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鸾歌引,邀凤鸣 > 第九章◎白家家主

第九章◎白家家主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楚玉蕤静静的听他所讲,但不为所动,他知道自己的身份,也知道楚玉贞加害自己,还劝自己离开这里,轻笑一声,却是面露无奈,“多谢,若是半月之前,你来寻我,或许我会考虑这个建议,但既然我已来,便会好好活下去,我知道这条路不好走,但我已经无法回头,不若一直走下去,或许能瞧见光明。”楚玉蕤想起梦中几次见过的身影,她如今是楚玉蕤,是楚氏嫡女,她一定要活下去,为她自己,也为从前的楚玉蕤。

    紫筠箨君好似并不惊讶与她的回答,“那你……小心。”

    天空渐渐露出鱼肚白,楚玉蕤清楚地瞧见,紫筠箨君的脸色越来越白,豆大的汗珠从额上滴下,“天亮了。”紫筠箨君的身子明显虚弱了许多,他抬头看了看天,“快回去罢。”

    楚玉蕤皱了皱眉,虽不知面前之人身份,却也能够知道此人并无恶意,“那你呢?”

    紫筠箨君转身,朝一排排青竹走去,“有缘再见。”

    “喂——”楚玉蕤叫了一声,“‘筠’与‘箨’都有竹子的意思罢,你名字太难记,我唤你阿竹吧!”

    扶着青竹的紫筠箨君身躯一震,好似想起了什么。

    “我唤你阿竹可好?”多年前,一个少女眉眼弯弯,也曾这般问过他。

    手中的竹笛朝楚玉蕤飞去,“好,若是有难,吹笛便是。”

    白府。

    一袭月白长袍的白其殊大步进了府门,瞧上去心情不错。

    “公子回来的比常日早些。”身边的丫鬟白芷接住了白其殊方脱下的外袍,白其殊一路径直走至书房。

    “今日同他们去瞧了园子里头的腊梅,正值冬日,他们到起了作诗的兴致,我瞧着那梅花暗香疏影,别有风骨,心中忽的便来了灵感,待我将这幅腊梅图画出来,再题诗一首,按照这个样子做出件古董来,定能买个好价钱。”白其殊说着进了书房转身预备关门,差些同白芷撞着,里头的白薇瞧着白其殊回来了,迎了上来。

    “好生稀奇,公子头一回来书房不是算账的?”白薇白芷乃是孪生姐妹,白芷作为姐姐,年岁长些,不似白薇这般说话毫无顾忌。

    白其殊并未在意白薇的话,只忙着推她出方门,“今日我要作画,未曾画完谁都不许进来,来了甚么客,也莫要通报了,嗯……对了,茶准备好了么?”

    白薇被他推着出了书房门,知道自家公子处事雷厉风行,说什么便是什么,只好无奈道:“公子交代的事情奴婢怎敢搁置。”

    两人方走至走廊,却瞥见墙头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

    “萝月!怎生才回来,又跑去哪里野了!”白薇走至墙头,果然瞧见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趴在墙头。

    那个被叫做萝月的小姑娘见自己被发现了,也不逃,顺手翻了过来,身手矫捷,平稳落地,“哪有,我是……出去……帮公子打探打探情况。”萝月挠挠头,说谎时不敢正视白薇白芷二人。

    白薇白芷知道这个丫头平时爱玩儿,总偷溜出府,道:“打探什么?今儿的书可好听?”

    “好听甚么,还不及我讲的好呢!”萝月骄傲地抬头,过了一会儿才发现自己说漏了嘴,“我就是……回来的时候听了会儿。”

    白薇白芷两人相视,摇了摇头,“行了,既然回来,便不要再瞎跑了,近日公子有事吩咐,你好生呆在府中。”

    萝月一脸迷茫,“有事吩咐给我?平日里不是给风姐姐和花姐姐么?”

    正说着,远处一袭红衣的男子走近,白薇瞧着那摇着扇子的男子便知是谁,也是,除了那个挂名礼部侍郎,还会有谁这般无聊大冬日的摇着折扇,这般招摇?见苏淮手中拿着礼品,三人行礼道:“奴婢参见苏大人。”

    苏淮摆摆手:“既是不在朝堂之上,便不必称大人了,今日我特地来瞧瞧其殊罢了。听闻前阵子他身体抱恙,现如今可好些了?”

    白薇白芷听到苏淮的话有些尴尬地抽了抽嘴角,自家公子不是三年前病的吗?这个苏大人是不是反应太慢了些?还有,不在朝堂之上不称大人,这么多年了,也未见您老上过朝啊。不过话还是得好好回的,白芷道:“蒙苏公子厚爱,公子已经完全恢复。”

    白薇想着这几日快至圣节,上门寻公子的人确实很多,不过大多数都是来求公子办事的,眼前这个苏公子,家中从文,似乎并未同商业有什么交集,不知所为何事。

    “奴婢这便去通报。”萝月想着此处没她什么事情,便想快些离开,却被白薇拉住了手。

    “不必了,我自己进去便是。”白薇还未来得及说话,苏淮一闪身便没了影子,饶是白薇白芷有武功的婢子也拦不住他,只得干着急。

    “吱呀——”书房的门被推开,白其殊正在勾勒树干,并未主意到房门被推开,苏淮瞧着白其殊当真在作画不好打扰,便放轻脚步走近白其殊,宣纸之上,腊梅的枝干遒劲,适当处留白,一朵朵腊梅在笔尖绽放,题诗曰:“梅君特素洁,乃与夷叔同。”

    苏淮也对作画颇有研究,瞧着这幅画差些把那“好!”字喊了出来,却瞧见白其殊的手颤抖,一滴墨在纸上晕散开来,好好的一幅画便被那墨迹给毁去,白其殊的心情好似不怎么好,究竟为何不好,苏淮也不太明白。

    白其殊揉了方画好的画,拍了拍桌子道:“白薇,倒茶来!”完全将方才吩咐二人不许打扰的话抛之脑后。

    身旁的苏淮并未做声,递了杯茶过去,白其殊方呷了口茶便放下,“白薇,不是同你说了,茶不要热的吗?”白其殊向来不喜喝热茶,可白薇担心白其殊的身体,所以每次都在炉子上温了才端来,不想白其殊每次都等它凉了才喝。白其殊抬了抬头,才发现眼前的人并非白薇,惊得往后退了一步。

    苏淮这才看清了白其殊的相貌,生的是唇红齿白,一袭白衣,不惹半些尘埃。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鸾歌引,邀凤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公子容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公子容安并收藏鸾歌引,邀凤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