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种田世子妃 > 第二百六十七章 神秘来人(三)

第二百六十七章 神秘来人(三)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叶婉看着黑衣人,意味深长地笑了,她认定这又是森吉千想出的不入流的手段,他怕是被气昏了头了吧,使出这种低级的计策,实在是太敷衍了,完全把炎麟国的人都当成是傻子了,更是不将一次次破坏了他精心布下的局的叶婉放在眼中,是该说他自信过头好,还是说他被刺激得失了方寸好?忙活了一天,叶婉着实有些困倦,不想再跟跳梁小丑浪费时间,干脆将话挑明了:“阁下,或者说森吉千,这是欺负我们荡寇大将军和本公主年轻识浅,好糊弄呢?倭国的兵士凭什么抛家舍业反过来帮着我炎麟国?我向来不信人会为了没有利益、好处的事情奔走劳碌,森吉千劳心费力地抛出这么大的诱饵,其实是想一举吃掉整个儿荡寇大军罢?不得不承认,阁下的演技是这个。 首发哦亲”叶婉对着黑衣人竖起了大拇指,很是佩服的样子,面上的神情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语气之中带了些嘲讽接着道:“你的真诚、对森吉千深刻的恨意,差点我就信了。可惜,森吉千仓促间的布局,实在是太粗糙了,他忽略了底层兵士们所要面对的客观事实。”

    真正怀有为国为民这一高尚情怀而当兵的兵士有、本着忠君思想而上战场抛头颅洒热血的兵士也有,但绝不会太多;更多的是为了自己的小家不被外敌奴役践踏、是碍于君命迫不得已才去当兵,

    他们所想所求,是家人能安稳地生活,自己可以活下去。是以黑衣人提出的所谓“计划”,根本就是无稽之谈,就像是画在纸上的大饼、空中的楼阁,瞧着诱人,却全都是虚假的。

    黑衣人目光复杂地看着叶婉,转瞬间他已明白了叶婉在怀疑什么,心脏像是被针狠狠地刺了数十数百针,疼痛难当,抖着唇艰难地开口:“小小年纪就要与森吉千那老匹夫周旋博弈,这不该是你过的生活!蔚凌羽那小子是干什么吃的?我听说你二人业已定亲,那么家国天下的事情不该是由他来操心么,他应该挡在你身前,让你在他身后悠闲生活,应该为你遮挡一切风雨,给你最舒心、最安逸、最无忧无虑的生活!”黑衣人提到蔚凌羽,眼中是满满的挑剔和敌意,再看向叶婉时却立即转化成一种“你该拥有全世界”的宠溺,直让叶婉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我过的是怎样的生活,便不劳阁下操心了,请回吧。”或许换个时间,换个人,叶婉定会干脆利落地下令将这黑衣人拖出去砍了,但一对上那双充满春风化雨般对她无限包容宠溺的温情眼神,她就狠不下心,只黑沉着脸冷冷下了逐客令。

    “不、不,你听我说完。”黑衣人抬手挡了身旁那两名阎罗殿成员伸过来,要将他架出去的手,叹了口气,眼神古怪地直视着叶婉道:“你的疑虑是很正确的,所以我方才说‘东佃城中的驻军我已掌握了大半’,我所掌控住的兵士,他们的家人不是在东佃城就是在朝州城,剩下的小半,才是被舍弃的。”

    “我凭什么相信你,一个连脸都不敢露的人?”叶婉唇角上扬,勾起一个不屑的弧度,此人倒也算个人才了,脑子反应很快嘛。只是叶婉在心中已经认定这是个骗局,他再怎么巧言令色,她都不会相信。

    “哦,是我疏忽了。”黑衣人自见到叶婉起,就似乎很是激动失措,浑然忘记了此时自己还是黑巾罩面,一副做贼一般的打扮,尴尬地笑了一声,道:“并不是我不愿意以真面目面对你,只是怕你会被我的样子吓到。”转头边扯下面巾,边对身侧一名阎罗殿成员道:“可否给我打盆温水来?”

    那名阎罗殿成员戒心没有丝毫减少,飞快地瞥了叶婉一眼,见她对着自己微微点头,立即转回眼神一瞬不瞬地盯着黑衣人,扬声对守在门外的人唤道:“打盆温水过来。”

    被人这般当贼一样地时时刻刻盯着,黑衣人觉得有些不自在,不知想到了什么,马上又释怀了,对身旁那二人露出一个赞赏的笑,转回头来继续看着叶婉,好像怎么也看不够一般。

    那是一张俊朗的脸,不但不会吓到人,还很是有些赏心悦目,不过屋中的任何一个人都不会当真,因为他显然是带了人皮面具的,不然不会要求端一盆温水过来。

    不多时,温水送了上来,送水之人竟是天相。今夜并不是他执勤,想是听到了消息放心不下,这才过来看看。黑衣人起身走到桌边,伸手拭了拭水温,不烫不凉刚刚好,那双有些粗糙的大手略顿了一顿,回头又看了叶婉一眼,见她面上更显不耐烦,不敢再耽搁,掬起水轻轻拍打在额头、鬓角和下巴的边缘,反复几次后,人皮面具被沾湿,边缘微微翘起,他沿着翘起轻轻掀开,终于露出了真容。

    叶婉掩口轻轻打了个哈欠,方才黑衣人回头看她的那一眼,莫名让她心脏剧烈跳动了一下,她恍然发现,自己竟陪着这个莫名其妙的人折腾了这许久,暗暗下定决心,待看过了那人的真容后,立时打发他走。只是念头还没转完,

    便见天相像是被吓到了一般,整张脸都扭曲了,还有那两个亦步亦趋跟着黑衣人的阎罗殿成员,脸上几乎同时也出现了那样怪异的表情。

    这人真有那么丑?一个人到底要长相难看到何种程度,才会使向来波澜不惊的阎罗殿成员们露出那种神情?叶婉有些好奇了,端起茶盏抿了一口,催促道:“你转过头来呀。”

    黑衣人无奈地苦笑一声,他本是还没有准比好让叶婉看到他这副尊容的,奈何这丫头太精明了,比他预期的要难对付,他也只能改变自己先前的计划了,但愿不要吓到她,让她讨厌了自己才好。缓缓转身,黑衣人下意识地想要抬手遮挡住右边脸颊上那道三寸来长的刀疤,最终还是忍住了,就那样完完全全没有任何遮掩躲避地面向叶婉。

    叶婉在见到黑衣人面容的那一刻,像是被电了一下,“啪”的一声,手中还没来得及撂下的茶盏一个没端稳,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粹,温热的茶水四溅,打湿了她的绣鞋、裙摆。但她没心思理会这些,情不自禁地站起身向前迈了一步,口中喃喃换了声:“哥?”

    黑衣人反倒很是紧张在意,“蹭蹭蹭”大步上前,一把将叶婉拉离了瓷器碎片的区域,弯身似是想要查看她有没有被烫到,腰身刚刚弯到一半,连叶婉的衣角都还没有碰到,背后忽地伸过两条手臂,将他拉扯得离叶婉远些,并紧紧地将他钳制住。天相面上惊愕无比的神情已然收起,换上了凝重,闪身护在叶婉身前,冷声喝道:“你到底是什么人?”天相对叶睿晨再是熟悉不过,要说在刚刚瞧见黑衣人面容的那一刻,他心中第一个念头是:老大怎么来了,他怎么变成这幅样子?几乎在下一刻,他就认定了此人绝不是叶睿晨。随即心头升起了熊熊怒火,此人敢冒充老大,真真是罪不容诛!

    片刻间发生了这样的小插曲,已经足以使叶婉醒过了神,跨前一步立在天相身侧,同样眼含寒冰地看向黑衣人,仔细打量之下,发现此人与叶睿晨只有七八分仿佛,尤其是右边脸颊那道自眼角至嘴边的疤痕,一看就是有些年头了,绝不可能是最近才有的。

    “哎!你们抓着我作甚,快看看阿婉有没有被烫到了?”黑衣人脸上的焦急之色不像是装出来的,侧头恨恨地看了扭住自己不放的那二人一眼,方才瞧着他们还是一副忠心护主的样子,这会儿叶婉被茶水烫到了他们竟全然不在意,简直就是一帮混蛋!

    “少顾左右而言他!说!你到底是什么人?乔装成我们老大的样貌,究竟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阴谋?!”叶婉自来不喜喝滚烫的热茶,跟在她身边的人都知道,是以天相根本不必担心叶婉会被烫伤,他在意的是黑衣人来到叶婉面前,再如此煞费苦心地露出这样一张脸来,所图必然不小!

    “什么乔装,你们先放开我。”黑衣人面上愈显苦涩,使劲儿挣了几下也没能挣脱束缚,只能求助似的看向叶婉。

    “看看他脸上是否还有伪装。”叶婉脑中出现了一个近乎荒谬的想法,可在没能完全确定此人没有其他伪装手段前,她不敢宣诸于口,她怕等着她的会是更大的失落。眼前不禁浮现出林岚那张愁苦的面容,这个痛苦煎熬了十几年的女人,与子女团聚带给她的幸福喜悦,也没能完全治愈她心上那道深刻的伤痕。

    那两名阎罗殿成员粗暴地扭过黑衣人,面无表情地将大手按上他的脸,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阵,连那道刀疤都捏捏掐掐地验看过好几遍,终于确认后才看向叶婉,抽着嘴角回道:“回小姐,此人面上再无伪装了。”说着话,二人心中不禁感到一阵发虚,手上的力道松了松,对着这么一个与叶睿晨那样相似的脸,他们的压力好大。

    “先放开他。”叶婉定了定心神,摆摆手示意那二人放开黑衣人,目光灼灼地盯着黑衣人,声音带着微不可查的颤抖期待,道:“你,叫什么名字?”

    阎罗殿那二人依言放开了黑衣人,天相却不敢放松警惕,一条手臂拦在叶婉身前,恨不能贴在叶婉身上保护她。在他看来,即使此人天生就长成这个样子,倭国人派了他来,更是显得没安好心,他必须时刻提防黑衣人趁着叶婉分神时突然袭击。

    “傻丫头,难道现在你还不知道我是谁?”黑衣人清楚地看到叶婉眼中闪过患得患失的光芒,慈爱之色溢满眼角,一字一顿道:“我叫叶泰,是你的父亲。”

    “轰”,仿佛天上降下一道劫雷,差点没将天相等人劈成飞灰。开什么玩笑?叶泰叶老侯爷早就死了,这是打哪冒出来一人,竟说他是叶泰?“你、你简直胡说八道!”叶婉还没说什么呢,天相使劲摇了摇脑袋,不敢置信地吼道,他愈发觉得这是一个巨大的阴谋,愈加不敢放松丝毫,整个人都挡在了叶婉面前,牢牢地护住了她。

    “我是不是胡说,阿婉你感觉不到么?”黑衣人轻笑一声,血脉相连的感觉,可不是能伪装出来的。

    本书首发,请勿转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种田世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冉云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冉云遥并收藏种田世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