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29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几天后,《任氏传》在这个纳西族的村子里杀青了。

    剧组的最后一场戏是任氏精变成功这场大戏,依锦在这场戏中有一个镜头,一句台词。

    镜头是看见心上人韦崟和姐姐任氏重逢时既欣慰又感伤的一个表情,台词则是一句“公子,姐姐已经忘记你了。”

    在拍摄这场戏之前,刘盛怕她进不了状态,还特地给她看了之前偷拍的那段视频,并吩咐了化妆师给她手上已经淡得几乎看不清了的抓痕加重。

    “可惜啊,如果这道疤还在,效果会更真实。”

    剧组的专业化妆师在给她上妆时叹道。

    依锦正专心回想着自己在刘盛拍下的视频中展现的神色状态,闻言也是一愣,既而微笑道:“没事,我相信你肯定能化出比那道抓痕更适合的妆面的。”

    或许是她的话起了作用,化妆师给她化的抓伤妆果然可以以假乱真。打板声响起,依锦立于山间林地,身侧是巍巍古木,足畔是丛生杂草,而眼前,则是重逢后的男女主角。

    柳馨白衣如雪,只化了淡妆,眉目温婉清灵,仿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金亦楠一身上好的衣料早已被划得破破烂烂的了,一张俊脸也是灰头土脸的,头发随意在脑袋上扎了一个髻,蓬松得像个鸟窝。

    柳馨看着他,露出一个懵懂的笑容来:“你是谁?”

    金亦楠没有说话,而是快步向前,一把搂住了她。

    镜头扫到一旁站着的林依锦,她看着眼前相拥的一对男女,伸手拂了拂额前被山风吹乱的发丝,手背上被猫抓出的伤痕红得刺眼。

    “公子,姐姐已经忘记你了。”她说。

    “可是我还没有忘记她。”他回道。

    她听罢,唇角扬起一抹浅浅的笑意来,眼角亦沁出了泪水。

    这场戏她已经私下练过无数次,所以完成得非常好,几乎所有人都被镜头中阿灵这种爱而不得欲言又止的情感感动了,刘盛也不例外。

    这场戏没有卡,一就遍过了。

    当日下午,剧组一行浩浩荡荡地开出了大峡谷。

    来时三个演员一车,去时也是一样,金亦楠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座位向后微调,整个人微微后仰,像是睡着了。

    一旁的柳馨似乎也睡了,依锦犹豫了片刻,伸手捏住了金亦楠的一片衣角,然后闭上了眼睛。

    她看见临走前,陈斌和张磊最后一次帮他处理了伤口。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搞的,手臂内侧,膝盖和胸腹处全都擦伤严重,一道道结痂的伤口横亘在他白皙的皮肤上,看得她心惊肉跳的。

    “还痛不痛?”张磊问他。

    金亦楠只是笑了笑:“都结痂了,怎么会痛。”

    “你这人就是爱逞强,你看人家依锦一个女孩子爬上爬下的一点事都没有,就你事多。”张磊皱眉道。

    金亦楠看了他一眼:“那是,我哪比的过她,不然我干嘛想把她从你们□□挖来,还不就看中了她潜力大?”

    “阿楠,她是我挖掘出来的新人。”张磊有些不高兴。

    金亦楠微笑:“拉倒吧你,她拍的第一部戏也不是《寻仙录》。”

    他说话间转过了身,依锦看见他唇角犹自带笑,眼中却是浓浓暖意,像极了在山崖上他伸手为自己拭泪时的的眼神。

    不知怎地,她的心跳得飞快,竟无法再集中精力,只得松开了捏在他衣角上的手,同时缓缓睁开了眼睛。

    她睁开眼的一刹那,措不及防地竟对上了他含笑的双眸。

    他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在她闭眼回看的这段时间里,他竟然一直在看着她。

    车内光线极暗,只有头顶上一盏昏黄的小灯暗暗地亮着,照的他整张脸都笼上一层淡黄色的微光。昏暗的环境,朦胧的灯光,让他纵然近在咫尺,她也看不太真切。

    唯一清晰可辨的,居然是他眼中星星闪闪的光亮,仔细一看,却是她自己在他瞳孔深处的倒影。

    柳馨就在一旁,司机也在前面开着车,三个人的助理还并排坐在后面,依锦心中狂跳,也不敢多说话,只是低下了头向后缩了缩,原本摆在他衣袖旁的手也欲缩回去。

    刚缩到一半,一只大手已经轻轻箍住了她的手腕。

    他用力很轻,只是刚好环住了她缩回的手腕,依锦抬头飞快地瞪了他一眼,嘴唇一张一合,说的是:“放手。”

    金亦楠点了点头,空闲着的右手对着她轻轻勾了勾,那意思是“过来”。

    依锦摇头,他手上的力气顿时加大,同时嘴唇张合,也只说了两个字:“过来。”

    依锦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如他所言,把脑袋向他所在的方向探了过去。

    他见她靠近,原本空着的右手掏出了放在怀里的手机,手机屏幕对着她,上面是一条编辑好的短信:你在偷看我的*?

    依锦连连摇头。

    他笑了笑,拇指上扬,屏幕下滑,露出了他事先编辑好的另一句话:别装了,梁溪都告诉我了。

    依锦咬了咬唇,从他手中一把抢过手机,顺着他那条编辑下去:我只是想看看最近有没有人想害你。

    这话说得冠冕堂皇的,想来他也没什么可反驳的。

    她正为自己的机智感到得意,把屏幕上拉准备直接给他看的时候,屏幕上却又露出了他事先编辑好的另一句话。

    ——那你有没有看到我未来的夫人长什么样?

    她手一抖,手机差点直接摔到地上。

    金亦楠眼疾手快,迅速捞过了自己的手机,同时又向她靠了靠,整个人几乎都要脱离副驾驶的位置了。

    这一次,他不再说唇语,也不再编辑信息了,而是直接凑到她耳边,用极轻的声音问道:“你有没有看到?”

    她的脸早已红成了西红柿,却还是强自镇定道:“梁溪没告诉过你?”

    他摇头,小表情委屈着,还拿出手机屏幕又下滑了一段,露出的文字是:梁溪说,天机不可泄露。

    依锦顶着发烫的脸,一副世外高人般的样子看着他:“她说的有道理,那我也没什么可对你泄露的。”

    金亦楠似乎有些失望,他放回了手机,然后右手食指又对她勾了勾,像是有什么话要对她说。

    依锦靠了过去,把耳朵对向他,金亦楠凑上来,在她耳边仿若呢喃般轻唤了一声她的名字。

    她轻轻“嗯?”了一声,还没来得及说话,他滚烫的双唇已经向前一啄,在她珠圆玉润的耳垂上轻轻一触。

    依锦迅速反应过来,整个人弹簧般弹回自己的座位上,而他则依旧保持在副驾驶位置上回身的模样,昏黄的灯光下,他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叮”一声,却是车子已经开到了有信号的地方,依锦的手机噼里啪啦进来一大堆短信和微信,她连忙低头,给手机调成了静音模式,装作在清理垃圾短信的样子,心中却是乱成一片。紧张、害怕、担忧……甚至有一丝欣喜,像是打翻了潘多拉的魔盒一般,整个人都有些恍惚。

    收件箱里十几条未读短信,大多是天气预报、订阅的手机报和一些异地的垃圾短信,依锦扫光了这些短信,又去看微信。微信的内容就丰富多彩得多了,有林芃远在意大利的新年问好,有几个室友和平时要好的同学发的八卦和推送,寝室的微信群也是热闹非凡,《寻仙录》剧组大群更是有1000未看信息。

    可在这一连串顶着红色小圆圈的未看信息里,此时此刻,偏偏那条署名为“冻顶乌龙”的尤为扎眼。

    她抬头向他看去,他却已经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上,隐约可以看见他把鸭舌帽盖在自己的脸上,装模作样地正在装睡。

    “冻顶乌龙”可预览的是一个表情,依锦深吸一口气,心想表情也没什么,大概是新年问好之类的吧——

    于是点开了他的对话框,他果然发了一连串表情,都是同一张——一张他在《鹿死谁手》中的哭戏截图,因为演得极其走心,一张好看的脸上泪珠乱滚,看起来可怜巴巴的。他的粉丝看热闹不嫌事大,巴巴儿地截了做成了“金亦楠表情包”中的一张,下附的文字是:我这么帅为什么还找不到女朋友。

    “金亦楠表情包”在微博广泛流传,依锦平时见得不少,但看他本人用还是第一次,一路下划全是这样的表情,她不禁有些哭笑不得。

    划到最后,她的手指顿住了。

    一连串“我这么帅为什么还找不到女朋友”之后,他发了一句话。

    ——依锦,做我女朋友吧。

    她低着头,手指触在这句文字上,刚刚被他吻过的耳垂又发起烫来。

    整个车厢寂静一片,唯有窗外的风声隔着窗户也能听得清清楚楚。依锦侧过脸去看向窗外,车子已经开在了公路上,靠她的这一面窗对着的是山。青藏高原的边界,山脚还有几棵小树,再往上便是草甸,还有些积雪未化,看起来苍绿中透着白,随着车子向前飞驰而去,这些景物也化为色块逐渐向后退去。

    手机又是一阵轻微的震动,她低下头去,却是他又一条信息。

    “别挣扎了,你早晚是我的人。”

    简直是迷之自信。

    她仍旧看向窗外,没有回他。那些色块落到她的瞳孔中,像是一条条染在画布上的水彩,又像是那天他接受她采访时,背后那一大片玫瑰花架上半枯萎的玫瑰叶子的颜色。

    她承认,她对他是心动的。此前活了二十七年,虽然没有谈过恋爱,可也暗恋过男生,那种怦然心动小鹿乱撞乃至情不自禁地去关怀对方的心境,在他身上,她都感受到过。

    可他和她相识不久,真正朝夕相处的也就这一个月,她对他的感觉也仅仅止于好感,而他此前从未与圈中女艺人传过绯闻,是出了名的洁身自好,何以就看上了她?

    她很清楚,这种相识不久的怦然心动,可能是荷尔蒙和多巴胺的一时作祟。而她想要的,是一段可以长久的感情,这种感情在这个圈子里,在两个演员身上,却罕见得很。

    她虽然一早就知道自己以后可能会嫁给他,但是也从未真的当真过。梁溪说得对,她所看到的只是既定的未来,而现在他们做的任意一件事,都有可能会把这既定的未来改掉。

    如果他的迷之自信也来自梁溪说的话,那她真是要苦笑不得。

    车子飞快地向前驰去,很快进入了丽江境内,沿着长江上游一路向下,途径长江第一湾,飘渺的云雾缭绕在观景平台对面的群山间。

    车队停了下来,说是这里有公用厕所和小卖部,大家可以中途休息一下,预计一个半小时之后到达丽江。

    车上的人都醒了,司机和几个助理都下车活动去了,金亦楠还躺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一动不动,像是睡着一般。

    柳馨邀请依锦下车跟她一起看看景色,依锦犹豫了半晌,微笑着拒绝了。

    柳馨一个人蹦下了车,车门一关,车上顿时就只剩下一前一后坐着的两个人。

    “你怎么不下车?”

    他略带些慵懒的声音自前方传来,活脱脱刚睡醒一般。

    可真能装。

    纵然他看不到,她还是冲他翻了个白眼。

    “有事情没解决,怎么下车?”她不紧不慢地说道。

    金亦楠一下子坐直了身子,同时脸又侧了过来,伸手向她勾了勾。

    依锦一动不动:“你当我傻?”

    金亦楠微微一笑:“我料你也不敢上来。”

    如此低劣的激将法,她都不屑戳穿,只是看向窗外。

    风景真好,看来她该随着柳馨下车的,她心想。

    可是车上就像有个磁石似地,她的脚愣是移不开去,只得放任自己的目光追随着山水之间飘忽的那些云朵,像是视野出去了,人也就出去了一般。

    “好看吗?”他也随她的目光一起看向了窗外。

    她点头。

    “我好看还是它好看?”他又问。

    她皱起了眉来:“你能不能稍微正经一点?”

    他回头,脸上犹自带着笑,眼中却是泓出暖黄色的星光一片。

    他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贴到了自己的胸前,看着她,一字一顿道:“你这么有本事,怎么就看不出来我是真正经,还是假正经?”

    她的手贴着他的心口,胸膛里滚烫的一颗心正扑通扑通地跳动着。

    “我不是梁溪,看不透人心。”她说着便要把手缩回去,却被他一把箍住。

    “想逃?”他的唇角扬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来,“太迟了。”

    她堪堪反应过来,他已经整个人俯了过来,另一只手探上了她的后颈,把她的小脑袋微微向前一送。

    他温热的鼻息扑在她的鼻尖,两片轻薄的唇轻轻覆了上来,印在了她柔软的双唇之上。

    太冒险了,太冒险了。

    她心里不断重复着这四个字,身体却不受控制,任由他的舌轻轻探进自己的唇齿之间。

    他轻轻啃噬了一番,随即松口,鼻尖抵着她的鼻尖,呢喃道:“还想逃么?”

    她一把把他推回了原座位,然后利索地打开车门,顺手拿起放在一旁的围巾,胡乱一套便下了车。

    长江第一湾,江面开阔,峡谷纵深,云雾缭绕,果然名不虚传。

    依锦用围巾包住自己的下半张脸,看着眼前的景色,长吁了一口气。

    ——还想逃么?

    若是想逃,她根本就不会待在车里。

    她只是不爽他那迷之自信的态度罢了——就好像他吃定了她一般,凭什么?

    她倒要让他知道,到底是谁吃定了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影后逆袭路[穿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朽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朽兔并收藏影后逆袭路[穿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