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种田世子妃 > 第一百二十九章 虐渣(下)

第一百二十九章 虐渣(下)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结果让叶婉还是有些小感动的,炎麟国民风是较为开放的,可是女孩子的名声还是很重要的。外面处处流传着对她名声极为不好的传言,这几个女孩子依旧与她交好,很有可能受牵连。而此时她们却默默地站在她身边,没有疏远她,尤其是陈梅儿,不惜将她与刘俊才议过亲的事说出来,为她辩驳,是真正把她当做好友、姐妹的。

    “刘俊才,你一介白身,见到本公主非但不行礼,还指着本公主的鼻子辱骂,这是犯上。”叶婉端起茶盏,慢悠悠地抿了一口,她现在就如戏弄老鼠的猫儿,只有玩够了,才会将其吞下。

    不仅仅是刘俊才,几个女孩子和大堂上所有的人俱是一惊,叶婉不是疯了吧?她竟自称“本公主”?她这种行为才是犯上吧?

    “哈,真是不知死活,自个儿给自个儿封了个公主,你就不怕满门抄斩?”刘俊才乐了,他根本不相信叶婉是什么公主,充其量就是个郡主而已,还是个不得皇上待见的郡主。

    几个女孩子回过神来,暗中使眼色的使眼色,拉衣袖的拉衣袖,都示意叶婉不要瞎说话,免得惹祸上身。

    一旁的墨菊为等这一刻,早就迫不及待了,得意洋洋地拿出一块金牌,往众人眼前一亮,大着嗓门道:“你们都给我瞧清楚了,我家小姐是皇上钦封的敏嘉辅国长公主,就是朝廷上的一品大员见了,也得行礼,尔等还不跪拜?!”

    数十道惊愕的眼神落在墨菊手中的令牌上,揉揉眼,再揉揉眼,都傻了,上面铭刻的“敏嘉辅国长公主”几个字清清楚楚,除非叶婉是真疯魔了才会去造假。看热闹的众人“呼啦啦”跪了一地,口呼:“参见长公主,长公主千岁!”

    “罢了,本公主不喜张扬。你们都起来吧。”一把按住几个要起身跪拜的几个女孩子,道:“你们与我是闺中好友,姐妹一般,就不要行那虚礼了。倒是你们,”叶婉犀利的眼神扫向那几个纨绔,冷声道:“还不行礼么?”

    纨绔们相互看了几眼,心中发虚,“噗通”一声跪了下去。刘俊才目眦欲裂,叶婉竟被封为辅国长公主?什么时候的事?若是早知道,他何必要挖空心思地退亲?直接娶回去一个可参政的长公主,自己还用费尽心机地为自己的仕途钻营嘛?不情不愿地跪下,刘俊才心中无比地后悔,悔得肠子都青了。脑中飞快地转着,寻找着说辞,想再挽回这门亲事。

    “刘俊才你想退亲,自始至终本公主都没反对过。只要你父亲刘启亲自送还婚书,叶、刘两家的亲事就作罢。你问问大伙儿,这个要求过分么?”叶婉端坐在椅上,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刘俊才,心中冷笑,对于刘俊才这种人来说,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心心念念想要的一个金元宝,最后却发现被自己亲手丢出去了吧。

    “恩,确实不过分。正该是如此嘛。”

    “没错,自古议亲、退亲的,哪个不是父母长辈出面的?这自个儿上门要求退亲的,刘公子也是头一份了。”

    众人的小声议论传进刘俊才耳中,就像是一根根细针扎在心上,让他难受至极。他自己心里也清楚得很,由父亲出面,拿了婚书去长宁侯府退亲才是正理。只是他厌恶叶婉回来的不是时候,让他与陈家的婚事平添波澜,这才故意当众叫嚷着退亲,想羞辱叶婉一番。

    “说起来,本公主也是不愿下嫁你这个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小人的。”叶婉脸上挂了浅笑,见刘俊才猛地抬起头怒视着自己,悠悠道:“怎么?我说错了?就算你先前不知本公主被皇上封为敏嘉辅国长公主,也该知道本公主身上还有郡主的封号吧?你一介白身,成天在外说道羞辱皇上钦封的郡主,不是不忠?私自想取消父母定下的婚约,视高堂父母如无物,不是不孝?败坏诋毁本公主的名声,想逼死本公主不是不仁?”叶婉脸上带着残忍的笑,一步步逼近刘俊才,恍如想起什么般,轻拍了一下额头,道:“对了,你传出本公主狐媚勾引皇上,影射皇上德行不好,也应算作不忠吧?”

    “说到不义,众人谁人不知当年你刘府与我叶府颇有交情?你恶意传播谣言,抹黑我长宁侯府,难道不能算作不义?”看着刘俊才头上的冷汗如下雨一般滴滴答答落下来,将身前的青砖都浸湿了一片,叶婉嘲讽地笑了一声,没有理会众人的惊呼之声,接着道:“你说,像你这般卑鄙无耻,为达目的连皇上都敢牵扯进去的人,配让本公主下嫁嘛?”

    “公主说的好!”墨菊双眼放光地看着叶婉凌然而立的身影,忍不住鼓起掌来,啐了刘俊才一口,道:“你才是个不知死活的呢。连皇上都敢诋毁,合该你刘家满门抄斩!”

    “不!不!我没有、我没有!”刘俊才犹如困兽一般地强自辩解道。他不敢承认,也不能承认,不然刘家就完了!这样的罪名落下来,刘家只有抄家灭族一途。

    “没有么?要不要我将杨八婆找来与你对质?”叶婉能当众说出流言是刘俊才传出的,自然是手中握有证据的。

    听到杨八婆的名字,刘俊才瞳孔骤缩,脸色也灰败得如同死人。他被惊得肝胆俱裂,叶婉知道了,全都知道了!杨八婆是京城里市井中出了名儿的爱嚼舌头,甭管是真是假,涉及到谁,就没有她不敢传的话儿。他也正是看重她这一点,才使了身边的小厮特特去找了她。

    刘俊才这事儿的确欠考虑,他只想到旁人不敢非议皇上,皇上也不可能巴巴地与人辩解,那么叶婉要么羞愤自尽以示清白,要么灰溜溜地离开京城,那时就再没人阻拦他寻一门好姻亲了。他从没想把皇上牵扯进来,却没想过,旁人再怎么不敢议论皇上,客观事实上是怎么也绕不开皇上的。

    就在此时,刘启赶了来,他听说刘俊才去醉梦江湖寻叶婉退亲,本还没当回事,叶婉那样的名声,刘家提出退亲旁人也说不出什么来。直到听下人回禀说叶婉被皇上钦封为敏嘉辅国长公主,还当众揭露流言是刘俊才恶意编造的,才知晓事情严重了。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一身,忙忙往醉梦江湖而来。

    “贤侄女,这是怎的了?你怎么与俊才闹将起来了?”一进门,刘启就如混不知情一般,笑得慈眉善目,做足了世交长辈对待小辈的和蔼样子。他在与叶婉套交情的同时,顺带还想将闹事的名头载到叶婉头上,尽最大努力保全自家的名声。

    叶婉眼神凉飕飕地看了刘启一眼,没有开口,墨菊见叶婉没有搭理刘启的意思,上前一步,将金牌往前一举,喝道:“大胆!见了敏嘉辅国长公主还不行礼,在这颠倒黑白地咋呼什么?”

    刘启脸上的笑意一僵,听说和亲眼看到是完全不同的感觉。明晃晃的金牌近在眼前,以他的眼界阅历,立刻就判断出,金牌是真的。顿了一顿,见叶婉目光灼灼地看着自己,知道自己若是不跪,叶婉是不会罢休的,只好跪下身来,行了一礼。

    “刘大人免礼罢,你这一礼我是不敢受的。”叶婉在刘启跪下的一瞬间,侧转了身子,故意没有受她的礼。

    这样的行事,更让刘启倍感屈辱,他堂堂领侍卫内大臣都下跪行礼了,她偏还没受,还说什么不敢受自己的礼。那干嘛还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等着自己下跪?这不明摆着下自己的面子嘛!咬牙忍下这口气,站起身来,道:“长公主,犬子若是有得罪之处,还请公主海涵。毕竟都是一家人,往后你们成了亲,还是要互尊互爱的。”刘启腆着脸,假装不知道刘俊才提出退亲的事,还想将两人往一处拉。

    “刘大人这是什么意思?”叶婉肃了神色,带着些明显的恼意道:“刘俊才三番两次地提出退亲,刘大人何必佯装不知呢?你当我叶婉是嫁不出去了么?非要赖着你刘家不可?”

    “长公主息怒。”刘启拿袖子抹着额上的冷汗,讨好地笑着道:“犬子没见过长公主,起先是对这桩婚事有些抵触。如今他知晓了长公主才貌贤德俱佳,自是百般愿意的。他小孩子家不懂事,还请长公主原谅则个。”为了能攀上叶婉这个高枝儿,刘启也是舍下了脸皮了,弓腰打辑的做小伏低。脸面算什么?只要抱紧了叶婉这棵大树,飞黄腾达指日可待。

    叶婉嗤笑一声,这刘家父子还真是一个德行,先前哭着喊着要退亲,如今见她得了个封号,就死不要脸地巴结上来。真不知这刘启是以前隐藏得太好,还是经过官场的熏染,变了这番模样。

    墨菊因早得了叶婉的示下,瞅准了这个时机,拉了侍立在一边的幽兰,啧啧道:“幽兰姐姐,你还记不记得前几日有一场好戏呢?”

    幽兰本是有些腼腆的,此时被刘家父子的无耻气得什么也顾不得了,讽刺地笑了两声,道:“怎么不记得呢,那般没脸的事儿,我可是不敢忘的,怎么着也要引以为戒才是。咱们长宁侯府的人,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奴婢,可也万万不要学成那般下贱样。”

    “诶呦,这事儿咱们知晓,咱们长公主可还不知道呢。虽说咱们公主纯洁无暇得如同冰雪,此时却也不敢避讳着,免得被人三言两语地欺了去。”

    “正是。咱们身为奴婢,什么脸面不脸面的,我也豁出去了,今儿个就好好跟公主说道说道。”

    这二人一唱一和的,唬的众人一愣一愣的,都对她们的话好奇不已。

    墨菊一双精灵古怪的眼睛忽地变得柔情似水,挺直的腰板也放柔了,跟浑身没骨头一样,偎进幽兰的怀里,捏着嗓子,用一种甜得腻死人的声音道:“刘郎,你可要为妾身做主啊!你那名义上的未婚妻子总是看妾身不顺眼,前几日在宫宴之前,还喝骂妾身来着。妾身不敢与她争执,可这心里,委屈得很。”说着还嘤嘤地啜泣了两声。

    幽兰满眼神情地抬手抚上墨菊的后背,不住地摩挲着,柔声道:“我的蔓蔓小心肝儿,你哭得小爷心都要碎了。你放心,回头小爷定会替你好好收拾她的。快别哭了,来,让小爷好好疼疼你。”

    墨菊泪眼朦胧地从幽兰怀中抬起头,柔情蜜意地看向幽兰,怯生生如小兔子一般问道:“刘郎要如何收拾那个女人?先与人家说了,若是太厉害了还是作罢的好,妾身不想将事情闹大,免得给刘郎带来麻烦。”

    在场之人看着这两个丫头,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那“刘郎”他们知道,定是刘俊才无疑了;那“蔓蔓小心肝”又是谁?

    “啊哟,别是大理寺少卿徐大人家的庶女,徐蔓蔓吧?”小声的惊呼,立即引爆全场,惹得一片议论纷纷。

    刘启眼神阴狠地看着幽兰和墨菊,他并不知道自家儿子与徐蔓蔓有私情。但看刘俊才此时脸色发白,眼中尽是恼怒惊恐就知,确有其事。只是这两个贱婢当众活灵活现地演绎出来,未免太不把他刘启放在眼里了!

    两个丫头却是不管刘启心思如何,表演还在继续。“小爷能有什么麻烦?你且看着罢,用不了几日,管教她身败名裂!”幽兰装出一副狠巴巴的表情,道。随后手臂一使力,将墨菊压在身下,猥琐笑道:“快别说那些了,抓紧时间,让小爷好好疼你罢。”

    接下来的场景,两个丫头也演不下去,麻利地站起身来,掸了掸衣衫上沾染的灰尘,幽兰嘲讽地瞥了刘俊才一眼,带些委屈撒娇的情绪对叶婉道:“长公主,这后边儿的奴婢们可实是演不下去了。那个‘小心肝’忒不要脸面了,哪次不是她上来找麻烦?长公主你大度不计较,人家可是时时惦记着下绊子呢。”

    叶婉使劲憋着笑,她都不敢去看刘家父子的脸色了,再看一眼怕是就要忍不住大笑了。“你们两个调皮捣蛋的,这是什么腌臜事情,也是你们能碰的?回去给我好好抄写两篇佛经,清清心神。”

    两个丫头乖巧地应了,对着在一旁已经看傻了的女孩子们和丫头们吐吐舌头,重新安静地侍立在叶婉身后。

    “刘大人,我念在父辈与你的交情上,本想给你留几分颜面。既是你自己不要,就别怪我说话不中听了。且不论刘府家风如何、令郎品性如何,我只问你,若是我叶婉现在就去求了皇上,收回我敏嘉辅国长公主的封号,甚至收回我哥哥长宁侯的封号,我叶家一介白身,你刘府可还愿意娶我过门,做他刘俊才的正妻,刘府未来的当家主母?”

    刘启看着叶婉坚定无比的眼神,知道她不是说笑。心中有一瞬间的犹疑,他若不介意叶婉的身份,当初就不会默许刘俊才上门退亲了。

    “你看,刘大人,若我什么都没有,你是巴不得刘俊才羞辱我、诋毁我,继而与我退亲吧?所以,我为什么还要自降身份嫁入刘府,过那猪狗不如的日子?就为了成全你刘府,做你刘府向上爬的垫脚石?”叶婉冷冷一笑,道:“刘俊才追着我要与我退亲,人尽皆知,如今他更是编出那般不堪的谣言。我若不计前嫌,还要进你刘家门,人只道我叶婉是软柿子、窝囊废!退!这门亲事退定了!”

    “长、长公主,自古婚姻大事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刘启还在苦苦挣扎,忽地醒过味来,他就不信叶婉舍得到手的封号不要!反正脸面已经丢了,绝不能让叶婉这条大鱼再给跑了。等她嫁进自己家门,哼哼,今日他和儿子所受的屈辱定要一一讨回!

    叶婉似笑非笑地看着刘启,他脸上一闪而过的狰狞没有逃过她的眼睛,啧啧道:“刘大人,我劝你别寻思些有的没的了,我叶婉是绝无可能嫁进你们刘家了,你也就不用费那个神,思量着等我进门后怎么折辱我了。”

    刘启心中一惊,自己心头的闪念怎么会被叶婉知晓了?愣愣地忘进那双黝黯如潭的凤眸,一瞬间冷汗就浸湿了后背:这个女子绝不是简单人物。

    “听说刘大人跟我妹妹说什么父母之命?先父已过世多年,俗话说长兄如父,我这个做兄长的出面解除婚约,总是合乎规矩的吧?”叶睿晨在门外听了许久,此时才不慌不忙地踱步进门。他今日没有穿侯爵礼服,只一袭清清爽爽的青衣,反倒更衬得他君子如玉,身姿俊朗。

    “这、这…”刘启头上的冷汗越流越多,这还要他怎么说?叶婉只是一个小丫头,尚且不好糊弄,叶睿晨怕是更不好糊弄了。

    “不必这啊那的,刘大人与令郎私下说了什么本侯尽皆知晓。时至今日,此状婚约已没有继续维系的必要。”叶睿晨神情冷酷,扬声对外道:“天府,你随刘大人回府,在他书房第三个书架,二排三列上,将阿婉的婚书取回。”

    听得叶睿晨的话,刘启如遭雷击,他竟是连婚书放在何处都知晓了?待听到下面的话,心脏更是如坠冰窟,看来叶睿晨所说,他与儿子私下说的话他都知晓,不是虚言。

    “还有,在刘府的库房,有个雕着瑞草仙鹤的樟木箱子,里面那个红木雕花的匣子里放着当年定亲的信物,一并取回来。”叶睿晨凉凉地扫了一眼刘启父子,闹了这么一大场,终是能将这一家子蛇鼠踢开了。

    刘启此时是半句话都说出来了,自家什么东西放在哪里人家都门清儿,那他府上还有什么秘密能瞒得过人家?指不定现在叶睿晨手里还握着他什么把柄呢。若是再僵持下去,那后果绝不是自己愿意看到的。

    心中左右为难,一边是可能被叶睿晨抓住的把柄,另一边是叶婉这个现成的登天梯,两边他都不想撒手。可看叶婉将自家儿子的丑事被当众揭开,怕是对刘俊才半点留恋都没有的。颓然地叹了口气,刘启只能是认栽了。恨恨地瞪了一眼还跪在地上的刘俊才,喝道:“逆子!还不随我回府?”

    叶睿晨哼笑一声,并没有阻拦。只是叶婉却是勾起一丝坏笑,扬声叫住了刘俊才。赶上前两步,恭恭敬敬地对刘俊才鞠了一躬,道:“谢刘公子的不娶之恩!”

    “噗”,刘俊才本就被叶婉骂得怒火攻心,后又被两个婢女戏说奚落,再来这一句看似道谢,实则羞辱的话,如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直逼得刘俊才一口鲜血喷出,抖着手指着叶婉说不出话来。

    墨菊歪头看刘俊才还没有被自家小姐气晕,跟着坏坏地接了一句:“刘公子,我家小姐可是敏嘉辅国长公主,你这样指点,可是大不敬。”那语气,就跟训斥一个不懂事的小孩子般,这回是成功地将刘俊才气晕过去了。

    刘启怨毒地看了叶婉等人一眼,着人背上儿子,回府。

    ------题外话------

    感谢【ffmai】亲、【微光暖暖】亲、【绽裂的旋律】亲、【oyminy】亲投了一张月票!感谢【紫海芋】亲、【yaya镜】亲投了两张月票!感谢【okbaobao】亲投了一张五星评价票!爱你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种田世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冉云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冉云遥并收藏种田世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