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每天跟穿书者们谈人生 > 第66章 心思各异

第66章 心思各异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陆洲看着许文柏说不出话来的模样,若有所思。

    其实也并不需要许文柏直白地再说出来,他的反应已经告诉了陆洲——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而是一个越界者。

    “万兽宗的‘引妖涎’,不错,是个好东西。”

    朦胧的雾气散开,谢清桥缓缓走来,身后跟着满脸恭敬的苏柳柳。

    许文柏吓了一跳,“你,你把苏妹子怎么了?”

    苏柳柳露出与寻常别无二致的笑容,痴痴地盯着谢清桥的背影道:“我从前做了许多错事,如今已决意跟随妖皇陛下。我愿意为妖皇陛下献出我的一切。”

    这绝对不是苏柳柳会说出的话!

    许文柏想起七情万象瞳,顿时又被吓哭了。

    “小桥,你想给她一点教训我理解,”陆洲紧紧皱着眉头,“可是把她弄成这样,听着这样的话……你不觉得别扭吗?”

    谢清桥歪头一笑,故意道:“你吃醋啊?”

    陆洲严肃道:“说正事呢。”

    “就凭她暗地里做得那些事,要不是看在你的面上,我早就让她受尽折磨而死了。”谢清桥敛了笑容,轻哼道:“这也算是你救她一命了,至于其他的,让她安分听话一点不好吗?”

    论起小心思来,吕松都没有苏柳柳能折腾,谢清桥不可能无时无刻关注着这些越界者,最好的办法就是先控制了再说。

    “不好,要打要杀可以明着来,”陆洲很不喜欢这样,肃容道:“控制心神魂魄这种法子未免过于阴损,平白给自己染上因果,你是想变成人人得而诛之的魔头吗?”

    谢清桥反问道:“我现在难道不是人人得而诛之吗?”

    “不是。”陆洲放缓声音,道:“像杜道友、徐道友他们,如今只是顾忌着你的身份,但在他们心里,还是愿意去接近你的。小桥,你不要因一时性情而……”

    谢清桥幽幽的打断他,道:“这就是我真正的性情。我醒来后的两年里,更阴损更残忍的事情都做过,你没听旁人说吗?海域妖皇,杀人如麻喜怒无常……怎么,洲洲你接受不了吗?”

    他垂着眼眸,长长的睫毛在眼睑下落下一片阴影,倏而又抬起,目光三分委屈,三分沉郁。

    许文柏往后退了退,哪怕知道是大反派也受不了这逆天的美貌啊。

    陆洲更受不了,每回说到这些,谢清桥就做出这幅模样让他心疼,就算知道那是故意的,他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心。

    完全舍不得谢清桥有一丝一毫的难过与受伤。

    行动快于想法,陆洲情不自禁地走过去拉住他,但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此方空间忽然震荡起来。

    谢清桥神色微变,“有人在外面破坏蛟龙白骨!”

    说着,他立即张开结界,只听到巨大的炸裂声响起,蛟龙白骨受到强大的攻击,应声而碎。

    里面的徐映真等人一股脑全摔了出来。

    “映真!”

    “明溪!”

    “无谣!”

    一众长辈收回灵器,连忙呼唤自家徒儿,不远处,谢天衍看到陆洲和谢清桥安然无恙,不着痕迹地松了口气。

    “师父,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徐映真又惊又喜,跑过去打量着流光宗主,“您没受伤吧?”

    谢天衍道:“你们几个孩子都掉了下来,我们几个老骨头哪还能坐得住?你师父都快急疯了。好在拐尊者和天扬尊者也掉了下来,想法子与我们联系,我们合力之下才找到这里,你们都没事吧?”

    好好的计划却被打断,谢清桥撤去结界,冷冷道:“来的真快。”

    拐尊者狠狠一敲拐杖,“妖孽!这回看你往哪里逃!”

    凌祎扫了一转,没看到自家姑姑兼靠山的身影,顿时慌了,“拐尊者,我姑姑呢?”

    拐尊者将他拉了过来,面有愧色,随即便是滔天恨意,指着谢清桥道:“凌波与善财,都已死于他之手!只恨老朽实力不够,没能为他们报仇!还请诸位道友同心协力,将此妖孽斩杀于此,为我人族除去祸害!”

    “什么?”陆洲诧异地看向谢清桥。

    凌祎一脸懵逼:“……”反派丧心病狂!说好的由他来推动剧情呢?

    谢天衍轻咳几声,缓缓道:“拐尊者,进入封禁墓场之时,我看到凌波尊者偷袭海域妖皇在先,此事孰是孰非,怕是还有待商榷。”

    拐尊者面色一变,没想到谢天衍会为谢清桥说话,怒道:“如何论对错?人族与妖族历来势不两立,我们四尊者苦守海天界为的是什么?若他不是妖皇,若他没有害无数人族,凌波会对付他吗?”

    “你们偷袭都有理由,我杀人就是不对?”谢清桥本就心情不好,一听之下更烦,懒得跟他们再争辩,抬起手,慢慢地捏紧,“给你们两个选择,要么滚,要么就去死。”

    那边人多势众,谢清桥这边却只剩下陆洲,许文柏被万兽宗的长老带了过去,而苏柳柳,被谢清桥故意放任到了一边装死。

    应无谣悄悄将先前发生的事情一一告知她父亲,魔域之主饶有兴趣地“哦”了一声,扬声道:“天穹宗主,贵宗的天才弟子一直跟着海域的妖皇身边,这倒是稀奇得很。”

    众人其实早就注意到了陆洲,只是大多不清楚情况,又碍于谢天衍的颜面不好明说,魔域之主这么一说,许多视线都落到了谢天衍和陆洲的身上。

    谢天衍的手掌悄悄攥紧。

    谢清桥心中升出几分不安。

    陆洲神色出奇的冷静,上前站到谢清桥的身边,坦然道:“前辈说错了,早在三年前,我心魔丛生,不配再做天穹剑宗的弟子,宗主已将我逐出宗门。我如今所做的一切,与天穹剑宗毫无关系。”

    他没有再叫师父,而是叫“宗主”。

    “陆洲!”有天穹剑宗的长老厉声喝道。

    谢天衍抬手制止,静默片刻,眼中有沉痛之色,哑声道:“此为本宗私事,还望诸位见谅。”

    言下之意便是不愿多谈。

    “本座倒是有些好奇,天穹剑宗将你逐出师门,究竟是因为你心魔丛生沦入魔道,还是因为你……”魔域之主挑了挑眉,意有所指地瞥向谢清桥,“爱上了不该爱的人?”

    众人:“!”

    谢清桥仿佛僵硬一般,怔在了原地。

    陆洲忽然淡淡一笑,柔和了冷峻的眉眼,他在众目睽睽之下握住了谢清桥的手,紧了紧,“前辈又说错了,没有什么该不该爱,我只是顺应了自己的本心。”

    他承认了,他居然在所有人面前承认了!

    这,这……众人瞪着眼睛,都有点缓不过来了。

    陆洲可是天穹剑宗未来的接班人,人族未来的希望!妖族杀千百个普通修士也抵不上一个陆洲!

    这新上任的妖皇简直太厉害了,居然能把道心坚定的陆洲迷惑成这样,釜底抽薪啊这是!

    “有魄力。”魔域之主难得赞了一句。

    “什么魄力!自甘堕落!叛徒!”流光宗主气得不行,她一直顾念着自家徒儿喜欢陆洲,便处处维护于他,谁想陆洲死不悔改,还当众说出这种话,真是白费了她一番苦心与期待!

    “师父!”徐映真蹙眉,扯了扯她。

    魔域之主邪气地勾了勾唇角,“陆洲,既然人域视你为叛徒,你倒不妨入我魔域。”

    傻子都能看出来,海域的那位妖皇对陆洲是什么态度。

    十年不战之约未过,两族关系实则没有从前那么针锋相对,若非凌波、善财两人被谢清桥杀死,拐尊者也不可能会挑起事端。

    如今封禁墓场开启,人域那边坚守什么底线,不会与妖族合作,但魔域这边就没什么顾忌了。

    利益当头,立场又算得了什么?

    “应珩!”谢天衍终于出声警告,直接就叫了魔域之主的名字。

    陆洲没有应答,却听到身旁的谢清桥笑了起来,拉着陆洲的手轻轻晃了晃,眉眼弯弯,是非常开心肆意的笑容。

    与之相反,其他人的脸色都极为难看。

    谢天衍嘴上说将弟子逐出了师门,但完全没有动手的意思,魔域之主态度也暧昧不明……这情形太糟心了,动手不是,不动手也不是。

    人心不聚,根本无法联起手来对付谢清桥。

    谢清桥当然一眼就看了出来,不再搭理他们,温柔得冲着陆洲笑了笑,“洲洲,我们走。”

    陆洲看了众人一眼,微微颔首。

    “陆洲,魔域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魔域之主似笑非笑地又说了一句。

    “不必。”陆洲哪里看不出他打的什么主意,头也不回道:“我从来没有背叛人域,以后也不会。”

    应无谣不满地撇了撇嘴,魔域之主却不以为意,“将来的事情,谁又说的准呢……”

    陆洲今日能选择谢清桥,他日未必不会入魔域。

    “爹,那兽皮残图……”应无谣小声提醒。

    “你都说了是残图,封禁墓场也不会关闭,来日方长,”魔域之主挑了挑眉,淡淡道:“急什么?”

    最该着急愤怒的,应该是海天界的人,四尊者一下子死了一半,暂时还报不了仇。

    看拐尊者铁青的脸色就知道,离开封禁墓场后,只怕又得召开一次众域会议了。

    可事实上呢?再怎么愤恨,近十年也是无法开战的。

    魔域之主仔细想来,觉得海域这位灵主真是很不简单,拐走了谢天衍的宝贝徒弟,谢天衍居然没太大的反应,这本身就不寻常,其中必然有蹊跷。

    如果能将这件事情弄清楚……

    魔域之主又笑了笑,谢天衍难应付,海域妖皇更难应付,所以说最大的突破口就是——陆洲。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每天跟穿书者们谈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宁容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宁容暄并收藏每天跟穿书者们谈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