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乱世三国魂 > 第361章 宴请

第361章 宴请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巅峰玩家完美机甲剑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酒过三巡之后,刘焉又各自敬了张毅和曹操一杯,然后便以不胜酒力为由先退席了。

    刘焉退席张毅也挺理解的,毕竟刘焉上了岁数,大战期间也好几天都没好好休息了,现在战事一过,自然就撑不住了,所以也未过多挽留,只是很客气的起身目送了刘焉离开。

    刘焉退席后,庆功宴上也就剩曹操和张毅了,席间,曹操不时向关羽三人举杯称赞三将勇猛,想借故和关羽三人攀谈,可三人对他的态度却很冷淡,张飞就没拿正眼看过曹操,典韦更是理都不理,只管埋头吃肉,只有关羽出于礼节和他举举杯,可也只是浅酌,弄得曹操好不尴尬。

    曹操的举动和三将的反应,张毅都看在了眼里,心道:这老曹操还真是奸诈,当着老子的面就想挖老子的人,臭不要脸的,你也不想想,他们拼死拼活挣来的功劳,被你捷足先登抢了一半儿,他们会理你才怪。

    虽然心里在腹诽曹操,但张毅嘴上却笑着说:“孟德兄莫怪,我们定平军有军规,征战在外不得饮酒,庆功宴上酒过三巡,已经算是破例了,因此我们不会在多饮了,再加上我们定平军从未得过朝廷一点钱粮,因此伙食不好,他们已经很久没见到过这么好的宴席了,所以还请孟德兄见谅。”

    张毅说的是实话,他自己都已经很久没吃过肉了,更别提关羽他们了,要不是有曹操他们在,关羽和张毅需要顾及颜面,不然他俩也早就和典韦一样大快朵颐了。

    听了张毅的话,曹操叹了口气,有些伤感的说:“连侯爷这样的有功之臣尚且受到这种待遇,哎~奸臣当道,民不聊生,黄巾贼起,天下将乱也!”

    曹操的这番话是发自肺腑的,说起来曹操一开始是想匡扶汉室的,这一点史书上也有记载。

    174年,19岁的曹操被举为孝廉,入洛阳为郎,正式进入仕途,不久后,被任命为洛阳北部尉,相当于县令一级,说起来一开始就能做到县令,已经不算小了,但由于洛阳为东汉都城,是皇亲贵戚聚居之地,因此他的官可以说是小的不得了。

    虽然官小,但曹操却并没有懈怠,一到职就申明禁令、严肃法纪,造五色大棒十余根,悬于衙门左右,言明:有犯禁者,皆棒杀之。

    蹇硕的叔父蹇图违禁夜行,曹操毫不留情,将蹇图用五色棒处死。于是,“京师敛迹,无敢犯者”,但曹操也因此得罪了一些当朝权贵,只是碍于其父曹嵩的关系,不敢真把他怎么样,却把曹操调至了远离洛阳的顿丘,任顿丘令,后来曹操因妹夫宋奇被宦官诛杀,受到牵连,被免去官职,回到家乡谯县闲居。

    180年曹操又被朝廷征召,任命为议郎,此前,大将军窦武、太傅陈蕃谋划诛杀宦官,不料其事未济反为宦官所害,曹操上书陈述窦武等人为官正直而遭陷害,致使奸邪之徒满朝,而忠良之人却得不到重用的情形,言辞恳切,但没有被汉灵帝采纳,至此曹操才明白,东汉已经烂到了骨子里,仅凭自己一人之力,根本无法匡正。

    因此曹操在张毅面前的感叹,完全是出于真心的,不是故作戚然。

    “哎~”同样长叹了一声,张毅也伤感的说:“时局如此,你我为臣者,只能尽心尽力,除此之外,也别无它法了。”

    “我就是不明白,”越说越伤心的曹操,一拍大腿痛心疾首的说:“皇帝陛下是怎么了?他就看不出忠奸,看不出谁有治世之才,谁是尸位素餐?像窦武和陈蕃这样的忠臣居然会被正法,像侯爷这样的有功之人,居然没有一个公正的待遇,而朝堂之上那些溜须拍马,无恶不作的奸佞之徒,却能受到重用?这世道到底是怎么了?”

    越说越痛心的曹操,猛的灌下杯中的酒后,开始滔滔不绝的讨论起了时局,而张毅则一直在静心细听,时而点头称是,时而痛心疾首的附和曹操,反正是把一个倾听者能做的都做了。

    滔滔不绝的说了半个小时后,曹操说累了,开始反问张毅对时局的看法,但张毅却没有正面回答他,依旧是再说“时局如此,你我为臣者,当尽心竭力”之类的话,直到酒宴散了,张毅都没有说一句评论时局的话。

    看着张毅等人走出县衙的背影,曹操暗自皱起了眉头。

    感觉有些看不透张毅的曹操,转头问身后,一个刚刚才走进大堂的人问:“宋业,对于此人,你怎么看?”

    这个宋业,就是曹操身边的玩家,说起来他跟随曹操也是无奈,因为他在这一世的身份就是曹操家的家奴,要想出人头地,也就只有追随曹操这一条路了。

    略微的冲曹操欠了欠身,宋业恭敬的说:“主公,此人,将来必会成为您成就霸业的绊脚石。”

    “成就霸业,成就霸业…”反复沉吟了几遍那四个字,曹操有些迷茫的说:“我真的能如你所说,成就一番丰功伟业吗?”

    “主公若问业,业还是那句话,”躬身向曹操行了一礼,宋业肯切的说:“汉室将亡,安天下者,必主公也!”

    宋业那肯切的语气,让曹操虎目一亮,心中不禁豪气顿生,要不是顾及四周还有旁人,曹操肯定要发表一些宏论了。

    曹操和宋业谈论张毅的时候,关羽也在询问张毅对曹操的态度,他不明白为什么张毅一直不正面回答曹操的问题。

    与张毅并马而行,关羽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开口问道:“大哥,小弟愚钝,为什么你不把平时对我们说的话,讲给那个曹操听呢?”

    平时给关羽他们洗脑的时候,张毅没少抨击时局,关羽本以为在曹操一番高谈阔论之后,张毅会说出一番让曹操折服的话,可没想到张毅却缄口不言,这让关羽很是费解。

    关羽心中有疑惑,张毅早就看出来了,就等他问呢,所以听完关羽的话之后,张毅想都没想,立刻反问关羽:“云长,你说在洛阳那些人的眼中,我是什么人?”

    “是收复撕郡的大功臣啊。”

    想也没想,关羽立刻就说出了答案。

    “错,”直接否决了关羽的回答后,张毅笑着说:“在洛阳那些人的眼中,我就是十常侍的一条狗,我想不光那些人这么认为,十常侍自己肯定也是这么想的,就连那些你们认为昏庸无能的皇帝,肯定也是这么认为的。”

    关羽心中对汉朝还有期待,这一点历史上就有很多证据,比如所有人都在劝刘备称帝的时候,关羽却一直沉默,以至于后来,关羽兵败被杀,后人一直认为有刘备的责任。

    关羽败走麦城最后被杀,有没有刘备的责任,张毅不知道,但张毅很清楚关羽匡扶汉室的心愿,所以张毅一直在不断的通过言语来抹掉关羽心中的那份期待,就像现在这样,他提到了汉灵帝。

    所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关羽心中对汉朝的期待,无非就是对皇帝的期待,因为关羽曾经说过“清君侧”之类的话,这就说明关羽对汉灵帝一直还都抱有很高的的期待,他一直都以为只要把那些奸臣都扫荡干净了,汉灵帝一定能成为一个好皇帝,所以张毅现在就要在关羽心里埋下一颗怀疑的种子。

    果不其然,当张毅提到汉灵帝的时候,关羽那一对卧蚕眉立刻皱到了一起。

    “皇帝也这么认为?”皱着眉想了想,关羽摇摇头说:“不会吧,皇帝一直都在被奸人蒙蔽,应该不知道这些事吧?”

    “云长你太天真了,”笑着对关羽摇了摇头,张毅把马头朝关羽靠了靠,然后低声问:“陛下最宠信的是十常侍是吧?这点从他吧禁军交给十常侍来统领就能看出来,可他为什么又把京城卫戍交给了何进呢?为什么把北军交给倒向何进的卢植呢?因为他怕十常侍权利太大,他的皇位不稳,所以才要平衡双方的权利。”

    “可要是皇帝知道大哥是十常侍的人,为什么还要把北军交给大哥呢?”

    关羽也是一个有智谋的人,张毅的话一说完,他立刻就想到了疑点,但张毅早就把话都编排好了,哪里会被他问住。

    “因为他别无选择,”目光直视着关羽,张毅言辞凿凿的说:“他为什么别无选择,我三言两语跟你说不清楚,但黄巾之乱一起,他马上拜何进为大将军,同时解除党锢,推行了一系列有利的措施这说明什么?说明他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而这又说明什么呢?说明他不是一个昏庸无能的皇帝,只是不想做一个为国为民的好皇帝,因为做好皇帝累,但做一个昏君却能轻松。”

    听了张毅的话,关羽的眉头皱的更紧了,脸上也漏出了思索的表情。

    看到关羽开始考虑自己的话了,张毅趁热打铁继续说:“从他平衡双方权利,这说明他懂得为君之术,从黄巾之乱他推行的措施,说明他懂得为君之道,懂为君之术和为君之道却让天下大乱,说明他就是不想做一个好皇帝,皇帝,天子,是上天之子吗?不是,是天下万民之子,一个人,却要做天下万民的儿子,要让天下万民过上丰衣足食的日子,该有多累?绝对是常人无法想象的,这也就是为什么历朝历代,昏君要比明君多的原因了。”

    张毅的话说的通俗易懂,不到关羽听懂了,连张毅身边的几个亲兵都听懂了,典韦听完更是拍着大脑袋说,自己给一个人当儿子就够辛苦的了,皇帝要给天下人当儿子,还真不是人干的。

    张毅的话是说完了,但他不确定关羽能体会多少,不过这也不是着急的事儿,所以张毅也没在多啰嗦,而是加速赶回城外的大营。

    回到城外的驻地,张毅看到的是大批的黄巾战俘,这让他很头疼,因为这些战俘不同于鲜卑战俘,鲜卑战俘张毅可以劝降或者逼降,而这些战俘说起来都是普通百姓,虽然他们附逆黄巾,跟着黄巾军一起造反,烧杀抢掠也干过不少坏事,也很可恶,但让张毅用对付敌人的手段来对付他们,张毅真有点下不去手。

    看着蹲在地上那些因惧怕而瑟瑟发抖的人,张毅转头问关羽:“云长,你觉得他们该怎么处置?”

    听到张毅说要处置自己了,那些黄巾战俘立刻抬起了头看向了他,而此时关羽也顺着张毅的手看向了那些战俘,从那些人的眼中,关羽看到了恐惧和惊慌,也看到了憎恨和怨毒,但更多的却是迷茫,因为那些战俘自己都不知道接下来等待自己的是什么。

    “把他们交给朝廷?”关羽试探的问了一句,但随即自己又摇摇头说:“不行,交给朝廷他们都会没命的,虽然他们很可恶,但很多人却罪不至死,要不然收编了他们?”

    “收编他们?”挑了挑眉毛,张毅抬手指了指那些黄金士卒:“你看看他们的状态,他们符合定平军的征兵标准吗?再看看他们的岁数,上到四十多五十的,十五六的都有,收编他们,咱们要拿为数不多的粮饷养他们?”

    “这…”被张毅问哑巴的关羽,犹豫了一下又问张毅:“那大哥打算怎么办?总不能全杀了吧?”

    曾经目睹过张毅虐待那些鲜卑战俘的关羽,是真的怕张毅一咬牙把这些人都杀了,当然了以现在张毅的心性,也的确是能干的出来。

    笑了笑,张毅反问关羽:“我要说全杀了,让你执行,你下的去手吗?”

    “这…我…”

    一下又被问楞了的关羽,这那那这的,嘟囔了半天,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自然了,素来以仁义著称的关羽,是做不出那种屠杀战俘的事儿的。

    见关羽摇头了,张毅扭过头问张飞:“翼德,你下的去手吗?”

    “俺?”突然被张毅点到,张飞显得有些惊讶,他用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后,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说:“俺不行,战场上见了俺绝不手软,但现在大哥让俺把这种状态下的他们给都杀了,那俺老张还不如一头撞死算了。”

    张飞虽然勇猛好斗,但也不是那种心狠手辣的人,他脾气上来了,可能会打骂士卒,但屠杀战俘这种事,也是绝对做不出的。

    “你这家伙也有下不去手的时候?”戏谑的瞥了一眼张飞后,张毅又转头问典韦:“恶来呢?”

    “啊?”同样愣了一下之后,典韦哄声喊道:“俺听主公的,主公说杀俺就杀,不管谁。”

    听了典韦的话,张毅先是愣了一下,但马上就又笑了。

    典韦的回答,既在张毅意料之中,又在张毅意料之外,他知道典韦忠勇,但没想到会忠勇到这种程度,这让他不免庆幸,是自己先遇到了典韦,否则的话,典韦绝对会成为将来战场上,最让自己头疼的悍将。

    其实张毅想错了,应该是现在他手下这班武将,不管哪一个没归在他的麾下,以后都会让他头疼的,当然了,现在已经是不可能的了,不过眼下究竟该如何处理这些战俘,确实是个让张毅很头疼的问题。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乱世三国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对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勾并收藏乱世三国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