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种田世子妃 > 第九十八章 血洗

第九十八章 血洗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接下来的几天,叶婉兄妹几乎就没出过房门,两人闷头在屋里不知鼓捣些什么,直到楚毅去而复返,他们才脸上挂着一模一样的邪笑出来。

    “叶兄,家父很赞同攻打黑虎山庄,还给我另派了百余名高手,助叶兄一臂之力。”楚毅快意潇洒地一笑,果然还是父亲行事果敢,他回去只大略说了叶睿晨的计划,父亲就一口应下了。

    翠漪山庄的庄主楚天海当年也算是一位名噪一时的枭雄,他盯着黑虎山庄的漕运多年,一直没机会下手。听楚毅回来说了叶睿晨的事,他当即动了心思,不用翠漪山庄出面打前锋,就不必担心旁的势力趁火打劫,他只要在后面做好准备,全面接管黑虎山庄的产业就行,这样的好事打着灯笼都难找。为了增加叶睿晨的胜算,他调拨了一百多名高手给楚毅,让他全力帮助叶睿晨,务必要一举端掉黑虎山庄的老巢。

    这一个夜晚,月辉如银,夏日的夜风徐徐吹着,虫鸣鸟叫声远远近近地传来,一切都显得那样安详平和。就是在这样一个美丽的夏夜,即将上演一场血色的狂欢。曲城城门外,叶睿晨一袭黑衣如墨,静静伫立在四十九名阎罗殿成员的面前;叶婉白衣胜雪,一脸淡然地站在叶睿晨身侧,那一黑一白两道身影,犹如索命的黑白无常,浑身的冷煞之气让人不寒而栗。

    远眺隐在一片葱茏之中的建筑,叶睿晨邪魅一笑,淡淡一句“行动”,透着阴寒的杀意。有天机打探来的情报,结合楚毅提供的消息,一行人如迅捷的猎豹,长驱直入黑虎山庄。楚毅带着翠漪山庄百余名高手跟在后面,心中震惊不已,阎罗殿的成员他见过几个,身手都还不错,但他从没想到,那些个乍一看并不算太起眼的人聚在一起后,能散出如千军万马一般的恢弘气势。

    这一路势如破竹,以天府为首的七人小队,毫不手软地干掉了分布在黑虎山庄外围的,四道或明或暗的岗哨,用了不到半个时辰,众人已来到了黑虎山庄高大的院墙外围。

    叶睿晨一摆手,破军和几个肩上扛着大包的阎罗殿成员出列,整齐地在叶睿晨面前战成一排。叶睿晨视线一一扫过几人的脸庞,压低声音道:“按计划行事,注意安全。”

    “是!”几人低声应是后,纵身连跃,消失在夜色之中。几盏茶的时间过后,天空中陆续绽开几朵绚烂的烟火,山庄之内隐约有两处骚乱声传来,叶睿晨黑眸暗沉如幽幽深潭,自袖袋中摸出一枚信号弹,对着天空发射而出。

    不多时,几声巨大的爆破之声,接连响彻整个黑虎山庄。叶婉嘴角勾起一个冷酷无比的笑意,与叶睿晨对视一眼,率先纵身跃进已被硫磺之气笼罩的山庄。叶睿晨一挥手,带着阎罗殿和翠漪山庄的人紧随其后,跟着冲了进去。

    黑虎山庄的人有不少都死在了爆炸之中,没死的也是伤亡惨重。阎罗殿成员几乎没有费太多的力气,就冲到了后院。不难看出,眼前这一片断壁残垣,之前的装饰很是富丽堂皇,而如今,全都化为乌有了。楚毅一行人俱是满眼惊恐地望向叶睿晨,不知他是如何做到的,断断几盏茶的时间,就不费吹灰之力,将堂堂黑虎山庄几乎夷为平地。之前还对叶睿晨颇为不屑的几人,都拿不可置信和忌惮的眼神打量着叶睿晨,此人有如此本事,会不会对翠漪山庄产生威胁?

    阎罗殿的成员分散出去,将所有活着的人都抓到叶睿晨面前,叶睿晨神色淡然地睨视着眼前的人,这些人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到了如今还是懵的,完全不明白生了什么事,只一味地惨叫哀嚎着。

    “你们的二当家是哪个?还有他那个小妾,是哪个?”叶婉面沉如水,不将差点杀了药癫的人亲手捏死,就算灭了黑虎山庄,也不能消她心头之恨。

    “是、是他。”一个被炸断了腿的青年愤然地指向一个满脸是血的中年男子道。听来人开口就问二当家,再傻的人也明白了这场灾祸是谁招惹来的了。

    破军不用叶婉吩咐,上前一步将那中年男子提拎了出来,扔在叶婉脚边。“你就是黑虎山庄的二当家?胆子倒是不小啊。”

    “你、你是什么人?你我无冤无仇,为何与我黑虎山庄过不去?”二当家赵新荣目眦欲裂地盯着叶婉,眼眸深处藏着恐惧,他从没见过那么厉害的东西,一阵巨响过后,那么结实的房子就像豆腐渣一样地碎了一地。武功高强如他,也被被纷乱的砖瓦砸伤,而到了如今,他都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破坏力如此之强,来人又是何种身份。

    “无冤无仇?不见得吧。你那个爱妾呢?真希望她还没有死啊,不然我这口气,怕是只能亲手屠尽这里所有的人才能消啦。”叶婉闭目长舒一口气,再睁眼时,眼中那灼灼的凶光刺得赵新荣心头一震,眼前这人是与秀娥有过节?

    黑虎山庄的大当家高勇在疼痛中醒来,他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比较倒霉,天府安放在房顶的炸药包正好在他的头顶,爆炸的冲击袭来,将他的双腿都炸断了,当时就晕死过去了。惊恐地环视周围,他一度以为自己在做噩梦,这废墟一样的地方,是他的黑虎山庄?那些浑身浴血,倒在地上不断呻吟的,是他的兄弟?

    “小姐,这女人是在赵新荣房间发现的。”天府将一个衣衫不整的女人,丢在赵新荣旁边道。

    叶婉挑眉,她倒是够幸运,除了身上有几处擦伤外,竟是毫发无损。“就是你,前几日去药斋求医?”叶婉蹲下身来,素手轻轻地抚摸着那张妖媚的脸庞,心中愤怒的小火苗一拱一拱地,随时都有燎原之势。

    “不、不是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秀娥瑟缩着,脸上那只小手冷冰冰的,像是毒蛇在游走。她不敢承认,生怕她只要一点头,便会血溅当场。

    “不是你么?”叶婉轻笑一声,在秀娥耳边喃喃低语着:“你说,如果我抠下你的眼睛,你能学会说实话嘛?还是你想让我直接割掉你那不乖的小舌头?”

    “不!不要!我什么都没做,是阿三!是阿三杀了那老头,不关我事啊!”秀娥哭喊起来,她从没见过叶婉这样阴森可怕的人,她看着自己的眼神就像一把刀子,也许下一刻,就能将自己凌迟。

    “阿三?呵,什么阿三阿四的,我一个都不会放过!天府,去将那日闯进药斋的人,一个不拉地给我揪出来,哪怕是死的。”冰冷的声音中,带着几不可闻的颤抖,即使药癫已经在恢复当中,叶婉依然觉得后怕不已,药癫身上那道伤口再深一点点,就算是华佗再生,也救不回来了。天知道,她有多少次庆幸、感谢上天,没有让药癫伤得更重。心中也愈发恨起了行凶之人。

    “这位姑娘,就算你与这贱人有仇,也不该牵扯上整个黑虎山庄!”高勇听了这半日,总算是明白过来,这场灾劫原来是老二那个妾带来的。他恨得咬牙切齿,他早就说这个女人是祸水,老二非不听,把她宠上了天了都。

    叶睿晨闻言嗤笑出声,淡淡道:“都是明白人,何苦装糊涂?今日我们若是单单杀了这女人,赵新荣肯善罢甘休?进而你黑虎山庄会无动于衷?与其与你们扯皮,不如一网打尽。”

    高勇脸色更显惨白,叶睿晨说得直白,他知道此事再无回旋的余地,心中却是不死心,道:“冤有头债有主,我黑虎山庄何辜?是谁得罪了二位,二位尽可去寻仇,还请放过我这些无辜的兄弟。万事万物,总该讲究个公理。”

    “哈哈哈哈!”叶婉和叶睿晨都不禁大笑出声,他们若是不知道黑虎山庄做下的种种恶事,还真会把眼前这位一脸凛然的人当成是多么正直的人,“高勇,若是今晚之前,我兄妹找上你讨公道,你会跟我们讲究公理?不把我们打出去,我们就要感谢你还懂点待客之道啦。如今吃了大亏反倒跟我们说什么公理,你不臊得慌么?那些被你们或是诱拐或是强抢来的女子,你与她们讲的是什么公理?那些被你们压榨得求生无门的船工,你与他们讲的是什么公理?所有被你们打杀的无辜百姓,你与他们,讲的又是哪门子的公理?”

    叶婉嘲讽地看着脸色越来越黑的高勇,淡淡吐出一句:“公理,是弱者的追求。”

    “你!你们怎么可以如此嚣张霸道?就不怕引起江湖公愤嘛?”高勇被叶婉的轻蔑气得气冲顶梁,还从来没有谁,敢当面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眼前之人只不过是个十来岁的女娃子,她怎么敢!

    “不不不,你可以说我们狠毒,但不能说我们嚣张霸道。那不是你们黑虎山庄的作风嘛?我阎罗殿,向来是人不犯我我,我不犯人。”

    “小姐,那日闯进药斋行凶的都在这了。”天府破军几人将几个断胳膊断腿或是被炸瞎了眼的人扔在地上,回禀道。

    将高勇丢在一旁,叶婉阴狠的眼神扫向那几人,其中有两个已经成为了尸体。从袖袋中摸出一个瓷瓶,叶婉笑的渗人,正好有现成的试验品,她要检验一下《毒经》中记载的化尸粉效果到底如何。素手轻抖,一簇簇粉末落在那两具尸体上,一阵“滋滋”声中,一股股白烟飘散开,不过一时三刻,先前放着尸体的地上就只剩下两件破烂的衣服,其余竟是一丝痕迹也无。

    叶婉满意地笑了,看来《毒经》上的记载并没有夸大,果真是了无痕迹。这一幕却是看的旁人后背发凉,这是什么玩意?怎的让那两具尸体顷刻间就消失无踪了?哭闹哀嚎声不断的黑虎山庄,忽地像是按下了静音键,一片噤若寒蝉。直到叶婉将视线调转到那几个活着的人身上,场上又爆发出几声惊恐的求饶声。

    “哪个是阿三?”叶婉顺着几人害怕又庆幸的眼神,看向那个一直一言不发的沉默男子。他同样是周身狼狈,右拳攥得紧紧的,保持着手中握剑的姿势。“就是你,差点杀死我师父。”此时的叶婉,声音反倒平静下来,黑虎山庄毁了,伤害药癫的几人也都在自己面前,杀了他们,事情就了结了。

    阿三闻言猛然抬头,满眼的不可置信,他自加入黑虎山庄,从没有哪个他想杀之人能在他的剑下逃出生天。为何这个女娃说“差点杀死”?难道那个老头竟是没死?这怎么可能!“他没死?”

    “你很失望?”叶婉轻浅地笑着,她的师父,怎能就这样死于宵小之手。

    那样傲然的眼神深深地刺激到了阿三,“我出手,他怎么可以不死?”这简直就是他身为杀手的耻辱!

    “切,你算个什么东西?”叶婉毫无征兆地抽出软剑,一剑砍掉了阿三的右臂,道:“敢伤害我师父,你做好赴死的准备了嘛?”

    剧痛传来,阿三闷哼一声,死死咬住牙关,嘴角都溢出了血,他决不允许自己在旁人面前露出丝毫的软弱。然而,身为杀手,却没了握剑的手,他的眼中蒙上一层灰暗,这一刻,他觉得了无生趣。

    “还有你们,为了区区十两金子,对我师父师兄下手时,可做好了赴死的准备?”叶婉双眸越发冷沉,不想再与这些人废话,一道银光闪过,将几人尽数斩于剑下。

    回头看了一眼裙摆已湿的秀娥,叶婉眼中闪过轻蔑,这就吓尿了?合计着杀药癫的时候怎么不见害怕?一剑挥过,干脆利落地杀了这个罪魁祸首。

    叶睿晨见叶婉的情绪发泄得差不多了,一挥手,下令阎罗殿的成员清场。高勇一直阴狠地注视着叶婉,他恨死了赵新荣和秀娥给黑虎山庄带来灭顶之灾,更恨叶婉兄妹做事狠绝,丝毫不给自己留翻身的余地。垂眸处一丝狠辣的目光闪过,袖口微动,一枚银镖射出,直取叶婉面门。他知道自己今日难逃一劫,却不想就这样放任自己的仇人逍遥,叶睿晨他没把握一击即中,而叶婉刚刚杀了几人,他猜想她应会心神不稳,这一镖他有八成把握命中。

    劲风袭来,叶婉下意识地偏头闪躲,银镖险险地擦着她的脸颊,定在不远处的断壁上。叶睿晨发现高勇的意图时,已来不及阻止,见叶婉没有中招狠狠松了一口气。随即又是满腔的怒火,提剑挥过,直接砍掉了高勇的首级。

    叶婉脸颊上一丝辣痛,伸手去摸,手中一片粘腻。她反应够快,也还是被银镖擦伤了。抽了帕子,刚想去擦,却一道不知从哪袭来的一道劲气,将帕子绞了个粉碎。

    叶睿晨、楚毅同时绷紧了身子,跳到叶婉身侧戒备起来。能发出那般强劲内力之人,必不简单。何况能仅仅是绞碎帕子而丝毫没有伤到叶婉,可见此人内功之深厚,深不可测。

    “你这丫头,亏你还读过《毒经》,难不成连自己中了血离散都不知道?还敢拿帕子去擦?”一道挺拔的身影咻忽之间,出现在几人面前。这人一身白衣,须发皆白,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

    闻言,叶婉将沾了自己血迹的手举到鼻端嗅了嗅,眸色一沉,看向老者道:“你怎么知道《毒经》中有血离散的?”

    “老夫怎会不知?《毒经》正是家师所著。”笑眯眯地看了一眼满是戒备的几人,道:“你不必相疑,老夫是药癫的师兄。听说他差点被黑虎山庄的人害死,就过来看看。想不到你这小丫头手脚倒快,竟是先老夫一步动手了。”广袖一扬,一粒嫩粉色的药丸朝着叶婉射来。

    叶婉伸手接了,查看一番,见果然是解药,一口吞服了,拱手道:“多谢。”

    老者依旧是笑眯眯的,“小丫头吃了老夫的解药,却是不肯叫一声师伯么?”

    叶婉脸上丝毫不见尴尬或是赫然,理所当然地道:“见了我师父,他自会为你我二人引荐。”言外之意,她还是不信老者所言,她从没听药癫提起他还有个师兄。

    “呵呵,果然有意思。那么,明日你就到药斋拜见师伯吧。师伯可是给你准备好了见面礼的。”说着话,老者已飘然远去。

    楚毅见老者走了,松了口气,即使对方已收敛了内力,但那种面对高手的心理压力也是不小的。带了些敬畏地看向叶婉,这小丫头倒是稳得住,自始至终面色不改不说,连人家上赶着认她做师侄,她也不松口,小小年纪就有这般定力,很是难得。

    “行了,这边交给天府就是,我先陪你回去。”叶睿晨拉过叶婉,这一番变故让他想尽快将叶婉送回家去,外面总是充满了危险。

    “叶兄带着人回去吧,这里尽管交给我吧。”楚毅有些惭愧,他带来那么多人,说是助叶睿晨一臂之力,最后却是半点忙都没帮上。

    “好。那就麻烦楚兄了。”叶睿晨微一点头,他与楚毅也算是君子之交,相互帮点小忙也没什么。

    ------题外话------

    抱歉各位亲,昨晚加班一晚没睡,今天更新晚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种田世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冉云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冉云遥并收藏种田世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