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种田世子妃 > 第一百八十一章 轰动(完)

第一百八十一章 轰动(完)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叶婉眼神瞟向隐在人群中的梅子娘,笑得愈发冷冽。“梅子娘,你教妮子玩儿那些个巫蛊之术,没与人家娘亲说一声么?”

    “巫蛊之术?”围做一堆的村民立时炸窝了,这巫蛊之术俗称扎小人儿,就是在草人儿身上贴上人的生辰八字,再用细针扎,是用来害人的脏东西。村民们闻言立时自发地挪动脚步,离得梅子娘远些,眼神怪异地看着她和妮子娘,三三两两凑着头小声地议论起来。

    “咋、咋会呢?”妮子娘已经快要崩溃了,询问地看向梅子娘,她这个小姑子不是个好相与的她一直都知道,可是她当真撺掇了妮子干了那见不得人的事么?

    梅子娘见自己私下做的勾当被叶婉当众叫破,索性破罐子破摔,嘿嘿笑着,道:“就扎你小儿咋的?你个贱蹄子别是啥妖孽变的,专门来害我们的吧?要不我们在小人儿身上扎了那些个针,你咋还能活蹦乱跳的呢?”梅子娘根本不知道叶婉的生辰八字,只好在草人儿身上贴了个叶婉的名字。不过这些巫蛊之术玄而又玄,到底会不会有效果,谁也说不清。也正是因为说不清,才让人们更加讳莫如深,把它视作洪水猛兽。

    “噗嗤,”叶婉忍不住笑出声来,那张较之几年前更加漂亮精致的小脸儿,看在梅子娘眼中,却更是恨得咬牙切齿。“害你们?你问问大伙,可有谁是觉得我叶婉害了他们?害他们一个个儿的盖了大房子,住得太舒坦?还是害他们吃喝不愁,日子太悠闲?抑或是害得他们过上了好日子,恨不能立时回到过去,再去过一过苦日子才好?”

    叶婉说得戏谑,村民们闻言却不干了,纷纷呵斥梅子娘,道:“你这个作死的老娼妇!你自个儿无缘无故怨恨婉丫头,做什么拉上我们?我们能有现今的日子,可全仗着婉丫头了。什么妖孽不妖孽的,这话是能乱说的?人婉丫头明明就是财神爷身边儿的善财童子转世!你要再满嘴胡沁,小心老天也不饶你!”

    一个人两个人这般说也就罢了,现下聚在这边的村民,除了孙周氏没有言语,其他人竟是全都帮着叶婉说话,梅子娘脸色黑沉沉的,眼中闪烁着怨毒的光芒,恨不能立时扑上去将叶婉撕吃了一般。“你们不过是得了这贱蹄子些小恩小惠,竟都被收买了去!等哪天你们被她害死了才知道厉害呢。”梅子娘面上不屑,心中都快嫉妒得发狂了,眼睁睁看着旁人一个接着一个地盖了新房,吃穿也日渐好了,单单就她们几家人,还住着老旧的破房子,日日食不果腹的。若是大伙都一样,她还觉得日子也算过得下去,但见旁人家越来越红火,她心中就随着越来越不平衡,就盼着这一切的源头——叶婉,不得好下场才能让她出了憋在心头多时的恶气。

    梅子娘一口一个“小贱人”,不待叶婉怎么样,蔚凌羽却是大大的不乐意了,他巴不得捧在手心儿里疼宠着的人,竟被个下贱的村妇指着鼻子骂,这口气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忍的。“大胆刁民!你可知面前这人是什么身份?胆敢辱骂不休,九族的性命都不想要了么?”

    这一声厉喝立时将议论不休的村民镇住了,却是堵不住梅子娘那张喋喋不休的嘴。她打定主意给叶婉添堵,像是豁出去了一般,她就是要骂个痛快,将她心中所有的不甘、嫉妒、怨恨全都发泄出来。下次叶婉再回来溪水村指不定是哪年哪月,她可不愿继续将那口恶气憋在心里了。

    叶婉一拉欲亲自上前去教训梅子娘的蔚凌羽,对梅子娘那不带重复的脏话、臭话充耳不闻,逮着她一个缓气儿的空隙,“啪啪啪”地鼓起掌来,悠悠道:“好利落的嘴皮子,真真是给本公主涨了见识啦。”

    在场之人听闻叶婉的话先是一愣,公主?什么公主?随即有人想起了在镇上听到的那些传言,不禁睁大了眼睛,惊呼道:“难不成竟是真的?!”这人的惊呼像是一个信号,提醒了那些还有些不明所以的人,一个个俱是登时只觉口里发干,相互对视着,惊骇得不知该说什么好。

    梅子娘自是也听说叶婉是公主的传言,不过出于某种心理,她是不愿意相信的,又因着她一次次使坏,叶婉也没有拿她怎样,她的胆子也大起来了。扭曲着狰狞的脸庞,朝着地上恶狠狠地呸了一口,骂道:“大白日的,做你娘的梦吧!还公主?你这么个不要脸的骚蹄子要是公主,老娘就是王母娘娘啦!你那么点道行,还想在老娘面前弄鬼?滚回娘胎再修炼个百八十年吧!”她这一番骂得倒是痛快了,却不知一口一个“老娘”的彻底惹怒了叶婉。

    叶婉心头怒火越盛,脸上的笑意却是越娇媚,她回来溪水村本不想理会这些无聊的人的,但她们既然自己硬要往枪口上撞,也怪不得她手下不留情了。不知不觉间,叶婉运起了轻功,转瞬间就掠到了梅子娘跟前,白皙光洁的小手直直抓住梅子娘那因撒了一阵泼,而有些散乱的头发,柔声道:“王母娘娘?你充其量也就是个心肠歹毒的泼妇罢了,少往自个儿脸上贴身金。”叶婉语音轻柔悦耳,无端端却是给人一种阴森冷冽的感觉,好像一只凶兽,正张着血盆大口潜伏在身后,随时可能将其一口吞下。

    梅子娘被揪住了头发,眼中恨意愈浓,不住地死命挣扎,想要摆脱叶婉的束缚,奈何她越是挣扎,头皮就越疼,索性停住身形,眸中阴暗毒光不停闪烁,忽地伸着一双肮脏大手朝着叶婉脸上抓去。梅子娘嘴角咧开一个恶意的笑容,能毁了叶婉那张白白嫩嫩的小脸儿,她就是拼着挨一顿毒打也值了!一个毁了脸的丫头,谁还会娶她?除非是那些个老鳏夫!她家闺女因着妮子的连累,拖了这么些年也是没寻到个好人家,上门来提亲的不是穷到饭都吃不上的,就是克妻的老鳏夫,这一切都是叶婉做下的孽!今日让她得了这么好的机会,她就要让这个小贱人也尝尝她闺女受的那些委屈、羞辱!

    只是,凭着叶婉的身手,哪会被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妇人得了手?不见叶婉如何动作,梅子娘的肋骨猛地受到一股大力的撞击,紧接着,在她的指尖距离叶婉脸颊只差毫厘之时,她的身子不受控制地倒飞出去,“呯”地一下摔在不远处的地上,溅起一片尘土。胸口处闷闷地疼,咳了两声竟“哇”地吐出一大口血来。呆呆地看着衣襟上、地上的鲜血,梅子娘愣了好半晌,然后不可置信地望向叶婉,“嗷”地一声哭嚎起来:“没有天理啦!你这个贱蹄子,竟敢把老娘打的吐了血!不给老娘好生将养,定是活不成了!”她脑子转得也算快的,瞧着那斑斑的血痕立时就萌生出了讹诈叶婉的念头,然后也不管地上冰凉一片,坐起身子就开始哭天抢地,好像受到了天大的冤屈似的。

    这时,躲在人堆儿里观望多时的李大赖子也窜了出来,一屁股坐在梅子娘身边,将他搂在怀里,也哭喊起来:“孩儿他娘,你可别吓我啊,你要是去了,我和孩子们可咋整啊?咱们这个家可不能没有你啊!”

    那边惊魂未定的蔚凌羽正小心地查看叶婉的脸颊,见并无伤痕这才放下心来,但那一声接着一声的聒噪吵得他火气愈发旺了,不耐地对着空气喝道:“天府!还不快去镇上将县令叫来!就看着你们家公主被这两个浑人欺负不成?!”此时蔚凌羽的手不住地颤抖,他都不敢想象,与这样的人生活在一个村子里,杨慧珍一个弱女子带着叶婉,到底是怎么熬过来的?这些人,就是死上一万次也不值得同情,为了叶婉,他定要诛了这些人的九族!

    蔚凌羽眼中的哀痛怜惜,叶婉看懂了,瞬间一颗冰冷僵硬的心就那样生生化成了一汪水,这个人呐,是真的把自己放在心上了吧,不然怎会有那样柔情无限的眼神呢?嘴角不自觉地勾出一个真心的笑意,轻声道:“放心,我没事。今儿个说什么也不会放过她们了。”

    幽兰和玉竹从陈婶子家搬出来一张小桌和两张条凳,大冷的天,就在外面煮起了茶。幽幽的茶香伴着袅袅的热气飘散开来,引得那些等在一旁看热闹的村民不住地抽动鼻子,直道“好香”。“陈奶奶和春花婶子也尝尝,极品的云雾茶,比十年的陈酿还醉人呢。”叶婉分别给陈婶子和春花各端了一杯茶,叫她们一起喝。“啊,对了,春花婶子可别将那罐子茶叶藏起来不舍得喝,放久了就失了味儿了,那可真是白白糟蹋了。”

    “哎,我知道啦,往后爹娘要喝茶,我就给他们沏这个。”春花扯着嘴角苦笑一下,叶婉好容易回一趟溪水村,偏生就有人要闹腾,真是半点不让人消停。这回叶婉怕是真怒了,梅子娘和妮子娘这两家怕是要糟了。

    等了不多时,平安镇的县令几乎是被天府拎着,踏着轻功过来的,天府刚一松手,县令就跌跌撞撞地扑到叶婉和蔚凌羽跟前,谄媚地叩首道:“下官吴曲,拜见长公主殿下、拜见世子爷。”他被天府一路拎着过来,难受至极就不说,关键是太丢面子了!不过天府是叶婉的手下,他不敢有怨言就是了。

    “吴大人呐,你这句‘长公主殿下’本公主可是万万不敢当呢。”叶婉呷着茶,漫不经心地瞟了吴曲一眼,就是这不咸不淡的一眼,吓得吴曲的冷汗登时就冒了一背。呐呐着不敢接话,只拿眼四下偷偷扫了一圈,却见梅子娘和李大赖子坐在不远处的地上,鼻涕眼泪流了满脸,地上还残留着些许血迹,心中就有些了然,看这情形,怕是这二人不长眼,惹了叶婉不快。

    “长、长公主殿下,是不是有刁民在您跟前儿造次了?下官这就命人将他们抓起来问罪!”待回头要招呼衙役上前抓人时才想起来,自己是被天府先一步带到这儿来的,衙役们还在后头没有赶过来呢,勉强地干笑两声,讪讪道:“额,那班衙役怎的还没到,真真是帮只会吃闲饭的!”

    村民们见着县太爷对着叶婉都是那般恭敬谄媚的,心下骇然,这时才真正相信了叶婉是公主的传言。再说梅子娘和李大赖子,见着这般光景吓得浑身直哆嗦,有心想逃走,却是连站都站不起来。妮子娘更是面上一片死灰,方才梅子娘亲口承认了她教妮子扎叶婉小人儿,现下县太爷都上赶着巴结叶婉,那她家妮子做下这等事,还能有活路么?

    不理心思各异的那几个人,叶婉似笑非笑地打量吴曲,忽道:“吴大人倒是神通广大,本公主来平安镇的事儿你知道得很清楚啊。”

    “嘿嘿,”吴曲抬起袖子抹了一把额上的冷汗,强笑道:“下官是承恩侯的门人,前几日承恩侯送信给下官,嘱咐下官万万不可怠慢了长公主殿下和世子爷。”

    叶婉点点头,原来是蔚让,虽然心中还是觉得他有些多事,这份情却是要记的。“废话不多说了,吴大人看看那二人,”叶婉抬手一指梅子娘夫妇俩,道:“那个妇人妄图镇魇本公主,因着她嘴里不干不净,被本公主踹了一脚,这不,瘫在那儿不肯起身,是要讹诈呢。”

    吴曲闻言险些没跌一个跟头,普通百姓搞搞巫蛊之术,本朝并没有明确规定不许,但对象换成是叶婉这样身份的人,那可就是抄家灭族的事儿了。这吴曲苦皱着一张脸,暗叹自己倒霉,他的治下怎么就出了这样不开眼的刁民呢!偷觑了一眼叶婉,见她面上依旧是淡淡地笑着,倒是蔚凌羽,眉头紧皱,时不时扫过梅子娘的眼神像是利刃一般,恨不能当下就将她刮了。心头猛地一跳,连忙收回眼神,肃声道:“长公主、世子请放心,这样心思歹毒的刁民,下官定会严惩不贷!”

    又等了一会儿,一队衙役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地来了,吴曲连让人喘匀气儿的功夫都没给,大手一挥,道:“将这两个刁民捆了,再到他们家中仔细搜查,有什么不好的东西全都带回衙门,本大人要亲自审理!”招手将衙役头儿叫到近前,小声吩咐两句,便让他们去了。

    “吴大人,”蔚凌羽黑沉着脸扫了妮子娘一眼,道:“还有这人家的闺女,听说也很是不安分呢,一道去搜查了吧。”听说那个妮子当年还将叶婉推下了河,害得她大病了一场。叶婉心善没有追究,她竟不思悔改,还想着法子害叶婉,这种人一样不能留!

    “是是是。来人,没听见世子爷的吩咐么?赶紧去!”吴曲再次抹了一把汗,这两个任何一人,一指头就能将他碾死,但愿他们别因着几个无知愚民的事迁怒到自己身上。

    看看日头已是快到晌午了,叶婉施施然站起身,道:“剩下的事儿就交给吴大人处理吧,世子和本公主也该用膳了。”叶婉完全不担心吴曲会轻轻放过梅子娘等人,别说衙役此去定能搜出确凿证据,就是搜不出来,他也会捏造出来,将这几个碍眼的处斩了。

    “是是,可要下官去镇上点几个好菜送来?”

    “不必。陈奶奶一家就像是本公主的家人一般,请吴大人日后多多关照些。”叶婉指了指陈婶子和春花,言笑晏晏地道,有吴曲在,想来以后陈婶子一家定不会吃亏的。

    “是。下官记下了。”吴曲躬身目送着叶婉亲亲热热地挽着陈婶子的胳膊走了,心下暗暗计议,回头得找个机会到陈家拜访一番。

    叶婉和蔚凌羽跟着陈婶子走了,吴曲看了一眼还聚在一边的村民,一甩袖沿着衙役去的小路,往梅子娘家去,他还是去看着点才能放心。

    “呼!亲娘诶,想不到那婉丫头还真是个公主啊!”村民甲见着吴曲走了,深深呼出一口气,县老爷就站在跟前,压力好大。

    “嘘!你疯了不成?还婉丫头、婉丫头的乱叫,你没听县老爷都叫人家‘长公主殿下’么?”

    “哦、哦,对对,得叫长公主殿下!真是威风呐!咱们溪水村这是飞出了金凤凰啊!”

    至此,溪水村、平安镇是彻底轰动了,当年那个人人看不起的破落千金,如今已经成了让他们所有人仰视的存在。

    ------题外话------

    感谢【xystere105】亲投了一张月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种田世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冉云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冉云遥并收藏种田世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