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鸾歌引,邀凤鸣 > 第一百零八章◎开始查案

第一百零八章◎开始查案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楚玉蕤回到笼晴苑后梳洗整理了一番,便回到房里去整理关于白其殊一案的线索以及思路。

    夜里烛火摇曳之时,响起了几声叩门声,楚玉蕤自己睡觉睡得晚,便叫栖花先去休息了,这伙儿听到敲门声,只好自己放下手中的资料起身走到门前开门。

    是楚玉渊。

    楚玉渊站在门口犹豫了许久才敲开了门,他听说楚玉蕤去告御状急坏了,一直在笼晴苑惴惴不安地等待着楚玉蕤的消息,直到通过栖花才知道楚玉蕤只是受了一点小伤,没什么大碍他才放下心来,心道师父说能教姐姐安然无恙地回来,果真便安然无恙地回来了。

    楚玉蕤后退了几步,道:“坐吧。这般晚了,弟弟找我有什么事?”

    楚玉渊坐在椅上,憋了好久也没有说出一句话,就一直看着那桌上跳跃的烛火。

    楚玉蕤翻了资料去看,一边看一边拿笔在上头写些什么。

    楚玉渊好奇,便凑了上去,“姐姐,你写的这是什么字,我怎么不认识?”楚玉渊看着旁边批注的简体字,一头雾水。

    楚玉蕤道:“没什么,只是懒得写那般多笔画,故而简化了一下罢了。”

    楚玉渊最终还是鼓起勇气道:“姐姐,你还在生我的气。”

    楚玉蕤笑了笑,“没有,我就这么一个弟弟,万一气跑了可如何是好?”

    楚玉渊看楚玉蕤笑了,跑到桌前倒了杯茶递给楚玉蕤,“当真不气了?”

    楚玉蕤举起手誓道:“当真,比真金还真呢!”

    楚玉渊也笑了,看着楚玉蕤繁忙的身影,问道:“姐姐,我有什么事情能够帮到你么?”

    楚玉蕤看了看周围的书,又不好扫了楚玉渊的兴致,道:“把这些账本整理一下吧。”

    “好!”楚玉渊听到楚玉蕤话,便乐颠颠地去整理账本了,却因为一不小心碰倒了楚玉蕤方才放在桌上的茶杯,好在茶水并不多,只湿了一本账本的封面,楚玉渊忙将那账本拿起来抖了抖,却不想书页之间有一张几乎透明的纸被抖了出来。

    楚玉渊蹲下身子,捡起了那张夹在书页中间的纸,上头什么也没写,只有一朵盛开的莲。

    楚玉渊皱了皱眉,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一张纸夹在账本里头。

    “怎么了?”楚玉蕤看楚玉渊蹲在地上,不禁问道。

    “姐姐,你看。”楚玉渊起身,将那张纸递到了楚玉蕤手上,趁着烛火的光亮,楚玉蕤看清楚,上头确实印的是一朵莲花。

    楚玉蕤思量了一会儿,像是想起了什么,连忙在几案上翻找,最终找出来一张收据,上头明明白白地记载了何年何月白其殊名下的铺子的进货记录。

    而华襄帝所说的那批劣质字画,便在这一批货中。白纸黑字,上头写的清清楚楚,也的确是白其殊的笔迹,可楚玉蕤因着有圣命的原因去大牢问白其殊,白其殊说她根本就没有写过这样一张收据。

    自此,倒把楚玉蕤给搅糊涂了。

    楚玉蕤看了看收据的右下角,上头同样印着一朵和那纸上一模一样的莲花。可是即便是有一朵莲花,又能说明什么呢?

    楚玉渊看着楚玉蕤在苦思冥想,自己用手撑着下巴盯着那朵莲花看,忽而他一拍案,把楚玉蕤吓了一跳,“我想起来了!”

    楚玉渊直起了身子,“这朵莲花我曾在一封信的信封上瞧过。”

    “那还是八年前的时候……”

    那时,楚玉渊才七岁,还是个不懂事的小孩子,同其他同龄的孩子一样顽劣,偷偷溜出疏影山庄和别的孩子一同到河边去玩闹,直到黄昏才想起来要回去了。

    楚玉渊心里头生怕父母亲责罚,才偷偷地从狗洞里钻进了疏影山庄,他个子又小,无人现,只是没想到走错了路,走到了楚策屋子旁边,隐隐约约听到两人对话。

    楚玉渊正是好奇的年龄,忍不住凑上去听,用手指沾了口水从门上捅了一个洞,楚玉渊踮着脚去看,一眼便看见了一个头戴斗笠的神秘人。

    若不是他前几日又遇到了他,楚玉渊只当那个捂得看不见脸的人是他童年时期的噩梦。

    两人谈话内容是什么,他已经记不清楚了,但唯有神秘之人拿出的那封信上的莲花,他记得一清二楚。

    和现在看到的那两朵一模一样。

    楚玉蕤听了,心中不免有些惶恐,那个神秘之人到底是谁?他居然八年前便开始谋划,如果他一心想除掉自己的父母,可现在又为什么对南浔下手?

    楚玉蕤的脑子里一团乱麻,“后来呢?”

    “后来……”楚玉渊努力回想,“我个子又小,身子一个不平衡就撞开了屋子的门,就那样趴在了门口,醒来之后躺在床上,什么都不记得了,我一直以为那只是一个梦。再后来……我便听到姐姐你的哭声,我跳下床去找你,才知道父母亲……已经……”楚玉渊说不出话了,那时,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几个时辰之前,他还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孩,几个时辰之后,他就成了孤儿?

    楚玉蕤的心沉了下来,这个案子,可不像想象中的那般简单,虽然线索有很多不错,可看起来这些线索好像并没有什么关系,看来,明日,她还要去找找那个所谓的证人。

    翌日清晨,楚玉蕤去了所谓的进劣质字画的那间铺子,上头已经被贴上了封条,楚玉蕤转身问道身旁的刑部侍郎:“这间铺子是刑部封的?”

    刑部侍郎道:“那日陛下震怒,这铺子嫌疑最大,自然不能还开着了。”

    楚玉蕤抬手便撕下了门上的封条。

    “三娘子!你!”刑部侍郎看她敢直接撕下封条,忙阻止她进入铺子内,楚玉蕤一句话也没说,只将那块玉佩在刑部侍郎的眼前晃了晃,他便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楚玉蕤进了屋内,这间铺子的规模不算太大,里面的各种事情也并不是白其殊亲力亲为,站在外头的白家两个长老也跟了进来,道:“娘子不是要传证人,为何要在这间屋子里转来转去?”

    楚玉蕤一件器物一件器物地仔细检查,听到这话,答道:“我喜欢。”

    两个长老轻哼了一声,低声道:“故弄玄虚。”(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鸾歌引,邀凤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公子容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公子容安并收藏鸾歌引,邀凤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