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种田世子妃 > 第一百一十九章 终相见(上)

第一百一十九章 终相见(上)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叶婉刚从储秀园出来,正撞见守在密道口的蔚凌羽。“你去见我娘亲了?”

    “恩。明天晚上行动。”叶婉钻出洞口,活动了下筋骨,明天她就能见到林岚了,既是期待,心中还有些忐忑愧疚,她的灵魂终究不是叶婉,连叶睿晨也是换了芯子的,是他们占据了人家亲生儿女的身体。

    “为什么不叫上我一起过去?”蔚凌羽这段时间心心念念的都是宇文雅云,他迫切地想见到她,能早一天,甚至早一刻钟他都会高兴得飞起来。叶婉明知道他的心情,去见娘亲了却故意不带他,这让他有些气恼。

    叶婉一把推开挡在自己面前的蔚凌羽,心头也莫名冒起火气,“带你去干嘛?你们母子两个见了面,你激动起来,拉了她就走,我娘怎么办?”

    “你!我是那种人嘛?”经过假王妃事件,蔚凌羽已然成熟不少,叶婉却还用老眼光看他。他忽地觉得心脏仿佛被针扎了一下,异样的刺痛。

    “现在不是讨论你是什么人的时候,现在去休息。”叶婉推着蔚凌羽出了房间,转头将门上了锁。

    看到叶婉如此举动,蔚凌羽更觉受伤,她就那般不信任自己,还将门也给锁了,生怕自己背着他行动。哼了一声,扭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叶婉盯着蔚凌羽重重关上的房门,胸口不住起伏,他帮了他这么大忙,不感谢她也就算了,还给她甩脸色看,真是气死她了!哼,有什么了不起,等此事一了,看她还理不理他!

    第二日天还没亮,诚王就急吼吼地来到小院,一进门就径直朝着叶婉去,一双铁钳般的大手钳制着叶婉的手臂,那双眼瞳就像是夜间深林中的饿狼,闪着耀人眼目的幽光。“丫头!你见着她了?”抖着双唇,诚王连宇文雅云的名字都不敢提,目光灼灼地盯着叶婉,生怕得到他不想听到的答案。

    忍着手臂上的剧痛,叶婉连连点头。现在的诚王就犹如叼着猎物的豹子,连她也不敢再刺激他,若是此时被他伤着了,可当真是冤枉死了。

    叶睿晨和蔚凌羽见状,忙上前拉开诚王,劝他别那么激动。叶婉瞥了蔚凌羽一眼,一个白眼过去,心中却是舒服多了,算他有良心,还知道帮她解解围。

    过了好半晌诚王才平复下焦躁的情绪,几人坐在一起商量着晚上的营救计划。若是不出意外状况,行动会很顺利,可以不惊动任何人地将两人都救出来。现在他们所担忧的,就是中间出点什么差错,那么也许就会功亏一篑。那样的局面就太糟糕了,打草惊蛇的后果就是,二人会被转移到更加隐秘的地方关押,那时再想找到人,势必比登天还难。

    “妹子也不必过于忧虑,你忘了?咱们还有一张致胜的王牌。”叶睿晨神情笃定,他们准备这么充分,以有备打无备,若是还不能成事,那就是天意如此了。

    “不错,还有舅舅。”叶婉点着头,心中还是有着隐隐的担忧,但愿事情能如他们期望的那样顺利吧。前世出任务,无论多么惊险艰难,她都从未像现在这般犹豫忐忑,也许是心中有了牵绊,才会让人患得患失吧。

    诚王忽地站起身,对着叶婉和叶睿晨深深一躬身,动情道:“多谢两位贤侄贤侄女鼎力相助!我、我就是结草衔环,也定当相报!”

    叶睿晨赶紧将诚王扶起,这一礼他心里还是有些受之有愧的。若不是因为林岚也被关在储秀园中,他们兄妹也不可能如此地竭尽全力。

    天色渐暗,郊外的夜晚格外地宁静,林间小道上,几道黑色的身影快速地飞掠而过,行进的方向正是储秀园几里外的小院。这是叶睿晨调集过来的阎罗殿成员。无论是诚王府的侍卫还是暗卫,战力都远不如阎罗殿成员,与储秀园的侍卫对上,人数少了胜算不大,人数多了又容易露出马脚,所以,叶睿晨索性让他的人做为主力。

    亥时刚过,天机匆匆而来,拍响了小院的木门。“属下刚得到消息,萧鸿郎正在往储秀园赶来。”

    “什么?该死的!怎么这个时候添乱?”叶婉拍案而起,她就说怎么总觉得心神不宁的,果然出状况了。

    “别急。天机,你派人去路上给萧鸿郎制造点麻烦,拖延一下。咱们这边不等了,马上行动。”叶睿晨果断开口,利落起身,开了密道所在房间的房门,一把掀开石板,率先跳了下去。储秀园的侍卫待在楚秀园多年,锐气早就消磨殆尽,戒备之心也没有那么多;萧鸿郎却是一只不折不扣的老狐狸,难保他不会发现什么异样。

    诚王的心也提了起来,眼看着他就要与宇文雅云团聚,偏偏萧鸿郎那个王八蛋又来捣乱。叫来侍卫,对他严声吩咐道:“你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城,不管你用什么方法,通知皇兄,立刻火速召见萧鸿郎。”

    他们谁都没想到,萧鸿郎会在这个时候亲身前往储秀园,这些年诚王也不是没留意过他的行踪,却是从没发现他到过储秀园,不然他早就顺藤摸瓜,找到宇文雅云了。

    叶婉一边快速前行,一边暗暗责怪自己大意了,算来算去,竟是漏算了萧鸿郎。

    储秀园中,宇文雅云和林岚焦急地在房内等待着,被关在这小小的储秀园十几年了,虽说衣食无忧,但对外面世界的渴望,几乎都要将她们逼疯了。乍一得到能逃离牢笼的希望,二人都是兴奋不已。

    “宇文姐姐,你说,真的会有人来救我们么?”林岚的声音不可抑制地颤抖着,她真怕什么年轻妇人、黑衣人的,都是宇文雅云臆想出来的。十几年了,她天天等、天天盼,无数次地向上天祈祷,望有人能来救她们出去,一次次的失望,再到绝望,她早已不抱任何希望了。她之所以还活着,完全是萧鸿郎以她儿女的生死相要挟的。

    “妹子放心,我们约了今晚子时,她一定会来的。”宇文雅云拍拍林岚的手,安慰着她,也安慰自己。其实她也心里没底,昨晚那个黑衣女子根本没有向她透露身份来历,她甚至不能确定,来人到底是来救她们的,还是她们会被再一次劫持。她现在只能满心期盼,对方确实是诚王府的人吧。

    叶睿晨将耳朵贴在石板上倾听半晌,确定没有人在附近走动,对着叶婉微一点头,手上用力,将石板挪开。叶婉纵身跃了上去,身形如同灵巧的狸猫,“嗖”地一下,朝着宇文雅云的房间而去。

    推开房门,身形一闪,快速地又关上。轻微的动静吓了房中二人一跳。宇文雅云反应极快,一把捂住了差点惊叫出声的林岚的小嘴。“妹子噤声,是来救我们的人。”

    叶婉呆呆地看着林岚,那张脸与映在铜镜中的自己何其的相似,要说她们不是母女,恐怕谁都不会相信。精致白皙的瓜子脸,一双大大的眼睛中泛着惊恐的水光,小巧的瑶鼻挺翘,与自己的几乎一模一样。岁月在她脸上、眼中留下的痕迹,更为她增添一抹成熟的韵味,美丽安然得让叶婉移不开眼睛。

    “姑娘?”宇文雅云差异地看着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林岚看的黑衣女子,急切地唤了一声。

    “啊。”叶婉被宇文雅云唤回神智,忙上前拉了两人就走。“抓紧时间,萧鸿郎正在来的路上。”

    一听萧鸿郎要来,林岚的手不由得缩了缩,立刻不再犹豫,提了裙摆紧跟着叶婉的步伐往房外奔去。

    伺候宇文雅云的侍女、婆子,得了宇文雅云的话,说她要与林岚一处安歇,说说话儿,不用伺候了。她们都乐得清闲,此时正聚在一处喝酒打牌。这也是她们为数不多的乐趣之一了。与宇文雅云所住的主房隔了几间的偏房内,灯火通明,门窗上映着几道影影绰绰的身影,隐隐有喧闹声传来。叶婉匆匆瞥了一眼,她知道,在得知宇文雅云和林岚双双失踪后,萧鸿郎是不会放过她们的。可她顾不了那么多,她叶婉不是圣母,兼济不了天下所有的人。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叶婉眼瞳一缩,迅速闪身躲到了暗处。一个身穿翠色衣裙的侍女快步走出来,看见宇文雅云和林岚站在院中,吓了一跳。“诶哟,两位夫人大晚上的不睡觉,站在院中做什么?”

    宇文雅云有些慌乱,林岚使劲捏了她的手一下,强装镇定地抬眼扫了一眼侍女,淡淡道:“月色正好,我二人出来看看。你自去忙你的吧,我们这就回房了。”

    侍女眼露轻蔑,不过是阶下囚罢了,还装什么文雅呢?扭身快步往茅房的方向去了。她手气正衰,也许去趟茅房后能旺起来也说不定。反正园内到处都有人把守,谅这两人也闹不什么幺蛾子,谁耐烦去理会她们?

    见着翠衣侍女身影消失在拐角处,林岚对叶婉招了招手,示意没人了。拉了宇文雅云一把,与叶婉一起,凑到墙角的洞口处。扶着林岚和宇文雅云下到密道内,叶婉也纵身跳下,与叶睿晨一起,将石板严丝合缝地合上了。石板刚一合上,翠衣侍女就回来了,满院子扫视了一圈,没见着二人的身影,撇撇嘴,没有多做理会,急匆匆地回了房间,继续打牌去了。

    密道内燃着一支火把,并不算太亮,却也足够诚王看清宇文雅云的脸。“雅云!”诚王一把将宇文雅云揽进怀里,眼中泪光闪动,直到这一刻,他才算真正觉得,自己还活着。过了十几年可算是行尸走肉一般的生活,他时常觉得,自己是不是早就死了,留在此间的只是自己的一缕幽魂?是以,他拼命地帮着皇兄治理朝政,来填补内心失去宇文雅云的空洞。

    宇文雅云亦是紧紧回抱着诚王,看见诚王,她的心才真正踏实下来。萧鸿郎囚禁了她,她明白将来自己定会成为威胁诚王的筹码,她也早就做好了随时结束生命的准备。不管萧鸿郎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她绝不允许自己成为诚王被胁迫的软肋。

    “娘亲!”蔚凌羽痴痴地看着宇文雅云那张熟悉的脸,这才是他的娘亲啊!跟儿时记忆中的一模一样,都是那样的可亲,会温声细语跟他说话的娘亲!

    “是、是羽儿?”宇文雅云眼中泪水不断,一转眼,儿子都长这么大了,她对儿子最后的记忆,还是他六岁时的模样。那时他的身高才到自己大腿处,小脸儿也是圆乎乎的可爱模样。想不到再见面,儿子已经长大成人,是个男子汉了。

    感觉到林岚攥着自己的手在微微颤抖,叶婉侧眼望去,林岚那双妙目中,有欣喜也有着深深的羡慕。“好啦好啦!往后有的时间给你们一家人抱头痛哭。眼下咱们还是赶紧走吧,时间拖得越久越危险。”叶婉心中有些异样感觉,林岚眼中的羡慕之情和微不可查的失落,让她的心像是被揪了一下。此时她隐隐有些后悔,真不该将宇文雅云一起救出来,省得他们一家大团圆,刺了林岚的眼。

    旁人没察觉出叶婉一瞬间的小情绪,叶睿晨却是精确地捕捉到了。嘴角轻扯,一抹笑意隐没在唇边,这丫头小心眼的毛病又犯了。不着痕迹地打量了林岚两眼,眼中一丝光亮一闪而逝,真像呐,可能这就是上天注定的缘分吧!

    诚王一家反应过来,尴尬地笑了笑,“对对对,先出去再说。”诚王的大手一伸,整个儿将宇文雅云揽在怀里,拍开蔚凌羽的手,道:“臭小子,还不赶紧前头带路。”

    蔚凌羽委屈地看了宇文雅云一眼,沿着密道往前走就是了,又没有岔路,还需要带什么路啊?时间紧迫,他也顾不得与诚王分辩,赶紧当先一步,快步朝着来路返回。

    “姐!”林峰挤到林岚跟前,唤了一声。当年他发现林岚的尸体有问题,猜想姐姐很可能并没有死,他是既欣喜又愤怒的;而后他辗转数年去寻找她的下落,经历了多少辛酸,也只有他自己知晓罢了。如今皇天不负苦心人,他总算是见到了活生生的姐姐,心中有千般话要说,此时此刻却愣是吐不出一句完整的。只能满含着终于见到亲人的委屈叫了一声“姐”。

    “啊呀,是阿峰!”林岚被突如其来的喜悦冲击得头脑一阵阵晕眩。刚刚她还羡慕宇文雅云能一家团聚,转眼间她也见到了亲人,心中是巨大无比的满足。一边快速地移动步子,一边借着微弱的光亮仔细打量林峰。他成熟了,或者说已有些苍老。心中微微扯痛,她的弟弟才不过而立之年,鬓边竟已有了华发,这些年他也是吃了不少苦吧?

    “姐,你知道她是谁嘛?”林峰迅速收起他难得一见的脆弱,他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鬼面峰,早已习惯了隐藏情绪。指了指叶婉,林峰神秘兮兮地样子,有着卖乖的成分。

    “出去再说!”叶婉狠狠瞪了林峰一眼,真是分不清轻重,在这个紧要关头,还有心情卖关子。她是绝对不会承认,她还没有做好与林岚相认的准备的。这段时间他们都在全力以赴地为救人忙碌着,她也以为自己早已接受了这具身体的娘亲,可当她与林岚的视线相对时,她突然大脑一片空白,血脉亲情的力量在她的身体里不住地沸腾翻涌,那种感觉,她说不清是欣喜、是悲痛,还是不知所措。所以此刻,她下意识地选择了暂时逃避。

    萧鸿郎坐在马车上,健硕的骏马拉着车,带着他往储秀园飞奔。他此时改变了装束,身穿一套普通的布衣,脸上的肤色黝黑,颌下一片光洁。这与他平日的打扮大相径庭,就算是熟悉之人,在夜幕的遮掩下,也轻易认不出他来。得意地摩挲着下颌,萧鸿郎嘴角挑起一个讥讽的笑,谁也想不到,自己在众人面前极为爱惜的胡须,实际上是黏上去的。

    突然,马车猛地停住,突如其来的惯性险些将萧鸿郎甩出马车。“怎么赶车的!”狼狈地抓住座椅,才不致摔倒,萧鸿郎一稳住身形,立时恼羞成怒地暴喝出声。

    “老、老爷,前边有一棵大树横在路中间。小的也是到了跟前儿才看见。老爷没事吧?”车夫觉得自己很冤,要不是他赶车技术一流,此时他们定是已经撞上那一围多粗的大树了。避免了一场祸事,非但没有得到奖赏,反而挨了骂,车夫心中愤愤不平,却也不敢表现出来。

    “大树?”好端端的路面,怎么会有一棵大树拦在中间?下车来走到树旁,接过车夫提的灯笼,围着树转了一圈,树的断口处参差不齐,不像是人为砍伐的。心中稍安,许是前几日大雨,赶上这课老树倒霉,被雷劈断的吧。“赶紧将它搬开。”

    车夫闻言嘴中发苦,说得容易,他一个人哪里搬得动?不敢违抗萧鸿郎的命令,车夫垂眸唯唯应是,道:“老爷先上车歇着,小的这就将树搬开。”

    好在车上备有粗麻绳,车夫将树冠处捆了,将绳子扛在肩上,嘿呦嘿呦地拉起来。只可惜,那么粗的一棵树,哪是他一个人的力量可以拉动的?拉了半天,树也没挪动多少,反倒是车夫累出了一身的汗来。他自己拉不动,又不敢提让萧鸿郎帮忙一起拉,那样他真是活腻了。四处扫视,焦急地想着法子,忽地看见不时打着响鼻的马,他不敢让萧鸿郎帮忙,那牵了马来一起拉总是可以的吧。

    “老爷,那树实是太沉了,小的一个人拉不动。请老爷再稍等片刻,小的牵了马去,一起拉。”车夫跟萧鸿郎打了声招呼后,三下五除二地将马身后的马车卸下,牵着马“咔哒咔哒”的走到树跟前,将绳子系在了马身上。

    透过车帘,萧鸿郎见车夫挥舞着鞭子,吆喝着马费力地拖动大树,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笑意,真是看不出来,这老东西还有些小聪明。

    远远传来急促的马蹄声,萧鸿郎眼瞳一缩,这么晚了,什么人还会到这边来?

    “是老赵嘛?”

    车夫听见呼喊声,放下马鞭,侧耳去听,“老爷,好像是萧管家。”

    ------题外话------

    今天在医院断断续续码了这些,亲爱哒们先看着吧。我舅舅明天做手术,所以明天也只能更五千字了。这事儿过去后会将欠下的五千补上的。感谢【苏苏是国宝】亲投了两张月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种田世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冉云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冉云遥并收藏种田世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