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种田世子妃 > 第二百九十章 叶婉回京(二)

第二百九十章 叶婉回京(二)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哈哈,睿晨兄说得哪里话,你这般丰神如玉、倜傥不凡的人物,连那倭国公主见了都找不着北了,小弟就是瞧不见谁也不能瞧不见你呐!”蔚凌羽话中带着调侃,一只拳头同时不轻不重地擂向叶睿晨的肩膀。

    叶睿晨微一侧身避开蔚凌羽的拳头,咬牙切齿道:“臭小子皮紧了是吧?走走走,咱俩到外头去练练,让我看看这几月不见,你功夫有多少长进。”

    “走就走。”蔚凌羽嘿嘿坏笑着,这些日子叶泰没少指点他,他自觉进步不小,也想看看他与叶睿晨之间到底谁强谁弱,颇有些跃跃欲试地拉着叶睿晨去了校场。

    赵兴抬头瞄了一眼嬉闹的二人,“唰唰唰”奋笔疾书,快速地写完了奏折,对叶泰笑道:“年轻就是好哇,有朝气。将军、长公主,标下也跟着去凑个热闹。”说着使劲儿吹了吹墨迹将干的纸张,妥当地将之收起,起身忙忙地追着也出去了。

    叶泰看着赵兴急火火的身影,摇头轻笑,亏赵兴还很是羡慕叶睿晨和蔚凌羽有朝气,他都已过了而立之年,不也是不遑多让么。伸手取来一叠宣纸,拈起一支狼毫,在赵兴、蔚凌羽方才研好的墨中沾了沾,垂眸沉思起来。他腹中有千言万语想对林岚倾诉,提起笔却是脑中一片空白,竟有无处下笔之感。

    叶婉走到叶泰旁边坐了,拿起瓷白如玉的瓷勺在笔洗中舀了一小勺清水倒在砚台中,拈了那块放置在笔架旁的上好松香墨,轻轻地研磨起来。她猜叶泰会有许多话要对林岚说罢,恐怕砚台中仅剩的那点墨汁可不够用呢。

    “阿婉真是个贴心的好闺女,哪像那两个臭小子,尽会讨人嫌。”叶泰对着叶婉颔首微笑,瞧着叶婉安静淡然磨墨的样子,让他不禁想起从前,林岚也是这般,在自己书写公文时,默默无声地陪着自己,不时替他研磨、递纸,他二人是那样的默契,间或相视轻轻一笑,满室温馨,仿佛所有的疲累都会消融不见。忆起林岚恬淡美好的模样,叶泰笔走游龙,将自己满腔的相思化成文字,尽皆跃然纸上。

    叶婉偏着头只顾研墨,她可不想窥伺自家老爹是如何向娘亲诉衷肠的。一时间书房中寂静无声,只闻狼毫在纸上拖曳的声音。这般也不知过了多久,书房外叶睿晨、蔚凌羽和赵兴的谈笑声越来越近,想必他们几个是切磋得尽了兴才回来的。此时叶泰也堪堪停笔,小心地将信折好,找来信封装了,仔细封了,交到叶婉手上,道:“找个合适的机会再交给你娘,别、别惊着她了。”怎么可能不受惊吓呢?他都“死”了这么多年了,猛地蹦出来,不把人吓出个好歹就不错了。可叶婉说得也没错,他总不能因着怕吓到林岚,就一辈子不与她相见吧?左右是得来这么一下子,早晚都一样。

    “知道了爹,你放心罢,我心里有数的。”叶婉接过那厚厚的一封信,只觉得沉甸甸的,这里面装着的已不仅仅是一封信那么简单,更是叶泰对林岚矢志不渝的感情。

    外面那三人有说有笑地进到书房,赵兴由衷地感叹道:“将军,你家这儿子、女婿可都是不得了的好苗子呐,看得标下真真羡慕得很,要是将来我家那皮猴子有他们一半我就满足啦。”离开京城大半个月了,他还真是有些想儿子和闺女了。

    “你啊,就不要捧他们啦,他们有多大的本事我还不知道?年轻人还是要多磨砺才好。”其实叶泰对蔚凌羽和自家儿子都是很满意的,只是他们年纪还小,心智不成熟,就怕多夸几句他们骄傲自满起来,失了进取心反倒不好。

    叶睿晨闻言微微挑眉,要说单论身手,就是叶泰恐怕也不是他的对手,只是这话他却不好说,免得扫了叶泰的面子,遂只轻笑一声,转而对叶婉道:“阿婉,你不是说要收拾了森丽娜么?现下就去罢,尽快拾掇完这事儿,也让兄弟们好生松乏松乏。”自占领了这倭国京都,阎罗殿的人就将森丽娜的府邸围了,因着叶婉有言在先,要亲自处置森丽娜,旁人便暂时没有理会她,就等着叶婉过来呢。

    “也好。爹、赵将军,那我们就先去了。”森丽娜不过是个小小女子,说起来又是小一辈的,叶婉料定叶泰不会自降身价去搀和这事儿,只与叶泰打了声招呼就与叶睿晨、蔚凌羽出去了。

    走在倭国京都的大街上,三人留心听着百姓们的谈话,那些与商贩们讨价还价声中,偶尔能听见几句对于炎麟国接手倭国京都的讨论,他们大多数倒并不怎么反感抗拒,毕竟以倭国的国力根本不足以抵御住炎麟国的进攻,最重要的是他们占领京都后,并没有奴役、压榨、欺辱他们这些老百姓,日子还是照旧过,反而还减免了他们一年的税赋,起码来年的日子可以宽裕些。只是还是不免要叹息,这一仗白白死了那么多兵士,这都要怪森丽娜过于跋扈淫荡所致,要不是她色迷心窍,强掳了人家长宁侯,自家女婿子侄的,也不至于年纪轻轻就去了。

    听着百姓们在背地里唾骂森丽娜,叶婉嘴角轻勾,她想根本不用自己动手了,只要将森丽娜扔给这些怨气冲天的百姓们,她的下场绝对够惨。这样不但能泄自己的心头之恨,还能让百姓们也发泄发泄不满的情绪,真真是一举两得。

    三人来到森丽娜的府邸,那些阎罗殿的成员心知自己的苦日子算是到头了,一个个跟见到了救星似的,实在是这几天森丽娜忒能闹腾了,把他们烦得够呛。一场大战下来,别人还能轮着番儿地歇息两天,就他们这帮人,到现在神经都不敢松懈,生怕一个不留神让森丽娜给跑了,那他们可真真就是在阴沟里翻船,大大地丢了脸面了。

    “少爷、小姐,你们可来了!”天机听人回报叶睿晨他们过来了,赶紧迎了出来,哭丧着脸立即开始诉起苦来:“你们要是再不来,咱们怕是都要撞墙去了。”原来森丽娜听说了叶睿晨现身了,已经如死灰般的心又重新燃起了希望,此时她才顾不得倭国如何,反正已然这样了,她高贵的公主身份想是也没什么指望了,不如死死巴上了叶睿晨,没准儿还能有条好出路,是以他见人就对人说她与叶睿晨早就生米煮成了熟饭,想借此来压一压叶睿晨,使他为了名声不得不娶了自己。不过她这些日子能见到的人,不是近身伺候她的那几个奴才,就是阎罗殿的人,恰好这些人对那点事儿都是心知肚明,却也没谁能信了她的话。

    叶婉听了天机说了这些情况,心头火起,森丽娜这女人可真是不要脸呐!倒贴都贴到她叶婉的哥哥身上来了,这是嫌自己死得不够快!“去个人将京都的百姓们召集起来,将森丽娜给我带出来!”叶婉小脸儿阴沉,冷冷地吩咐一声,埋怨地瞪了叶睿晨一眼扭头就走了。

    叶睿晨明白叶婉是嗔怪自己,想出了这么个法子,炎麟国出兵的借口是有了,他自己的名声却是大大受损——被个女人强掳了去,他一个大男人面子上能好看得了嘛。这一仗打下来,实际上他们兄妹是得不着什么好处的,真正便宜的是蔚谦他们父子俩。不过若不是他一力主张灭掉倭国,叶泰要在这小小的倭国藏匿到何时还未可知,也许这就是冥冥之中早有注定罢。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尴尬地摸摸鼻子,叶睿晨与蔚凌羽相视咧嘴一笑,赶紧追了上去,瞧着叶婉的样子,森丽娜怕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他们就当看大戏了。

    京都中的百姓听到有人敲锣,都好奇地朝着声音的来源张望着,他们正自疑惑着发生了什么事,就听到敲锣那人叫大家都到城郊刑场那里集合,长公主殿下要公开处置森丽娜。

    那些家人中有去当兵,再也回不来了的百姓们,先是一愣,紧接着“轰”地一声就炸开了锅,他们对森丽娜真真是恨透了,要不是她作死,自家孩子又怎么会陪了葬!倒不是这些百姓明白事理才不去恨炎麟国,而是因为炎麟国对他们来说太过强大,他们就是将之恨出了血也是无济于事,索性下意识就略过了炎麟国这个庞然大物,转而将那满腔的怨恨全都加诸在了森丽娜这个“始作俑者”身上。一听说叶婉要公开处置森丽娜,他们就是有天大的事呢,也要暂时放在一边儿,去看看森丽娜那个贱人到底能得个什么下场!

    不多时刑场边上就围满了瞧热闹的百姓,叶婉登上三丈见方的行刑台,一挥手示意阎罗殿成员将人押上来。森丽娜被五花大绑着,较之几个月前瘦了两圈不止的身子不住扭动,试图挣脱束缚。叶婉眯眼上上下下打量了森丽娜两遍,只见她身形纤细,清汤挂面的一张小脸很是素净,倒比在炎麟国京城那会儿顺眼许多,若不是知道她是个多么不要脸皮的人,叶婉还真有些不忍心为难她了。

    两个阎罗殿的大汉钳制着森丽娜的胳膊,把她往行刑台上拖拽,她也意识到了等着自己的不是好事儿,身子扭动得更加剧烈,拼命地抗拒着不想上去。不住慌乱转动的眼睛不经意瞄见了叶婉,动作稍一停顿,又再使劲儿挣动起来,同时声嘶力竭地吼道:“叶婉!你这个贱人!本公主是你未来的嫂子,你竟敢如此迫害于我!还不快把本公主给放了!”

    不待叶婉说些什么,百姓们齐齐倒吸一口冷气,一个个眼神都变得暧昧起来,兜头小声窃窃私语起来。现下谁人不知森丽娜瞧上了炎麟国的长宁侯,遂将他强掳了去,这么长时间过去了,这二人发生了什么首尾也不是奇事。他们都等着看此事要如何收场,是叶睿晨真个娶了森丽娜,还是叶婉一狠心将她杀了了事。

    “呵,见过不要脸的,却是真真没见过如此不要脸的。”叶婉冷笑一声,不屑道:“什么‘你未来的嫂子’?亏你也好意思说出口!我叶家是什么样的人家?门风家规严谨,岂会娶进门一个你这般不知廉耻为何物的女人?”

    森丽娜眼见叶婉对自己满是鄙夷,心中登时涌起无限的愤恨,当初就是她从中作梗,叶睿晨才会那般不待见自己,如今又是她,让自己在那么多人面前这样狼狈,她不知为何,就是想看看叶婉愤怒无奈的样子,口不择言道:“本公主怎么进不得叶家大门?叶睿晨要了本公主的身子,他不娶也得娶!况且他原就对本公主有意,都是你这贱人在背后使坏,生生拆散了我们一对有情人!”

    “哗”!百姓们闻言不禁震惊地惊叫出声,疑惑的眼神有意无意地扫向叶婉,竟难倒是他们错怪了丽娜公主?真相是叶睿晨与丽娜公主相互爱慕,无奈这准小姑子不喜,一对小情人儿无奈选择私奔,炎麟国皇帝不知内情,误以为他们的长宁侯是被掳走的,这才发兵倭国,引出了这桩祸事?若是这般,他们真正的仇人可就是这位炎麟国的长公主啦。

    森丽娜艰难地扭头看向行刑台四周百姓的反应,得意一笑,这帮贱民她最是了解,统统都是人说什么就信什么的蠢货,她就算今日难逃一死,也要往叶婉身上泼一大盆脏水,让她也尝尝被人唾弃的滋味!

    “啪啪啪”,出乎意料地,叶婉并没有森丽娜期望中那样愤怒已极,她还是那样淡然无波的样子,一双纤纤素手相击还鼓起掌来,道:“编,接着编!我倒要看看你还能编出怎么样离谱的谎言来。说什么对你‘有意’,你当我哥眼睛是瞎的,会看上你这种寡廉鲜耻的女人?你恐怕是不知道,我哥有洁癖,他怕是碰你一根手指都会嫌脏,更别提‘要了你的身子’!”

    ------题外话------

    感谢【xhy198979】亲投了一张月票!

    本书由乐文首发,请勿转载!

    “哈哈,睿晨兄说得哪里话,你这般丰神如玉、倜傥不凡的人物,连那倭国公主见了都找不着北了,小弟就是瞧不见谁也不能瞧不见你呐!”蔚凌羽话中带着调侃,一只拳头同时不轻不重地擂向叶睿晨的肩膀。

    叶睿晨微一侧身避开蔚凌羽的拳头,咬牙切齿道:“臭小子皮紧了是吧?走走走,咱俩到外头去练练,让我看看这几月不见,你功夫有多少长进。”

    “走就走。”蔚凌羽嘿嘿坏笑着,这些日子叶泰没少指点他,他自觉进步不小,也想看看他与叶睿晨之间到底谁强谁弱,颇有些跃跃欲试地拉着叶睿晨去了校场。

    赵兴抬头瞄了一眼嬉闹的二人,“唰唰唰”奋笔疾书,快速地写完了奏折,对叶泰笑道:“年轻就是好哇,有朝气。将军、长公主,标下也跟着去凑个热闹。”说着使劲儿吹了吹墨迹将干的纸张,妥当地将之收起,起身忙忙地追着也出去了。

    叶泰看着赵兴急火火的身影,摇头轻笑,亏赵兴还很是羡慕叶睿晨和蔚凌羽有朝气,他都已过了而立之年,不也是不遑多让么。伸手取来一叠宣纸,拈起一支狼毫,在赵兴、蔚凌羽方才研好的墨中沾了沾,垂眸沉思起来。他腹中有千言万语想对林岚倾诉,提起笔却是脑中一片空白,竟有无处下笔之感。

    叶婉走到叶泰旁边坐了,拿起瓷白如玉的瓷勺在笔洗中舀了一小勺清水倒在砚台中,拈了那块放置在笔架旁的上好松香墨,轻轻地研磨起来。她猜叶泰会有许多话要对林岚说罢,恐怕砚台中仅剩的那点墨汁可不够用呢。

    “阿婉真是个贴心的好闺女,哪像那两个臭小子,尽会讨人嫌。”叶泰对着叶婉颔首微笑,瞧着叶婉安静淡然磨墨的样子,让他不禁想起从前,林岚也是这般,在自己书写公文时,默默无声地陪着自己,不时替他研磨、递纸,他二人是那样的默契,间或相视轻轻一笑,满室温馨,仿佛所有的疲累都会消融不见。忆起林岚恬淡美好的模样,叶泰笔走游龙,将自己满腔的相思化成文字,尽皆跃然纸上。

    叶婉偏着头只顾研墨,她可不想窥伺自家老爹是如何向娘亲诉衷肠的。一时间书房中寂静无声,只闻狼毫在纸上拖曳的声音。这般也不知过了多久,书房外叶睿晨、蔚凌羽和赵兴的谈笑声越来越近,想必他们几个是切磋得尽了兴才回来的。此时叶泰也堪堪停笔,小心地将信折好,找来信封装了,仔细封了,交到叶婉手上,道:“找个合适的机会再交给你娘,别、别惊着她了。”怎么可能不受惊吓呢?他都“死”了这么多年了,猛地蹦出来,不把人吓出个好歹就不错了。可叶婉说得也没错,他总不能因着怕吓到林岚,就一辈子不与她相见吧?左右是得来这么一下子,早晚都一样。

    “知道了爹,你放心罢,我心里有数的。”叶婉接过那厚厚的一封信,只觉得沉甸甸的,这里面装着的已不仅仅是一封信那么简单,更是叶泰对林岚矢志不渝的感情。

    外面那三人有说有笑地进到书房,赵兴由衷地感叹道:“将军,你家这儿子、女婿可都是不得了的好苗子呐,看得标下真真羡慕得很,要是将来我家那皮猴子有他们一半我就满足啦。”离开京城大半个月了,他还真是有些想儿子和闺女了。

    “你啊,就不要捧他们啦,他们有多大的本事我还不知道?年轻人还是要多磨砺才好。”其实叶泰对蔚凌羽和自家儿子都是很满意的,只是他们年纪还小,心智不成熟,就怕多夸几句他们骄傲自满起来,失了进取心反倒不好。

    叶睿晨闻言微微挑眉,要说单论身手,就是叶泰恐怕也不是他的对手,只是这话他却不好说,免得扫了叶泰的面子,遂只轻笑一声,转而对叶婉道:“阿婉,你不是说要收拾了森丽娜么?现下就去罢,尽快拾掇完这事儿,也让兄弟们好生松乏松乏。”自占领了这倭国京都,阎罗殿的人就将森丽娜的府邸围了,因着叶婉有言在先,要亲自处置森丽娜,旁人便暂时没有理会她,就等着叶婉过来呢。

    “也好。爹、赵将军,那我们就先去了。”森丽娜不过是个小小女子,说起来又是小一辈的,叶婉料定叶泰不会自降身价去搀和这事儿,只与叶泰打了声招呼就与叶睿晨、蔚凌羽出去了。

    走在倭国京都的大街上,三人留心听着百姓们的谈话,那些与商贩们讨价还价声中,偶尔能听见几句对于炎麟国接手倭国京都的讨论,他们大多数倒并不怎么反感抗拒,毕竟以倭国的国力根本不足以抵御住炎麟国的进攻,最重要的是他们占领京都后,并没有奴役、压榨、欺辱他们这些老百姓,日子还是照旧过,反而还减免了他们一年的税赋,起码来年的日子可以宽裕些。只是还是不免要叹息,这一仗白白死了那么多兵士,这都要怪森丽娜过于跋扈淫荡所致,要不是她色迷心窍,强掳了人家长宁侯,自家女婿子侄的,也不至于年纪轻轻就去了。

    听着百姓们在背地里唾骂森丽娜,叶婉嘴角轻勾,她想根本不用自己动手了,只要将森丽娜扔给这些怨气冲天的百姓们,她的下场绝对够惨。这样不但能泄自己的心头之恨,还能让百姓们也发泄发泄不满的情绪,真真是一举两得。

    三人来到森丽娜的府邸,那些阎罗殿的成员心知自己的苦日子算是到头了,一个个跟见到了救星似的,实在是这几天森丽娜忒能闹腾了,把他们烦得够呛。一场大战下来,别人还能轮着番儿地歇息两天,就他们这帮人,到现在神经都不敢松懈,生怕一个不留神让森丽娜给跑了,那他们可真真就是在阴沟里翻船,大大地丢了脸面了。

    “少爷、小姐,你们可来了!”天机听人回报叶睿晨他们过来了,赶紧迎了出来,哭丧着脸立即开始诉起苦来:“你们要是再不来,咱们怕是都要撞墙去了。”原来森丽娜听说了叶睿晨现身了,已经如死灰般的心又重新燃起了希望,此时她才顾不得倭国如何,反正已然这样了,她高贵的公主身份想是也没什么指望了,不如死死巴上了叶睿晨,没准儿还能有条好出路,是以他见人就对人说她与叶睿晨早就生米煮成了熟饭,想借此来压一压叶睿晨,使他为了名声不得不娶了自己。不过她这些日子能见到的人,不是近身伺候她的那几个奴才,就是阎罗殿的人,恰好这些人对那点事儿都是心知肚明,却也没谁能信了她的话。

    叶婉听了天机说了这些情况,心头火起,森丽娜这女人可真是不要脸呐!倒贴都贴到她叶婉的哥哥身上来了,这是嫌自己死得不够快!“去个人将京都的百姓们召集起来,将森丽娜给我带出来!”叶婉小脸儿阴沉,冷冷地吩咐一声,埋怨地瞪了叶睿晨一眼扭头就走了。

    叶睿晨明白叶婉是嗔怪自己,想出了这么个法子,炎麟国出兵的借口是有了,他自己的名声却是大大受损——被个女人强掳了去,他一个大男人面子上能好看得了嘛。这一仗打下来,实际上他们兄妹是得不着什么好处的,真正便宜的是蔚谦他们父子俩。不过若不是他一力主张灭掉倭国,叶泰要在这小小的倭国藏匿到何时还未可知,也许这就是冥冥之中早有注定罢。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尴尬地摸摸鼻子,叶睿晨与蔚凌羽相视咧嘴一笑,赶紧追了上去,瞧着叶婉的样子,森丽娜怕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他们就当看大戏了。

    京都中的百姓听到有人敲锣,都好奇地朝着声音的来源张望着,他们正自疑惑着发生了什么事,就听到敲锣那人叫大家都到城郊刑场那里集合,长公主殿下要公开处置森丽娜。

    那些家人中有去当兵,再也回不来了的百姓们,先是一愣,紧接着“轰”地一声就炸开了锅,他们对森丽娜真真是恨透了,要不是她作死,自家孩子又怎么会陪了葬!倒不是这些百姓明白事理才不去恨炎麟国,而是因为炎麟国对他们来说太过强大,他们就是将之恨出了血也是无济于事,索性下意识就略过了炎麟国这个庞然大物,转而将那满腔的怨恨全都加诸在了森丽娜这个“始作俑者”身上。一听说叶婉要公开处置森丽娜,他们就是有天大的事呢,也要暂时放在一边儿,去看看森丽娜那个贱人到底能得个什么下场!

    不多时刑场边上就围满了瞧热闹的百姓,叶婉登上三丈见方的行刑台,一挥手示意阎罗殿成员将人押上来。森丽娜被五花大绑着,较之几个月前瘦了两圈不止的身子不住扭动,试图挣脱束缚。叶婉眯眼上上下下打量了森丽娜两遍,只见她身形纤细,清汤挂面的一张小脸很是素净,倒比在炎麟国京城那会儿顺眼许多,若不是知道她是个多么不要脸皮的人,叶婉还真有些不忍心为难她了。

    两个阎罗殿的大汉钳制着森丽娜的胳膊,把她往行刑台上拖拽,她也意识到了等着自己的不是好事儿,身子扭动得更加剧烈,拼命地抗拒着不想上去。不住慌乱转动的眼睛不经意瞄见了叶婉,动作稍一停顿,又再使劲儿挣动起来,同时声嘶力竭地吼道:“叶婉!你这个贱人!本公主是你未来的嫂子,你竟敢如此迫害于我!还不快把本公主给放了!”

    不待叶婉说些什么,百姓们齐齐倒吸一口冷气,一个个眼神都变得暧昧起来,兜头小声窃窃私语起来。现下谁人不知森丽娜瞧上了炎麟国的长宁侯,遂将他强掳了去,这么长时间过去了,这二人发生了什么首尾也不是奇事。他们都等着看此事要如何收场,是叶睿晨真个娶了森丽娜,还是叶婉一狠心将她杀了了事。

    “呵,见过不要脸的,却是真真没见过如此不要脸的。”叶婉冷笑一声,不屑道:“什么‘你未来的嫂子’?亏你也好意思说出口!我叶家是什么样的人家?门风家规严谨,岂会娶进门一个你这般不知廉耻为何物的女人?”

    森丽娜眼见叶婉对自己满是鄙夷,心中登时涌起无限的愤恨,当初就是她从中作梗,叶睿晨才会那般不待见自己,如今又是她,让自己在那么多人面前这样狼狈,她不知为何,就是想看看叶婉愤怒无奈的样子,口不择言道:“本公主怎么进不得叶家大门?叶睿晨要了本公主的身子,他不娶也得娶!况且他原就对本公主有意,都是你这贱人在背后使坏,生生拆散了我们一对有情人!”

    “哗”!百姓们闻言不禁震惊地惊叫出声,疑惑的眼神有意无意地扫向叶婉,竟难倒是他们错怪了丽娜公主?真相是叶睿晨与丽娜公主相互爱慕,无奈这准小姑子不喜,一对小情人儿无奈选择私奔,炎麟国皇帝不知内情,误以为他们的长宁侯是被掳走的,这才发兵倭国,引出了这桩祸事?若是这般,他们真正的仇人可就是这位炎麟国的长公主啦。

    森丽娜艰难地扭头看向行刑台四周百姓的反应,得意一笑,这帮贱民她最是了解,统统都是人说什么就信什么的蠢货,她就算今日难逃一死,也要往叶婉身上泼一大盆脏水,让她也尝尝被人唾弃的滋味!

    “啪啪啪”,出乎意料地,叶婉并没有森丽娜期望中那样愤怒已极,她还是那样淡然无波的样子,一双纤纤素手相击还鼓起掌来,道:“编,接着编!我倒要看看你还能编出怎么样离谱的谎言来。说什么对你‘有意’,你当我哥眼睛是瞎的,会看上你这种寡廉鲜耻的女人?你恐怕是不知道,我哥有洁癖,他怕是碰你一根手指都会嫌脏,更别提‘要了你的身子’!”

    ------题外话------

    感谢【xhy198979】亲投了一张月票!

    本书由乐文首发,请勿转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种田世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冉云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冉云遥并收藏种田世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