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鸾歌引,邀凤鸣 > 第二百二十章◎想方设法

第二百二十章◎想方设法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楚玉蕤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梦。

    出了最开始来到这里自己经常做梦之外,好像便没有梦着什么了。

    可是这次不同,梦里有三个自己,或者说,梦里有楚玉蕤、梅君素,还有一个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她不知道是谁。

    脑袋昏昏沉沉地,好容易睁开双眼后,也觉得眼皮沉重,想要阖上眼眸继续睡着,屋里不知是燃着什么香,薄雾在房间之中扩散,透过小窗,能够瞧见外头快要凋谢的梅。

    春日快要到了。

    楚玉蕤的手指动了动,却觉得全身都是麻的,连抬起手都十分困难。

    “吱呀”一声,房门被推开,外头走进一个玄衣男子,不似第一次见面时的他,穿着一身青衿,温润而又教人感到如沐春风。

    眼前的符阙,乌木般的双瞳紧盯着躺在榻上的楚玉蕤,嘴角露出一抹诡异的微笑,他缓缓走近,坐在榻旁,“阿蕊,你醒了?”

    楚玉蕤苍白着脸,双眉紧拧,怒道:“你到底是谁?对我做了什么?”为什么自己现在连动一动都觉得十分乏力?还有,符阙这个人带自己到这里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符阙俯下身子,一张脸在楚玉蕤的眼前放大,“我是谁?”符阙笑的灿然,尾音之中的寒意让人寒颤,“阿蕊,即便你忘了,我也会想办法教你想起来的。”

    他脸上的笑容越放越大,“放心,这点东西,只是让你能够乖乖的呆在这里罢了。”

    符阙的手抚上楚玉蕤的脸,她想要躲却动弹不得,只能闭上眼,感受到符阙的触碰。

    俯身的符阙似乎很满意楚玉蕤的反应,起了身道:“你好生休息会儿吧。”接着出了房门,并且吩咐门外的两个小丫鬟好好看着楚玉蕤,不要让她逃走。

    楚玉蕤在屋子里头观察了很多天,觉得这几日自己就像一只坐井观天的青蛙一般,离开了安平那么久,不知道白其殊可还好?华和肃有没有担心自己?她只想快些逃离这个不知名的地方,可是,自己连从床榻上坐起来都十分困难,还谈什么逃跑?

    深吸一口气,从前自己拥有的什么武功全都成了无用的东西,楚玉蕤感觉自己现在就是个废物。

    门外头的小丫鬟只按例每日送来三餐,每一餐都还不错,有荤有素也有汤,但吃了两次之后明明恢复了一些力气的楚玉蕤却又感到困乏,她明白这食物之中有问题。

    于是在这之后丫鬟来送菜时,她都装作随意同两人闲聊几句,不仅可以从她们那里套出一点消息,还能逃过用餐,待两人走之后,楚玉蕤便将送来的饭菜一股脑倒进了屋子后头的水池之中。

    而后再在随身空间里找几块压缩饼干填肚子,可是总这样下去是撑不了多久的,她一定要想个办法逃出去,眼前,取得符阙的信任才是最重要的吧?

    直到楚玉蕤听见两个丫鬟窃窃私语时,才明白原来符阙说的“阿蕊”并非“阿蕤”,大略是她同她的面貌十分相像。

    她只知道,那个叫阿蕊的女子,原本同符阙是两情相悦,早已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却因为另一个女子的感情纠葛而被强制送进了当时的唐虞宫中。

    之后便莫名其妙的死了。

    听到这里,楚玉蕤恍若明白了什么!《卜典》之中,也曾记载了一个被自诩玄女的人害死的女子,害人的理由与被害人的名字一律都十分模糊,让人猜不透看不明白。

    可现在,通过连接史书与两个丫鬟的话语,她大略能猜出当年事情发生的经过。

    那是一场三人之间的恩怨。

    玄女殿殿主思慕符阙,而符阙同阿蕊早已是一对璧人,于是乎,不平的殿主便由爱生恨,利用自己唐虞国师的身份,编出了一个甚么能够挽救苍生的身份,强制教阿蕊入宫,并将其秘密处死,这也就遭来了符阙的恨意。

    至于赫连家族,楚玉蕤记得,她在《卜典》上瞧见,玄女殿后人均姓赫连。

    在玄女殿落败之后,赫连氏为躲避天命者带来的追杀,庞大的家族一分为二,嫡系为贺,旁系为连。

    几百年之间,“符”姓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很难再找到这个姓的人,而史书上所记载的涛梧殿殿主,只剩下了一个“符”字。

    她现在算是将一切都想明白了,桃之和黑衣人临死之前说的那个“扶”字,指的不是扶渠阁,而是符阙。

    这个符阙,他是一个活了三百年的人。

    虽然楚玉蕤自己猜的八九不离十,但在这个世上唯一知道所有真相的人,大概只有紫筠。

    怨不得,他每次都能提醒自己什么当做,什么不当做,自她出现在符阙面前的那一刻,她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在一步一步朝着符阙的陷阱走去。

    楚玉蕤闭上了双眼,听着外头呼呼的风声,脚步声渐进,她知道他又来了。

    每次符阙来时,楚玉蕤都会装作自己睡着了的样子,这一次也不例外。

    身旁的床榻陷下去了一块儿,她知道是符阙坐在了自己身旁,楚玉蕤因为紧张心跳的十分快,思虑半晌,还是睁开了双眼紧盯着看着她的符阙。

    低着头的符阙有一瞬间的怔愣,轻笑道:“阿蕊,你还好么?”

    “好。”楚玉蕤尽量用平常的音调同他对话,眼神迷茫,在瞧见他的脸时有些惊喜。

    前世的她,最善于伪装。现在的她,要用这个方法,让自己尽快离开这里。

    “符阙。”楚玉蕤的突然开口,让符阙有些措手不及,生怕吓着了他的阿蕊。

    她开口喊自己的名字,是不是代表着,阿蕊当真回来了?是不是代表着,自己这么多年的努力没有白费?

    楚玉蕤仔细的观察着符阙的每一处表情变化,在心中思量着该如何开口说话,“我……在屋子里呆的有些闷了。”

    而后便停了下来,低下头,等待着符阙开口,她没有明确地说自己要出去,只有符阙说了下一句话,她才能思考该如何接下去。

    在符阙的面前,表面上,她是记忆回来的阿蕊,心里却在算计着如何离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鸾歌引,邀凤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公子容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公子容安并收藏鸾歌引,邀凤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