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鸾歌引,邀凤鸣 > 第一百二十三章◎井中尸体

第一百二十三章◎井中尸体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总裁大人超给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还有一张紧闭着双眼的脸,那人的头发在井水中散乱开来,像是一团水草,紧紧纠缠。

    楚玉蕤吓得后退了好几步,一脚踩在石头上,好在有白其殊扶住,才免得摔倒,她深吸一口气,觉得井里头的人有几分面熟,又走上前去,鼓起勇气再看了井里头一眼,楚玉蕤的理智近乎崩溃:“汉黎公主!”

    清澜闻声赶来时,楚玉蕤已经瘫坐在井旁的地上,时素娴被从井里头捞出来时,衣衫不整,身上布满伤痕,一张脸苍白的不知如何形容,双手紧紧的握着拳,眉头紧皱。

    白其殊只看了一眼便觉得不忍直视,时素娴,死了。

    清澜却扒开了所有人,冲到时素娴身旁,手颤抖地去探她的鼻息,白其殊顿了顿,还是说了出来,“不必再探了,她打捞上来时,已经是浑身冰凉,没有气息了,现在我们要做的是查明凶手。”

    清澜的表情崩溃,到底是谁,下这么狠的手,要将她害成这样,可他不信,他不信时素娴就这么死了,抬手去探她的脉搏,再掀开她的袖子时,才发现她身上不只有伤痕,更多的,是吻痕。

    清澜心中最后一根理智的弦都崩溃了,他一定要找到那个人,要将他碎尸万段!

    正当众人考虑如何处理此事时,时素娴的胳膊上的皮肤里,一根极细的条状物在涌动,像是一只虫一般。

    清澜突然起身,“凤凰蛊,是凤凰蛊!快,快把公主殿下抬回去!”他转身对众人说到。

    楚玉蕤即便心中对时素娴有愧,也没有一直再这样颓废下去,她不知道凤凰蛊是什么东西,但听到清澜那惊喜的语气,应当是时素娴有救了,现下,还是救人最重要。

    于是,大家纷纷忙碌起来,将时素娴抬到她的住处。

    花园的草丛后,一个宫女看见众人都离开了花园,站在原地思量了半晌,将信绑在鸽子的脚上,放飞了。

    清澜一路上不敢耽搁,凤凰蛊,只要有凤凰蛊,便说明时素娴还有救。

    汉黎国位于南方,气候潮湿,国人善制药,蛊术更是一流,凤凰蛊,如同其名——凤凰涅槃,起死回生。只可惜,这种蛊,人的一生只有一蛊,可以推断,时素娴被人凌虐后还抛进了井中,她是下了多大的决心,才在自己身上种了凤凰蛊?

    花园里头的鸽子,在平王府上空盘旋了一会儿,从书房的窗户飞了进去。

    平王正在同祁之盈谈话,这伙儿看见鸽子飞来,心中一沉,看了祁之盈一眼,将鸽子腿上绑的信拆开,看了一眼以后,突然站起了身,“完了,完了!这次可闯了大祸,你!你为何没事非要去招惹什么楚玉蕤?”

    祁之盈一听他这语气,冷笑一声道:“平王殿下,你这是什么意思?这件事也有你一份吧?当初不知道是谁存了那样恶毒的心思,得不到便要毁掉。现下是你派去宫里的人出了问题,连楚玉蕤和时素娴都分不清,难道责任不在你身上吗?”

    平王气的甩袖靠在椅上,“你是说全都怪在本王身上?这后果能一样吗?楚玉蕤是没有父母的孤女,便是被发现了也好收场,可时素娴呢?汉黎皇帝就她一个妹妹!若是这件事情闹大了,指不定那一天汉黎皇帝便要向华襄出兵开战,本王岂不成了华襄的罪人?”

    祁之盈听他分析完后勾了勾唇:“所以,平王殿下,你我现在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谁都别想逃脱干系。”

    说罢,祁之盈的眼珠转了转,露出一个狡诈的笑容,时素娴已经被投入井中,怎么可能还活得下来,现在已经死无对证了,不过是看谁的嘴更能说的问题。

    “秋猎挑选马匹之时,楚玉蕤未曾挑到适合自己的马匹受了重伤因此对时素娴怀恨在心,雇凶趁此次安阳公主生辰谋害汉黎公主。”祁之盈缓缓的说出这段话,拿起桌上的茶杯,看了平王一眼,“平王殿下以为,这个真相如何?”

    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笑了出来。

    屋顶上的人,迅速离开了平王府。

    皇宫,时素娴住处。

    为了不让事情声张,没有找大夫,除了清澜,没有教任何人进去,楚玉蕤在屏风后头木讷地站了一两个时辰,大概已经是深夜了,终于瞧见白其殊从屏风后头走了出来。

    “蛊虫已经取出,汉黎公主没事了。”

    楚玉蕤点点头,松了一口气,绕过屏风却看见时素娴呆愣愣地双手抱膝坐在床上,两眼空洞地望着前方,清澜大概是怕她还没有反应过来,所以并没有说话,但看她身上衣服单薄,想要去替她盖上被子,却在手还未触碰到时素娴时,时素娴便发出了一声尖叫,惊的外头的苏淮和白其殊回头想要进来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时素娴一边摇头一边往墙边缩着身子,不住地喊着:“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到最后变成了哀求,抽泣道:“求求你们,求求你们……”

    清澜的手,就那样僵在了半空中,心中五味杂陈,他想要护一辈子的小公主,竟然让人在他眼前生生地给毁了。他尽量不去刺激到时素娴,也不再靠近她,只站在榻旁,轻声道:“殿下,是小澜,你不记得了吗?是小澜啊!”

    他还记得,在楚城之时,时素娴一遍又一遍地喊着“小澜”,“小澜”,为什么一转眼,她就成了这个令人心疼的样子,为什么,一点都记不起他来了。

    时素娴抱着脑袋,将脸埋在腿上,断断续续道:“我不认识你,我不认识你……你走开……你滚啊……”说着,竟然像发狂一般,抄起榻上的枕头狠狠地朝着清澜砸去。

    即便是这样,时素娴仍然没有停下,她光着双脚,披散着头发,因为腿上有伤,一瘸一拐地走到桌旁,看都未看,拿起茶杯茶壶便砸,碎片砸在清澜的额头上,一行鲜血顺着他的脸留下。

    楚玉蕤连忙去拉清澜却被他甩开手,外头的白其殊和苏淮听到了更大的动静,也顾不得什么了,直接闯了进来。(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鸾歌引,邀凤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公子容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公子容安并收藏鸾歌引,邀凤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