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种田世子妃 > 第一百一十三章 诚王妃

第一百一十三章 诚王妃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药癫从昨晚起到现在,中间只休息了一个时辰左右,要不是担心叶婉一个人应付不来,他早就回房睡大觉去了,谁耐烦来这么一个不伦不类的地方吃饭?

    说这里不伦不类,倒也不是药癫眼高于顶,实是他到过真正的沧浪阁。真正的沧浪阁,建在一顷大湖之上,一座别致的小庭院占地一亩多大,如小岛一般伫立在湖面上。东面是郁郁葱葱的树林,时时都能听见各种鸟的叫声,有清脆欢快的,也有苍凉悠远的;南面是巍峨的青龙山,尤其是在清晨,山上云遮雾绕,犹如仙山。风起时,湖水荡起浪花,那个在庭前舞剑的身姿,挺拔落拓,磐石般坚韧厚重;蒙蒙细雨中,那立在廊檐下听雨的婀娜身影,仿佛与细雨融为一体,缠绵悱恻。这两人就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一般,当真可谓是神仙眷侣。

    再看眼前这个寒碜的小亭,药癫实在控制不住自己,讥笑出声,就这么几块破木板拼起来的东西,也好意思挂上“沧浪阁”的匾?

    似是看出药癫眼中的不以为然,诚王暗叹一口气,他自是知道这么一个说亭不是亭,说阁不似阁的地方配不上沧浪阁的匾,可这也是他心中的一点念想呐。每每他心中郁郁,都会来这里小酌几杯,回忆回忆年少轻狂,填补一下他空洞的内心。他总是需要一点念想,让自己活下去。

    “药癫先生里面请吧。”诚王心情低落下来,黯淡了神色。强打起笑颜延请药癫入席。

    药癫从不知客气为何物,直接越过诚王,进到阁中落座。诚王尴尬地笑笑,随着药癫一起入内,余光扫过叶婉,一下子顿住转了一半的身子,猛地回过头来,直愣愣地盯着叶婉。

    叶婉好像都听见了诚王脖子“嘎巴”一声响了,真担心他用力过猛,将脖子扭断了。对着诚王礼貌地一笑,叶婉就站在那里,由着诚王看。

    “嫂、嫂子?”诚王喃喃叫出声来,眼窝深处有些湿润。“不、不可能!”诚王使劲摇了摇头,林岚死了。“你是?!”眼睛忽地一亮,诚王转回身来,疾步走回到叶婉身边,一把抓住叶婉的双臂,眼中满是惊喜和微不可见的患得患失。

    “我是叶婉。”叶婉知道诚王已经猜到了她的身份,看他磨蹭踟蹰了半天也不说出来,她都替他累的慌,索性自己道破了。

    诚王一阵狂喜,搬着叶婉的手臂上下左右打量了个遍,声音中带着颤抖:“好好好,好孩子,你还活着。二哥在天之灵,也聊有安慰了。”

    诚王手劲儿之大,叶婉觉得她的胳膊一定都被掐青了。“诚王,你先放开。”

    蔚凌羽早已傻在一旁,这个时候也回过神来,帮着叶婉摆脱了诚王的魔爪,心中有些酸酸的,父王怎么回事,那么亲密地抓着叶婉的胳膊,好像她是他亲生闺女似的。

    “哦、哦。”诚王放开了叶婉,眼睛却还是一瞬不瞬地盯着她,仿佛怕她突然消失一般。“你这丫头可能有所不知,当年我与你父亲是结拜兄弟,你该叫我一声‘三叔’的。”

    叶婉脸上挂着浅笑,点点头,乖巧地叫了一声:“三叔。”

    “哎、哎!好、好,三叔该给见面礼的。”诚王在自己身上摸索了半天,却发现今日自己身上一件像样的玉饰扳指之类的都没带,一时之间脸上有些窘态。

    叶婉十分善解人意地给诚王找了个台阶下,拿出那块诚王府的令牌,道:“三叔早就给过了。”

    “啊。”诚王看看令牌,又看看蔚凌羽,恍然道:“你就是这些年与羽儿合作之人?”

    叶婉和蔚凌羽一齐点点头,诚王呆愣半晌,哈哈大笑出声,点着二人的鼻子道:“你们这两个小鬼头,倒是能折腾。”转头怨怪地瞪了蔚凌羽一眼,假意训斥:“还有你这个臭小子,怎的不早些与为父说?”

    经过这段小插曲后,几人陆续入席了,叶婉就坐在药癫的下首。药癫见叶婉面对诚王时也是游刃有余的样子,放心不少,也就放开了只顾自己吃喝。酒足饭饱他好回房去睡觉了。

    席间,诚王的注意力几乎都在叶婉身上,总是笑眯眯地看着她,一个劲儿叮嘱她“不要客气、多吃些菜、就当是自己家”。叶婉暗中观察许久,诚王对她的出现,似乎是发自内心地感到喜悦,这让她心中也大大松了一口气。叶睿晨与蔚凌羽交好,若是上一代有恩怨,他们之间也会很尴尬。

    “丫头啊,”诚王忽地想起什么,神情带了些哀伤追忆,“门上那块匾,你瞧见了吧?”

    叶婉点点头,那匾上的字迹苍劲有力,一笔一势间,傲然不屈的风骨浑然天成,让她印象深刻。

    “沧浪阁是你叶家的产业。天启初立,皇兄将青龙山北面的一片土地划给了你父亲建别院。二哥的眼光独到,选了在青扬湖湖面上建了一座沧浪阁,那匾就是他亲手所题。”诚王一脸的怅然,沧浪阁初初建成,他也去那里住过一段时间,那时的宇文雅云还是他的雅云。而如今,物是人非,义兄罹难,雅云她…也就只剩那块匾还在了。

    叶婉柳眉微挑,月姨从没与她提过这些事情。也许是曾经无忧无虑的美好生活,在经历了那场变故后,都变做了她的梦魇吧。

    “明儿个我派人去青扬湖,将沧浪阁好生修缮一番。那匾,你就带回去吧。到底是你爹娘留下的产业,你哥哥…唉!那些理应由你继承了。”说到这里,诚王多少是有些怅然若失的。那块匾陪了他十来年,是他为数不多的念想之一了。他还不知晓叶睿晨如今也来了京城,还当他到现在还不知所踪呢。

    “诶我说,蔚小子千里迢迢将我们折腾了来,你别总是哭丧着脸啊。”药癫见气氛忽地十分低迷,打起岔来。

    诚王低头沉吟半晌,他当然知道蔚凌羽请药癫来是做什么的。“诚王妃的病,尽力即可。”淡淡的一句话吐出,半分因妻子病重的急迫感都没有。

    “什么叫‘尽力即可’?你不会是瞧上了哪家的姑娘,就盼着诚王妃早些去了,你好另娶新人吧?”药癫呵呵坏笑着猜测,看到诚王脸上隐忍什么,抿紧了嘴不说话的样子,张大了嘴,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一般:“不会被我说中了吧?啊哟,也是哦,十几年不见,诚王妃变化可不小,当年是多么温柔可亲的人,如今竟是那么一副嘴脸。”药癫撇嘴,想起下晌那会听到侍女交头接耳的说起诚王妃在背地里骂他的话,他心里就一阵发堵。要不是念在与诚王当年也算颇有交情,他早就甩袖走人了。

    “药癫!”诚王忽地沉下脸,“什么新人旧人的?我蔚诚这一生,只爱雅云一人。”端起酒杯,猛灌了几杯酒,诚王顿时觉得头晕晕的,心中也觉无比苦涩。幽幽叹了一口气,诚王站起身,道:“年纪大了,愈发不胜酒力。你们慢用,我先回去休息休息。”

    诚王没有把药癫和叶婉当外人,直接丢下他们,自己先走了。蔚凌羽觉得今日的父王奇怪得紧,他一直以为父王和母妃的感情不甚和睦,可刚刚父王说只爱母妃一人时的眼神,是那般的坚定、深情。他有些迷糊了,难道是母妃疏远了父王?

    叶婉眸光闪烁着,总觉得事情哪里有些诡异。或许,见到诚王妃后,就会有答案了。

    夜里忽地起了风,豆大的雨点“噼噼啪啪”地敲击在窗棂上,扰得叶婉怎么也睡不安稳。药癫倒是个心宽体胖的,整夜都睡得像死猪一样。一大早起来,推开窗子,被雨水冲刷过的植物散发出的独特清香扑面而来,让人精神为之一振。叶婉大大地伸了个懒腰,叫来侍女去唤药癫,用过早膳就去给诚王妃诊脉。

    侍女见到叶婉,畏畏缩缩地低垂着头,得了吩咐立刻就跑走了,好像她是洪水猛兽一般。叶婉愣怔一瞬,马上回过神来,怕是她们听说了自己以强硬手段收拾了芳梨,使得她们对自己也畏惧起来。耸耸肩,叶婉觉得这样也挺好,省得还有哪个不开眼的过来招惹自己。

    用过了早膳,叶婉和药癫出了雨花阁的院门,早有诚王妃的贴身嬷嬷,钱嬷嬷在门口候着。见着二人,钱嬷嬷先是谄媚地给药癫行礼:“药癫先生安。奴婢一早儿就来候着了,咱们这就去给王妃请脉吧。”然后斜眼,目光不善地瞪了叶婉一眼,心内冷笑,这小蹄子还挺猖狂,看待会王妃怎么收拾她!

    叶婉抿了下嘴唇,这嬷嬷是话中有话啊,“一早儿就来候着”了?这是嫌他们出来得晚了呢。还敢用那种眼神看着自己,若是再敢有什么小动作,她就跟她老账新账一块儿算。

    诚王妃的飞霞院位于诚王府的西侧,从雨花阁到飞霞院,几乎要穿过诚王府的大半个花园。乘坐着肩舆,药癫与叶婉悠闲地指点风景,那副样子哪像是来给人诊病的,简直就是来郊游的。钱嬷嬷这一路翻了无数个白眼,越看这二人越觉得碍眼,恨不得将二人从肩舆上推下去。

    药癫眼尾扫了钱嬷嬷一眼,他就是故意气她的。若不是昨日听到侍女们私下的议论,他还不会多想。这会儿他看着钱嬷嬷,处处觉得不顺眼,尤其是她那句话,明晃晃就是敲打他嘛。

    诚王妃此时正躺在富丽堂皇的黄花梨雕凤穿牡丹罗汉床上,焦急地等待着药癫,她的生死,就系在药癫的身上了。

    药癫和叶婉踏进飞霞院,这里的风格跟整个诚王府也太不搭调了。诚王府是那种清雅中带着点豪放的气息,而这里,完全就是自成一界,处处透着奢华。门窗、栏杆俱是黄花梨木的,雕刻着细致精美的花纹,廊边一溜儿名品牡丹,不是直接种在土地上,而是种在白瓷彩绘的大花盆里。这个季节牡丹还开着,想是有专门的花匠精心护理着的。

    院中的侍女、婆子,衣着都十分光鲜,比泽城那些大家小姐也不差什么了。叶婉以为钱嬷嬷是诚王妃身边得力的嬷嬷,穿戴才比旁人好些,想不到飞霞院中,就连个扫洒的婢女也都穿着绫罗绸缎做的衣裳。

    钱嬷嬷瞧见叶婉眼中一闪而过的愕然,脸上露出得意,不过是个乡下丫头,能见过多少世面呢?

    进到屋里,叶婉更觉光彩耀目,不说炎麟国产量极少的雾霭纱被拿来做窗帘,就光是多宝阁上那堆金的银的碧玉的摆件,就看得人眼花缭乱。不知道的还以为这诚王妃是卖金银玉器的呢。叶婉抿嘴偷笑,对诚王妃的品味不敢恭维。轩窗下一张紫檀雕牡丹团花纹的条案上,摆着一对掐丝珐琅粉釉牡丹瓶。看来诚王府确实是财大气粗,福隆独家出品的掐丝珐琅系列,以牡丹为主题的物件并不多,件件都卖个天价的。

    “钱嬷嬷,药癫先生请来了没?”一个沙哑略带苍老的声音传来,平静安详的语音中,暗藏急迫。

    “回王妃,请来了呢。”钱嬷嬷给药癫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上前去诊脉。

    药癫小胡子一翘,对叶婉努努嘴,不悦道:“没眼色的,还不去给王妃诊脉?”说着,自顾自坐在小桌旁,亲自动手给自己斟了一杯茶喝。

    诚王妃透过半透明的床幔,看见药癫那副做派,气得浑身哆嗦。这是什么意思?她堂堂诚王妃,药癫竟是指使个贱丫头来给自己诊脉?

    叶婉嘴角勾起一丝浅笑,她内力不弱,自是听见诚王妃的呼吸一滞后,猛地变得粗重起来。款步上前,伸手就要去撩床幔,钱嬷嬷眼疾手快,一把拦住了,怒声斥道:“作死的贱蹄子!懂不懂规矩了?”

    叶婉凤眸微眯,她不与这老货计较,倒让她愈发上脸了,竟敢当面就斥骂自己。

    “啪”,药癫一拍桌子,震得桌上的茶壶茶杯都一蹦多高,冷声喝道:“你个老娼妇,骂我药癫的徒弟,这是不将老子放在眼里了?”甩手将手中的茶杯扔回到桌上,起身拉了叶婉,道:“诚王府高门大户,咱们这低贱人伺候不起,咱还是回乡下地方逍遥些。”

    钱嬷嬷只是想踩踩叶婉,杀杀她的锐气,却没想到药癫更是狂妄,当着诚王妃的面就敢发作。忙“噗通”一声跪在药癫面前,一个劲儿磕头,道:“药癫先生息怒,奴婢只是一时情急,王妃千金之躯,岂是她一个…”

    “够了!钱嬷嬷你先下去。”诚王妃怒火止不住地冒,既是恼怒药癫和叶婉的不识抬举,也气恨钱嬷嬷没眼色。她这儿眼巴巴指望着药癫救命呢,她倒好,一个劲儿得罪人家。

    钱嬷嬷闻言,不甘不愿地站起身,当着药癫和叶婉的面掸了掸身上的灰尘,给诚王妃行了一礼后就要退下去。

    “等等,诚王妃,你确定这个钱嬷嬷是你的人?”叶婉叫住了转身欲走的钱嬷嬷,不怀好意地冲她龇牙一笑。诚王妃身边谁忠谁奸本不干叶婉的事,不过这个钱嬷嬷三番五次地针对她,她也不介意顺手收拾了她。

    钱嬷嬷听到叶婉的话,心中一沉,“噗通”一下又跪下了,扒着床沿哭喊起来:“王妃明鉴呐!奴婢跟了王妃十多年,不是王妃的人还能是谁的?你可不要听这贱蹄子满嘴胡沁呐!”

    诚王妃对钱嬷嬷宠信有加,哪里是叶婉一句半句话能左右的,立了杏眼骂道:“你这丫头简直不知好歹!本王妃叫你们来是诊脉的,不是来挑拨是非的!你昨日在羽苑闹了一场不够,今日还要在本王妃的飞霞院也闹一场嘛?”提起这事,诚王妃怒气更胜,芳梨是她安插在蔚凌羽身边的,辛辛苦苦栽培了许多年,叶婉才刚来诚王府,就把她给废了。她昨晚接到消息,听说叶婉将人送去了如意馆,立刻就派了人去赎,到底还是晚了一步,人都送到恩客的床上了,赎回来也是颗废子。

    钱嬷嬷得意地瞥了叶婉一眼,只要诚王妃还信任她,她就倒不下。“诚王妃还真是信任这钱嬷嬷。只是诚王妃身在内宅,想必也听说过,我师父药癫的脾气,古怪又护短。这钱嬷嬷打从见到我师徒两个,就没给过半个好脸色,明摆就是想得罪我们,不让我们给诚王妃诊脉。”叶婉拔高声调,止住钱嬷嬷张口欲言:“还有,诚王妃想过没有,你身上的毒,难不成是从天上掉到你身上的?”叶婉打从见到钱嬷嬷,就知道是她给诚王妃下了红颜迟暮的毒。

    红颜迟暮是叶婉鼓捣出来的毒药,里面有一味半月草,最是奇特。这种半月草,若是新鲜采摘的,上面独特的馨香味染在人身上,数月都不散;就算是做成成药,香味也可维持十天半月的。诚王妃中毒时日不短,按理说这种气味早该散去了,如今还能在钱嬷嬷身上闻到,只有一种可能——她还藏有另外的红颜迟暮。

    诚王妃半晌没做声,听了叶婉这一番言论,事关自己的性命,她也有些迟疑了。自己中毒的事,全权都交给了钱嬷嬷去调查的,可调查来调查去,到现在也没个结论。“钱嬷嬷,你有何话说?”她的心里有点慌,钱嬷嬷是她最为倚重之人,若是连她都有二心,那她…她不敢再想下去,她那点秘辛,钱嬷嬷可是尽数知晓的。

    “王妃!奴婢跟了你十几年,十几年的情分难道还比不上一个野丫头几句话?奴婢不想多辩白什么,清者自清罢了。”钱嬷嬷对着诚王妃重重磕了一个头后,就直挺挺地跪着,那副大义凌然的模样,叶婉都想为她鼓掌了。

    “确实是清者自清。不过这清不清的可不是说说就算的。王妃不妨派人到钱嬷嬷屋子搜一搜吧。”叶婉笃定,钱嬷嬷那里定还藏有红颜迟暮。

    钱嬷嬷眼中的慌乱一闪,马上又镇定下来,整个飞霞院都在她的掌控之中,任是谁去,都搜不出半分蛛丝马迹。

    “啊,我若说我亲自去呢,定是不合适的,总要避避嫌。不如请蔚世子亲自去搜吧。他总不会诬陷了钱嬷嬷的。你说是吧,钱嬷嬷?”叶婉笑得明媚,看在钱嬷嬷眼中却是与魔鬼无异。

    这边刚提起蔚凌羽,蔚凌羽就到了。“羽儿,你带着这位姑娘去钱嬷嬷的屋子搜一搜。”诚王妃下定决心,她今日定要弄个明白,到底是不是钱嬷嬷给她下的毒。若是搞错了,她厚赏一番,想必她也不会记恨自己的。

    “啊。”蔚凌羽刚进屋就听见诚王妃这般吩咐他,愣了一下,就被叶婉拽着出去了。诚王妃看着叶婉拉着蔚凌羽的衣袖,瞳孔缩了缩,他们看来是十分相熟的。

    钱嬷嬷头冒冷汗,大脑飞速地转着,想着脱身的法子,却是一片空白,半点头绪也没有,脑中反反复复就两个字:完了。不多时,叶婉与蔚凌羽回来了,蔚凌羽手上托着一个白色小瓷瓶,里面装的正是红颜迟暮。钱嬷嬷看见蔚凌羽手上的小瓶,身子一软,瘫倒在一边。

    “啧啧,真是好东西。红颜迟暮,一粒药丸就卖到了五百两银子,钱嬷嬷这里可是还有两颗,足足值一千两呢。”叶婉从蔚凌羽手中拿过瓷瓶,对着外面明亮的日光照了照,这小瓷瓶是她特地在刘博远家的窑厂定做的,胎薄如纸,像白玉一样细白透亮。

    看钱嬷嬷面如死灰的模样,诚王妃对叶婉的话也信了八成。她身上止不住地一阵阵发冷,她那么信任她,却原来她才是害自己成了这幅鬼样子的罪魁祸首!不对,她没有理由害自己,那就是她身后之人。难道是阿馨?诚王妃眼中幽光一闪,看来那个贱人也留不得了!“羽儿,立刻斩了这个贱人!”

    方才叶婉已经与蔚凌羽说了事情的始末,得了诚王妃的话,他毫不迟疑地拔出了佩剑,向钱嬷嬷斩去。

    “不!她根本就不是…”不待钱嬷嬷说完,蔚凌羽的剑已经将她捅了个透心凉。

    诚王妃紧张得攥紧了身下芙蓉色的床单,她真怕钱嬷嬷临死之前将她最大的秘密说出来。好在蔚凌羽的剑够快。钱嬷嬷一死,诚王妃松缓了神经,一下躺倒在床上,狠狠舒出一口气。

    “叶小姐,麻烦你给我母妃诊诊脉吧。”蔚凌羽拿出帕子擦净剑上的血迹,担忧地看了诚王妃的床幔一眼,隔着纱帘,影影绰绰看见一道身影,虚脱了一般躺在那里。钱嬷嬷是母妃最为信任之人,她生出了噬主的心,母妃应是很伤心吧。

    叶婉淡淡一笑,点了点头。上前撩开幔帐,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诚王妃苍老干枯的手,八十岁老妪的手也不过就是这般模样吧。接着是一张光滑细嫩的脸庞,鹅蛋脸型,苍白柔弱,一丝红润也无;小巧挺翘的鼻梁,秀气婉约;只是那双锐利尽显锋芒的双眼,搭配在这样柔美的脸上,极不和谐。

    虽然揪出钱嬷嬷这个卖主的奴才全靠叶婉,诚王妃依旧十分厌恶她,满眼嫌弃地看了叶婉一眼就闭上了双目,只伸出一只手给叶婉,让她诊脉。她心中极力压抑着怒气,药癫那个老不死的,真就由着他徒弟来给自己诊脉,他半点要上前的意思都没有。

    叶婉眯眼打量了诚王妃半晌后,抬起她的手腕搭了搭脉,确认她中了红颜迟暮无疑。玩味地一笑,道:“诚王妃确实是中了红颜迟暮的毒。服下解药即可痊愈。”

    “真的?那快给我解药!”诚王妃闻言也顾不得生气了,睁开眼睛定定地盯着叶婉,干枯的手也抓上了叶婉的手臂,哪还有先前的嫌弃。

    “配制解药却还需要一些时日。有几味药材不太好找。”叶婉拉开诚王妃的手,站起身来,转头看了蔚凌羽一眼,眼神意味深长。

    “什么?还需要一些时日?”一听这话,诚王妃情绪激动起来,顺手抄过手边的枕头,朝着叶婉丢了过去。“本王妃命令你,现在立刻去配解药!什么稀罕药材我诚王府找不来?羽儿,你跟着这丫头一起去,需要什么药材都写下来给你,一天之内必须给本王妃凑齐了!”

    听到背后的风声,叶婉轻巧地一转身,避过了那个朝自己飞来的瓷枕。瓷枕擦着叶婉的裙摆,撞到前面的梳妆台上,摔了个粉碎。

    眸中一暗,叶婉给药癫使了个眼色,一把按住他的肩膀,半拖白拽地拉着药癫离开了飞霞院。

    “什么东西?!敢对我徒弟大小声,还拿东西砸你!”药癫愤愤不平地嚷嚷起来,幸好叶婉身手好,不然这一下若是砸实了,还不得受伤啊。

    “师父,你以前是认识诚王妃的吧?”叶婉根本就没把那个瓷枕放在心上,她所思所想的是另外一件事。

    “哼。”药癫应了一声,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火气又上来了:“那个死女人,以前看她还好,清雅又和善,如今怎么变成这样了?”

    “呵,世事无常吧。”叶婉眼带讽刺,本不想多事的,可一想到蔚凌羽每每提起他的母妃时,那满眼的哀伤痛苦,她就无法坐视不理。“师父先回去休息吧。我去找诚王聊聊。”

    “也好。在诚王面前狠狠告她一状!我回去看看墨菊,这丫头养着伤,怕是无聊死了。”一提起新收的小徒弟,药癫心情又好了起来,扔下叶婉就往雨花阁的方向走去。

    诚王的书房在前院,叶婉手上有令牌,一路畅通无阻地来到书房前,敲了敲门,诚王古井无波的声音传来:“是谁?”

    “是我。我有些事想与你谈谈。”叶婉攥紧了拳头,多管闲事又如何,这件事她管定了!谁叫诚王妃得罪了她与药癫呢。拼命地为自己找了个借口,叶婉这时反倒坦然了。

    “吱呀”一声,诚王打开了书房的门,让叶婉进来。“今日去给诚王妃诊过脉了?”

    “是。”叶婉应了一声,瞄了一眼诚王苍凉孤寂的背影,随意地找了个椅子坐了,开口道:“可是我发现了一件事,说出来怕是你不会相信。”

    诚王呵呵笑了一声,那笑声有些渗人,更像是哭声。“你看出来这个诚王妃是假冒的了?”

    ------题外话------

    感谢【小蝴蝶梦】亲投了一张月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种田世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冉云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冉云遥并收藏种田世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