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鸾歌引,邀凤鸣 > 第六十五章◎萝月说书

第六十五章◎萝月说书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华襄这般宽容,女子也可参加科举?”楚玉蕤随意问了句。

    萝月攸地起了身,“女子科举?怎的可能?娘子还是莫要再说这等话了,现如今华襄风俗虽比从前开放了些,可比不得那唐虞,依旧是男尊女卑,按照律法,女扮男装在朝为官,可是欺君的大罪,要砍头的!”

    “啪嗒……”楚玉蕤的手一抖,手中的核桃滚落在了地上,心中不禁替白其殊担心起来,“你的意思是……公主,是男子?”她听说过女尊唐虞国有女王爷,这不算什么奇怪的事情,可……华襄国还有男公主这是怎么回事?

    “噗——”萝月喝进口的茶喷了出来,“娘子!我说的宫主,不是你说的那个公主!是清商宫宫主!符阙!”

    再次听到那个熟悉的名字,楚玉蕤有些惊讶,她只当他是个普通的书生,未曾想他这般年纪轻轻,竟是华襄国这些年来最出名学宫清商宫的宫主。

    按理来说,学宫之内的人,游走于各国之间,定期讲学,应当不会轻易去哪个国家任职,可谁都未曾想到,清商宫的宫主,如今竟成了华襄国的大学士。

    “原是如此,萝月你也不说清楚,只说了个宫主,我定会误会的。”为了掩饰尴尬,楚玉蕤连忙转移话题道:“你近日可听说了什么好故事,说来与我听听。”

    萝月趴在桌上,抓了一把瓜子,“娘子想听什么故事?”

    “恩……”楚玉蕤右手撑着脑袋,想了想,坏笑道:“我想听……宫闱秘事。”

    今日经萝月这一问,楚玉蕤不由得想起了华襄帝寿宴时,自己在宫里头瞧见的那个夏阳太子带来的女子,不知她到底是什么身份,为何为让大殿上的气氛忽然冷了下来。

    萝月吐了瓜子壳,有些为难道:“宫闱秘事啊……宫里也不教乱说。再者了,这些事情也有许多成分是添油加醋,道听途说,不真实啦。”

    楚玉蕤反而来了兴趣,“我也不过是没有事做,故而随意说说。你讲罢,我就当听书了,你若是真想不到,那便罢了,哎呀,看来萝月你还是太小了,听的书还是太少……”

    萝月一拍桌子,将进来打扫的栖花吓了一跳,一脸疑惑的看着她,萝月清了清嗓子,“要说这宫闱秘事,还真有一件!就是……和后宫的娘娘们没甚么关系,事件的主角是……十皇叔。”

    “十皇叔?!”楚玉蕤摸摸下巴,上次寿宴上,十皇叔瞧那个莲儿的眼神明显不一样,说不定还真是自己想听的,“你且说来听听。”

    萝月一下子来了劲,把栖花拉了过来,让她坐在椅上,萝月撸起了袖管,楚玉蕤也配合的将瓜果准备好,萝月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一个长方体的小盒子,在桌上一拍,开始眉飞色舞地讲起了故事……

    “话说七年之前,那个时候,十皇叔年岁二十,方从夏阳国回来……”

    “等等!”楚玉蕤打断了她,虽然萝月有些不太高兴这般快被人打断,但还是问了句怎么了,楚玉蕤问道:“为何十皇叔方从夏阳国回来?”

    萝月抿了抿嘴,“娘子不是安平人氏,从前的事情不知道也正常,十皇叔十岁时,宫里头发生了一件大事,当初还是皇子的陛下为保护十皇叔,便派人将其送至夏阳国。”

    “大事?”楚玉蕤皱紧了眉,会发生什么大事?华襄帝那般多兄弟,为何偏偏将十皇叔送至夏阳?

    萝月的声音忽而小了起来,知晓她想知道当年宫里发生了什么大事,悄悄说道:“这件事情,我也不太清楚,许是同巫蛊之术有些关系,听说十皇叔的母妃同这件事脱不了干系,畏罪自缢了,正巧被还只有十岁的十皇叔瞧见,定是受了不小的打击。”

    楚玉蕤沉默了半晌,怨不得十皇叔性子那般冷淡,亲眼看见自己的母亲自缢在自己面前,搁在谁心里谁都不好受罢,萝月也叹了口气,继续道:“陛下知晓十皇叔回华襄,亲自远至郊外迎接,那可是迎接外宾的最高礼节,十年弹指间便过了,十皇叔也不是当初那个小孩子,已经加冠成人,陛下自然而然的帮他考虑了婚事。”

    “十皇叔的身份何其尊贵,旁人都瞧得出来,那个在夺嫡之战中胜利的君主,对待每一个皇子都毫不留情,前太子出家不问红尘之事,二皇子流放途中染疾而亡,四皇子被发现谋逆处死,五皇子不恪守礼节贬至外地,六皇子被囚****而死,七皇子觊觎军政大权被杀,八皇子九皇子结党刺杀陛下被俘。唯独剩一个十皇子,大臣们都以为十皇叔回了华襄必死无疑,却不想,华襄帝一改从前的狠厉手段,以仁治国,不仅如此,还经常同十皇叔一同对弈,果真像手足情深一般。”萝月一个一个列出从前皇子夺嫡的结局,越往后说,楚玉蕤觉得越可怕,越心寒。

    皇宫,一直是她不想踏入的地方,同样,她对十皇叔也持敬而远之的态度。

    华襄帝态度的一百八十度转变,连当时的大臣们都未曾看出来是怎的一回事,楚玉蕤只能听萝月讲讲,更不可能知晓原因了。

    萝月喝了口茶,继续道:“十皇叔在安平呆的并不久,许多人也不知晓他的脾性,不过,那时在外人瞧起来,十皇叔正处风华正茂之时,谈吐也得体优雅,不似其他贵族子弟一般整日沉迷于声色犬马之中,反倒如莲一般清净超然。这么一瞧,自是有许多官员愿意十皇叔成为其东床快婿的。”

    楚玉蕤眨了眨眼,这样下去,十皇叔必定已有妻室,可寿宴之上,十皇叔身旁坐着的是苏淮啊!

    “十皇叔在众多画像之中挑了一份,什么也未曾说,也不说那女子是哪家的千金,也不说唤作什么,总之一切都未曾说过,这个新嫁娘,可是神秘的紧。”萝月瞪大眼睛,笑了声,“而且……而且十皇叔并未按照皇家的礼仪在宫内举办婚礼,反倒将轿子抬到了安平的大街上!那一日,别提有多热闹了。”

    七年前,萝月才六岁吧……她还记得这般清楚,足矣说明那婚礼是有多么热闹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鸾歌引,邀凤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公子容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公子容安并收藏鸾歌引,邀凤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