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种田世子妃 > 第一百五十四章 萧鸿郎之死

第一百五十四章 萧鸿郎之死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时间咻忽而过,转眼便要过年了,各家各府都纷纷忙碌起来,打扫庭院、购置年货,大街上人来人往,更显得京城热闹繁华。而长宁侯府中的气氛却算不得好,因为平州的战事还没有彻底平息,不知道叶睿晨能不能赶回来一起过年,这让林岚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娘亲,不是都与你说了么,平州那边眼见着就完事儿了,哥哥肯定能赶在过年之前回来的。”叶婉耐心地劝慰着愁眉不展的林岚。这些日子着实把叶婉忙坏了,料理完了给平州兵士的伤药和粮草,又开始着手查看各地铺子送来的账本,时不时地还要劝解林岚不要为叶睿晨担心。

    林岚轻轻叹了一口气,儿行千里母担忧,何况自家儿子是去了战场。自打叶睿晨出征起,林岚就没有一日不忧心的,只是她不想让叶婉为自己多操心,一直极力掩饰着。现今年关已近,大军还没有返回的迹象,十分想与儿女过个团圆年的林岚实在是装不下去了,这才忍不住多番询问叶婉。瞧着叶婉似乎又清瘦了些,林岚止不住的心疼,伸手抚上叶婉巴掌大的小脸儿,道:“娘亲知道了,安心等着就是了。昨儿个是不是又熬夜了?瞧你眼下这一片青黑的。那些个账本什么时候看不行,做什么非要大晚上点灯熬油的?往后府中的事交给娘亲吧,光是外头的事儿就够你累的了。”

    叶婉垂头想了一瞬,点头道:“也好,这样娘亲手头有事做,也省得你整日胡思乱想的。”因着林岚的身子有些不好,叶婉便没让她沾手府中的庶务。经过这一段时间的调理,林岚脸色红润了,身上也觉得有劲儿许多,管理长宁侯府的内务很不是问题。“还有一事要与娘亲商量,我在与咱们府上隔了一条街上买下了一座三进的宅子,送给月姨他们居住吧。等赵兴回来,月姨一家必然是要搬出去的,提前准备好了,免得到时候再忙乱。”

    “这个好。”林岚脸上绽出笑颜,她对杨慧珍一力抚养叶婉长大很是感激的,虽说杨慧珍娘仨在长宁侯府住着他很欢迎,但也不是长久之计,赵兴一回来,一家子都住在这里也不是那么回事,到底还是自己有家有业的自在些。林岚早想着给杨慧珍在京城置办一处房产,只是自家手里又没有银子,她也不好意思跟叶婉张嘴,听得叶婉说已经置办下了一处三进的宅子,林岚拉过叶婉白嫩嫩的小手,欣慰地笑道:“我家囡囡想得很周到。虽说茹月以前是娘亲的侍女,但她这么些年拉扯你长大,实是比我这个亲娘还强。如今你和睿晨都长大了,确实该好好报答人家一番的。”

    “娘亲放心吧,我都知道的。”叶婉顺从地点点头,即使林岚不说,她也会尽自己所能报答杨慧珍的。毕竟杨慧珍是叶婉穿越以来,第一个真心实意对她好的人,那种感情自是不同的。

    母女两个正说着话,这段时间可说是“深居简出”的林峰来了,一进门连招呼都没顾得跟林岚打,神色带着些古怪,叫了叶婉出来。伸头往屋里瞧了瞧,见林岚拿起了针线,坐在桌边自顾自地缝着小衣服,凑到叶婉耳边小声说道:“丫头去柴房瞧瞧吧,差不多就送了萧鸿郎上路吧。”

    叶婉自是没有忘了萧鸿郎还被关在柴房受罪呢,只是她没想到,林峰这个将萧鸿郎恨到了骨子里的人,怎么会忽然想给他一个痛快了?“舅舅这是消了心头之恨了?”

    林峰撇了撇嘴,害得姐姐家破人亡,而后又囚禁姐姐那么多年,此仇此恨哪是那么容易消的?到现在他想起萧鸿郎这个人还是恨得牙根直痒痒呢,只是有时候想想,这么毫无意义地折磨人也没意思得很。萧鸿郎如今已经被折磨得没个人形了,干脆就此了结了他,让两家的仇怨就此烟消云散算了,何苦还在那拖着,两厢都不得清净。林峰才不会承认,他是生出了一丝丝的不忍,阎罗殿那帮人的凶名可真不是吹出来的,这才多长时间,萧鸿郎那魁梧的一个大汉,如今已经瘦得皮包骨头了,每天跟吃饭似的三顿酷刑,那是一顿不落,偶尔还会来个加餐。才刚他去了那间柴房看了一眼,天同那儿又开始了。想到萧鸿郎几乎都不知道什么叫“疼”了,林峰忍不住激灵灵打了个寒颤。

    “行吧,先去看看吧。”叶婉见着林峰那一脸的心有余悸的表情,挑了挑眉,看来这个舅舅是被天同他们吓到了啊。

    林峰听得叶婉有松口的意思,小小地松了口气,一手扒在门框上,探头冲着坐在屋里的林岚道:“姐,你先忙着啊,我跟外甥女儿出去下。”

    林岚心中似有所悟,只点了点头,没有言语。叶、萧两家的仇怨也该到此结束了,都快过年了,索性都解决了吧,明年又是一个新的开始。

    叶婉和林峰来到关押萧鸿郎的柴房时,远远就听到一阵铮铮的古琴曲,那曲子空灵而优美,叶婉心下疑惑,天同他们这是搞的什么鬼,给萧鸿郎的待遇未免也太好了吧?这还奏乐给他欣赏?侧头瞧见林峰面色变得十分怪异,疑惑更甚,加快步子来到柴房门口,一把推开房门,却见萧鸿郎被绑在十字的木架上,不住地扭动着身体,瘦成了骷髅似的脸上一阵阵地痉挛扭曲,好似在承受着极大的痛苦。在他面前不远处,坐着一个只穿了一件几乎透明纱衣的美貌女子,芊芊素手正在抚琴。也是难为了那女子,这大冷的天儿,只穿了薄薄一件纱衣,抚琴的手却几乎没怎么抖,弹出的曲调还是那般的优美。

    “这是什么个意思?”叶婉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有些诡异的场景,转向坐在一旁笑得不怀好意的天同问道。

    听见门口的动静,天同回头一看是叶婉,立马站起身来,手忙脚乱地招呼旁人赶紧给那女子披了衣裳,将她带了出去,不好意思地挠挠后脑勺,道:“这、这不是*上的刑罚已经没啥效果了嘛,给他来点精神上的。”

    叶婉一听这话立马就悟了,抽着嘴角扭头看看萧鸿郎,没记错的话,这厮已经被林峰一脚给废了吧,还能有反应么?鼻子微微抽动,叶婉隐约闻见空气中似有似无残留着些春药的味道,额上不禁冒起黑线,天同这帮家伙真会玩啊,这是给萧鸿郎喂了春药,然后再找那么个没穿啥衣服的女子在他面前晃,够狠的啊。

    款步走到萧鸿郎面前,见他已经瘦脱了形,可见这些日子没少遭罪。“萧鸿郎,你现在所承受的痛苦,还及不上我娘亲十几年来所受的十之一二,你算是捡着便宜了。”当年长宁侯府那么多条人命,这其中还包括叶婉的父亲,萧鸿郎所受的区区一点点折磨,还远远不够其赎罪。似是想在萧鸿郎死前再给他一个打击,叶婉轻笑着道:“你萧府已经满门抄斩,你的儿子、女儿一个没留。还有你那个身为倭国公主的妻子,也是中了我的毒死去的。”

    萧鸿郎经过这些时候的折磨,神智早就有些模糊了,见着他无数次想以各种手段弄死的叶婉,也只是眼珠微微动了动,连深刻的恨意都没力气提起。直到听见叶婉点破了龚娜的身份,大脑费力地转动了好半晌,这才有了些反应,不可置信地望着叶婉,她竟然知晓了龚娜的真实身份?!

    “龚娜,确切地说应该是森宫娜吧,死在我为她特质的毒胭脂下。而你的嫡子萧迪,也是因我的人在饭菜中加料死的。今天,你也会死。”

    萧鸿郎怔怔地看着叶婉,竟露出一个微微的笑容,他终于等到这一天了,每天都要承受那些非人的折磨,他早就想死了。只要能给他个痛快,旁人如何,与他何干?起初他会愤怒,会咒骂,却发现这一切只会换来更狠的手段。渐渐地他学会默默地承受,只要醒着,他就无时无刻不在盼望死亡快些到来,他渴望一个解脱。

    然而,叶婉却并不想就这样让他糊里糊涂地死掉,嘲讽地笑了一声,又道:“当你被关进大内地牢的时候,一定热切地盼望着金泉能带兵来救你吧?其实你永远也等不到的。他是倭国的探子,他所忠心效命的从来都不是你。他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等倭国那边做好了准备,伺机制造内乱,给倭国一个绝佳的机会,入侵、进而占领炎麟国。所以说,从始至终,你从来都没能真正走在通往皇位的道路上,你只是一个可悲的棋子,被人利用着,最后注定被放弃的棋子。倭国的计划若是成功,你就是炎麟国的千古罪人;失败,你的下场也只有一死。”叶婉双手一摊,“所以你看,你还是幸运的,倭国这个部署多年的计划失败了,起码这片有你参与打下的江山没有因你落到外寇的手中,你该庆幸不是么?”

    萧鸿郎艰难地消化着叶婉的这一番话,他知道事到如今叶婉没有必要欺骗他。他的心中到底还是有一丝不甘,他的妻子是倭国人他知道,可金泉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待他也不薄,竟原来从来都没有半点是忠心于他的么?脑中飞速地回顾他这一生,拼搏过、热血过、嫉妒过、怨恨过、对过也错过。他脑中忽地冒出一个想法,若是当初他没有生出野心和歹念,或许现在他还在享受着荣华富贵、儿孙满堂的幸福生活吧?

    而现在,他是阶下之囚,马上就要死了。人生若是能够重来,他一定不会那般不懂知足了。“墨城黑甲骑的副将,还有平洲驿丞是我的人。”萧鸿郎的声音有些暗哑,在最后的时刻,他终是决定坦白自己最后的底牌。黑甲骑的副将汪通与他相交多年,承诺必要的时候会暗中干掉黑甲将军,掌控全军助他登上皇位。可以说汪通是他最信任的心腹了。

    叶婉忍不住满眼怜悯地看着萧鸿郎,声音平淡没有半点波澜道:“汪通也是倭国人。还有平州驿丞李洋、京畿大营校尉、狼军大营校尉、平洲守军校尉、海兴城驿丞和怀原知府,他们统统是倭国人。”

    萧鸿郎闻言霎时眼中一片死灰,原来那个口口声声拍着胸脯说要帮着他夺得皇位的人,也不是真心要帮助自己的么?颓然地垂下头,他觉得浑身一片冰凉,他这一生到底是有多失败?他的心腹下属,甚至妻子、儿女,竟没有一人真心为他。或许从前也是有人对他真心以待的吧,只是那个人早已被自己的嫉妒杀死了,心中忽地生出了悔意。嫉妒真是可怕啊,他觊觎林岚,并不是因为他真的爱上了她,他仅仅是嫉妒叶泰啊,嫉妒他有如花美眷,嫉妒他有赤胆忠心的兄弟,嫉妒他位高权重,他发了疯一般地想将这一切从他的手里夺过来,夺不来就毁掉!所以他几乎没有犹豫就实施了龚娜提出的计划,将长宁侯府灭门,偷偷囚禁了林岚。乃至到了今天,他一步错、步步错,将自己推到了这个万劫不复的深渊中。

    “天同,送他上路吧。”叶婉没办法对这个几乎灭了她满门的人心生怜悯,就让他一死以赎罪吧。

    天同依言抽出一把雪亮的匕首,说实话他们一天天在这儿跟萧鸿郎耗着,也着实是厌烦了,结果了他也好。举起匕首,天同手法老练,必能一刀毙命,不会让萧鸿郎遭受太多的苦楚,这也是他能给他最后的优待了。

    削铁如泥的匕首精准地刺在萧鸿郎的心脏上,他心知自己的生命已是走到了尽头,艰难地抬起头,眼中带着丝祈求,不断溢出鲜血的口中喃喃地吐出三个字:“对不起。”

    叶婉无悲无喜地回望着他,没有丝毫的表示。他的歉意来得太晚,那个能原谅他的人已经不在了。直到萧鸿郎没了呼吸,叶婉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埋了吧。”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萧鸿郎后悔了,可是人生亦如棋局,有一种无奈叫做举棋无悔。

    ------题外话------

    感谢【waterxs】亲投了两张月票!忘了今天是圣诞节诶,祝亲爱哒们圣诞快乐!MerryChristmas!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种田世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冉云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冉云遥并收藏种田世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