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鸾歌引,邀凤鸣 > 第二百二十四章◎紫竹凋零

第二百二十四章◎紫竹凋零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躺在白其殊怀中的楚玉蕤渐渐闭上了双眼,一缕魂魄自玉帘勾中飞出,漂浮在飞雪之中,半透明的身躯,却显得那样真实。

    细看那眉、那眼,竟与楚玉蕤一般无二,那魂魄瞧了一眼昏倒的楚玉蕤,敛下眼眸,晶莹的泪珠滑下,落入白雪之中。

    “符阙……”月子蕊温柔地呼唤着,三百年来,她的魂魄躲在玉帘勾里那么久,只是为了等待能够和他重聚的那一日,即便自己是一缕魂魄,即便自己在这个世上活不了多久,她也要亲眼见他一面。

    “阿蕊,你当真是我的阿蕊?”符阙双手颤抖,激动地几乎说不出话来,可是这样的阿蕊,让他害怕,她如梦如幻,虚无缥缈,好像下一秒就会离他而去。

    他想抱住她,可当他的指尖触碰到那缕魂魄时,却像是什么都没有一般,直接从那里穿过。

    “阿蕊一直在等你,在暗无天日的玉帘勾里头等你。”当年她死后,发现自己的魂魄还存留在这世上,便拼了命、受多少苦也要将自己的魂魄封印在玉帘勾之中。

    三百年来,那般多任的纤阿殿殿主都接触过玉帘勾,却没有一个人能够戴上它。

    唯有那个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楚玉蕤,在以鲜血滴上玉帘勾后,将她沉睡的魂灵唤醒,并且成功戴上了玉帘勾。

    这说明,楚玉蕤在一定程度上,是一具及其适合她的肉身,如果她当初下定了决心,在楚玉蕤戴上玉帘勾时便侵入她的身体,消除她原本的记忆,那么她现在同符阙早已是一对神仙眷侣。

    但她不能这么做,她看见楚玉蕤的性子并不像别的女子一般脆弱,她女扮男装,经营起癯仙阁;她不畏艰险,冒着危险彻查家庭之事。

    所以月子蕊便想,再等等,再等等吧,等她报完了仇,一切都好说。

    可是越到后头,她越是不忍了,因为她也有自己的恋人,就像自己当初和符阙一样。

    如果她狠心当真这样做了,同当年拆散她和符阙的恶人又有什么两样。

    所以,她还是做一缕寄居在玉帘勾里头的幽魂,默默地看着他,这就足够了。

    符阙的双眼忽而变得狠厉起来,他此刻听不进什么别的说教,他只知道,楚玉蕤是阿蕊最好的肉身,只要能让阿蕊复活,别人如何,关他什么事情?

    他阔步走向仍旧昏迷着的楚玉蕤,华和肃却如同一堵肉墙一般死死地将他挡住,“你休想!”

    楚楚的身子给别人?凭什么!除非他从自己的尸体上踏过去。

    月子蕊的魂魄变得愈发透明,她摇了摇头,无力地说道:“没用的,没用的……”

    她的眼神渐渐变得空洞起来,“方才那一掌,已然将我打的灰飞烟灭,但我不悔。”

    “当年的事情,暮筠无错,你也无错,错的只是时间。”

    “符阙,不要再追究到别人身上了,难道你忍心看着当年的事情在别人身上重演吗?还是,你忍心拆散一对有情人?”

    月子蕊的声音飘散在空中,越来越远,冰天雪地之中,竟然凭空生出许许多多的梅花瓣,随着飞雪随风飘散,那缕魂魄渐渐消失不见,没了影子。

    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她离开的时候,连那抹暗香都未曾留下。

    “阿蕊——”符阙慌张地看着那缕魂魄渐渐消失,双手在空中胡乱挥动,却连一片花瓣都未曾抓住,厚厚的积雪上头,只留下他沉重的脚印,向前走了几步,便如失了魂般一头栽进了雪地里头,再无声息。

    梦里紫筠依旧在,他可能在拿着酒壶替她斟酒,也可能闲坐在竹林下抚琴。

    嫩绿的竹叶飘落在他的肩上,他抬手轻轻一拂,站起身来,便是一副谪仙的模样。

    楚玉蕤曾经在白驹寺看见过一株紫竹,传闻紫竹一生开花一次,开花即死,绽放一次的竹,即便枯萎无人问津,至少也在这世上走了一遭。

    紫筠手下的琴没有一根琴弦,楚玉蕤的周围也全是大雾。

    她看不清有没有竹林,却不知为何看得清那古琴没有琴弦,伸出双手四处摸索,好容易走到紫筠的身旁,他照例是倚着竹,“丫头,将竹笛烧了吧。”

    楚玉蕤一愣,“那不是你的命?”

    “是我的命,所以烧了吧。”竹笛上头,染上了被打碎的解药,以火蒸竹笛,可再制出解药。

    这样,华襄的百姓便有救了。

    说罢这句话后,那梦便醒了。

    楚玉蕤醒来时,满身冷汗,被褥已经被大湿,床榻旁坐着的华和肃见她醒了,表情激动,“楚楚!”

    方端药进来的白其殊差些将手里头的药碗给摔了,“君素,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可有什么不适?身体那里痛?头晕不晕,口渴不渴?”

    一醒来便是一大串问题,搅得楚玉蕤哭笑不得,睡了一觉之后,楚玉蕤觉得好多了。

    但现在最重要的不是她自己,而是那些染上怪病的百姓们,楚玉蕤不顾被褥外头的寒冷,直接闲了被子下床去找那竹笛,她紧紧地将竹笛握在手中,如同对待至宝一般。

    这是紫筠离开时对自己说的最后一句话,他离开时,什么也没有留下,唯有这支竹笛。

    而现在,这支竹笛也无法留下,楚玉蕤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白驹寺下,香火旺盛,来往的人们对从前了尘大师的事迹依旧津津乐道,加上这些时间怪病蔓延,人心惶惶,更有不少人将希望寄托在了佛祖身上。

    可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唯有人的努力,才能改变现世的状况。

    屡屡青烟自松树叶间升起,被浸泡在热水中的竹笛颜色由原本的嫩绿渐渐变得枯黄起来,凡是染上怪病的百姓,都来到这里,喝一口用竹笛浸泡的水。

    他们不知道这个办法到底有没有用,大部分人都觉得是天方夜谭,但死马当作活马医,已经走投无路的他们,不知道还有什么其他的办法能够解决。

    但事实却如奇迹一般,让整个安平重新亮了起来,一夜之间,喝过水的百姓身体均慢慢好转,从前可怕的怪病,也不再是百姓口中的谈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鸾歌引,邀凤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公子容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公子容安并收藏鸾歌引,邀凤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