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种田世子妃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宫宴

第一百二十四章 宫宴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回到长宁侯府,叶婉把自己关在书房整整两天,直到宫宴那日才出来。幽兰和墨菊忙忙过来给叶婉梳洗更衣。“还有两个时辰宫宴就开始了,小姐怎么才出来?快快快,换上这件新做的衣裳。”幽兰手里拿着的是这两天她紧赶慢赶,连夜做出来的一件新衣,用的衣料正是那日在布庄买的那匹藕荷色羽纱。

    这套衣裙采用的是收腰的设计,穿在叶婉身上,更显得她身材高挑。衣袖臂弯处,错落有致地绣了一丛花草,裙摆上零星点缀着几只彩蝶;腰带用银线绣了几朵云纹,穿在叶婉身上,让她更为俏丽灵动。雪梅拉了叶婉坐在梳妆台前,手脚麻利地为她梳了一个垂鬟分肖髻;在妆盒中拣出几个小珠花簪在发髻上,低调而清雅。

    幽兰拿了粉盒,要给叶婉上妆,叶婉摆摆手,道:“这样就好,不必上妆了。”她习惯了素颜,几个丫头也习以为常,便也作罢。

    “我的囡囡不上妆也一样是个小美人儿。”林岚在一旁仔细地端详叶婉半晌,见她周身并无不妥之处,笑着开口赞道。“好了,时辰也不早了,你哥哥在前院等着你呢,快去吧。”林岚目送着两个丫头簇拥着叶婉出门,眼中流露出一丝担忧,这场宫宴势必会成为他们与萧鸿郎博弈的开端,两个孩子年纪还小,能敌得过老奸巨猾的萧鸿郎么?

    叶婉带着幽兰和墨菊往前院去寻叶睿晨汇合,一同出发去皇宫。叶睿晨牵着马等在府门外,见叶婉来了,上下打量了两眼,颊边浮起一抹笑意,道:“今儿个这身衣裳不错。赶明儿再去买几匹布料回来,多做些新衣穿。”

    叶婉嫣然一笑,由幽兰和墨菊扶着登上马车。这不是幽兰第一次进宫,上次进宫除了蔚谦,她也没见着什么大人物,蔚谦待人和煦,她心中也就少了畏惧。这次跟着叶婉进宫赴宴,满朝的重臣都会到场,是以她有些紧张,搀扶叶婉的手都有些抖了。

    “幽兰姐姐怕什么?咱们是随小姐去宫里赴宴的,又不是上断头台。”刚一坐下,墨菊掩嘴轻笑着揶揄幽兰。她是个胆子大的,连皇上都是那般和蔼好相处的人,旁的人还能厉害到哪去?

    “呸呸呸,小孩子家童言无忌。”幽兰瞪了墨菊一眼,“你也收敛些性子罢,小姐宽和,在家里由着你胡闹,在外面可要守着规矩,省得旁人说咱们长宁侯府没规矩。”

    墨菊吐了吐舌头,闷闷地“恩”了一声,随即就老实下来。叶婉见状,好笑地戳戳墨菊的额头,对二人道:“你们也不必过分拘着,不失了礼就是了。”

    “小姐宠着咱们,咱们更不该仗着小姐性子好就放肆起来。”幽兰这话让叶婉心中十分熨帖,扫了低垂着头的墨菊,这丫头生性活泼,既是要跟着自己,在外人面前就要立起规矩来,还是要磨一磨她的性子才是。

    天府驾着马车,行驶得很平稳。听着马车里的对话,他有些担心叶婉会不待见墨菊了,一路上都替她担着心。待到了宫门口,见几人下车后,叶婉还帮墨菊理了理散落下来的碎发,知道自己的担心有些多余,也就放下了心思。

    “走吧。”叶睿晨当先一步,带着叶婉和两个丫头进了宫门,天府则是赶着马车,将车停在宫门外不远的地方等着。

    叶睿晨一行人径直往设宴的御花园而去,一路上受到了不少的瞩目,无论是朝中大臣、家眷还是宫中的侍女,无一不知叶睿晨已承袭了叶泰的爵位,如今是长宁侯了。如此年轻的侯爵,历朝历代细数下来也不超过一掌之数。

    闲庭信步般地来到御花园,这里已经聚集了不少的人。诚王和蔚凌羽也早早地来了。看见叶睿晨,诚王笑呵呵地招呼一声:“睿晨贤侄来啦。”蔚凌羽迎上前,拉着叶睿晨仔细打量着,笑道:“穿上这身蟒袍,更精神些了。”

    诚王看了看叶婉,今日这丫头的打扮,当真是灵动鲜活。瞧瞧那些世家子弟惊艳的眼神,心中莫名得意的同时又感到些许危机感。怒其不争地瞪了蔚凌羽一眼,傻小子只知与叶睿晨说话,也不怕丫头被狼叼了去。诚王却是没瞧见,蔚凌羽偷眼看了叶婉一眼后,脸上红了红,再没敢乱看了。他从不知,叶婉着意打扮起来竟是这般的光彩夺目,他只看了她一眼,就觉得连这满御花园的缤纷花朵儿都显得黯然失色了。

    “丫头过来,这么些日子也不见你去府上玩,雅,恩,很是挂念你。”诚王招招手,将叶婉招到自己身边,有意无意地将不远处投来的心思各异的眼神遮挡住,与她闲聊起来。

    “这不刚搬回府中,有许多杂事需要料理。等收拾停当了,再去府上拜会。”叶婉言笑晏晏,举止得体地与诚王说着话,既不过分亲昵,也没有刻意疏离,行事很是稳妥。这就让诚王更是满意上三分。

    谢文筠、陈梅儿等人远远瞧见叶婉到了,正想过来与她相见,见她与诚王说着话,就住了脚,站在原地向这边张望着。“那是你新结交的好友吧?”诚王发现那几个女孩子时不时地瞧向叶婉,遂开口问道。

    叶婉顺着诚王的眼神回头看去,正瞧见谢文筠向自己挥手。“是。”脸上浮起一丝浅笑,叶婉点点头答道。

    “恩,不错。那几个孩子品性都不错。去吧,你们女孩子家的去玩吧。”

    给诚王行了一礼后,叶婉转身朝着谢文筠等人走过去。

    “诶呀,叶小姐真是有胆识,能与诚王那般严肃的人说话。”谢文筠拉着叶婉感概着,她曾见过诚王几次,他总是板着脸很凶的样子,害得她行过礼后就再不敢多说一个字了。让她诧异不已的是,诚王竟是和颜悦色地与叶婉交谈,不过想想长宁侯府与诚王府的渊源,也便释然了。

    叶婉从不知诚王在外面给人的印象是严肃的,呵呵笑了两声道:“诚王是个很好相处的人。”

    几个女孩子来到一片花丛边上的石桌旁,分别落座后,谢文筠急不可耐地道:“过几日我要办个赏菊宴,回头给你下帖子,你可不许不来啊。”

    “赏菊宴?”此时刚要入秋,还没到菊花盛开的时节。想是丞相府中的花匠用了什么法子,让菊花提前开了吧。“好,我一定去。”要融入京中闺秀的圈子,日后少不得时常参加这样的宴会,况且叶婉对谢文筠的印象很好,也乐得多与她交往。

    “那个男子就是你的哥哥嘛?”陈梅儿朝着叶睿晨那边扫了两眼,眼中闪过一丝激赏之色,玄色的斜襟绣银蟒袍穿在他的身上,英武贵气,卓尔不群。他与京中权贵子弟很不相同,举手投足见尽显阳刚,不知不觉间,吸引了不少年轻女子的眼光。

    “是哪个?我也看看。”谢文筠好奇地张望着,恰好叶睿晨侧头与蔚凌羽说着什么,她只看到一张斧劈刀刻一般的刚毅侧脸。“诶呀,都没瞧见正脸儿呢。”谢文筠失望地咕哝了一句。

    陈梅儿简直要扶额了,当着人家妹妹的面,像看耍猴一样地看人家哥哥,她真不知是该说谢文筠是性子爽朗还是神经大条。悄悄拉了拉谢文筠的衣袖,给她使了个眼色,示意她说话注意些。

    谢文筠抱歉地对着叶婉笑了笑,道:“我只是好奇,能让梅儿都称赞的男子,满京城也找不出几个来。”

    叶婉倒不甚在意,她们这般年纪的女子,对出色的异性感到好奇也是正常的。“哥。”叶婉声音不高不低地唤了叶睿辰一句,“你过来一下。”既然谢文筠对叶睿晨很是好奇,索性就叫过来,大家熟悉熟悉。

    “额,叶小姐干嘛叫他过来?真是的。”谢文筠有些窘迫,虽说炎麟国民风比较开放,年轻男女凑在一处说笑、游玩都是常事,但忽地叫一个陌生男子过来,她还是觉得有些羞涩。

    “你不是好奇嘛?直接叫他过来认识一下不是更好?”叶婉掩嘴轻笑,心中忽地冒出一个奇异的想法,视线在几个女孩子身上流连了一瞬,想着叶睿晨年纪也不小了,这几个女孩子连诚王都说是品性好的,要是哥哥能拐回去一个给自己做嫂子也是不错。

    “什么事?”叶睿晨和蔚凌羽一起走过来,伸手将落在叶婉发间的一片花瓣拂去,动作温柔而宠溺。

    “恩,这几位是我前几日新结交的朋友,给你介绍一下。”叶婉笑着拉了叶睿晨一把,给他介绍身旁的几个女孩子,道:“这位是吏部尚书陈大人家的嫡女,陈梅儿;这位是丞相府上的千金,谢文筠。”指了指站在靠后一点的二人道:“这位是工部侍郎程大人家的嫡女,程瑶;这位是钦天监监正贺大人的嫡女贺秋莲。”

    叶睿晨笑着一一与几人打过招呼,道:“我家妹子对京城不甚熟悉,望几位小姐多多照看些。”磁性低沉的嗓音,彬彬有礼的态度,尤其是眼中不经意间流露出对叶婉的关怀,让几个女孩子对他的印象都极好。

    “叶小姐是我们的朋友,就算没有长宁侯的吩咐,我们也会照顾她的。”陈梅儿清冷一笑,落落大方。

    “那就多谢几位小姐了。”叶睿晨拱了拱手后,又看向跟在叶婉身后的两个丫头,嘱咐道:“你们两个也上点心,好生服侍小姐。”

    “是。”两个丫头相视一笑,恭敬地应下。

    叶睿晨与留恋不愿离去的蔚凌羽走了,几个女孩子顿时叽叽喳喳地说笑起来:“诶呀呀,真是羡慕叶小姐,一看你哥哥就是待你极好的。哪像我那几个哥哥,成天就知道教训我。”谢文筠拉着叶婉的手,踮起脚尖学着叶睿晨方才的动作,装模作样地在叶婉头上轻拂了一下。

    几人不禁都笑起来,程瑶笑得最欢,拿手指指点着谢文筠,道:“你还好意思说?但凡你少顽皮些,你那几个哥哥也不至于见到你就皱眉。”

    “我倒是觉得,蔚世子看叶小姐的眼神很是不同。”贺秋莲抿着嘴笑,她可是瞧得真真儿的,方才蔚凌羽回头看了好几眼,一副舍不得走的样子。

    叶婉心头一动,不知为何忽地觉得心情愈发好了,随便找了个借口,“恩,蔚凌羽怕我。”

    叶婉是当局者迷,其余几个女子却是旁观者清,无不掩嘴窃笑,暗暗思量着,这二人是不是有什么故事?

    这边欢声笑语不断,从花丛另一头袅袅婷婷地走出一个粉衣少女,正是那天在布庄与叶婉起了冲突的那个女子,徐蔓蔓。“啧啧,一个破落家族,不过是侥幸剩下阿猫阿狗一两只,得意个什么劲儿?”

    闻言几人停下说笑,叶婉眸中寒光一闪,随即把那女子当成是空气一般,转头对几人道:“这里不是御花园么?打哪儿冒出一股怪味儿来?”说着,还似模似样地抽出帕子掩在鼻端。

    贺秋莲隐晦地笑了一笑,随即敛住笑意,道:“这时辰也差不多该入席了,咱们过去吧。”她也甚是讨厌徐蔓蔓,他的父亲是大理寺少卿,五品的小官,不过是比自己父亲官职略高,就学人家拿架子,时时想着压制自己。

    “站住!”徐蔓蔓脸色涨红,对叶婉的怨气上头,根本没经过大脑就喝斥出声:“你刚才含沙射影的,说谁呢?”

    不必叶婉与之对答,墨菊板起小脸儿,打量货物一般的轻蔑地扫了徐蔓蔓两眼,厉声质问:“你是哪个?有何封诰?就敢对着我们小姐大呼小叫的?”

    徐蔓蔓本就是个没脑子的,听了刘俊才与她嘀咕了一篇叶睿晨和叶婉的不是,和他自以为是的分析,就不把长宁侯府看在眼里,还当人家是向着皇上摇尾乞怜的软柿子,想捏就捏呢。恶狠狠地瞪了墨菊一眼,她认出对自己出言不逊的这个小丫头,就是当日跟着叶婉去布庄的丫头,讥笑道:“还真是条好狗。怎么?你家主子不是说将那上好的云雾绡赏你么?怎不见你穿出来?”

    “你可真是个没规矩的。我家小姐体恤我们,赏了恁好的东西,私下里穿穿也就是了。咱们可是懂规矩识体统的,在这种场合穿出来,下你这种人的脸么?说起来,你还真该好好谢谢我,规矩学得好呢。”墨菊的小嘴可是利得很,三句两句话,气得徐蔓蔓浑身发抖。

    “你!你这个贱蹄子!”

    “放肆!我家小姐是长宁侯府的郡主,你是个什么东西?我身为小姐的奴婢,自有我家小姐教训,你算什么东西?也配骂我?不过是个五品小官家的庶女,就敢在我家小姐面前吆五喝六,徐大人家的家教当真是好!”墨菊巴拉巴拉一通喝骂,险些没将徐蔓蔓气厥过去。

    “墨菊,走吧。”叶婉见着墨菊骂痛快了,不等徐蔓蔓再开口,招呼着她与众人一道走了。“干得漂亮。回去有赏。”叶婉轻勾着嘴角,低声赞了墨菊一句。

    “叶小姐身边的丫头真真是厉害。回头咱们回去也得挑几个嘴皮子利索的,省得哪日被人欺辱了,没有好丫头出头呢。”程瑶似真似假地玩笑着,侧头看看跟在自己身后的两个丫头,都是柔顺的。她性子有些个腼腆,程夫人怕她弹压不住丫头,特特给她挑了绵软好拿捏的。见着方才的情形,她忽地觉得,身边还是得有个厉害些的丫头好。

    被众人扔在身后的徐蔓蔓,眼中凶光不住闪烁,被个丫鬟骂得个灰头土脸,她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有心想冲上去找回面子,手臂却是被人一把拉住。回头一看,是自己的嫡姐徐芮芮。

    “你还嫌脸丢的不够?人家是长宁侯府的郡主,你是什么身份?”一把甩开徐蔓蔓,冷声警告道:“别以为你跟刘俊才那点见不得人的事旁人都不知道。你给我老实些,不然有你好看。”

    “你、你怎么知道?”徐蔓蔓眼中含着恨意和惧意,父亲明明最宠她的姨娘,偏她却处处不如徐芮芮,总是被她压制一头。

    “府中上下有几个不知道的?也就独独瞒着父亲一人罢了。若是不想在不合时宜的时候被父亲知道了你的好事,你就给我收敛些。”徐芮芮唇边勾起一个轻蔑的笑意,她替徐蔓蔓隐瞒着,倒不是多好心,而是她看透了刘俊才不是什么好东西,就等着东窗事发看热闹呢。

    官员们陆续入席了,萧鸿郎姗姗来迟,最后一个来到席间,大摇大摆地入座。对席间几个对自己投来不悦目光的文臣不屑一顾,他手握重兵,岂会在乎几个文弱老头对自己的看法?不善的目光投向席间那个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阴狠一笑,这小子看来也有几分本事,他派出的六名影卫一去不返,想必已经被他给收拾掉了吧。不过没关系,他想玩,自己就陪他玩,看看最后到底鹿死谁手。

    叶睿晨噙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他能感觉到萧鸿郎眼神中的杀气,他同样对此不以为然,他叶睿晨号称“活阎王”,迟早是要收了萧鸿郎的小命的。

    坐在叶睿晨身侧的叶婉端起茶盏,借着喝茶的动作,不着痕迹地打量了萧鸿郎两眼,眼神闪了闪,那样阴狠毒辣的眼神大喇喇地就落在叶睿晨身上,他这是有恃无恐?

    远处传来几声响鞭之声,皇上驾到了。

    席间众人忙站起身,“呼啦啦”地跪了一地,山呼万岁。蔚谦身穿一件明黄色常服,与同是身穿明黄色凤袍的皇后一起,龙行虎步走到主位上坐了,道:“众卿平身吧。”

    百官起身后,整理了下衣衫,重新坐回到座位上。蔚谦斜眼揶揄地看了叶睿晨和叶婉一眼,道:“今日朕很高兴,叶泰叶将军的儿女能回归长宁侯府,朕甚感欣慰。今日特设宫宴,算是为他们兄妹二人接风洗尘。”

    叶睿晨和叶婉起身,对着蔚谦躬了躬身,道:“谢皇上。”

    蔚谦摆摆手让他们坐下,扬声道:“奏乐吧。”

    早就候在一旁的乐班“叮叮咚咚”地奏起旋律优美的曲子,一排彩衣飘袖的舞姬,随着乐声脚步轻巧地来到席间的一大片空地上,翩然起舞。身着翠绿色衣裙的侍女们端着各式美味佳肴,鱼贯着给各桌勋贵、官员及其家眷们上菜。

    宫宴的规格不可说不高,诡异的是蔚谦除了宴会开始时提了叶睿晨兄妹一句,其余全程都没有理会过他们。这就让大伙儿有点摸不着头脑了,皇上这是什么意思?到底是看重还是不看重叶睿晨兄妹?要说不看重吧,为何还特特为他们举办这场宫宴?要知道满京城也没几个人能有这份殊荣;可要说看重,又不大像,皇上完全是一副懒得搭理那二人的模样啊。

    旁人看不明白皇上的意思,萧鸿郎却是自以为懂了。叶泰功高震主,当年就算自己不动手,怕是皇上也按捺不了多久。眼中现出几分喜意,只要皇上不待见他们,那么这二人也就不足畏惧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种田世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冉云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冉云遥并收藏种田世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