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鸾歌引,邀凤鸣 > 第五十六章◎杏榜发放

第五十六章◎杏榜发放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丫鬟唤作玉檀,自秋画萤还在闺阁时便在身边照顾,如今陪嫁至平王府,秋画萤本是吏部尚书的嫡女,却因对平王心生爱慕,不管自己的身份,即便是个侧妃,也要嫁于平王,奈何性子柔弱,进了府里头,其他人也不将她放在眼里头,这般默默无闻,平王怕是早便忘了她。

    玉檀今RB是去庖厨拿些东西的,未曾想方走到半路上,便听见了一群姬妾们的谈话,便哭着奔了回来,替自家小姐不值。

    “姑娘,你不知道,那些个夫人们是怎么说道你的……”玉檀的话还未说完便被秋画萤一个严厉的眼神堵了回去。

    半晌,敛下眸子,又恢复了从前的那个秋画萤,外面脚步声渐近,一个身着靛青劲装的男子走至门口,却十分守礼地在门口停了下来,抱拳道:“秋夫人,平王殿下请您去一趟。”

    此人名唤君辞,武功不错,却不知为何不像其他人一般能得到平王的赏识,或许,此人和自己一样,不善做那些迎合谄媚之事,平王不时常注意到他,便将他放在自己的身边做侍卫。秋画萤点头,心中喜忧参半,不知平王找自己有什么事。

    君辞看着秋画萤的背影,皱了皱眉,望了望远处的围墙,不知在想些什么。

    推门,秋画萤对着屋里头的人行礼,在瞧见平王身旁的楚玉贞时怔了怔,想必,这个便是她们说过的楚家姑娘罢。

    楚玉贞客气地将她扶起,“姐姐不必多礼,我俩既同在平王府,自此便一同为平王殿下谋事了。”

    秋画萤抬头,被楚玉贞扶着的手臂抖了抖。

    巍峨的碧凌宫中,华襄帝端坐于龙椅之上,一身玄衣的玄沧镜脚步同上次一样匆忙,瞧见华襄帝时,行了个礼,复命道:“陛下所托,臣不辱命。”

    华襄帝点点头,示意她继续说。

    “贡院失火一案,确实有人故意所为,只是……同陛下所想不同,并非白家,而是另有其人。”玄沧镜将自己所查到的资料递给华襄帝,华襄帝结果资料,眉头却是越皱越深。

    “此事涉及江湖势力,不知……”玄沧镜欲言又止,不知华襄帝会如何处理。

    “江湖势力……”华襄帝喃喃道,“楚城前几日不还举行了一次什么……交流大会?那个癯仙阁,朕倒是从未听说过。”

    玄沧镜答道:“陛下所说的癯仙阁,于七年前成立,阁主乃是江湖人士,只知姓展,好似同当初的楚城城主夫人有些关系,不过癯仙阁只是搜集信息,还时常帮助百姓,并未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也不太出名。可就在前不久,展阁主突然宣布传位于少阁主,对外宣称那人是其螟蛉。”

    华襄帝揉了揉太阳穴,“一个从未听说过的少阁主,在交流大会上大露风头……”半晌,抬头道:“查,查清楚这个少阁主是谁。”

    玄沧镜抱拳领命,“是。”

    待玄沧镜退出大殿,华襄帝瞧着资料上的涛梧殿又皱紧了眉头。

    十年窗下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转眼已至阳春三月,杏榜发放的日子。那一日,皇宫前的两棵杏树开的一丛丛、一簇簇,杏榜之前人头攒动,白其殊被挤在人群后头,瞧了半天什么都没有瞧见,只能瞧见黑压压的人头。

    里头和自己交好的几个纨绔子弟挤了半晌从人群中挤了出来,瞧见白其殊时挥了挥手,“白兄!”那人估计考的不错,笑的像个傻子一般。

    在杏榜之前的人,瞧见了自己的名次,也无非是几个表情,考上的,喜极而泣,像那范进一般傻笑道“我中了!”考不上的,在原地愣了半晌,低头默默地走开。

    瞧见身旁的人笑的开怀,另一个人忙将他的手拍了下来,朝他使了个眼色,两人到了白其殊身旁,“白兄。”

    白其殊瞧着两人走了出来,面上的喜色遮掩不住,想来他俩是中了的,又瞧见两人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白其殊笑着拍了拍两人的肩,“怎的了?”

    “白兄……你也莫要去相信甚么‘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话了,科举实在是……”话还未说完,另一人踩了踩他的脚,那人惊呼了一声,瞪了另一人一眼。

    另一人笑道:“白兄莫要听他瞎说。”

    白其殊瞧着他俩欲言又止的样子,便知道他们在担心什么,“功名利禄,我也不太在意的,只要尽力而为便是了。”

    两人听了这话,为白其殊打抱不平起来,“白兄平日里诗词都是信手拈来的,白兄的才华我们是无人能敌的啊!”

    白其殊擦擦汗,“过奖,不过是从前在书里头瞧见背下来罢了。”

    两人并不认同他的看法,“白兄所看的诗我们都未曾瞧过呢。”

    白其殊尴尬的笑了笑,你们要是瞧过就完了。“既然已经尘埃落定,便不必在执念于结果了,走,你们前几日不还说新开的酒楼味道不错,要去瞧瞧嘛,今日正巧有时间,一起去?”

    两人听罢都感叹白其殊的胸襟,“不过,三百名的成绩实在是委屈了白兄。”

    方才嘴巴咧到耳朵根的白其殊差些跌跤,颤巍巍地回头,像见了鬼一般,“你,说,什,么?”

    两人以为白其殊对自己的成绩太不满意,故而有些惊讶和忧伤,正预备劝劝他的时候,白其殊一甩手,“你们去吃吧,我饱了。”说罢便不瞧两人,瞧见远处的马时牵着马离开了。

    啥,你问他为啥不骑?自从上次在马场跌倒后,白其殊便长了记性,对骑马有了阴影,今日是因为古董店要进货,马车都分配给了店主去用,自己只好牵了匹白马来,来的时候小心翼翼地,回去的时候也没什么心情去骑马了。

    一群学子从皇宫走出,牵着白马的白其殊一袭月白长袍,倒成了最惹眼的。

    安平的街道让,一如往日的热闹,白其殊经过的街道,不像主街道那般宽敞,两旁摆着小摊,后头是正在经营的茶楼。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鸾歌引,邀凤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公子容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公子容安并收藏鸾歌引,邀凤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