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种田世子妃 > 第一百八十七章 坑高举(上)

第一百八十七章 坑高举(上)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额,她对人总是这么冷淡。”天府摸了摸鼻子,小声嘀咕了一句。

    叶婉只淡淡一笑,她知道天府并不是真的对紫薇不满。紫薇面上看着冷酷无情,对同伴却是真心以待的,多少次,她舍命将同伴从敌人的刀锋下救下,她的同伴们对她亦是如此。“高举想要强抢的那个女子如何了?”叶婉一想起高举打着福隆的名号尽做些混账事,气就不打一处来,等张秀母女的事情解决了,她定要给高举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

    “还能如何啊?虽说高举没能得逞,到底对那女子的名声有些妨碍,近两年内怕是都不好说亲呢。”想到那女子的父兄一听说他是福隆银楼东家派来的,立时就变了脸色,挥舞着铁锹、扫把想赶他出门时凶神恶煞的样子,天府不禁打了个寒颤,好像他跟他们有什么血海深仇似的,那铁锹是一点没留力地往他身上招呼,幸好他躲得快,不然现下定然是头破血流了。被两个普通人打伤,他这面子可往哪儿搁哟!

    “哼,高举那厮真真不是个东西!”祸害了张秀这样一个好女子不算,还惦记着去祸害旁人,偏自己半点本事没有。

    在酒楼中等了一个多时辰,紫薇就拿着和离书回来了。“这么快?”叶婉还道那高举怎么也得犹豫、思量上两日,想不到短短一个时辰就被拿下了,别是紫薇给他上刑了吧?

    似是看出叶婉眼中的深意,紫薇抿了抿嘴,干巴巴地开口道:“人家正愁上哪去寻摸些银子,去寻芳阁会小玉娇呢,属下将银票拍在桌上,他二话没说就签了和离书。”至于与高巧雁断绝父女关系,经高举一番讨价还价,又要了五十两去才同意。

    叶婉微眯了凤眸,冷冷一笑,她还真是没看错高举,他果真是个为了银子将妻子女儿打包卖了的畜生。也罢,张秀母女这下是脱了身了,她也不必再顾忌什么,可以好好儿地收拾收拾那个人渣了。阴阴一笑,叶婉招手叫紫薇到近前来,这般那般地耳语几句后,眼见着紫薇“嗖”地一下,矫健地从窗子又跃了出去,她勾起唇角笑了笑,但愿高举能承受住她这一击,不要让她失望才好。

    闲庭信步地来到龙门酒楼的大堂,叶婉找到徐掌柜,手指“嗒嗒”地轻叩柜台,道:“徐掌柜,寻个空子将高举以一百五十两银子的价码,把妻子女儿一并卖给了我的消息传出去。”

    “啊!”薛掌柜听明白了,却是被这么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惊呆了,好歹高举也是个秀才老爷,怎么能做出这种事?唉,看来平安镇中,又有热闹可看了。

    蔚凌羽吃过早饭后就去了县衙,亲自监听吴曲审讯梅子娘等一干人,幽兰、玉竹也被留在酒楼打包行李,叶婉独身一人往着福隆银楼去。刚进大堂,就见薛掌柜怀抱着一个约莫五岁大的小女孩,轻声哄着。那是一个白白净净的女娃,一双大大的眼中还有未褪尽的恐惧,小嘴嘟嘟的很是可人疼。若是能换下身上那满是补丁的衣裳,这女娃活脱脱就像是观音座前的童子。她才是这么小的年纪,眼见着父亲收了一个陌生女子的银票后,就将自己当成是个物件儿,忙不迭地塞进了那女子的怀中,生怕人家反悔似的,她小小的心灵大受打击,她知道父亲不喜自己,想不到却是到了这般的程度。她被那个浑身冰冷的女子带离了熟悉的家门,心中从害怕又到恐惧,她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可怕事情在等着自己,可是她连哭泣都不敢,高举给她的经验是,哭,也是要挨打的。所幸,那个女子把她带到了熟悉的福隆银楼,这个外公做工的地方。

    “东家,这…”薛掌柜见叶婉来了,带着些询问地看着她,方才一个劲装女子将高巧雁送了来,他猜测那女子应是叶婉身边的人,可事情的来龙去脉他是半点也不清楚,还忧心是不是那女子将高巧雁掳回来的,过不多时高举就要找上门来闹腾了。

    “铜锤过来,将这孩子给张秀送去吧。”招呼了铜锤过来,叶婉伸手捏捏高巧雁的小脸儿,笑着问道:“让这个小叔叔带你去找娘亲好不好?”

    高巧雁没见过叶婉,福隆银楼的其他人却都是认识的,乖巧地点点头,张开手迎向铜锤,要他抱着自己去找娘亲。

    “薛掌柜怎的不去收拾行李?这一半天儿的咱们就出发了。”叶婉扫视着大堂内零星的几个客人,刚刚过完年,正是淡季,生意少些也算正常。

    “嗨,也没啥可收拾的,左不过就带几件换洗的衣裳罢了。”到了京城,吃住都有叶婉提供,简单收拾出几套衣物和一些日常用品就足够了。到时看还缺什么,现买也来得及。薛掌柜这些年很是攒了不少银子,多花个百八十两他也不在乎了。“只是…有一件事儿想求求东家。”

    “哦?是什么事?”叶婉轻挑了挑秀眉,她隐约猜到这事儿应是与薛驰有关。

    果然。“求东家将薛驰一道调到京里去,我就这么两个儿子,着实想让他们承欢膝下。”他这么大岁数了还能走出平安镇去见识见识京城的繁华,这全是托了叶婉的福,现下还诸多要求,薛掌柜脸上不禁有些赧然。

    “成。回头我就与徐掌柜说一声。”共聚天伦是人之常情,叶婉本就不是个苛刻的,自是不会非要让人家父子分隔两地。况且对于这些最初就跟着她的掌柜、伙计,叶婉更是多了几分优容。“对了,薛掌柜也吩咐下去,将高举卖了张秀母女的事儿传扬出去。”

    “啥?”薛掌柜还兀自沉浸在不用与儿子分开的喜悦之中,忽闻这么一个大消息,惊得脸上的笑容都僵住了。“卖了?!”

    “嗯。就在刚刚,连着张秀和高巧雁,以一百五十两银子都卖给了我。”叶婉不屑地一笑,妻子不要了她还能理解,连亲生女儿都毫不犹豫地卖了,真是奇葩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叶婉转身去了张全有的住处,薛掌柜还在那里呆愣着,最后恨恨一跺脚,将几个伙计都招了过来,吩咐着他们将消息散播出去。心中思量半晌,觉得这样也好,也省得张银匠辛苦赚来的银子都填给了那个畜生。

    高举得了整整一百五十两银子,高兴得眉毛都飞起来了。他昨日被叶婉一通打击,回到家不多时就想通了,什么父母过世了不能改名,他偷偷地改了,然后再到别地去参加科举谁能知道他改过名字?正想着法子和说辞去将张秀接回来,并从张全有手里多掏些银子出来,紫薇上门了,开门见山地要求他和张秀和离,并与高巧雁断绝父女关系。盯着那薄薄的一张百两银票,高举的眼睛都绿了,半点没犹豫就签下大名、摁了手印。不过到了高巧雁那张契书时,他眼睛一转,却是不肯白白将女儿送了人,非要再加一百两才行。紫薇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不想让他多占便宜,只说最多再给五十两。然而就这五十两也足够让高举喜出望外了,干脆利索地画了押。他却不知,平安镇上有不少人都知道了这件荒唐事,无一不在暗暗咒骂、唾弃他。两耳不闻窗外事的高举正喜滋滋地谋划着要去给小玉娇赎身呢,妻子卖了个好价钱,也该买个可心的回来给他暖床了。

    叶婉将和离书交给张秀,道:“这下你可以安心了,简单收拾收拾东西,这两天就跟着我去京城。”她没有将高举“卖”了她们母女的事说出来,不代表张全有父女不知道。高举是什么样的人张秀最清楚,虽然心中酸涩难言,好在女儿能跟在自己身边,也算是聊有安慰了。

    “爹,能这么顺利地拿到和离书,还将雁儿带了来给我,东家怕是没少花银子吧。”张秀搂着女儿一刻也不敢撒手,生怕被人抢了去似的。“这银子咱得还人家。”叶婉半句银子的事都没提,也没说让她们母女为奴为俾的,但以张秀的品性,却是做不出假作不知的事,她已暗暗决定,等到了京城就出去某份工来做,赚银子还给叶婉。

    “不必。”张全有摆摆手,铁青着脸色,道:“东家的为人你往后就知道了,她不是在乎那点银子的人。爹多卖些力气好好干活也就是了。”通过这件事,张全有才真正看清高举的真面目,简简单单地就能将妻女卖予旁人,就算不和离,自家女儿和外孙女还指望能过上什么好日子呢?白白担了个读书人的名头,高举的眼光也就能看出巴掌远去,若是好好善待张秀母女,张全有能给他的何止千八百两银子呢?在福隆做工三四年间,张全有手中已经攒下了好几百两的银子,去到京城定能赚得更多。

    高举还不知自己将现成的银匣子推了出去,一百五十两银票拿到手里还没捂热乎呢,他就忙忙地去了寻芳阁赎人去了。寻芳阁的老鸨是个八面玲珑的人,与三教九流的人都有些交情,早就听说了高举的事,见他来赎人半点不意外。“高公子啊,你是知道小玉娇的,人长得水灵不说,还温柔体贴最最会侍候人的,要给她赎身,这价码可不低啊。”老鸨风情万种地捏着一块桃红色的丝帕,款款坐在雕花的圆桌前,斜斜瞥了兴冲冲的高举一眼,眼睫一垂掩下了眼底的鄙夷。她是风尘女子不假,却最是瞧不上那些抛夫弃子,只顾在青楼厮混的男子。尤其是高举这种,前脚卖了妻女,后脚就到青楼赎个妓子,真个是脑袋有包。

    “瞧妈妈说的,好像我拿不出银子似的。要多少银子能给小玉娇赎身,妈妈尽管说来。”高举高高仰起头,拿着鼻孔看人,摆出一副富家公子的派头。这种派头他偷偷学了好久,终于给派上用场了,心里是说不尽的得意。

    老鸨暗嗤一声,竖起两根手指道:“怎么也得二百两银子吧。”

    二百两?高举脸上的傲然瞬间就有些发虚了,一咬牙道:“一百二十两!”他拢共就得了一百五十两,早知道那会儿就不许那女子还价了,不,应该再多要些银子才对!暗暗咬了咬牙,心中升起了悔意,可是和离书什么的都签了,想再去敲些银子也没借口了。

    “高公子可真会说笑话儿,你这一张口就压下整整八十两!”老鸨笑得花枝乱颤的,好似真听到了多好笑的笑话一般。看着高举的脸色渐渐沉了下来,假装沉思一瞬,道:“罢了,看在高公子诚心来赎人的份上,一口价一百五十两,少一铜子儿都不行。”

    现今高举的全副身家也就是这一百五十两,都给了出去他吃什么喝什么?转念想到小玉娇在寻芳阁这么长时间,想来定也攒下不少银钱,回头那些不全都是自己的么?咬了咬牙应道:“好!就一百五十两。”高举忍着心疼,将两张银票拍在桌上,然后急不可耐地嚷嚷道:“妈妈既已收了银子,快快让小玉娇随我回去罢。”

    拿起银票仔细看了半晌,确认是真的,老鸨这才又带上了笑意,道:“急个什么呢?赎身银子都交了,高公子还怕我们不放人怎的?小玉娇是女儿家,总要收拾了脂粉衣物才好随你走呢。”一摆手,示意下人将小玉娇的卖身契拿了来,递给高举,笑道:“瞧瞧吧,这是小玉娇的卖身契。”

    高举接过卖身契看了又看,笑吟吟地揣进怀里,此时他已没心思与老鸨寒暄,伸着脖子不住地往外张望,等着佳人的到来。

    老鸨使了人去小玉娇房中通知她有人给她赎身。小玉娇也早得了消息,简单收拾了几件衣物,又在妆盒中挑了两只素银簪和一对银丁香用帕子包了,其余的一股脑倒在一张包袱皮上,托来人交给老鸨替她保管着。犹豫片刻,又取回几两碎银带在身上,这才莲步款款地来到前厅,先是对着老鸨施了一礼,柔柔道:“多谢妈妈多年的养育之恩。”起身后还俏皮地朝老鸨眨了眨眼。

    老鸨用帕子掩住口,微一点头后娇笑道:“好好好,能看着你们一个个地从了良,妈妈心中也是欢喜的。往后你就跟着高公子好生过日子吧。”这老鸨并不像旁的老鸨那般,只一味地认银子,她出身风尘,深知青楼女子的心酸与不幸,加之年轻时被个负心的男子坑害过,对着她这寻芳阁里的姑娘就格外照顾些,从不克扣贪墨她们的财物。这也是小玉娇敢把多年积攒下的银子、首饰托给她保管的原因。

    “是。”小玉娇妩媚地一笑,转而如弱柳扶风地对着高举拜下,口中娇软道:“多谢高公子怜惜,赎了奴家回去。”

    风一吹就要倒下一般的美人儿就在眼前,高举心中火热一片,忙上前扶了,笑道:“快别多礼了,这就随我回家吧。”

    帮着小玉娇背了包袱,高举急吼吼地拉了小玉娇出了寻芳阁的大门,直奔平安镇东头的高家小院。回到家,高举早就将圣人的教诲扔到了脑后,忙不迭一把抱起小玉娇回了内室,一番*过后,这才有空闲问起小玉娇的身家来。

    小玉娇眼中幽光一闪,垂头低泣道:“奴家何曾有什么身家呢?妈妈是个什么样的人公子哪里知道,竟是一星半点的银钱都不许我们留呢。”

    ------题外话------

    感谢【694574542】亲投了一张月票!感谢【我是萝卜爱痴草】亲送了两朵鲜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种田世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冉云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冉云遥并收藏种田世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