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种田世子妃 > 第一百零五章 三年

第一百零五章 三年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花娘的身体被制住,嘴上又开始骂骂咧咧个不休,一团破布塞住了她的嘴,众人耳根这才得到了清净。“你们三个,各给我二百两赎身银子,这卖身契就给了你们。”叶婉将那三个不愿赎身的女孩儿的卖身契抽了出来拍在桌上。

    身穿鹅黄衫子的女孩儿笑盈盈地站出来,满脸的讨好道:“姑娘,奴家不赎身,愿意跟着姑娘,当牛做马。”其余两个闻言,也娇声附和着,二百两银子她们拿得出来,可少了这二百两,她们哪还过得起好日子?看叶婉的派头,家里应是个富裕的,她们宁愿给富户做婢女,也不愿自己出去谋生。

    叶婉此刻心里厌烦极了,这几人摆出一副娇滴滴的样子给谁看呢?她又不是男人。一味只想着依附旁人,不愿靠自己努力去生存的人,是她最不待见的。“我家不缺牛马。你们实在不愿意赎身也行,我听说海兴城发现了两座矿山,朝廷上正在招募矿工,回头就将你们卖去矿山上做工,好歹能收回些银子来。”

    三人听闻此话,俱是脸色大变,被卖去矿山,还不如赎了身呢。鹅黄衫子的女孩儿恨恨地看了叶婉一眼,从胳膊上挎着的小包袱里,拿出一张二百两的银票,“啪”地一声拍在叶婉面前的桌子上,拿了自己的那张卖身契就走。走到门口处,住了脚步,侧回头瞟了叶婉一眼,沉声道:“若是日后我有出头之日,定要将你踩在脚下!”说完,决然地离开了拾花馆。

    其他两人心知此事在无回旋的余地,也取出了银票,拿了自己的卖身契走了。叶婉淡淡笑了下,并没将鹅黄衫子女孩儿的话放在心上,她却不知,这女孩儿在不久的将来,确实给她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三个麻烦都解决完了,只剩花娘一个了。等豹子头抱着一个小妆盒回来,天色都暗下来了。“诶呀我的娘诶,这老女人心思真是鬼的很,我在那小院里翻腾了这半日,才将银票搜出来。”豹子头将妆盒交给叶婉,抹了一把额上的汗,为找花娘藏的银子,可费了他不少力气。

    叶婉打开妆盒,里面放了厚厚一叠银票,五两十两、五十一百两的面额不等,大概数了数,有一千多两的样子。“昧的不少嘛。”叶婉清浅一笑,合上妆盒的盖子推到一边,笑吟吟地看着脸色都青紫了的花娘,道:“时候也不早了,咱也别磨叽了。就按你说的数,二百两,卖身契你拿走。”

    花娘使劲地扭动身子,挣脱了钳制,一把拽出嘴中的破布,甩手扔在地上。回头瞪了两眼钳制她的汉子,又转回头看着叶婉:“小姑娘何必将事做绝?半条活路也不给我留?”

    “我不需要你这样贪心胆小心地不纯之人,我用起来不放心。至于这银子,若是你方才没有与我翻脸,我倒不介意让你占了这个便宜。”叶婉斜眼看了一眼桌上的妆盒,神色轻慢至极,这银子本也不是她的,她根本就没打算沾手,这里还有十来个女孩儿,给她们每人分上十两二十两的,其余的都拿给赵兴,平安镇主街的路已经很是破旧了,用来修路也不错。

    “他方才还跟你大打出手,你怎么还能留在身边?”花娘歇斯底里地吼道。她觉得真是憋屈极了,不过就是骂了叶婉几句,一千多两银子就飞了,豹子头还动手了呢,却能留下来。

    “你这婆子,贪财心坏,跟我们比什么?”豹子头不安地看了叶婉一眼,生怕她因花娘的话反悔,不让自己加入阎罗殿了。

    摆了摆手,叶婉不屑地冷笑一声,自己不好,就也见不得别人好,这样的人,与她说再多的道理都没用。“我就是瞧不上你,你待如何?交银子,走人。”

    花娘双目燃火,盯了叶婉半晌后,从怀里摸出一张银票丢给叶婉,抢过自己的卖身契出了拾花馆。叶婉回头扫了一眼小豆子,这个人她还没忘,看他那熟门熟路地诱拐小孩子的样子就知道,这事他也没少干。几个弱女子放出去也搅不起多大的风浪,这小豆子她可不准备轻易地就让他赎身。

    “你叫小豆子是吧?”叶婉笑容和善,眼中却没有一丝暖意。“你先下去吧,往后还用得着你呢。”

    “哎、哎!是!”小豆子欢喜地应了一声,他先前还提着心,叶婉连花娘都赶出去了,他真怕他也会被赶出去。这会儿听叶婉说还用得着自己,心中绷紧的那根弦立时就松了。

    小豆子刚一出去,那些个女孩儿们就忍不住了,叽叽喳喳地道:“姑娘,你怎么不把小豆子赶出去?他可不是什么好东西。”说话之人叫香芹,她和妹妹香秀就是被小豆子骗来拾花馆的,这一进来就是一年,从没单独出过门。

    叶婉冷笑,道:“怎么能把这样的人放出去?他出去了指不定又去祸害旁人了。我会给他寻个好去处,让他这辈子都别想出来。”她刚刚用来吓唬不愿赎身的那三个女孩儿的那地方就不错。“豹子头,回头你亲自将小豆子送去海兴城。”

    “你是说…”豹子头瞳孔一缩,他明白叶婉的言外之意了。小豆子这回怕是真的就得交代在海兴城了。

    “这是你们的卖身契,往后你们就自由了。想离开的,我每人给十两银子;愿意留下做工的,每人发二十两银子,每个月还有工钱。你们先考虑考虑吧,我明儿个再来,你们给我一个答复。”叶婉拍拍装银票的妆盒,手腕一翻转,将其托在手上,回了县衙。

    取出三百两银票,叶婉将剩下的八百多两都给了赵兴,让他拿去给平安镇修路。赵兴得了儿子,每天都是喜气洋洋的,天上这又掉下来八百多两银子,更是乐得他见牙不见眼。虽然银子不是给他个人的,但他在平安镇生活多年,对这里也颇有感情,这里的老百姓能得到实惠,他也很是高兴。

    赵兴那边热火朝天地张罗着修路的事,叶婉这边也积极地筹备着胭脂铺的事。拾花馆的十六个女孩儿,最后有十二个愿意留下,其余四个都说要回家去。叶婉给她们各自发了银子,雇了马车送她们回家。那十二个女孩儿,有的是父母双亡,被亲戚卖过来的,有的是家里实在活不下去,卖身给了人牙子,辗转进了拾花馆,有的是父亲混账,为了多换点银子,亲自将女儿送了来拾花馆,还有的干脆就是被拐骗进来的。她们遇到叶婉,可算是自泥潭中脱身了。

    刘博远给介绍的花农很快将各色鲜花送了来,叶婉准备好了工具,马上开始试做胭脂。叫来那十二个女孩儿,叶婉边动手做,边给她们讲解。这些女孩儿都是叶婉打算培养起来,将来到炎麟国各地去开胭脂铺子分店的,她们与叶婉手下的其他伙计一样,都签下了做工至少十年的契约。

    叶婉挑选出一小篮红花,将其装入大瓷碗中,用清水淘了数遍,去掉部分黄色素。红花提取色素,很关键的一步是溶碱,珍珠壳烧灰后,加入适量清水,待沉淀。沉淀好的贝壳灰水,取上面的清水,这些清水已经成了碱水,舀出盛在另一个大瓷碗中,拿过米醋,准备用杀花法提取出最纯正的红色。

    叶婉将刚刚淘过的红花倒进碱水中,有部分红色素溶解了出来,再加入米醋,溶解黄色素。如此反复几遍杀花法,既中和了酸碱度,得到最佳平衡,也便能将黄色素除尽,得到纯正的红色素。最终,分离黄色素和红色素,取颜色纯正的红色花汁蒸馏。

    将珍珠粉、珊瑚粉细细研磨,倒入蒸馏好的红花水和桂花油,继续研磨,直到粉末呈现出纯正的胭脂红,此时的胭脂已经成型,叶婉用竹刀将胭脂都铲起,装进干净的胭脂盒中压紧,一盒颜色娇艳的胭脂就制作完成了。衬着瓷白的胭脂盒,那红就显得极为艳丽。

    女孩儿们都看得惊奇不已,她们每日里都要用胭脂,闲来无事自己也会做一些,却没见过颜色这般纯正,质地如此细腻的。“这种胭脂成本较高,但是特别好用。”叶婉将做好的胭脂递给女孩儿们,让她们各自挑一点来试试。“所以这个只能是有钱人才能买得起。”又是珍珠又是珊瑚的,价格可不能低了。

    女孩儿们挑了一点胭脂在手上,用一点清水花开,有的轻轻拍在脸上,有的抹在了唇上。取来铜镜,她们争相来看,都觉得用了这么漂亮的胭脂,让自己增色不少。

    “好了,下面咱明再来做大众化的胭脂。”叶婉取来一小篮红蓝花,又做了一盒成本低廉的胭脂。这种胭脂成本不高,颜色却是也不差,比市面上卖的,质地好上不少。接下来的几天,叶婉又陆续教女孩儿们做了润肤水、面膜、面霜等各种古代没有的化妆品。这些女孩儿正是爱美的年纪,叶婉每做出一样,她们都要争相试验一番,新奇的不得了。

    随后,叶婉给了她们半个月的时间自己动手练习,她则是空出时间联系了陈二愣,请他们过来把拾花馆修整了一遍。

    一个月后,叶婉的第一家胭脂铺子开张了。“在水一方”胭脂铺子很快在平安镇风靡起来,将张记胭脂铺压得死死的。在水一方立稳后,叶婉没有在平安镇多做停留,直接带着药癫、豹子头五人和八个女孩儿回了泽城。把豹子头扔给了叶睿晨,叶婉在泽城也筹备着开起胭脂铺子。

    经过三年的奔波,叶婉将龙门酒楼、龙门客栈、在水一方和福隆银楼开遍在平安镇、江平镇、泽城、曲城和海兴城,叶婉的名头也传遍了大半个炎麟国。叶睿晨坐镇泽城,逐渐将阎罗殿发展壮大到足以与翠漪山庄这种一二流的势力相媲美。这其间,药痴也没少出力,而药癫坐镇的药斋,名声已是响彻整个炎麟国。无论是江湖中人还是朝堂中人,无不知晓药癫的大名,从药斋出来的伤药,效果奇佳;药斋的毒药则是少有人能解。药癫本人的医术,较之从前更上一层楼,前来求医之人络绎不绝。

    刘博远做了刘家的家主,行事愈发老练果断,他与叶婉多方合作,将许家的生意挤得节节败退。许家早已知晓了许袁辉是被叶婉暗杀的,再加上她跟刘家走得近,对她更是痛恨。三年间没少雇凶,企图灭杀叶婉,却没有一次成功的,反而是他许家的几名重要的旁支子弟,接连横死。许家家主痛心之余,也不得不咬牙忍下对叶婉的仇视,夹起了尾巴。

    叶婉在这三年里,发展生意的同时,也更注重起农耕来。因为阎罗殿那边粮食的消耗随着人数的增加,越来越多,单是靠花银子买粮食很不划算。所以叶婉在各地都买了不少的良田。考虑到古代粮食的产量不高,叶婉特意从平安镇将大妞爹接来泽城,在小西村的山上开辟出一片地,给他讲解了杂交水稻的原理,让他自己去鼓捣,能杂交出产量更高的水稻最好,鼓捣不出来就算了。毕竟这里是古代,叶婉也没有抱太大的希望,只是想试一试。

    小宝已经十四岁了,到了说亲的年纪。刘茂物色了好几家的青年才俊,每次跟小宝一说,小宝就扭股糖似的拉着他撒娇,说什么也不同意。起初刘茂想,小丫头这是害羞了,时间长了才惊觉,这丫头别是心里有啥别的想法吧?赶紧找来儿媳,让她旁敲侧击地问问去。方蕊性子温柔大方,与小宝相处的极好,经这么三问两问的,这才得知,原来小宝竟是看上了龙门酒楼的掌柜,陈墩子。

    这回刘茂可犯愁了,小宝是刘家的孙小姐,陈墩子就是乡下地方出来的野小子。虽说他现在做着龙门酒楼的掌柜,可这身份到底是门不当户不对的。最气人的是,陈墩子对小宝好像也没啥想法的样子,这么一个有眼不识金镶玉的,哪里配得上他的孙女?

    刘博远心疼侄女儿,倒也没觉得门当户对有多重要,他看陈墩子踏实能干,脑子聪明,人品又好,自家侄女儿若是嫁给他,日子指定过得舒心。他偷偷找到陈墩子,直接问了他的想法。陈墩子懵了,他对小宝确实有点朦朦胧胧的好感,可他不敢深想,毕竟两人身份相差太远。在与刘博远谈完话后,陈墩子连喝三碗酒,涨红着脸摔了酒碗,做了决定——去刘府提亲!

    刘茂铁青着脸,陈墩子胆子不小呀,竟敢来刘府提亲?他真想臭骂陈墩子一顿,然后大扫帚将他赶出去。可他是叶婉的人,他不能由着性子发挥。委婉地拒绝了陈墩子的提亲,刘茂连杯热茶都没让人家喝完就准备送客了。小宝听说陈墩子来提亲,又是害羞又是欣喜,随后又听说刘茂拒绝了,急得差点哭出来。好在方蕊反应快,在小宝耳边悄声说了几句话,小宝顿时破涕为笑,跑到冯依凝的院子,哀哀戚戚地将事情说了。冯依凝先前就听刘博远说道了这事,她心里也很是赞同刘博远的想法,门当户对的亲事不一定适合小宝,小宝从小流落在外,如今回归刘家,旁人当面客气着,叫她一声“刘小姐”,背后指不定多瞧不起她呢。与其嫁到高门大户受那有可能的白眼,还不如低嫁些,况且陈墩子也算是知根知底的,这亲事她看就靠谱的很。

    叫了婢女来将自己抬着,冯依凝十多年来第一次踏出她的院门。来到前厅,仔细地端详了陈墩子几眼,这小伙子浓眉大眼,一看就是个正直机灵的。笑着请他再坐一会。刘茂盯着冯依凝,下巴都快掉下来了,他几乎不敢相信,她终于踏出她所住的小院啦。在冯依凝的干预下,刘家答应了陈墩子的提亲。

    半年后,小宝如愿嫁给了陈墩子。叶婉在心底里,还是有些遗憾的,因为她很看好陈墩子,还想将雪梅许配给他呢。不过也不急,雪梅她们还不到二十岁,慢慢再看看也好。

    蔚凌羽被诚王扔去军营也有三年了。这三年,他的变化很大,整个人更加成熟了,眉眼更加深邃,眼神之中锐利带着杀伐。他的武功也大有长进,比之当初的程肃也毫不逊色。唯一不变的是,他的皮肤丝毫没有受这三年的风吹日晒的影响,还是那么细腻光滑,让女人看了都会嫉妒不已。

    这次蔚凌羽能出了军营,还是托了他母亲的福。前两天诚王府来信儿,说诚王妃身体有恙,很是挂念儿子,特求了诚王,让蔚凌羽回府小住些日子再回军营去。当蔚凌羽听说母亲病重,心中并没有太大的感触,毕竟自他六岁起,母亲就对他日渐冷淡,到了后来,对他竟还不如对一个庶子好。他的心早就冷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种田世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冉云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冉云遥并收藏种田世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