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鸾歌引,邀凤鸣 > 第一百五十章◎落入断崖

第一百五十章◎落入断崖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可苏淮不这么想,从小到大,他好容易遇见一个心仪之人,怎么会轻易便说放弃,他走到白其殊面前,双手扳过她的身子,让她不得不转过身来看着自己,苏淮的表情严肃:“我苏淮对天发誓,对阿殊绝对是真心真意,我知道阿殊你在害怕真实身份一旦暴露,会连累很多人,但我不怕,我会和你,一起去面对。”

    白其殊正准备说什么,一抬头却看见远处几个身材魁梧的大汉正扛着刀朝他们走来,白其殊虽然身上穿着男装,可并未用上裹胸布,故而显得有些女气。

    白其殊看见那群凶神恶煞的大汉,忽而“噗嗤”笑出声来,转头问身边的苏淮道:“你猜,他们第一句话说的是不是‘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财?’”

    苏淮看白其殊终于肯理自己,忙接上话道:“很有可能……”

    那句话还未说完,只见几个大汉晃了晃手中明晃晃地刀,对着他们大声吼道:“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若想过此路,留下买路财!”

    白其殊听到这话捧腹大笑,方才不开心的情绪立即烟消云散,苏淮拍拍她的肩膀,看着白其殊道:“阿殊,你怎么连他们说什么都猜的一清二楚,难不成……你是天命者?”

    “咳咳……”白其殊突然被自己的口水呛着,她又想起了家谱上她母亲的姓氏,方才爽朗的笑容立即变得尴尬起来,可苏淮却没有注意到她的异常,继续一只手搭在她的肩上不停地笑着。

    对面的几个强盗没想到出来抢劫不仅没有吓到对方,还让对方笑了半天,几个人交换了眼神,撸起袖子上来便砍,苏淮正预备动手,白其殊却伸出一根指头在他的面前晃了晃,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

    白其殊一甩衣袖,站在几个强盗面前,恭敬地行了一个礼,问道:“不知几位爷可否同我们好生谈谈,这一来便动手,恐怕不太好吧?”

    为首的大汉看白其殊生的柔柔弱弱,又没有经过特意修饰,即便穿着男子的衣裳,也不难看出来她是个女子,对着苏淮挑衅道:“看你生的人模狗样的,怎生现在竟要轮到让娘们替你挡在前头?”说罢,他用猥琐的眼神看了白其殊一眼,道:“一个姑娘家的,不好生待在闺阁里头绣花,倒身着男装出来闯荡,不若同爷上山,保你吃香的喝辣的。”

    身后的苏淮再也忍不住,皱着眉头想要上去给他一拳,却见白其殊拿下了一直在腰间别着却没有打开过的折扇,微微一笑道:“那也要看你们有没有用这个本事把我带走了。”

    话音刚落,手中的折扇“刷”地一声打开,令人惊讶的是,在折扇打开的那一瞬间,许许多多细小的针立即从扇面射出,如暗器一般直冲着敌人而去。

    强盗忙用刀挡住那些针,免受伤害,即便被扎,也未曾击中要害,不痛不痒。为首之人嘲笑之意更深,“女人便是女人,即便有武器,也不知道如何使用。”

    说罢,几人提着大刀朝着两人砍去,却见白其殊衣袂蹁跹,轻松夺过攻击,手上的折扇在空中一抛,换了个方向,扇柄对着敌人,扇面对着自己,当强盗靠近自己的一瞬间,按动扇柄上头的按钮,锋利的刀片瞬间从扇柄内发出,正中要害。

    白其殊的手顺势往后一抽,锋利的刀片上立即沾满了鲜血,大汉震惊地低头看了看自己流着鲜血的身体,然后应声倒下。

    白其殊歪头一笑,她白其殊有一个原则,君子动口不动手,一旦动了手就让你再也动不了口。

    苏淮直冒冷汗,他现在算是明白了白其殊在考科举时为何一而再再而三地交代自己说不能打开她的折扇,他还以为真的是她母亲的遗物,感情这根本就不是把普通的扇子,而是一个武器。

    苏淮认识白其殊这般久,不管是人前还是人后,她都一直保持着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从来不轻易与人为恶,但这并不代表她会一直退让,也不代表她会无怨无悔地受人欺负。

    几个强盗看到事出不妙,连忙跪地求饶,不停地说着“饶命”。

    白其殊手中的折扇狠狠地在他们的头上敲了一下,让他们觉得心惊肉跳,以为那折扇上又有什么别的机关,没想到仅仅是一敲,白其殊一边敲一边骂道:“让你抢东西!让你瞧不起女人!让你好色!还不快点给我滚!”

    几个强盗听到这句话时如获大赦般连忙连滚带爬地跑了,苏淮吞了吞口水,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心里头默默地想着,以后绝对不要惹他的阿殊生气,不然怕是自己的脑袋都要被敲肿。

    发生了这样一段小插曲,本来预备谈心的两人,现在也没有什么心情把刚才那个话题继续下去,正预备休息一会儿继续赶路,此时却刮来一阵莫名大风,风力大的白其殊要抓着苏淮的衣裳才能勉强站稳,十月份的天气,又不是在沿海,怎么会突然刮起让人都站不稳的大风?

    苏淮死命地撑着,却仍旧免不了被大风撼动,周围根本没有能够抱住的东西,他只能低头眼睁睁地看着白其殊抱着自己腰部的手越来越开,苏淮一把抓住白其殊的手,两人却一同被风力从崖上带了下去,情急之下,苏淮迅速抓住了崖上生长着的一棵歪脖子树枝。

    这个时候,方才的大风却慢慢停了下来,可是惊心动魄的一幕还没有结束,那树枝怎么承担的住两个人的重量?只见那树枝渐渐弯了,仿佛下一秒就会“咔擦”断掉。

    但苏淮的另一只手却仍旧紧紧地抓着白其殊,白其殊知道他撑不下去,道:“苏淮,你松手吧,再这样下去,我们两个都会掉下去。”

    “我不许你瞎说!”苏淮吼了她一句,什么叫放手?不放就是不放,死也要死在一块儿。“你身上还带着赤瞳的骨灰,难道你忘了,他曾经交代过你,让你把他的骨灰带给他的师父吗?要亲手交给他,白其殊,你不会反悔吧?”(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鸾歌引,邀凤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公子容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公子容安并收藏鸾歌引,邀凤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