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5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回到寝室后,气氛有些微妙。

    “依锦,孙正新邀请你上他那跑车,你干嘛不上去啊?”依锦敷着面膜,杨盼盼就凑了上来,颇有几分阴阳怪气地问道。

    依锦拿手抵着面膜的角一边拉扯着,一边含糊不清地说道:“他要邀请你,你上去啊?”

    杨盼盼撇了撇嘴:“上去,当然上去。”

    “那他第一遍问的时候你怎么不上去?”依锦微微一笑。

    “妗、矜持嘛……矜持懂不懂……再说了,万一被人拍到了,发到网上去,那我岂不成了全中国女性的公敌了!我可是想用正经的方法成名的……”杨盼盼嘀嘀咕咕地说道。

    说话间一直在翻箱倒柜的刘穗手里拿着张照片走了进来,对着杨盼盼挥了挥:“别成名不成名的了,我这里有金亦楠的签名照,你要不要?”

    依锦按面膜的手微微一顿,杨盼盼却稀奇道:“金亦楠的签名照?你哪里弄来的?”

    刘穗笑了笑:“去年他不是演了《失路人》吗?在我高中取景,我暑假回去的时候靠关系进剧组里混了一段时间,就是那时候要来的。”

    《失路人》是金亦楠去年暑假拍摄的一部现实题材的片子,目前已经定档在六月,前几天刚出了一款预告片,金亦楠在电影里饰演一个警|察。

    他人本来就好看,穿起制服来尤其好看,依锦看第一遍预告片时就暗搓搓地想着,到时候得到电影院去刷个好几遍,不为别的,就为这张脸都值了。

    杨盼盼踮着脚尖走到刘穗身边,把那张金亦楠的签名照拿了过来,上上下下扫了几眼:“阿穗,这一年前的签名啊,都过时了。”

    “我白天还听你问依锦要金亦楠的签名呢,现在签名有了,还附赠照片,怎么又嫌弃了?”刘穗感慨道,“女人啊,你的名字叫做麻烦。”

    杨盼盼一本正经:“那一年前的签名跟现在的能一样吗?已经冷了的菜跟还热乎着的能一样吗……”

    林依锦顶着面膜,一声不响地走到了她身边,也看着她手上拿着的照片,半晌,她蓦地开口:“盼盼,你要嫌弃的话,不然就把这照片……给我?”

    “你要这照片干嘛啊?你男神不徐明朗吗?”

    一听到“徐明朗”这三个字,依锦简直犯恶心,于是连连摇头道:“没有没有,我现在没有男神了。”

    “没男神了拿干嘛要金亦楠的签名照?你不刚跟他一起拍了一部戏么。哎,话说,你们两戏里有没有什么肢体接触啊?他身上是不是跟传说中一样,有着一股淡淡的香味?”杨盼盼星星眼道。

    香味?

    “没臭味就不错了,每天都累得要死,金亦楠又不是什么天仙下凡,流的汗难道能是香的?”依锦哭笑不得,“——你到底给不给我?”

    “给给给,我拿着反正也没什么用。”杨盼盼毕恭毕敬道,“就盼着你大明星记着我们这点好处,等以后飞黄腾达了,苟富贵,勿相忘!”

    依锦接过杨盼盼手上的签名照,照片正面是金亦楠的古装剧照,背面则龙飞凤舞地写着“金亦楠”三个字。他的签名不像一般明星鬼画符,字迹清晰,脉络分明,洒脱中带着几分豪气,是很漂亮的行书。

    她低着头,默默摩挲着他的字,心想这个人真是让人捉摸不透。说他见风使舵吧,他偏偏有很多与众不同的地方;说他死心眼吧,可他偏偏又足够圆滑世故,在这个圈子里混得风生水起的。

    她不懂他,可是她为什么要懂他呢?

    那天车厢内那个莫名其妙的吻又跳进了她的脑海中,依锦心中一乱,闭上眼睛摇了摇头,想让自己清醒。

    闭眼的那一刹那,她看见了一副闪回的画面——那像是一个记者招待会,金亦楠对着数不清的话筒,脸上似乎含着怒气:“请各位不要问和电影无关的事,谢谢。”

    他的背后,是大大的《失路人》首映盛典几个大字。

    依锦张开眼,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到电脑前,飞快地输入了“失路人定档时间”几个字,页面跳转,显示电影定档在四月二十日,距离现在不到一个月时间。首映一般会比公映早起天,但绝不会早一个月。

    所以,她刚才拿着金亦楠的签名照,无意间看见了一个月之后即将发生在金亦楠身上的事。

    她的能力是梁溪给的,梁溪最开始是为了帮助金亦楠规避娱乐圈中那些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在很短的时间内,她不可能看完金亦楠的一生,所以电光火石之间,她只会看到大脑最想让她看到的。

    ——有人要害金亦楠。

    依锦深吸了一口气,拉开椅子坐下,手拿着那张签名照,再次闭上眼。

    这一次看见的东西要清晰得多。《失路人》在上映之前,网上传出了金亦楠的性取向为男这样的不实新闻,讲真,人民群众现在对这一类传闻还挺喜闻乐见的。可要命的是,跟金亦楠传绯闻的那位男士……居然是张磊。

    证据是《失路人》上映前半个月,金亦楠和张磊一起吃了餐晚饭,吃完晚饭之后两个人一起回到了金亦楠居住的公寓里,整整两天两个人都没有出来。在媒体、狗仔和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路人眼中,这简直就是两个人弯了的宣言,而在对头眼中,这是赤果果的落井下石好时机。

    可实际上,那两天金亦楠和张磊都没合眼。两个人在金亦楠的公寓里鼓捣建立独立的公司的事,简直像两个旋转的陀螺,而且是直得不能再直的陀螺。

    她的能力不足以让她看清楚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只看了个大概,依锦便睁开了眼,开始盘算到底是谁要害金亦楠。

    金亦楠是上升期的小生,挡了不少人的道,她又只能看见金亦楠身上即将发生的事,看不了谁要害他。可这世上总没有无缘无故的陷害,对手挑了这么个点来害金亦楠,他挡对方的道也必然是最近的事,而最近与金亦楠相关的,除却即将上映的《失路人》,便是刚刚杀青的《任氏传》了。

    如果有人要害他,这个人最有可能是跟这两部电影有关的。《任氏传》她很清楚,拍摄期间他从没得罪过任何人,他也是韦崟的唯一候选人,可《失路人》就未必了。

    依锦的手按在键盘上,噼里啪啦打字打得飞快,先是网上搜了《失路人》的投资商、发行商、导演、演员等一系列资料,又搜索了一番《失路人》在拍摄过程中曾经出过的一些新闻。

    意外的是,这部电影的拍摄过程也意外地和谐,不止金亦楠,剧组里其它演员和工作人员在拍摄期间都一团和气,就连《任氏传》在拍摄时都闹出过柳馨和安迟瑞的破事,可《失路人》的拍摄却是一帆风顺——

    等等,柳馨和安迟瑞的破事?!

    是了,那天在昆明,安迟瑞给柳馨下套,是她和金亦楠两个人一起“救”的柳馨。安迟瑞与金亦楠起名,地位相当,可人气却已经大不如前,正面交锋又败下阵来,难道不会心存怨恨?金亦楠要挡别人的路,也只有可能是挡了同级别小生上位的路,安迟瑞虽然已经有过气的嫌疑,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总归还是能和金亦楠争上一争的。

    依锦越想越不对劲,连忙翻出孙正新给的“小礼物”,这传说中安迟瑞从片场带回来的小礼物是个陶瓷做的小猫,可爱是可爱得很,可依锦现在没心思看她,两只手箍住了这只喵,心里想着“我要见到安迟瑞”,急匆匆地就闭上了眼睛。

    这只猫在安迟瑞身上待的时间不长,安迟瑞的气息很弱,不过依锦还是模模糊糊地看见了,安迟瑞在跟一个女人一起,谋划着什么。

    ——“你真愿意帮我搞金亦楠?”

    “我要搞的不止金亦楠,还有《任氏传》。”那女人手上捏了根烟,面容跟孙正新倒有几分相似,“这部戏□□投了很多钱,可谓是寄予厚望,据说剧本很好,还准备出征戛纳,呵,我叫它公映都映不了,看它怎么个‘出征’法。”

    “至于金亦楠……”那女人眯了眯眼,“谁叫他惹了你呢?再说了,他既然帮柳馨那女人开脱,也就是得罪了姑奶奶我,得罪我孙正芸的人,都没什么好下场。”

    孙正芸!

    依锦骤然睁眼,心中狂跳不止。

    孙正芸这个名字,她实在是太熟悉了。几年前她刚刚大学毕业的时候,这个女孩子刚刚接收嘉禾娱乐二把手的位置,一上来把整个娱乐圈搅得是风起云涌。短短五六年时间,嘉禾的娱乐产业就成了嘉禾集团的三大支柱之一,而孙正芸这个三十不到的女孩子,也成了圈内最著名的女强人之一。

    据说在她孙正芸眼里,没有一个男人是配得上她的,没想到却被安迟瑞勾搭上了,安迟瑞也算有点本事。

    大致了解了对手的情况,依锦心里也算有了底,一看钟表已经十二点多了,她连忙洗漱了一番,洗漱好后在心里又理了一遍事情的来龙去脉,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告诉金亦楠这件事。

    杨盼盼和刘穗也都已经上床了,两个人都没睡,正玩着手机,杨盼盼还时不时发出一阵阵轻微的笑声。

    依锦打开word文档,把她看到的都打了出来,编辑好文字后,发送到了金亦楠的私人邮箱里——据他所说,这个邮箱经过凌晨的特别加密过,非常安全。

    邮件发送成功后已是凌晨一点多,杨盼盼和刘盛都睡了。

    依锦带着手机钻进了被窝里,不知怎地却睡不着,只鬼使神差地点开微信了界面,一路向下划去,没几个便翻到了“d”开头的联系人上,指尖停在了“冻顶乌龙”处。

    脑子有些发懵——原来自任氏传杀青之后,他们居然已经这么久没有联系过了,久到她甚至都不能立刻在联系人界面里翻找到他。

    那天在长江第一湾发生的事,就好像一场梦一样,他没有再提起,她也没有再说。

    可点开他的聊天界面,最后那一句“依锦,做我女朋友吧”又一下子跳入了她的眼帘,提醒着她,那不是梦,她的感觉和那个想逃却偏偏又驻足了的吻,都是真实存在的。

    时隔多日再看见这句话,她的心依然砰砰直跳。

    “在吗?”

    她不知道怎么开口跟他说,思来想去,还是选择了最普通的聊天方式。

    有些迟了,她原本没指望他会在短时间内回复的,可没想到他几乎是在十几秒后就回复了,只有很简单的一个字“嗯”。

    装什么高冷。

    依锦撇了撇嘴,也索性不卖关子了,九宫格上手指飞快地按键,打下一行字来:“安迟瑞在谋划报复你,我看见几天以后你和张磊一起商量成立公司的事,被他拿来做文章,说你是弯的,你小心点提防;还有,嘉禾影视要对《任氏传》下手,具体的我编辑好文档发你邮箱了,你注意接收。”

    使命完成,具体怎么解决是他的事了,她长吁了一口气,把手机扔到枕头底下,准备睡觉。

    岂料不到半分钟,手机又是一阵震动,她伸手自枕头底掏出手机,指纹解锁,屏幕上赫然跳出一行字来:“你是不是想我了?”

    这几个字简直是有磁力,她明明很想闭眼不理他的,可偏偏就是移不开眼。说良心话,她的心里不知怎地……竟还有几分欢喜。

    黑暗中,她的脸微微发热,斟酌了一会儿,她决定回复道:“你能不能要点脸。”

    他回得飞快:“别装了。你要能看见我的未来,前提就是那时候你在想我,我都懂的。说吧,你一天想我几次?”

    依锦拿着手机的手僵在半空中,竟无法反驳他。

    没错,她这项能力的局限就是——要想看见一个人的过去或者未来,必须同时满足三个条件:其一,她必须闭眼;其二,她的手必须握住一个此人接触过的东西,接触的时间越长,她能看到的就越多;其三,就是她在握住这个东西的时候,心里还得想着这个人。

    所以她虽然拥有探知未来过去的能力,但真正用到这个能力的时候是少之又少,因为如果不是有意,能够同时满足这三个条件的时机实在是太少。

    迄今为止,除了她自己之外,她只“看到”了与金亦楠有关的过去和未来。

    原因无它,只是因为她一接触到与他有关的东西,便会情不自禁地……想他。

    黑暗之中,依锦轻声地叹了一口气。

    这种情况下,叫她怎么回他?

    虽然也许大概,命,还是要认的,可就这么认了她多少还是有些不甘心。

    ——她可是要掌握主动权的,他一问她就答,那还掌握个毛主动权?

    思来想去,她决定索性不回了。

    夜色深沉,关机,睡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影后逆袭路[穿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朽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朽兔并收藏影后逆袭路[穿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