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种田世子妃 > 第一百零二章 回溪水村

第一百零二章 回溪水村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最好的瓷器是当属许家的瓷器铺子,他们是自产自销,质量好,价格也还算公道。”薛掌柜暗自叹了一口,东家要想在瓷器方面与人争食,怕是不易。

    “许家?”叶婉眉头打结,她现在是听见“许”这个字就厌烦,“可是曲城的许家?”

    “不错。是曲城许家的分支。”

    “看来,瓷器这行,咱们是做定了。”叶婉狞笑一声,许袁辉的事情迟早会被爆出来,她与许家的梁子是结定了的,趁他们现在还不知道,先做些准备,抢抢他们的生意也不错。

    薛掌柜有些急了,忙阻止道:“东家,瓷器这行咱可争不过许家的,人家本家开着好几座窑呢,炎麟国的瓷器起码有三成是许家窑厂出来的。”

    “三成?那不还有七成呢么,没试过就说争不过,薛掌柜,你可少了些锐气啊。”叶婉戏谑地调侃薛掌柜,她当然知道许家窑厂实力不弱,刘家也有窑厂,两家对持多少年了,现在可说是平分秋色。

    “嗨!”薛掌柜一拍大腿,脸色都涨红起来,他真怕叶婉说干就真行动起来整窑厂了,年轻有锐气是好,但也不能冲动行事啊。“东家,这窑厂可不是说说就能开起来的,窑工也不是谁都能上手的。最重要的是陶瓷师傅,没有个三年五年功底的,那也做不来啊!”

    叶婉拉住快要暴跳起来的薛掌柜,安抚道:“谁说我要开窑厂啊?刘家也有窑厂,咱跟他合作就成。回头你买几个质量好的白瓷花瓶回来,咱们做个新鲜玩意。”叶婉老气横秋地拍拍薛掌柜的肩膀,玩笑道:“老薛啊,不要听风就是雨的,要稳重。”

    看着叶婉离去的背影,薛掌柜风中凌乱,有这么个东家他容易么?他活到这一把年纪了,还被个小丫头说不稳重,他还不是怕她一个冲动,赔银子嘛。好在他也得了准信,叶婉不打算开窑厂,那就好。

    第二日,叶婉牵了马,打算往溪水村去看看,药癫及时拦住了她,往马棚指了指,道:“还没套车呢,往哪去?”

    叶婉无奈,她就该早些起床,悄悄走。这下还得带上药癫这个累赘了。又耽误了半天功夫,套上马车,找来个会赶车的伙计,马车这才哒哒哒地朝着溪水村出发。

    这一路上,药癫满脸的追忆之色,看得叶婉牙疼。“我说师父,你离开这儿也不过三两月吧?”摆出这副神情,跟阔别了十年二十年似的。

    “这人老了,总会多愁善感些。也不知道为师还能再来几次。你年纪小,不懂。”小眼睛不住地向车窗外张望着,药癫满心惦记的都是西山上的养殖场,他可是听龙门酒楼的伙计说了,如今酒楼的食材都是那边供应的,什么肥鸡大鸭子的,都新鲜的很呢,他自然是要去看看,然后吃上点更新鲜的。

    叶婉闻言一愣,药癫的头发花白,脸上的皱纹也能夹死蚊子,确实是老了。这一瞬间,叶婉忽然有些伤感,师父都六十多了,顶多再有个二三十年也得驾鹤了。这个调皮捣蛋又脾气古怪的师父离开了,她怕是会不习惯吧。罢了,往后还是对他好点吧,老话不是说“子欲养而亲不待”么,光是想想就觉得心酸。叶婉不知道,因她此时感情这一迸发,药癫就彻底赖上她了。

    到了溪水村,到处都是一片热闹,村里有好几家在盖新房。叶婉和药癫直接去了陈婶子家,陈婶子家也是焕然一新,瓦房大院的,干净又明亮。

    “婉丫头回来啦。”陈婶子刚从山上下来,见家门口停着马车,还觉奇怪,酒楼昨儿个才过来拉过食材,咋今儿又来了呢。到跟前一看是叶婉,笑意爬上脸庞,亲热地搂过叶婉一个劲儿稀罕。“药先生也来啦,快屋里坐。”

    听陈婶子管药癫叫“药先生”,叶婉忍不住想笑,忽地想到,认识药癫这么久,他还不知道药癫的真名呢,有机会得问问。

    二人被陈婶子请进屋,在炕边坐了,陈婶子忙活着给他们倒水,道:“现在一家子都忙得很,早就说上镇上买点茶叶尝尝,也没顾得上。将就着喝点糖水吧。”

    “给我师父喝点白开水就行。”叶婉扫了药癫愈发肥硕的身躯道。都那么胖了,喝什么糖水,不怕得糖尿病么?

    “诶哟,瞧我这脑子,白糖也没有了,忘了买了。”陈婶子抱着空空的糖罐子,一怕脑袋道。

    药癫有些不耐烦了,“喝啥水啊,也不渴。咱们到山上看看吧。”他就是奔着养殖场来的,什么茶水糖水的,他都不甚在意。

    陈婶子不好意思地笑笑,到底倒了两杯白开水端过来,道:“成,喝口水咱就去看看。现在的西山可大不一样啦,满山的鸡鸭鱼鹅,别提多喜人啦,药先生去看了就知道啦。谁能想到先前那是座荒山呢?啧啧,婉丫头就是有本事!”

    药癫“咕咚咕咚”一口将水喝尽,急不可耐地站起身道:“走、走,去看看。”被陈婶子这么一说,药癫心中更是期待,对他来说,那就是满山的美味。

    三人说走就走,撂下水杯就往西山上去。边走边聊,叶婉得知现在陈婶子家雇了两个劳力,跟陈大叔和大奎一起侍弄那十来亩地,陈婶子和春花就专心看管着养殖场。“婉丫头你看看,”陈婶子站在高处,指着村里那几户正在盖新房的人家,对叶婉道:“那几家都是跟着你到泽城做工的,这才多长时间,新房就盖起来了。这可让有些人眼红着呢。”

    叶婉勾唇轻笑,她自是知道,眼红的是哪个。“那两家还老实?”

    “老实。怎么敢不老实?妮子娘被你收拾怕了,现在就老实地猫着,啥事不敢冒头。梅子娘倒是想跳来的,让里正训诫了几次,说再不老实就赶出溪水村,如今也消停了。”陈婶子撇撇嘴,她就不明白,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成天作就能作出吃穿来?

    叶婉点点头,有里正镇着,谅他们也翻不出什么风浪来。几人先到鱼塘看了,三亩多大的水面,在微风的吹拂下,波光粼粼的,岸边停靠着一条小船,离船不远处,一群鸭子嘎嘎叫着在一片荷叶中间划水;水面上时不时冒起个水泡,还有鱼儿一个挺腰跃出水面,然后又“噗通”一声落回去。放眼望去,尽是一片生机盎然。

    “徒弟、徒弟,看来这鱼不少啊!”药癫激动起来,拽住叶婉,高兴得像个孩子,看那架势,恨不得立马下水捉鱼的样子。

    叶婉扁扁嘴,她现在才反应过来,药癫恐怕是特意过来找吃的的。真想给自己一个嘴巴,亏她还在心里感慨不舍,药癫就是个没心没肺的死老头!“别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待会有的你吃。”白了药癫一眼,叶婉拽着他的衣袖就走,要吃也得等陪她视察完了再说,想半道开溜自己去吃独食,美不死他的。

    接着,几人又去看了鸡舍,在干净整齐的圈舍前面,小鸡们在空地上溜溜达达,偶尔低头啄食地上的稻壳,鸡窝内时不常传来母鸡“咯咯哒”的叫声,那是下蛋了。

    栓子娘听见母鸡的叫声,赶紧过来,趴在鸡窝前将鸡蛋捡了出来。看见叶婉来了,笑着迎上来,道:“婉丫头来啦。你看看,刚下出来的鸡蛋。”伸手将还热乎乎的鸡蛋递给叶婉,转头笑着与陈婶子说话:“婉丫头来了,陈婶子今儿个也能松乏松乏啦。”栓子娘红光满面地与叶婉和陈婶子唠着家常。她家栓子跟着叶婉去了泽城,尽管心里不舍又担心,还是咬咬牙答应了。这才去了三个月,捎回家二十多两银子。再加上她在养殖场做工,她家也盖起了红砖大瓦房。

    “这鸡蛋多了还能卖出去,就是那鸭蛋,能孵小鸭子的都孵了,剩下那些酒楼那边也知不道咋做,糟践了不少。”鸭子那边是栓子娘的小姑子管着,为了鸭蛋的事,没少犯愁。鸭蛋比鸡蛋贵,平安镇上吃的人不多,卖出去的不多,后来降价了也没多少人买,鸭蛋不管是炒还是煮,都没有鸡蛋好吃,大伙还是习惯吃鸡蛋。

    “可说是呢,这鸭蛋做不好就一股子腥味,哪有鸡蛋好吃?白长那么大个头。”陈婶子随声附和着,她还是更喜欢吃鸡蛋。

    叶婉一拍脑袋,她把这茬忘了。“现在好鸭蛋还有多少?我教你们个做法,保证比鸡蛋还好吃。”

    “剩的有不老少呢,我去叫我小姑过来。”栓子娘在围裙上抹了抹手,快步跑到鸡舍边上的仓房,喊了她小姑来。

    大壮娘正收拾着鸭蛋,她将能孵小鸭子的都挑出来放在一边,其余的都放进垫了干草的筐子里,不管能卖出去多少,好歹也是点银子。听嫂子说叶婉来了,大壮娘忙起身出来,离着老远就笑起来:“诶呀,小财神回来啦。”如今在溪水村,人们都喊叶婉“小财神”,不光自家赚银子,还带着大伙也赚了不少银子。

    “啥‘小财神’,就是个小气鬼。”药癫嘟囔着,他还在气叶婉不让他抓鱼吃的事。

    “赵婶子最近可好?”叶婉也笑着与大壮娘寒暄着。

    “那咋能不好?日子好过了,咋着都好。哈哈哈!”大壮娘本就是开朗的性子,现在日子越过越顺心,更是开怀不已。

    “我听张婶子说鸭蛋多了没法处理?我这有个法子,你试试看。”叶婉边说着,边往仓房去。药癫耷拉着脸跟上去,就等着快点看完,他好大吃一顿。贼眉鼠眼地四处打量着,空地处那成群结队的鸡,每一只都那么肥硕,炖上一大锅,想想都觉得香。

    叶婉看了一圈,这里光是鸭蛋就有四五框,足够做咸鸭蛋用了。“赵婶子,待会你把这些鸭蛋洗干净晾干,按每五十只鸭蛋用八斤水的比例,把适量的生姜、八角、花椒放入水中煮。待煮出香味后,加粗盐两斤、少许白糖和白酒腌起来,过二十天左右拿出来煮了吃,要是腌渍成功了,就让酒楼的人拿去卖。”

    “腌着吃?”大壮娘和栓子娘都惊奇不已,听说过腌酸菜、咸菜的,还没听说过鸭蛋也能腌。

    “恩。试试吧。”叶婉双眼铮亮,提起咸鸭蛋,她也觉得馋了。说干就干,栓子娘和大壮娘留在仓房洗鸭蛋,陈婶子去煮五香水,她也想尝尝叶婉说的咸鸭蛋,听叶婉的描述就觉得定是好吃的很。

    看过了鸡舍,叶婉和药癫又来到猪圈和羊圈,来养殖场干活的都是手脚勤快的,里外收拾得都很干净,猪和羊长得也膘肥体壮的。一大圈转下来,叶婉很是满意,虽然这里她没怎么管,但有陈婶子一家经管着,也没啥差错。

    白了一眼闷闷不乐的药癫,叶婉觉得他不像是她的师父,更像是个孩子一样,阴晴雨雪都写在脸上。“行了,走吧,给你整点好吃的。”

    一听有好吃的了,药癫神色回暖了些,拉着叶婉就往鱼塘那边去,叶婉手腕一震,挣开药癫的钳制,回身去捉了一只大公鸡,不悦道:“光有鱼你就够了?”

    “嘿嘿,再加一只鸡自是更好的。”药癫讨好地笑笑,他那会看见鱼塘边的小船上有渔网,他要亲自网上两条鱼来,一条红烧,一条清蒸。

    到了鱼塘,药癫挽了袖子,抄起渔网去网鱼,叶婉则是拿了随身带着的匕首,利落地将鸡宰了,拔干净毛后洗净内脏,然后取出才刚跟陈婶子要来的各种调料,一股脑塞进鸡肚子里。又起身到鱼塘边拔了两张大荷叶,就着塘水洗了洗,回去将鸡包了,糊上泥巴,就地挖了个坑,将包好的鸡埋上。随后又在附近找了些枯树枝,在埋鸡的地方搭了篝火。

    等药癫拎着两条鱼回来,叶婉已经升起了火。接过药癫手中的鱼,在塘边收拾干净,用树枝穿了,架在篝火上烤着。

    药癫却是不乐意了,他和师兄当年在山上学艺时,时常烤些山鸡野兔的打牙祭,那时候吃起来觉得美味无比。可今时不同往日,他下山后吃过了太多的美味,那些觉得好吃的东西,现在想想却是味同嚼蜡。“你这丫头,好好的鸡鱼,拿回去做了吃不好么?费这事儿在这烤什么啊?对了,那只肥鸡呢?”

    “已经烤上了,你就等着吃吧。保证香得你连舌头都吞下去。”前世时,每次在野外训练过后,叶婉和叶睿晨都要捉几只野味烤来吃,她觉得那时候烤出来的东西是世间最美味的东西。这次回来溪水村,她的心情好极了,突发奇想,想来个野餐。

    药癫心情又低落了下去,哀怨地瞥了叶婉好几眼,这孩子咋就非要跟他唱反调呢?实在不行他待会就再去捞几条鱼带回去,他一定要美美地吃上一顿!

    香味逐渐飘散开来,叶婉用匕首在鱼身上划了几刀,捏起细盐均匀地撒上去,翻转两下串鱼的木棍,又拿出特制的五香粉,同样均匀地洒在鱼身上,篝火噼噼啪啪地燃烧着,香气愈发浓郁,勾得药癫慢慢凑了过来,盯着烤鱼直咽口水。他吃了那么多次烤鱼,从来没有烤得这般香的。

    叶婉用匕首戳了几下鱼身,发现已经烤好了。将香气扑鼻的烤鱼拿在手上,挑眉看向药癫,“师父要吃么?”

    药癫不住地连连点头,伸手一把抢过串鱼的棍子,一边吹着一边去撕鱼肉。外焦里嫩的鱼肉雪白雪白的,药癫胡乱地吹了两口就往嘴里塞,烫得他不停地嘶哈,嘴里还不忘嘟囔着“好香”。

    叶婉坏笑着坐在一旁看药癫吃,直到他将一整条大鱼都吃光了,才扑灭篝火,将先前埋下去的鸡挖出来。磕去干硬的泥块,一股更为浓郁诱人的香气飘来,药癫惊奇地转头去看,叶婉手上是一只嫩白焦香的烤鸡。

    “诶、诶,徒弟啊,你这是打哪变出来的?好香!”垂涎欲滴的药癫凑到叶婉跟前,伸手要去撕扯鸡腿。这味道,好像比烤鱼还香啊。

    叶婉的手轻巧一避,躲开了药癫的魔抓,“你还吃得下嘛?可别糟蹋了我这好东西。”

    药癫努力地瞪大了绿豆眼,控诉地盯着叶婉,道:“好你个死丫头,这是藏着更好吃的,就等着我吃饱了才拿出来是吧?我不管,快给我尝尝。”

    叶婉轻笑一声,撕下一个鸡腿递给药癫,道:“你刚刚吃了不少了,再给你一个鸡腿,剩下的可没你的份了。”谁教药癫怀疑她的手艺呢,就是不给他吃够,看他下回还敢不敢随便怀疑她。

    一个鸡腿就一个鸡腿吧,总好过什么都没有。药癫接过鸡腿放在鼻下闻了闻,那香气让他觉得都要醉了。白了叶婉一眼,他就说他这徒弟是个小气的吧,果然没错。低头啃着鸡腿,药癫在心里已经盘算着,什么时候定要再拉叶婉来一次,他一定要留着肚子,吃个够本。

    叶婉好笑地摇摇头,就当是哄孩子了,谁叫她的师父是个老小孩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种田世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冉云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冉云遥并收藏种田世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