州会武的时候,我见你跟陆洲相处得挺好啊,郎才女貌,好多人都说你们天作之合,怎么会被海域的妖皇插足了?那妖皇要抢不应该也是抢你吗?”

    这番话简直就是捅刀,槽点太多没法吐了。

    亏得徐映真够淡定,瞥了眼先前挟持她,现在又来套近乎的应无谣,反问:“你还记得九州会武时,陆洲身边的孩子吗?”

    应无谣摇了摇头,啧了一声,“我就记得陆洲对旁人冷漠,对着那小孩却特别温柔宠爱,要什么给什么……”

    徐映真淡然道:“那个孩子就是清桥,现在的海域妖皇。”

    应无谣愣住了。

    凌祎心说信息量好大!

    “所以,应道友要弄清楚,什么才叫相处得好,什么才是插足。清桥在先,陆道友待我,也只是朋友之谊。”徐映真纠正,接着问道:“你觉得妖皇样貌如何?”

    应无谣脱口而出:“风华绝代。”

    许文柏默默举手:“美颜盛世!”

    颜控的世界毫无理由。

    徐映真更淡然了,“所以说,妖皇抢我做什么?欣赏美色自己回去照镜子足以。应道友还有什么问题吗?”

    逻辑通顺,条条反驳。

    许文柏情不自禁地鼓掌,不愧女神。

    应无谣想了想,凑过去调笑道:“美人,在我眼里还是你最美的。”

    徐映真对她这态度快习惯了,不羞不恼,无视之。

    杜明溪一直没参与谈话,仿佛没听见似得,一边照料着昏迷的苏柳柳与吕松,一边时不时地看向另一边。

    陆洲与谢清桥站在河边,自从陆洲问出那句话,谢清桥就沉默了,似乎在想应该怎么开口。

    日落西山,晚风一阵一阵地吹来,陆洲忽然抬手,拂了拂谢清桥耳边的乱发,“你都这么大了,怎么还总是披头散发的,不会束发吗?”

    以前,谢清桥也是懒得梳头,结果总被长发绊倒,后来陆洲送了他一条玉带,每天醒来都帮他扎头发。

    陆洲并不是那么爱操心的人,可是面对谢清桥总有操不完的心。

    想想都觉得前世欠了谢清桥的。

    不过,他也甘之如饴。

    谢清桥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弄得一怔,随即按住他的手,放在脸颊边蹭了蹭,笑道:“不会,以后都让洲洲来帮我,好不好?”

    言下之意便是,希望每天早晨醒来后都能看到陆洲。

    陆洲顺手捏了他一把,“跟以前一样懒散。”

    谢清桥看了看他的神情,没发现什么不对劲,便轻轻叹了口气,实话实说道:“洲洲,以前的事情……我的确有很多记不清了。”

    陆洲收回手,平静道:“我送你花的时候,就觉得你的反应有问题。方才吕松说跟随你过来的,我就猜到了,依照你的性子,如果记得吕松做过什么,断不会留他到现在。”

    “你就这么了解我?”

    “你说呢?”陆洲反问:“我白养你到这么大了?”

    这话说得又宠溺又无奈,听得人心脏酥软不已。

    谢清桥拉着他坐下,然后一下子抱了过去,感受着从陆洲那传来的温暖的感觉,顿时深吸了一口气,喃喃道:“洲洲真好。我却一点都不好。”

    “谁说的?”陆洲抚着他的长发,语气分外的温和,“你是怕我难受,所以故意改了说辞。可是每次听我说起以前的事,你一定更难受。小桥,对我来说,你才是最好的……忘记了所有也没有关系,只要你还记得我。”

    分明是冷夜凉风,可谢清桥却仿佛照到了阳光,暖意浸润了心田,“洲洲,如果我连你一起忘记,你会怎么办?”

    陆洲笑了笑,顺口调侃:“那真是白养你了,掐死算了。”

    谢清桥捧着他的脸扭过去,眯起眼,“你舍得?”

    那完全是陆洲敢说“舍得”,他就敢跟陆洲拼命的架势。

    压根就忘了他自己在梦境里是怎么威胁陆洲的——“你是我的洲洲,哪怕我不记得了,你也不准忘记,否则……否则我就杀了你。”

    陆洲刚想逗他说舍得,对上他漂亮的眼睛,下意识放缓了语气,摇了摇头:“舍不得。”

    谢清桥笑吟吟地在他嘴角边亲了一下。

    “如果你忘了我,我只好一直跟着你,你赶也赶不走。陪在你身边,一点一点地告诉你,我们是怎么遇见的,怎么相处的……”空旷的山野,风声呼啸,而陆洲的声音显得无比从容而静谧,如果不是亲耳听见,根本无法想象他会有这样的温柔。

    谢清桥安静地听着,唇边的笑容就没有落下过。

    他将头歪到陆洲的肩膀上,伸手一摊掌心,精巧的银铃碰撞着,“我记得这是你送给我的,细节记不清了。”

    “那一回是在九州会武,我得了第一,流光宗主准许我进入宝库选两样宝物,你被胡长老拦在外面,我怕你生气,就挑了这对铃铛送你。”

    “那试剑峰上的花又是怎么回事?“

    “那是你跟我回去后,亲手种下的……”

    长夜漫漫,谢清桥问一句,陆洲便耐心地跟他讲着他忘记的一切。

    那边几个人目光游离地瞄过来,窃窃私语。

    “他俩怎么能这么腻歪?”应无谣瞥到两个人搂搂抱抱卿卿我我,顿时惊呆了,“我见过许多道侣,也没见过这样的,这是当我们不存在吗?”

    凌祎木然道:“这哪里是当我们不存在,根本就直接无视我们了!”

    他最爱的主角是天赋奇才,实力超绝,杀伐果断,霸气侧漏的男神级人物陆洲——那个对着反派boss一脸温柔宠溺的是谁啊?!

    好想烧死对面两个狗男男!

    徐映真端坐着打坐,闻言头也不抬:“习惯了。”

    许文柏:“……”女神这话何等的心酸!

    杜明溪有些黯然,但还是温和的笑道:“我本来还在担心,现在看来,纵然清桥变成了妖皇,陆道友待他还是一如既往。”

    徐映真语气平和,“当局者不迷,旁观者更清。”

    “有理。”杜明溪闭上双眼,同样静下心来打坐疗伤了。

    夜渐深,一片沉寂,唯有火堆出传来点点光亮。

    “洲洲,你冷不冷?”谢清桥抱住陆洲,忽然抬手升起一个屏障,阻隔了风势。

    “不冷。你困不困?”陆洲同样问道,“要不要靠着我睡一会?”

    谢清桥本想说不困,转念却又弯了弯眼睛,低下头趴在陆洲的膝上,撒娇般地点了点嘴唇,“洲洲亲一下,否则睡不好。”

    有时候习惯就是害人不浅,陆洲现在听到这话已经能面不改色地亲下去了。

    谢清桥闭上眼睛,漆黑的长发融入夜色,衬着雪白的面容,宛如泼墨的画卷。

    陆洲忍不住盯着看了许久,毫无睡意地闭上眼,运转起心法来。

    月落日升,一夜很快过去。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昏迷的苏柳柳终于清醒过来,茫然地坐起身,“这是哪儿?我怎么会在这里?”

    周围的几人被她惊醒,徐映真冲她安抚似得一笑,“苏道友,你醒了?这里是封禁墓场,你先前孤身一人昏迷,是杜道友将你带了过来。”

    “封,封禁墓场?”

    苏柳柳大惊失色,目光到处转了转,忽然看到仿佛死人一般气息奄奄的吕松,顿时惊叫一声:“他!他!他怎么了?”

    “他被陆,陆道友废了修为。”许文柏小声回答,悄悄指了指河边。

    苏柳柳顺势看过去,顿时捂着心口吸气,险些一口气呛死,在河边静坐的是陆洲,这没问题。可趴在陆洲腿上沉睡的……boss!又见boss!为什么每见主角必见boss!还有那个暧昧的姿势!能不能给她先来一打速效救心丸?

    苏柳柳立即收回目光,跟许文柏交换了个视线——boss知不知道咱俩在天穹剑宗做的那事?

    许文柏快哭了——我也不知道他知不知道!昨天看到陆男神废了吕松我都快吓死了!

    苏柳柳深吸气——不行,这里有诡异!我有点方!

    许文柏悄悄传音道:“妹子,要不咱们去坦白,认个错吧?”

    苏柳柳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你想死啊?想死别拉着我!”

    许文柏沉默了,说实话,他昨天实在被吓着了,一闭眼就全是自己的各种死法……

    徐映真这时缓缓起身,走到河边,陆洲已经睁开了双眼,谢清桥却还没有动静。徐映真正要开口,却见陆洲抬手做了个“嘘”的手势。

    徐映真无语地叹了口气,心说你就惯着吧。

    陆洲却是有点严肃地看着谢清桥垂着的左臂,先前许是谢清桥一直在掩饰,等到后面他睡过去了,陆洲才发现他有伤在身。

    谢清桥此刻未醒,怕是在自行疗伤恢复。

    陆洲不想吵醒他,便不好对徐映真解释,只能歉意地冲徐映真摇了摇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每天跟穿书者们谈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宁容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宁容暄并收藏每天跟穿书者们谈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