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种田世子妃 > 第一百章 生产风波

第一百章 生产风波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稳婆咋咋呼呼的喊声震得叶婉耳膜生疼,狠瞥了春雨一眼,这丫头在哪找来的稳婆,怎么看着这么不靠谱呢。林茹月攥紧叶婉的手,她现在不单单是疼,更觉得紧张无比,她听说了太多的一尸两命的例子,她怕她和孩子也会落得那般下场。

    “月姨,你放松点,没事的啊。”叶婉的心也提了起来,这样下去可不行,连声唤来春雨,小声在她耳边说:“赶紧再去找个靠谱稳婆来!”她真是受不了眼前这个只会喊着“使劲”的稳婆了。林茹月是第一次生产,她怎么知道该怎么使劲?

    冬雪端了一小碟参片进来,她双腿直打摆,林茹月的喊叫声太凄惨了,让她想起那年她娘生孩子的情景,哭喊声持续了整整两个时辰,最后她娘生下了妹妹,然后就再也没睁开眼睛。

    叶婉拈起一片参片,塞在林茹月嘴里,那股微苦带甜的味道让林茹月感觉清醒不少。“月姨,你再坚持下,孩子马上就生出来啦。你想想,软乎乎的小宝宝,以后会喊你娘亲呢,多好。”

    林茹月眼睛被汗模糊了视线,勉强扯出一抹虚弱的笑,是啊,这是她与夫君的第一个孩子,她说什么也要生下来。强打起精神,又熬过一轮疼痛后,林茹月脸色更苍白上几分,她觉得身上半点力气都使不出了,握着叶婉的手也松了开来,她急促地呼吸着,心中有些绝望,难道她和孩子真的挺不过去了么?

    “这可咋整?夫人呐,你倒是使劲啊!再不快点生,你跟孩子都是死路一条啊。”稳婆站在床边,啧啧不已,眼中却是半点焦急都没有。叶婉眸光忽冷,这个稳婆很不对劲,打进门起,她连碰都没碰林茹月一下,更别说帮着接生了,除了在一边呼呼喝喝外,她什么也没做。而她的呼喝,只会让林茹月更慌乱。

    “你给我闭嘴!冬雪,将她给我架出去,先将她关起来。”叶婉厉喝一声,吓得稳婆一个激灵,随即哭喊起来:“诶哟,这是怎么话说的?夫人这正生着孩子呢,咋能把我关起来?这活儿我可做不了啦,我要家去。”

    冬雪为难地看向叶婉,期期艾艾地道:“小姐,这…没有稳婆,夫人可咋办?”

    “少废话,她在这只会添乱。我已经叫春雨去请别的稳婆了。”叶婉烦躁地摆摆手,示意冬雪赶紧将人拉出去。

    冬雪无奈,只得拉着稳婆出去。稳婆叫嚷不休,在门口就闹起来了:“这还有没有王法了?你们清了我来接生,又要把我关起来,大老爷啊,救命呐!”稳婆见着赵兴一行人过来了,直接朝着赵兴扑了上去。

    “这、这是咋回事?”赵兴听到林茹月一声接一声地呼痛,本就心急,面前又吵闹上了,更是火大起来。

    “是小姐说将稳婆关起来的,奴婢也不知道是咋回事啊。”冬雪觉得脑子里都乱作一团浆糊了,没听说谁家生孩子生一半将稳婆赶出来的。

    “来了来了,稳婆来了。”春雨拉着一个婆子急吼吼地回来了,顾不上给赵兴行礼,一阵风似的拉着稳婆进了屋。

    不多会儿,屋里就传出来要热水的声音,冬雪不敢耽搁,扔下先前那稳婆就往厨房跑。稳婆见机会来了,蹑手蹑脚地想溜,却是被药癫喊住了:“你往哪去?我徒弟说要关你,你还想跑?赵兴,还不让人把她捆了?”

    赵兴哪有心思理会旁的,对着不远处的衙役一招手,示意他们动手捆人,现在他只想赶紧让药癫消停下来,他着实没有更多精力去应付他了。

    屋子里的哭喊声还在继续,夹杂着稳婆的口令:“夫人,你放松,听我口令使劲,别急。”一盆又一盆的热水被送进屋子,然后一盆接一盆的血水被端出,两个丫头脚步匆忙,没有了先前的慌张。众人又心焦地等了两盏茶的时间,只听屋里林茹月的喊声忽地拔高,接着就传来了婴儿的啼哭声。

    “诶呀!生啦!”药癫比赵兴这个亲爹都要兴奋,率先手舞足蹈地大笑出声。

    赵兴这时候才反应过来,紧握着双手,在原地转了几圈,口中喃喃地连声说着:“我当爹啦!我当爹啦!”眼中充满焦急期盼地望向屋门处,恨不能立时冲进去,看看他的亲亲媳妇和宝贝孩子。

    稳婆熟练地抱着孩子清洗了下,然后用大红的锦被包了,抱给林茹月看,“夫人快看看,是个白白胖胖的小公子呢。”

    林茹月浑身是汗,挣扎着半坐起身,伸头去孩子,看着躺在稳婆怀里那小小的一团,她心都化成了水,觉得自己之前受的苦头,跟她的孩子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了。抬起软绵绵的胳膊,将自己颈间的那枚小兔子吊坠摘下来,挂在孩子颈间,朝着叶婉虚弱地一笑,道:“这坠子我戴了二十几年,如今给我的孩子,望他一生平安顺遂。”说完,再也没有一丝力气,软躺下去,昏睡了过去。

    叶婉连忙上前,拿起林茹月的手腕把脉,见她只是累极了睡着了,这才略放下心来。稳婆将孩子包严实了,抱到外面给赵兴去报喜:“恭喜赵大人喜获麟儿。”

    “是、是儿子?”赵兴傻呆呆地看向孩子,然后胡乱地回头看了药癫几人几眼,像是要向他们宣告自己有儿子了,又像是在向旁人确认,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乍着手,赵兴想抱抱孩子,手伸到一半又缩了回来,他不会抱孩子,怕摔着了。看他那副想抱又不敢的样子,药癫肥腰一扭,一把将赵兴挤开,道:“看你笨手笨脚的,再摔着孩子。还是我来吧。”说着,接过稳婆怀中的孩子,抱着颠了两下,嫌弃地撇嘴道:“怎么这么丑?”

    杨鹏宇凑上来看了两眼,道:“小孩子刚出生都是这样,过两天长开了就好看了。”他有三个孩子,刚出生时都是红红皱皱的。“咦,这是什么?”杨鹏宇看见孩子脖子上隐约露出一截红绳,一时手欠,抬手挑了出来,一枚小兔子吊坠映入眼帘,杨鹏宇立时便呆住了。

    赵兴此时是万分后悔,自家的儿子,他还没抱一下呢,倒是旁人在那逗哄着很是开心的样子。上前几步将孩子抱回怀里,不悦地瞪了药癫一眼,低头打量起儿子,那双黑亮黑亮的大眼睛简直就是跟自己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小嘴儿嘟嘟着砸吧的样子,倒是跟林茹月很是相像。想起林茹月,赵兴猛地回过神来,急急问稳婆道:“我夫人怎么样了?”

    杨鹏宇与赵兴同时出声:“产妇怎么样了?”

    稳婆有些懵,扫了杨鹏宇一眼,这人是谁?怎的也是对林茹月一脸的关切?“赵大人放心吧,夫人一切安好,这会睡着了。”

    听稳婆如此说,赵兴安心了,只觉得人生此时就是完满的。摸出荷包,拿了一块一两的碎银塞到稳婆手中,呵呵傻笑着道:“辛苦稳婆了。”

    稳婆掂着手中的银子,乐得合不拢嘴,满口子道谢:“谢谢赵大人!夫人跟小公子都是有福气的,瞧瞧小公子的模样,将来定是个俊俏的哥儿呢。”

    安顿好林茹月,叶婉支使春雨去厨房,让曾厨娘熬些米粥,等林茹月醒来后喂给她吃。抬步出了房门,她还没看见孩子呢。凑到赵兴跟前,伸手要去戳戳孩子的小脸,赵兴眼疾手快的一闪,杨鹏宇也一把拉过叶婉,急急道:“师妹,怎么样?”眼睛不住地瞄向房门处,杨鹏宇比赵兴这个做夫君的还在意林茹月的样子。

    叶婉被拉了个踉跄,险些没站稳,手臂用力,甩开杨鹏宇的钳制,没好气地问道:“什么怎么样?”这大师兄是抽什么风呢?简直就是把自己当个麻袋似的,扯来扯去的。

    “就是那个产妇啊!她怎么样啊?”杨鹏宇急得直跺脚,若不是还有一丝理智,他恨不能亲自闯进去看看。

    “跟你有什么关系?”叶婉白了杨鹏宇一眼,大师兄不会是撞邪了吧?怎么这么反常?

    “怎么没关系?那是我妹妹!”杨鹏宇扳过叶婉的身子,使劲摇晃了几下,心中的火苗簇簇燃烧着,他的妹妹啊,找了二十多年的妹妹!

    “啥?”叶婉呆愣住了,林茹月怎么可能是杨鹏宇的妹妹?“你、你妹妹?你胡说什么呢?”

    “怎么是胡说?你看看!”杨鹏宇激动得手不住地发着抖,从颈间拽出一枚吊坠,那是一个带着些杂质的玉坠,简单的刀工雕刻出一个小牛的形状,看那质地和刀工,有些眼熟。木然地转头看向赵兴的怀里,小家伙的脖子上正挂着林茹月从小带着的吊坠。

    “明白了么?明白了吧!我妹妹!那个吊坠是我妹妹的!”杨鹏宇有些语无伦次,真像是做梦啊,他想像了无数个与妹妹重逢的场景,也想过可能一辈子都找不到妹妹,或许妹妹已经不在了,如今猛然间真的得到了妹妹的线索,让他怎能不欣喜若狂?

    “师兄,你先别激动啊,等月姨醒了再说吧。”叶婉也有一种玄幻了的感觉,是天注定的缘分,还是这个世界太小了?林茹月日思夜想的家人,就这么就出现了?还是她的大师兄?

    此时的林茹月带着极致的疲累和满满的幸福感沉睡着,浑然不知还有个大惊喜在等着她。“那个稳婆呢?”叶婉抛开纷乱的思绪,想起了那个可疑的稳婆。

    “刚给了银子,打发走了。”赵兴也呆住了,那个奇怪的家伙有可能是他的大舅子?找到家人了,茹月应是会很高兴的。心里有着喜悦,也有些失落,他与他的家人却是一辈子都不可能团聚了。

    “打发走了?我不是说关起来嘛?”叶婉凝眉,已经盘算着叫人去将人抓回来了,如今林茹月有了孩子,她更不可能放任一星半点的潜在威胁的存在。

    “没有、没有!”药癫跳了出来,叶婉行事从不鲁莽,她说将那稳婆关起来,一定会有热闹看。“先前那个稳婆被关起来了,打发走的那个是后来的。”

    叶婉点点头,道:“先前那个稳婆有蹊跷。带我去看看。”

    “那个谁、那个谁,来来来,刚才那人关在哪了?快带我们去看看。”一见真有热闹,药癫跳得更欢了,手臂挥舞着指点着方才捆人的衙役,嚷嚷着也要跟去看看。

    杨鹏宇也关切起来,紧紧跟在药癫身后,这是有人算计他的妹妹?他也要去看个究竟。在杨鹏宇心里,已经认定林茹月就是他的妹妹了,自然是万分关心的。

    赵兴将孩子交给春雨,让她抱进屋去跟林茹月一起歇息,自己也抬步跟了上去。一行人浩浩荡荡地来到关人的柴房,叶婉推门而入,冷冷地注视着稳婆。

    稳婆见有人来了,才歇了没多久的哭喊又开始了:“你们这是要干啥?把我关起来作甚?快放我家去!”

    “给我闭嘴!”叶婉寒声呵斥,冷眸眯了眯,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受了谁的指使,来害县太爷夫人?”叶婉问着话,脑中飞快地盘算着,在平安镇,林茹月的交际圈就那么大,那些个常来往的夫人都是赵兴手下的家眷,林茹月性子又好,应该不会得罪了谁。

    稳婆眼神闪烁,慌乱地四处乱瞄,强自辩解道:“什么指使,是你们家丫头拉了我来接生的,什么害不害的。”

    叶婉回头,想喊个衙役去叫春雨,正好看见李捕快,便唤道:“李捕快,麻烦你去叫春雨过来。”

    “哎、哎,好,我这就去。”李捕快听见春雨的名字,脸上有些热,连连应声去了。不多时,春雨来了,叶婉当即问道:“春雨,这稳婆你是在哪找来的?”

    春雨性子单纯,到现在也没看出什么不对来,奇怪地看了叶婉一眼,道:“那会儿夫人要生了,我们都不知道该咋办,小姐就来了,让奴婢去找稳婆,奴婢这才想起前些日子老爷就寻好了稳婆,就是后来给夫人接生的那个。奴婢跑出府去没多远,就遇上这个稳婆,她拉住奴婢说她是稳婆,奴婢寻思夫人那里情况紧急,就领她回来了。”春雨小嘴巴拉巴拉说着,心里带着由衷的喜悦,夫人平安无事,还添了小公子。想想往后府里更热闹了,她嘴角高扬着,热切地盼望孩子快快长大。

    “糊涂!”叶婉气得脸色涨红,大街上随便拉一个人回来就给林茹月接生,幸好她回来的及时,不然还不知会发生什么。“她说她是稳婆你就把人领回来了?你看看她那样,像是会接生的么?方才若是指着她,月姨早就没命了!”

    赵兴一听这话,脸色变了变,瞥了一眼目瞪口呆的春雨,对叶婉道:“叶小姐,这、这是咋回事?”

    “咋回事?哼哼,这老虔婆,进门起就没打算上手接生,还一个劲在边上说什么‘不行’啊‘死’的,句句戳月姨的心窝子,要真指望着她,月姨定是会一尸两命。她明摆着是没安好心。”

    赵兴火了,叶婉对林茹月感情深厚他是再清楚不过的,她说这稳婆有问题,一定不是瞎说的。“来人,将这老虔婆给我押进大牢!老李,你亲自给老子上大刑审问,看看她心里装着什么鬼!”

    “大人别、别上刑,我说、我都说!”稳婆慌了,大牢里的刑罚她听说过,样样都能折磨死个人儿,她这小身板可禁受不住。

    “说!”赵兴杀气腾腾,看来这当中还真有猫腻。

    “是、是张老爷的小妾,给了我十两银子,让我给县太爷夫人接生,也不用我干啥,就说几句不好的话,我、我一时鬼迷心窍,就答应了。”稳婆低垂着头,她不敢说出那小妾是让她不用真的接生,就做出个样子,只要造成林茹月一尸两命的结果,还会再给她五十两银子。有了这六十两银子,她们一家子就搬到江平镇去,一样舒舒服服的过日子。

    “张老爷?是张兴盛?”赵兴犹疑着,张记胭脂铺的东家是个老实巴交的人,怎么可能做下这等事?

    叶婉露出果然如此的神色,那个贱妾,这是又不安分了,怕是还惦记着把她那个暴发户女儿送给赵兴呢吧?“不对,不止张家那个妾!”眸光一闪,叶婉断言道:“县衙有内鬼。张家再是本事大,也不可能这么快就知道月姨今日生产。说吧,谁给你报的信儿?”

    稳婆惊恐地望着叶婉,这小丫头也就十来岁吧?怎的恁精明,这么快就看出县衙有内鬼。不敢多做隐瞒,稳婆如竹筒倒豆子一般都招了:“是一个叫桃花的妇人,她、她那会儿到我们家告诉我说县太爷夫人发动了,让我过来的。”

    “好、好一个桃花!”叶婉咬牙,桃花能活到现在,已经是她的仁慈了,这是又起了坏心了!“赵大人,这老虔婆就交给你了,桃花我来处理。”

    赵兴腥红了眼睛,点点头,道:“全听叶小姐处置,只是张家那边…”他有些为难,张兴盛一向老实本分,让他下手收拾,他有些于心不忍。转念想到若不是叶婉赶巧今儿个回来,林茹月很有可能…他不敢再想下去,眼神一厉,对衙役喝道:“去将张兴盛一家子都给老子抓回来!”赵兴豁出去了,哪怕被人说自己以权谋私,他也要为林茹月出了这口气!

    ------题外话------

    今天更新得早点啦~争取明天再早点,赶一赶,以后就把更新时间固定在上午*点钟~感谢【薛晓宇】亲投了两张月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种田世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冉云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冉云遥并收藏种田世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