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种田世子妃 > 第一百零四章 拾花馆(下)

第一百零四章 拾花馆(下)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要不是看叶婉是个会武功的,豹子头在她手底下也没讨着好,花娘早就暴起赶人了。

    叶婉扯了扯嘴角,清浅一笑,自袖袋中拿出拾花馆的地契,道:“别给我摆出一副主人家的姿态,现在这拾花馆是我的。”

    黑虎山庄覆灭,花娘自然是知道的,她还曾暗中窃喜过,如今她上头没人管了,拾花馆的收入就都落入到她的口袋里了。她不是没想过拾花馆还会有人来接手,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花娘眼神飘忽,虽隔着两步远的距离,她还是清楚地看见,那张地契是真的。她有些后悔自己太过贪心,总想着多捞点银子再跑路,这下怕是要竹篮打水了。

    “小姑娘,你随便拿张纸来,就想糊弄我?我花娘也是见过些世面的,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欺哄的。”花娘一咬牙,想干脆先拿话糊弄着叶婉,先将她骗走,今晚她就连夜卷了银子跑路。“这样吧,你先去衙门打个招呼,明儿个带着衙门的人一起来才算数。”

    叶婉嗤笑一声,这老鸨打的什么主意她哪能看不出来,手指夹着地契抖了抖,道:“白纸黑字在这儿放着,别说你不认识。你那点小九九也瞒不过我,你以为你跑得了?我能拿到地契,还能少了你们这帮人的卖身契?”不管是青楼还是赌坊,没有人在手里,规模再大也不过就是大一点的店面罢了,叶睿晨兄妹都不是好糊弄的主儿,翠漪山庄没出什么力气就白得了黑虎山庄的漕运和赌坊的生意,自是不会再在青楼这块弄鬼。楚毅当日来给叶婉送十一间青楼的地契时,就连同青楼中人的卖身契也一并都给了她。

    花娘一听自家的卖身契也在叶婉手里,别提多沮丧了。不过她心里还存着一丝侥幸,黑虎山庄毫无预兆地就被人灭了,谁知道庄上会有多乱?也许叶婉是偶然捡到了拾花馆的地契,拿来咋呼自己的呢?“好了,小姑娘你也用不着编瞎话来蒙我,我给你五百两银子,你将地契给了我,咱们两厢各有所得岂不好?”

    叶婉像看白痴一样盯着花娘,她还真好意思说出口,当初她买下月扬楼还花了七百五十两呢,这拾花馆的占地面积比月扬楼还大上不少,她是怎么开出五百两的价钱的?

    “诶哟,算我倒霉,碰上你这么个小祖宗,八百两。不能再高了,这拾花馆说到底是黑虎山庄的产业,你今儿个能白得八百两就不错了,若还是贪心不足,小心被黑虎山庄的人灭口。”花娘这会儿也看出来了,叶婉根本不是啥都不懂的孩子,她自知是忽悠不住她了,索性搬出黑虎山庄来吓唬她。

    “黑虎山庄是我灭的。”叶婉冷冷一笑,一想到那般容易就送黑虎山庄那几个王八蛋上路了,她就意不平,药癫的伤是好差不多了,但也因着受重伤,身子弱了不少,已是有损寿元了。

    豹子头抱着断手缩在一边看着叶婉和花娘你来我往地交涉,他与花娘相识多年,看她的神情就知道叶婉手里的地契八成是真的。他等在一旁就是要看这拾花馆最后的归属,若真落在了叶婉手里,他少不得要低低头了,毕竟他除了给人看看场子,也实在没啥谋生的手段了。这会儿忽地听叶婉说黑虎山庄是她灭的,立时就跳了起来:“你是阎罗殿的?”

    叶婉挑眉,没有否认就是默认了。她还不知道,现在阎罗殿在江湖上也可谓是小有名气了。江湖盛传,翠漪山庄与名不见经传的阎罗殿合作,一举拿下了黑虎山庄。而黑虎山庄的产业大半落在了翠漪山庄的手里,想必他们是主力;而阎罗殿也分得了一部分好处,应是也出力不小。当初叶婉主动让出更多的利益,其中固然有她不喜经营赌场的缘故,更重要的原因是她需要翠漪山庄来吸引外界的注意力,她不想让阎罗殿过早暴露实力,成为靶子。

    豹子头的世界观在崩塌,以他对翠漪山庄的了解,他们是怎么也不会让叶婉这样一个小姑娘出来办事的,那她就只能是阎罗殿的人了。一个参与覆灭黑虎山庄的势力,怎么可以有叶婉这样一个小女孩成员?那他是不是也可以加入?这个想法一冒出来,就如野草一般在豹子头的心中疯长起来。翠漪山庄他是没本事进去,阎罗殿这个小势力或许愿意招纳他。振作了精神,豹子头充满期望地盯着叶婉:“小姑娘,方才是我鲁莽了。”

    叶婉微微一笑,并没有将刚才的事放在心上。转头向已经傻掉了的花娘望去,笑道:“你不必多费心机,今儿个拾花馆就由我接手了。你,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留下银子,滚。”叶婉向来眼睛里不揉沙子,这个老鸨胆小又贪心,她是万不会用她的。

    “别、别!小姑娘,既然你手里的地契是真的,我什么都听你的就是了,别赶我走啊。”花娘已经完全死心了,她知道自己是蒙不过叶婉的,只好服软了。

    “去将拾花馆所有人都给我叫过来。”叶婉对花娘的求情不置可否,她做下的决定,很少有人能改变。

    拾花馆的姑娘们才刚歇下,就被叫了起来,一个个哈欠连天,没精打采地下楼来。花娘殷勤地对叶婉道:“姑娘,你看,咱们拾花馆的人都在这儿了。”

    叶婉扫视一圈,面前参差不齐地站着十九个女子,十四五岁到二十来岁不等,正是花儿一般的年纪,卸去脸上的妆容却都是一副沧桑憔悴的样子。“你们可愿改娼为良?”

    女子们闻言都愣住了,数息过后才回过神来,瞪大了眼睛相互交换着眼神,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听到的话。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孩儿率先抢出一步,“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泣不成声地磕着头:“这位小姐发发慈悲,救救我吧!我不愿再做这皮肉生意,让我当牛做马都行,只求小姐救我出这火坑!”这女孩儿本是好人家的姑娘,几个月前被拐了来卖进了拾花馆,百般反抗终是抵不过鞭子,只得从了。她才只有十四岁。

    “你起来吧。往后这拾花馆就改作胭脂铺子,你若是愿意留下做工,我会将卖身契还了你,每月给你发工钱;若是自有去处,我也不会阻拦。你们大伙都一样。”叶婉看了女孩儿们一眼,反正都是白来的,她也乐得做一回好人。

    这下女孩儿们终于确定自己听到的都是真的,大多纷纷表示愿意从良。只有花娘和三个二十来岁的女孩面上有些不快,她们早已习惯了现在的生活,从良之后她们根本没有能力养活自己。“姑娘,咱们拾花馆红火的很,怎的说不做就不做了呢?”她就知道叶婉是个外强中干的,好好的一家青楼到手,也不用她操什么心,就坐等收银子罢了,这她都做不来,也就会打打杀杀的。隐晦地鄙视了叶婉一眼,就这样的材料,还说让自己滚蛋,还真以为自己了不得了呢。

    另外三个女孩儿与花娘对视一眼,四人立即达成默契,一起出声反对起来。

    叶婉怜悯地看着她们,放着好好的良民不做,非要为娼,无非就是好吃懒做罢了。“闭嘴!如今这里是我的产业,我说做什么就做什么,何时轮到你们置喙?你们问问她们,可还愿做这迎来送往的行当?”叶婉一挥手臂,寒下脸来。

    其余十来个女孩儿坚定地摇头,一齐怒视着四人,她们整日过着暗无天日的日子,如今好容易看到脱身泥潭的希望了,是说什么也不允许旁人来破坏的。

    “你们四个,交了赎身银子后就都给我滚蛋。你们去几个人给我看着点,别让她们拿了不该拿的。”叶婉点出几个年纪大些的,让她们押着四人回去收拾东西。

    “姑娘,那个,我想加入阎罗殿,你看能不能…”豹子头见叶婉这边料理得差不多了,鼓足了勇气凑上前来,僵硬地开了口。

    “你?”叶婉愕然,这小子是不是吃错药了?刚还一副跟自己不共戴天的模样,这会儿竟是想走她的门路了。“你身手倒是不错,只是看你方才的行事作风,我们阎罗殿可不会收你的。”

    “别介呀!”豹子头听了前半句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被泼了一盆冷水,“我改还不成嘛?你就行行好,帮我跟上头说说。只要让我加入阎罗殿,你们说啥我听啥,绝对不带含糊的。”

    叶婉打量着豹子头,这人有些武功功底,训练一番倒也不会差。而且他不记仇、能屈能伸,用好了也是一把利刃。“也罢,你想加入也行,不过你受得住我们的训练强度么?不脱几层皮下来,你是出不来的。”

    “我受得了!”豹子头见叶婉松口,忙不迭连连点头应下。

    叶婉嘴角牵起,这小子性子里还有点憨直,只是平日里都掩在凶狠暴戾的外表之下了。“你是外人,为防止你将我们阎罗殿的秘密泄露出去,若是过不了最后的考核,你会死。这样你也愿意?”

    豹子头听说有死亡的威胁,犹豫了下,还是坚定地点头:“我愿意!”他是个孤儿,长到十二三岁了才遇见他的师父,手把手地教他习武识字,可惜安稳日子不过两年多的时间,师父就被仇家杀死了。而后他就独自在平安镇生活,为了生存,他学会了地痞流氓的行事作风。可是他的内心深处有一簇火苗,就算是死也不会熄灭,阎罗殿的出现,给了他一丝希望,他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抓住,因为他不知道下一次的希望会在什么时候出现。

    “那好,你这几天就先跟着我吧,等我把这边的事料理完了,就带你去见阎罗殿的一把手。”想到叶睿晨,叶婉嘴角带上了淡淡的笑意,现在哥哥还在山里跟着药痴习武吧。她自己研究着学习药痴给的那本内功心法都进步颇多,想必哥哥的进步会更大。

    豹子头得偿所愿,高兴起来,另外几个打手却是苦了脸,拾花馆眼见就不开了,他们的老大又抛下他们加入了阎罗殿,那他们怎么办?

    “姑娘,你看他们…”豹子头自己有了出路,倒还没忘了这几个兄弟,踌躇地看向叶婉。

    豹子头在这时也不忘兄弟,让叶婉更看好了他几分,沉吟片刻道:“你能为他们几人的人品做保么?只要你能保证他们安守本分,不偷鸡摸狗,倒是可以到我的铺子里做工。”

    “能!姑娘就放心吧,我们也都是为了混口饭吃,能做好人谁愿意做恶人呢?我们哥几个在平安镇的名声不大好,想踏踏实实找份工,谁都不愿收我们,不得已才来这拾花馆做打手的。”说到这里,豹子头脸上微赧又心酸,他们孤苦伶仃的,想活下去就得狠巴巴的,不然谁都要来踩他们的。久而久之,他们的恶名也传开了,一般人谁也不敢收他们在铺子里,生怕招惹麻烦。

    这一点叶婉倒是很能理解,人都欺软怕硬,他们要是不硬气起来,怕也只能乞讨为生了。“那就这样吧,你们先都跟着我,随后我会给你们安排的。”叶婉扫了一眼豹子头还抱在怀中的手,道:“手伸出来。”

    豹子头不明所以,将完好的左手伸到叶婉面前,忽地想起小时候,师父第一次见自己,也是要自己伸手,然后这里捏捏,那里掐掐,最后说了句骨骼还不错,就收了他做徒弟。难道这小丫头也动了收自己做徒弟的想法?他心中有些挣扎,他这一生,只要一个师父就够了。

    “另一只。”叶婉看着豹子头忽阴忽晴的惆怅表情,有些好笑,不就是想把他的手骨复位嘛,用得着这幅样子嘛?叶婉下手向来有分寸,刚进门时豹子头也不过是冒犯了她两句,她还不至于对人家下死手,只是将他的手震脱臼罢了。

    “额。”豹子头一愣,木然地将左手缩了回来,伸出右手。叶婉拖着蒲扇般的大手用力捏了两下,手骨复位了就放开了,道:“活动试试。”

    豹子头依言活动了下,惊喜地笑道:“诶呀,还真好了。多谢姑娘啦。”他倒是个心胸开阔的,并没有因为败在叶婉这个小丫头手上而记恨。

    这边料理妥当,花娘和那三个不愿意从良的女孩儿也收拾好了东西下楼来。由花娘带头,拿出二百两的银票,递给叶婉,神色不善地道:“给你银子。把老娘的卖身契拿来!”这副嘴脸,与方才截然不同。既然撕破了脸皮,她也懒得给叶婉这个砸了她饭碗的黄毛丫头好脸色看。

    “二百两?你倒是贱。”叶婉轻笑,当她是傻的呢,这段时间拾花馆处于无主状态,收入的银子定是都落在了花娘的腰包,她却只拿二百两银子给她。

    “你怎么骂人?”花娘的火气再也压制不住了,“真是个小贱蹄子,烂泥扶不上墙,白白坐着赚银子都不会,你这么多年的饭都吃到狗肚子里去了吧?哼,坐着不会赚银子,那你就躺着赚去吧。就这二百两,爱要不要。赶紧还老娘的卖身契。”骂了几句,花娘又收住了口,现在她的卖身契还在叶婉手里,她也不敢太过得罪她。想到她藏起来的那些银子,心里又有了些安慰,好在她还留了一手,不至于身无分文地流落街头。

    “你先将这几日拾花馆的收入交上来再说其他。”叶婉回头看了豹子头一眼,豹子头反应不慢,立刻站了出来,道:“这老女人在北大街买了座小院,想是将银子都藏在那了。”

    叶婉点点头,不理会花娘杀鸡抹脖子的冲豹子头龇牙,淡淡道:“你们去取来吧。”以平安镇的消费水平,这几日的收入至多不过千八百两的,叶婉本不在乎那点银子。若是花娘最后不与她翻脸,她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着她昧下了。对于这种翻脸不认人的人,没必要客气。

    花娘见此情景,疯癫了一般对着叶婉冲了过来,那些银子足够她吃香喝辣地过完下半辈子了,这个死丫头说取走就取走,那她还怎么活?

    不必叶婉动手,豹子头的那几个兄弟闪身挡在叶婉面前,其中一人飞快地出脚,将花娘踹翻在地。花娘趴在地上诶呦了半天,不肯起身,最后竟呜呜咽咽地哭起来:“你们这帮天杀的混蛋!那都是老娘的银子,你们凭什么抢了去?这可让我怎么活啊?”

    “你的银子?你拿啥脸说出这话哟?”出脚之人撇撇嘴,不屑地啐了一口,他们在拾花馆看场子,拿着那点仅够糊口的银子,还要看这个老女人的脸色,他不爽已经很久了。这次逮到了机会,终于可以将心中的不满都发泄出来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种田世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冉云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冉云遥并收藏种田世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