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鸾歌引,邀凤鸣 > 第一百一十一章◎大殿对质

第一百一十一章◎大殿对质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大殿之内,华襄帝看着下头跪着的赵公公和楚玉贞道:“平身。???  ”说罢,又看向楚玉蕤:“你可以开始了。”

    楚玉蕤命人端上一盆水,不顾众人疑惑的眼神,对华襄帝行礼道:“谢陛下。”

    座位上的华和肃嘴角一抹笑意,好戏开始了。

    楚玉蕤行礼过后,直起身子,在大殿之内宛如闲庭信步,负手于身后,慢慢说道:“八月初,奉陛下圣命,工部侍郎白其殊全权负责宫殿建造。除此之外,陛下深为信任的赵公公也一同监工。”楚玉蕤的眼神看向赵公公,他却将头扭到一边,像是心虚要躲避什么一般。

    楚玉蕤转身,继续道:“开工后不久,白其殊便向赵公公询问过木材何时运到,赵公公却一再推脱蒙混,教白其殊再等些时日,赵公公,可是如此?”

    赵公公听到楚玉蕤问他,吸了一口气道:“的确如此。可实在是因为当时天气太热,路上耽误了行程,迟了些不足为奇吧?老奴也曾劝过白侍郎,此事不必着急,陛下爱民如子,即便白侍郎延误了工期,只要向陛下说明理由,陛下定然不会怪罪的。”

    楚玉蕤心中暗骂赵公公,一面拍华襄帝马屁,一面还贬低白其殊,不愧是在宫里活了多年的老油条。

    “好!”楚玉蕤听了赵公公的回答,不慌不忙道:“那便暂且撇开此事不谈,我们再来说说木材上的龙纹之事。”

    提到龙纹,赵公公心中一惊,缩在袖中的手不禁抖了抖。

    “正如赵公公所说,天气酷热,那日搬运木材的工人不小心摔倒,这才引得白其殊上前查看木材是否受损。不曾想,虽然木材未受损,白其殊却现木材上雕刻的龙纹只有四爪。”

    华襄帝听到这里,眉头紧锁,这可是在公然挑战帝王权威,沉声道:“当真有此事?”

    楚玉蕤安慰道:“陛下稍安勿躁,且听玉蕤细细道来。陛下现在若是移驾新殿,定然不会现玉蕤所说的四爪龙。正如陛下所想,白其殊也知晓龙纹只有四爪的严重性,决定当场便问问赵公公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料却遭到前来探望的苏侍郎的阻拦,两人只私下去寻了那雕工,将龙纹添了一爪,并未宣扬此事。”

    楚玉蕤越往后说,赵公公心中越感不妙,他用余光看了看平王和楚玉贞,两人仍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正是这一阻拦,才扯出了幕后主使,才能避免另一个证人罔死。”楚玉蕤看着赵公公,想起在食货斋里头被人毒死的证人,痛斥道:“是你!故意拖延木材运送时间,实则以雕工家人威逼利诱,让他在柱上刻上四爪之龙,以此来陷害白其殊。”

    赵公公拍了拍手,笑道:“三娘子这出戏唱的可真妙!只可惜,老奴不明白,三娘子无凭无据,凭什么说这些是老奴做的?再者,平日里老奴与白侍郎素无恩怨,又为什么去陷害她?还有,就算这些事情都是老奴做的,可这和陛下交由三娘子查的白侍郎运送劣质字画一案又有什么关系呢?”

    楚玉蕤看他这个时候还笑得出来,点点头,“好,赵公公要证据,玉蕤便给你证据!省的赵公公在心里头埋怨,小女子只会自唱自说,编出来一出冤枉好人的戏码来!”

    楚玉蕤毫不留情地将赵公公心中所想说了出来,对殿外道:“来呀,带雕工一家!”

    殿门之后,出来几个穿着粗麻布衣裳的百姓,年龄相差很大,有身强体壮的中年男子,有迟暮之年的老妪,有荆钗布衣的女子,还有怯生生的黄口小儿。几人出现的一瞬间,赵公公的心便提到了嗓子眼儿处,他本以为这件事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蒙混过去,却不想这些证人全被楚玉蕤找到了。

    几个百姓跪拜华襄帝后,殿门外一抹红色身影闪现,苏淮神色有些憔悴,却在进殿之后目光灼灼,“臣苏淮叩见陛下。”

    “苏卿?”华襄帝知道苏淮和白其殊交往甚密不错,可不知为何这几日都未见着苏淮,看着他冠倾斜,面容憔悴,不禁问道:“起来吧,怎生成了这般模样?”

    苏淮起身作揖道:“回陛下,臣昨日连夜赶至村庄,才从贼人刀下救出雕工一家,行凶歹人已被臣尽数捉拿,经过连夜审问,他们已承认此事为赵公公所指使。”

    雕工身后的孩子小心翼翼地探出个脑袋,指着赵公公道:“就是他!要杀光我们,要宝儿死!宝儿不想死……呜呜呜……”说罢又躲在雕工身后,不停抽泣。

    “陛下!”赵公公的心一沉,继续狡辩,“老奴服侍陛下多年,陛下深知老奴是什么品行之人,那孩子年龄还小,免不了受人指使,胡说八道,不可信,不可信呐!”

    “赵公公难道不知,有一个成语叫做童言无忌么?”楚玉蕤继续追问。

    赵公公转身愤愤道:“你可不要血口喷人!谁知你是不是故意找人来充当雕工,扮了这么一家子,又演了什么杀人的把戏以此来诬陷我?”

    楚玉蕤将赵公公说过的话原封不动地还给他:“赵公公说我陷害你?我同你素无恩怨,为何要害你?”

    “你急于转移白其殊背负的罪名,自然要陷害我了!”

    “好!好!”楚玉蕤看着赵公公百般狡辩,不怒反笑,“赵公公这么想要证据,我干脆将这些证据一一摆出来,看你还有什么话说!”

    楚玉蕤甩袖,走到华襄帝身前行礼,“宫中所用工匠一律都记录在册,陛下若是不信,但可一查,那记录的册子,总不可能是玉蕤假造的吧?”楚玉蕤看向赵公公,继续道:“除此之外,工匠世代皆为工匠,他们的户籍也与常人不同,户籍是否造假,也可在户部查明。”

    “此事臣弟可以证明。”至始至终从未开口的华和肃突然话,“此人及其一家确实是雕工不错,昨日苏侍郎曾拜托臣弟在户部查过此人身份。”

    平王搭在椅把手上的手慢慢攥成了拳,好似有些心不在焉。(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鸾歌引,邀凤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公子容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公子容安并收藏鸾歌引,邀凤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