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鸾歌引,邀凤鸣 > 第一百一十九章◎有惊无险

第一百一十九章◎有惊无险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华襄帝派去的秋察司的人分成了三队,一队去寻夏阳公主,一队去救楚玉蕤,剩下的那一队,在看到地上趴着的许修篱时都吃了一惊。

    只见许修篱一手拽着绑在树上的缰绳,另一只手死命地抓着快要从悬崖上掉下去的宣王许修媛。

    众人来不及问发生了什么事,七手八脚地上去将宣王救下。

    玄沧镜看着两人方才这么危险,连忙上去问道:“太女和宣王可曾受了什么伤?”

    许修篱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除了手背有些擦伤之外,其他都还好。可宣王许修媛就比不得了,从她不小心落马差些摔下山崖,到现在被拉上来,依旧是心神未定。

    “许是皇妹的马儿惊着了,这才横冲直撞的,只要人没事就好了。”许修篱冲着她无害地笑了笑,看着撞在树上已经死了的马匹,叹了口气道:“麻烦将它埋了吧,怎么说也是一条生命。”

    许修媛咬了咬嘴唇,她早便看惯了许修篱这幅悲天悯人的面孔。太女是谁?是唐虞国今后的女帝,将来的唐虞国怎么能交到这样一个懦弱无能的人的手中?唯有心狠,才能治国,才能保唐虞国国泰民安。

    外头把许修篱说的多好听,说她礼贤下士,心思淳厚,说白了不过是懦弱无能,胸无城府。

    许修媛一直想找个机会把这个太女拉下位来,不想今日-本想害她却害成了自己。

    当许修篱毫不犹豫地向她伸出手时,许修媛愣了愣,接着便本能的抓紧了许修篱的手,她不想死,也不能死!

    一场计划好的陷害竟然在没有硝烟的情况下静静地结束了,这件事情的真相,只有许修媛知道。

    行宫的房间之中,楚玉蕤静静地躺在床上,周围围了不少人,楚玉渊从楚玉蕤被找到时便一直陪在她身边,不就便趴在榻前睡着了。

    白其殊为了及时观察楚玉蕤的情况,也留在了楚玉蕤的房中,苏淮怕白其殊累着,便看看有什么可帮忙的。

    在他们都在默默帮着楚玉蕤的时候,连亦清却因为身份的原因不能久留,毕竟此次秋猎,十皇叔也是跟着华襄帝来的,如果十皇叔突然不见了,必然会让华襄帝起疑心。

    在从白其殊口中再三确认楚玉蕤除了吸入了灰尘,可能要一段时间恢复嗓子外,大概没什么事之后,连亦清才放心地离开。

    白其殊看着连亦清离开的身影,冷哼了一声,将桌子上的药罐收拾起来,一边收拾一边道:“他若是当真关心君素,走的这般急做什么,倒像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样。”

    苏淮听白其殊话中带刺,不禁替连亦清打抱不平,“现在是陛下秋猎的时间,行宫除了我们,别人是不能进来的,若是被发现了……”

    白其殊立即反驳道:“既然是真心喜欢,还会怕死吗?”

    两人说话的声音渐渐拔高,惊动了趴在榻旁睡觉的楚玉渊,楚玉渊揉了揉眼睛,朝两人这边看了一眼。

    苏淮立即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将白其殊的嘴捂住,白其殊“啪”地一声拍掉了苏淮的手,冲着苏淮嫌弃地看了一眼。

    榻上的楚玉蕤动了动,眉头越皱越紧,刚醒来的她以为自己又走了一趟鬼门关,还没有回想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好容易睁开眼睛,适应了屋里头的光线,想要开口说话却觉得嗓子口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般。

    楚玉蕤努力了好久还是只“哼”了一声,楚玉渊激动地站了起来,“姐姐,你终于醒了!”

    这一叫,把白其殊和苏淮都引来了,白其殊清楚地看见,楚玉蕤的眼神好像是在这屋子里头搜寻着什么,好像没有搜寻到,露出了一副失望的深情。

    缓了一会儿,楚玉蕤才声音沙哑地说了一个字——“水。”

    白其殊忙替她倒了一杯水,递到楚玉蕤面前,楚玉蕤喝了水后才觉得喉咙好受了些,只是脑袋依旧隐隐作痛。

    这一摔,倒让她想起来许多事情,比如关于她母亲的事情,这些信息同四大殿有很大的关系。

    楚玉蕤又修养了几日,期间华襄帝曾派人来看她,楚玉蕤不过礼貌地客套了几句。说实话,在楚玉蕤醒来之后的第一眼,她看到了白其殊,看到了苏淮,看到了楚玉渊,却唯独没有看见连亦清。

    那一刻她是十分失落的,可是仔细想想,连亦清好像并不知道秋猎这件事,就算知道,也怎么都不会料到她会出这些事情,就算知道了,他一个江湖人又如何来救自己?

    想到这里,楚玉蕤有些宽心了。

    楚玉渊端了一杯水递给楚玉蕤,“姐姐,喝水。”

    楚玉蕤翻了个白眼,叹口气道:“不喝了,今天都已经喝了几杯了?可以不用吃饭了都。”

    “不行!”楚玉渊坚持把那杯水递给楚玉蕤,“其殊哥哥说了,多喝水有益于姐姐身体恢复健康。”

    楚玉蕤坏笑了一声,“都叫哥哥了?”应当叫姐姐的。

    自从上次楚玉蕤为了救白其殊受了伤之后,楚玉渊心中便一直对白其殊抱有成见,现在白其殊救了楚玉蕤,那心里头的成见自然而然地也便消失了。

    看到楚玉蕤笑的开心,楚玉渊突然正经道:“不过,和师父比起来,还是师父好,师父为了救姐姐也花了不少力气,我亲眼瞧见师父把姐姐从火场里头抱出来。”

    “师父?”楚玉蕤听见楚玉渊说师父,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而楚玉渊这才发现自己说了什么,连忙捂住嘴巴,拿着手中的杯子跑出了房间。

    “我什么都没说,我什么都没说……”楚玉渊现在可是要急死了,师父交代了自己好多次不许自己在姐姐面前提起他是自己的师父,怎么自己就忘了呢?

    而房间中的楚玉蕤听到楚玉渊说是他师父救了她后便猜到了楚玉渊的师父是谁。

    怨不得,她看楚玉渊同萝月切磋时的身影总觉得他像谁。怨不得,楚玉渊一直没有音信,却完好无损的同她团聚了。

    原来一切的一切,都是连亦清在默默付出,却没有告诉她。(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鸾歌引,邀凤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公子容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公子容安并收藏鸾歌引,邀凤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