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乱世三国魂 > 第383章 措手不及的偷袭

第383章 措手不及的偷袭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巅峰玩家完美机甲剑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轰轰轰……”

    正当关羽打算准备发动最后的决死冲锋的时候,黄巾军骑兵的阵列里,再次响起了巨大的轰鸣声,接着关羽就听到了吕布的吆喝声。

    “云长,快,我掩护你们,撤回来,快啊!”

    原来吕布眼见关羽身边的人越打越少,生怕关羽回不来无法和张毅交代,想要出城接应,但他的副将方程说敌军攻城在即,城内不可无主事大将,拼死拦着他不让的出去,万般无奈之下,吕布只得下令让火箭兵放箭,可火箭兵的连长却说,距离太远根本射不到那里,吕布听完之后,当即命令那连长将“火箭”取来,随即又命方程取来了自己的大弓,他亲自射出了火箭,来掩护关羽回城。

    黄巾军显然没料到定平军的投石车部队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发动攻击,顿时骚动起来。有些骑兵想要后退,各级将官们则在声嘶力竭地吼叫着,试图稳住军心。

    这对于关羽来说绝对是一个机会,于是他赶紧下令:“兄弟们!咱们改天再教训黄巾军!回城!”

    得到这个命令,骁骑的众人神情不由得松了一些,虽然他们不怕战死沙场,但能够不死毕竟是让人高兴的。

    剩余的骁骑随即调转马头朝关门奔去,关羽则坠在最后面,负责断后。

    身处后方中军的张曼成见此情形,立刻急声下令道:“擂鼓传令!催促骑兵突进,不得畏战延误!”

    随即黄巾军中的战鼓声突然变换了节奏响了起来,率领骑兵部队的将官听到这战鼓声,不禁脸色一变,随即大喝道;“全军立刻随我冲锋!”

    说着,这员领军将官便高举长矛追着定平军骑兵冲了上去,几乎就在同时,黄巾军骑兵也在混乱中忙乱地调整着战马,紧随在那员将官身后。黄巾军表现得有些慌张,原来此时黄巾军擂响的战鼓有一个名堂,叫‘绝战鼓’,只要绝战鼓响起,出战将士只能奋勇争先,否则便会被军法斩首。

    此刻,黄巾军距离定平军仅有不到三十米的距离,这个距离是很危险的。

    站在城门楼上的吕布不禁皱起眉头,随即只见他吼着传令道:“命令长戟步兵在城门口准备!迎击敌人骑兵!命令尖刀连立刻上城墙准备应战!命令百兽营,把连弩给弓弩手,妈的,老子不过了!”

    连弩,是张毅根据高级工艺术弄出来的,原理比诸葛亮发明的连弩要先进的多,射程远杀伤力也很强,但制作工艺和价格却过于昂贵,而且重量也是寻常弓弩的三倍,所以张毅只给精锐的百兽营配备了,吕布一直拿着当宝贝一样捂得严严实实的,一直都没用过,生怕别人特别是张飞知道,但现在都火烧眉毛了,吕布也顾不得藏私了。

    随着吕布的命令,定平军立刻行动了起来。

    “轰!”

    吕布的箭精准的如同制导导弹一般,每一箭不是射在黄巾军的正前方,就是射在黄巾军阵列之中,剧烈的爆炸不但炸死了不少黄巾军骑兵,还吓得战马不听的发出嘶鸣声,但即便如此,黄巾骑兵依旧死咬着关羽他们不放。

    黄巾军骑兵维持着同定平骑兵三十多米的距离追在后面,如果一直维持这样的距离,黄巾军是没有办法及时赶到的,但实际情况却不会如此。

    片刻后,当定平骑兵奔到城门口时,速度不由得骤降下来,原来,城门宽度有限,骑兵根本不可能保持速度一涌而入,他们只能先将速度降下来。

    虽然定平军骑兵将速度降下来了,但他们要全部进入高阳城也只须要片刻功夫,然而就这片刻时间便足够黄巾军骑兵赶上来了。

    眼见黄巾军撵了上来,关羽调转马头独自站在了最后。

    黄巾军越来越近了,当距离仅十几米时,立马在城下的关羽突然听到身后响起吕布的大叫声:“放箭!给老子射死他们!”

    随即关羽便看见密如飞蝗的箭矢扯着刺耳的尖啸声从头顶上飞过,直没入黄巾军骑兵之中,看的关羽整个人都傻了,因为这一阵箭雨的密度大得惊人,如果是弓箭手放箭的话,起码得数千弓箭手才能达到这样的效果,他的三营可没有这么多的弓箭手,正当他大惑不解的时候,城上的吕布又喊话了。

    “云长,愣着干啥,快进城啊!”

    听到吕布的喊话,关羽恍然,想要进城,但这时候他却看到黄巾军的骑兵又冲上来了。

    在连弩密集攻击之下,黄巾军骑兵虽然被射的人仰马翻,但仍百余人吼叫着朝关羽冲来,其中就由黄巾军骑兵的两员将官。

    关羽见状,没有丝毫犹豫,立刻拍马迎了上去。

    与此同时,黄巾军主力并没有停止前进,仍然在继续向前冲锋,但连弩施放的箭雨不仅给他们造成了重大伤亡,还使他们的前进步伐骤降下来。

    关羽挥舞着青龙偃月刀吼声连连地当先扎入黄巾军之中,只见寒光一阵急舞,登时便有七八个黄巾军骑兵被斩落下马,与此同时,黄巾军的两个将领挥刀分左右直朝关羽扑了过来,三人随即便混战在了一起。

    七八个回合之后,关羽逼退左边的一名黄巾将官,随即大刀在手中陡然一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右边那一名将官斩去,那人反应不及,当场被戳穿胸膛斩落下马。

    另一个黄巾将官见状,不禁心头大骇,当即便想逃跑,不过他还没跑出多远,便被吕布一箭射杀了。

    与此同时,跟随在这两员将官身边的百余名黄巾军骑兵也被城头的弓箭手射杀得几乎全军覆没,仅剩的几十个幸运逃得性命的此时正落荒而逃。

    就在这时,吕布在城门楼上喊道:“云长!赶快进城!”

    关羽转头一看,发现大部队已经全部进城了,随即,关羽便调转马头飞驰进了高阳城,听到城门缓缓合上的声音,城头的吕布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与此同时,黄巾军主力骑兵在付出重大伤亡后终于冲破了封锁网,但当他们冲到城门口时,高阳城的城门正好被关上。

    黄巾军骑兵没办法在短时间内止住势头,一大群人不由得在城门口挤成了一团。

    吕布见此情景,不禁双眼一亮,随即命令道:“连弩、弓弩手给我射死他们!”

    一边兴奋的喊着,吕布自己也没停下,手中大弓箭无虚发,有时甚至能一箭射死两个,乐的吕布嘴都合不上了。

    随即如同疾风骤雨般的箭矢倾泻而下,城门口的那些黄巾军骑兵顿时倒了大霉了!毫无遮挡的他们就这么眼睁睁地被箭雨一片片打落。

    黄巾军骑兵不禁混乱起来,随即便一窝蜂似的退走了,城门口只留下一片尸体和零零散散无主的战马。

    远处,张曼成面色铁青,他无法接受在付出如此代价的情况之下,竟然仍被对方的大将逃脱了。

    关羽此次率骑兵出击,历时很短暂,但却打得非常惨烈,定平军三千骁骑最后返回高阳城的只有不到七百人,但黄巾军骑兵也付出了近七千人的代价,不过这七千人中有差不多有三分之一是被连弩和弓箭干掉的,但即便如此,骁骑也是以少胜多,并大获全胜,而且要知道,骁骑不过是三营自己的骑兵,可能战士自己的实力同张毅麾下的疾风骤雨差不了太多,但不管装备还是马匹,都跟疾风骤雨差了不止一截,换句话说,若是疾风骤雨来的话,那黄巾军的一万骑兵能不能有人活下来,真是说不好。

    两支骑兵的交战过程,说起来似乎耗费了蛮久时间,其实只经历了很短的时间,当关羽退进高阳城之时,黄巾军另外三面的攻城步卒,距离城墙也就还有四十来米的距离。

    定平军此时已经严阵以待,连弩大部分已经被搬上了城头,弓弩手、尖刀连、刀盾手及长戟手全都已经就位,远远地往城墙上望,只见刀枪如林,寒光耀目。

    吕布并没有现在就下令连弩攻击,因为此刻黄巾军正用盾牌护住了头顶及前方,用连弩的攻击效果并不见得比弓弩好多少,反而还会过多地消耗箭矢,可谓得不偿失。

    弓弩手已经在开始狙射了,在一般的情况下,攻城方的弓箭手应该在此时放箭还击,但是此刻黄巾军的攻城部队却没有这么做,原因很简单,他们已经见识了定平军连弩的威力,哪里还敢撤去盾牌放箭还击啊!虽然他们现在似乎处在被动挨打的地位,但是他们的伤亡却会小得多。

    当黄巾军前进到距离城墙仅十几米距离时,黄巾军的刀盾手突然散开,随即扛着云梯的步卒猛地大吼一声朝城墙冲来,同时推着冲车的士兵则冲向城门。

    就在黄巾军步卒吼叫着冲锋的同时,黄巾军的战鼓随即如雷鸣般大响了起来,战鼓声激昂无比,黄巾军士卒不禁感到精神一振。

    黄巾军开始冲击城墙了,盾牌阵的整体防御不可避免地被撤掉了,这是连弩攻击的大好时机。

    “连弩手射击!”

    吕布扯着沙哑的嗓子下令道。

    手持连弩的士兵得到命令,于是立刻抬起了连弩呈一个倾斜的角度对准了城墙下方,调整好射击角度后,手持连弩的士兵们便猛地扣动了连弩的扳机,随即只见箭雨如群蜂出巢般倾泻到城下的兵丛之中,那景象实在是有让人透不过气来的感觉。

    在箭雨覆盖之下,血花顿时一片片绽放开,黄巾兵在这一瞬间究竟倒下了多少人,一时难以估计。

    城墙上的檑木石块也一直没间断地被掷下城墙,黄巾军被砸得头破血流血肉横飞。

    连弩在发射了一轮之后,被立刻退到后边,重新装填。

    黄巾军顶着飞泻而下的箭雨檑木将云梯搭上城墙,然后就沿着云梯往城头上冲,在此过程中,不时有黄巾军士卒中箭或被石块砸中,从云梯上掉下来,那场面是既壮观又残酷。

    在冲城部队的后方有数千弓弩手正在往城墙上放箭,他们的攻击效果虽然不怎么理想,但是却也给定平军造成了一些伤亡。

    在定平军的诸般手段打击之下,黄巾军的损失极其惨重,不过这并没能阻止黄巾军的前进步伐,黄巾军在付出重大伤亡之后,终于有士兵登上了城头。

    定平军立刻做出相应调整,连弩手弓弩手退到后面,尖刀连、刀盾兵及长戟兵同时顶到了前面。

    在刀枪拼杀中,兵力暂时处于逆势的黄巾军根本就无法招架,登上城头的黄巾军士卒或者被斩杀当场,或者被直接从城头上掷了下去。

    不过这样的局面并没有持续多久。在残酷的肉搏战中,黄巾军在南面城墙上打开了一个缺口,随即张曼成军便沿着云梯迅速在那里汇集。

    原来,杜祥给张曼成出了一个注意,先佯装重点攻击北面城墙,其实是在偷偷地准备对南面城墙的强攻,一开始派去的一万人只是让关羽和吕布放松警惕,当他们的注意力和兵力被吸引过去之后,黄巾军突然发力,集中兵力在南面城墙发起强攻,与此同时,所有弓箭手火力也全部调到了南面城墙,定平军在猝不及防之下,先是被黄巾军弓箭手杀死杀伤不少,然后在黄巾军猛烈的冲击之下,顿时被黄巾军攻上了城头。

    攻城部队打开了一个缺口,黄巾军见此情形,不由自主地一起大喊了一声。正在密切关注战局进展的张曼成面带兴奋之色,当即大声赞叹道;“军师的主意简直太妙了!”

    随即张曼成立刻下令:“传令于毒所部出击!支援南面城墙,今天务必要拿下高阳城!”

    传令兵接令,当即便要下去传令,这时,张曼成又叫住了他:“等等!告诉于毒将军,军队推进时尽量散开!”

    张曼成之所以这么叮嘱一番也是迫不得已,黄巾军现在没有能够压制定平军火箭兵的手段,只能靠尽量散开队形来降低火箭兵的杀伤效果。

    片刻之后,黄巾军大阵就有了动静,只见两万步卒从大阵中脱离出来,快速向高阳城冲去,这亮万步卒散得很开,同平时军队攻城时的情形完全不同。

    在南面城墙上,定平军的兵力处在劣势,定平军将士虽然拼死搏杀,但却无法将黄巾军给压下去。

    随着登上城头的黄巾军士兵越来越多,定平军渐渐无法压住局面了,形势显得岌岌可危。

    就在这时,关羽出现在了城头上,他率领上千名尖刀连正沿着城墙运兵道向南面城墙急赶。

    把手南面的定平军将士面对越来越多的黄巾军,奋力搏杀,但终究寡不敌众,城墙一寸一寸地失守了,城墙上尸积如山,鲜血汇聚成细流在城砖缝隙间流淌着。

    就在最危急的时刻,关羽终于率领尖刀连加入了战局。

    只见关羽大吼一声,挥舞着青龙偃月刀在黄巾军兵丛中掀起一阵血雨腥风,刀影过处,残肢横飞,鲜血如泼。

    紧随在关羽身后的尖刀连猛发一声喊,手持锋锐苗刀杀入敌军之中,与敌军混战起来,尖刀连是张毅步军中的精锐,悍勇的他们一上场便打得黄巾军节节后退。

    不过黄巾军表现得也非常强悍,面对关羽和尖刀连的强力反击,黄巾军吼叫着与定平军混战厮杀,经常出现一刀换一刀的情况,与往日里见到的黄巾军大不相同,其实这也很正常,因为登上城头的人,已经没有了后路,只能拼死力战,这一刻,黄巾军的血性似乎被激发了出来,那份悍不畏死的气概几乎已经可以同定平军相提并论了!但定平军毕竟是定平军,越战越勇的他们让黄巾军体会到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天下精锐!

    手持苗刀的尖刀连吼叫着洒出一道道刀光,在你死我活的杀阵之中用自己的生命硬是将失守的城墙一寸一寸地又夺了回来。

    这一场城头争夺战打得异常惨烈,真可谓‘一寸城墙,一寸血’。

    定平军的悍不畏死和强大战斗力让黄巾军感受到了绝望,也让他们明白了,世人口中的天下精锐究竟有何等惊人的战力,不过黄巾军虽然在战斗力上稍逊一筹,然而此时在气势上却丝毫不输于定平军,如果张毅在这里一定会感慨:难怪历史中的黄巾军差点推翻汉朝的统治,这不是没有原因的!

    在后方观战的张曼成遥望着城墙上那一片的血色惨烈,脸孔已经因为激动和紧张变得通红了,握着刀把的拳头在不由自主地轻轻颤抖着,连指节都已经因为用力过度而变得发白。

    黄巾军其他将士的神情也跟张曼成差不多,甚至更加激动,他们不由自主地高声呐喊着,显然城墙上的血战使他们兽血沸腾了。

    就在城墙上血战进行的同时,黄巾军另外两万步卒正在迅速接近城墙,待赶到城墙下之后,他们立刻投入了战斗,到此刻,黄巾军投入攻击高阳城的总兵力达到了六万余人,而高阳城的守军总数只有一万人。

    正在北城门楼上指挥军队作战的吕布看着城墙下黄橙橙一片的黄巾军,不禁紧皱眉头,如果事态继续这样发展下去,那么高阳城势必失守。

    他娘的,只能用火雷包了!

    “咚~”

    就在吕布刚想动用最后的杀手锏的时候,城门处传来一声大响,随即城墙上的双方士兵感到脚下猛地晃了一晃。

    吕布不禁面色一变,急声问道:“怎么回事?”

    话音刚落,一名浑身染血的士兵气喘吁吁地跑来禀报道:“吕将军,黄巾军有一辆冲城车冲到了城下,开始撞击城门了!”

    闻言,吕布心中一惊,当即下令道:“传令方程,用火雷包,炸死他们这些狗曰的!”

    吕布传下命令后没多久,方程领着十几个百兽营的战士出现在城墙上,此时百兽营的战士未着铠甲,未持兵器,每一个人都抱着一个不大的包。

    如果有现代人看到这个包的话,一定会惊呼:这不是炸药包吗!没错,这些士兵手中的包就是炸药包,不,准确的说应该是火药包,这火药包就是张毅让公输和老陈千辛万苦试制出来的另一种火药武器,目前定平军中的这种火药武器还十分有限,总共只有不到三千个,而高阳城守军的手中只有五百个。

    “立刻用‘火雷包’摧毁城门处的冲城车!”

    一到城头,方程当即下令。

    随即两名百兽营的战士便点燃火雷包,然后将火雷包朝城门口掷了下去。

    黄巾军将士见两个不大的东西从城墙上掷了下来,原本他们还以为那是石块,但那个东西砸在一个士兵的头上,却没将那个士兵怎么样,然后那两个东西便滚落在地,并冒着白烟,不过在此混乱的战场之上,并没有人将此情景放在心上。

    片刻后,两团火光从城门口升起,同时伴着两声巨响,顿时整个大地都彷佛颤了一下,随即浓重的黑烟翻滚开来。

    黄巾军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得目瞪口呆,所有人都没弄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随后,烟尘散去,露出了令黄巾军更加吃惊的一幕,只见那两团火光升起的地方被清空了一小片,起码有几十人被炸成了碎片,还有数十人正躺在地上痛苦地哀嚎,其中有不少被炸得血肉模糊。

    正在观战的张曼成突然看到升腾起的那两团火光,不禁惊愕万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军师,军师,那是怎么回事?”

    张曼成连忙问身后的杜祥,而杜祥此刻却是脸色惨白的看着冒黑烟的地方,脸上满是错愕的表情。

    “轰……”

    还没等杜祥回过神儿来,高阳城的城墙下,再次传来了一声巨响,那声巨响过后,站在瞭望台上的杜祥可以明显的看到,冒着黑烟的位置被清理出了一片空地。

    直愣愣的看着远处那块空地,杜祥喃喃道:“张毅这孙子,居然鼓捣出了威力这么大的炸药!”

    “什么?什么药?”

    听到杜祥的话,张曼成急忙追问。

    “哦,没什么,”醒过神儿的杜祥慌忙摇了摇头,他指着远处那块空地对张曼成说:“渠帅不必担心,那不过是比之前的‘火箭’威力大一些的东西罢了,想要避免被那东西造成较大伤亡,我军只需散开一些即可,城墙那么宽,我们不必集中在一点死命强攻。”

    古代攻城战,向来都是在上面打开突破口后,所有兵力集中冲击那一点,以求最大程度的减少己方伤亡,这一点杜祥很清楚,但眼下这种情况,己方在集中一点突破,显然会比散开伤亡要大得多,杜祥说散开攻击也是没办法的办法。

    同样的,张曼成也清楚这一点,于是只得无奈的点了点头:“也只能如此了,传令下去,让士兵们散开攻击,务必在今晚拿下高阳城!”

    在张曼成下令的时候,其实黄巾军的攻城却没有停下来。

    爆炸之后,攻城的黄巾军愣了一愣,随即又开始继续攻城,好像之前“火箭”的打击,让他们已经麻木了,所以刚才那两下爆炸似乎并未对黄巾军造成多少影响。

    “咚!”

    就在这时,冲城车撞门的大响再一次响了起来,听到响声后,吕布不禁眉头一皱,他不明白冲城车为什么没被毁掉,于是立刻扯着嗓子喊方程。

    “快,再扔!”

    正在指挥手下炸冲城车的方程,听到吕布叫自己之后,急忙跑到了吕布身边,高声问:“将军何事?”

    “怎么回事?”瞪着方程,吕布大声喊道:“为什么冲城车还在撞击城门?”

    看到吕布那怒目圆睁的样子,方程不禁缩了缩脖子,赶忙解释道:“将军是这样的……”

    原来高阳城的城门是一个内凹的孔洞,黄巾军的冲城车是在这孔洞中冲撞城门,这个位置对于城墙上的定平军来说是一个死角,城墙上的守军根本就没办法有效攻击孔洞内的冲城车,就连‘火雷包’也没有办法炸毁在死角处的冲城车。

    听了方程的话,吕布皱起了眉头,心道:怎么办呢?如果任由冲城车这么撞下去,高阳城城门就是再坚固也会被撞毁。

    想了想,吕布转头看了看尖刀连,一咬牙大声喝道:“李连长,带上你的人,立刻跟我杀出城门,务必毁掉敌人的冲城车,方程,你准备好掩护我们,一旦听到我喊你,立刻仍火雷包掩护我们撤回来,明白吗?”

    “将军,不可以!您是主将,焉能以身犯险!”

    “对,将军您不能去,我带人上去!”

    听了吕布的话,方程和李连长都开口劝吕布,可吕布是他们能劝住的吗?

    “别废话了!”瞪着方程,吕布喝道:“老子出征前可是拍着胸脯说肯定能守住高阳城的,要是城丢了,老子活着肯定也要被张飞那斯笑死,倒不如战死来的痛快,还能留下个好名声,谁在拦我,休怪老子不讲情面了!”

    语落,吕布一脸决然的走向了城墙的阶梯,而李连长见状,赶忙带着自己的人跟了下去。

    见吕布已经做出了决定,方程自知根本劝不住吕布,也只得红着眼目送吕布走下了城头,不过带吕布的身影消失后,方程立刻把自己的怒火转向了城墙下的黄巾军。

    一把抢过手下的火雷包,方程点燃后狠狠的掷了出去,扔完一个,方程又点燃了一个,同时嘴里吼着:“该死的黄巾贼们,老子炸死你们!”

    且不说方程如何向黄巾军泄愤呢,单说下了城墙的吕布,此时正一脸严肃的看着被撞击的城门,往日穿在身上的玄金战甲,已经被他脱了,因为玄金战甲太重了,不适合徒步作战。

    “呼”

    长出了一口气,吕布转头看着身后那五百尖刀连的兄弟,表情肃穆的说:“兄弟们,我不能保证你们都能活着回来,但我保证你们都能杀的很痛快,你们愿不愿意跟着我一起杀敌!”

    “愿意,愿意,愿意!”

    齐声高呼一阵后,有一名年纪看上去也就18、9的年轻士兵喊道:“吕将军,我能自己回来,放心吧!”

    “好,只要你能活着回来,并且我吕布也能活着回来,老子就调你来百兽营,”语落,吕布猛地一转身,大喝道:“开门!”

    听到吕布的命令后,把守城门的士兵立刻准备开门,与此同时,还有人朝着城墙上大喊了一声,为的是告诉方程,吕布下令开城门了。

    知道吕布要出城了,方程立刻领着百兽营的兵点燃火雷包,朝城门口处的黄巾军兵丛掷了下去,一口气掷下了十几个。

    “轰轰轰……”

    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升火雷包落地,带着浓烟的红光再次升起,然后连成一片,城下顿时一片鬼哭狼嚎。

    黄巾军被轰天雷所震慑,一时不敢再涌向城门,烟尘渐渐散去,当黄巾军将士看清城门口的情形时,不禁吃了一惊,只见一名威武不凡,而且颇为英武的大将手持一杆大戟傲立在城门出,他在身后,居然跟着数以百计的定平军战士。

    “杀!”

    黄巾军愣了一下,随即回过神来,大吼一声冲了上去。

    “一群蝼蚁!”轻蔑的瞥了一眼那些黄巾士兵后,吕布高声喝道:“留下五十人毁掉冲城车,剩下的人,跟我一起冲杀一阵,杀!”

    “杀!”

    伴随着怒吼声,吕布当先冲了出去,手中的方天戟一阵急舞,瞬间连挑数人,把护在冲城车一侧的人都杀光了,而他身后的尖刀连,也个个如同出笼的猛虎一样,扑向了冲上来的黄巾军。

    在吕布领着人与黄巾军厮杀的同时,留在最后的数十名尖刀连战士,向操纵冲城门的另外十几名黄巾军步卒杀去,这些黄巾士卒哪里是尖刀连的对手,只片刻时间便被尖刀连斩杀干净。

    外围抵挡黄巾军大军冲击的尖刀连打得非常惨烈,黄巾军如海浪般涌来,尖刀连几乎是刀刀搏命,以血换血,在冲城车旁边的黄巾军士卒被剿灭的这片刻时间里,顶在外围的四百五十名尖刀连便阵亡了超过一半,而黄巾军战死的人数则更多。

    尖刀连虽然伤亡惨重,但硬是将黄巾军挡在了城门洞的外面。

    此时吕布完全成了救火队员,看到哪个战士有危险,赶忙就冲过去解救,这要是换了以前,其他人的生死吕布绝对不会当回事儿,可是在定平军待了一段时间后,特别是听过几次张毅讲课之后,吕布整个人生观都被颠覆了,现在的他,已经开始在意别人了,只是平日里不会表现出来罢了。

    就在尖刀连殊死搏杀之时,两名百兽营的战士从绳索上溜了下来,然后这两名百兽营的战士立刻将火雷包放在冲城车上,随即就点燃了引火线。

    “快散开!”

    点燃火雷包后,两名百兽营的战士呼喝着让尖刀连的兄弟离开这里,但这时候黄巾兵却涌了上来,一时间尖刀连的战士们根本来不及冲出城门洞。

    “该死!”

    看了看同黄巾贼缠斗在一起的尖刀连战士,再看看冒着白烟飞快燃烧的引火线,其中一名百兽营战士居然飞身扑在了火雷包上。

    原来他是不想让火雷包爆炸的威力,波及到正在不远处战斗的尖刀连。

    随着‘轰!轰!’两声巨响,黄巾军的冲城车被炸成了碎片,而那名百兽营的战士也随之被炸的粉身碎骨,不过近在咫尺的尖刀连却没有被爆炸威力所波及。

    听到爆炸声,正在血战的吕布不禁松了口气,同时开始思考如何带着剩余的兄弟撤回去。

    摧毁了黄巾军的冲城车,尖刀连的任务完成了。

    “方程,扔火雷包,快!”扯着嗓子喊了一声后,吕布当即对尖刀营的战士喊道:“撤,快往回撤!”

    听到吕布的命令后,尖刀连的战士立刻交替掩护着往回撤,但黄巾兵哪会轻易放他们离开,纷纷冲上去死死的缠住尖刀连的战士们。

    “杂碎们,你们找死!”

    眼见敌人不肯放己方回去,吕布一咬牙,索性放弃了往回撤的想法,不退反进,登时便杀的一众黄巾兵鸡飞狗跳的。

    吕布勇猛,黄巾兵不管多少,都根本进不来吕布的身,因此他所到之处,黄巾兵立刻就撤走了,但吕布一人之力终究无法顾全所有人,在黄巾兵的缠斗下,有不少尖刀连的战士被拖住了,见此情景吕布急的眼都红了。

    “咻”

    就在吕布为解救尖刀连的战士而四下奔走的时候,远处的黄巾将领何曼趁机朝吕布射出了一支冷箭。

    “不好!”

    耳听到箭矢的破风之声,吕布想要闪避,但这时候却有两个黄巾士兵鬼使神差的冲向了吕布,在吕布斩杀了他二人之后,那支冷箭不偏不倚的射中了吕布的肩窝。

    “啊!”

    中箭后,吕布忍不住发出了一声闷哼,就在这时候,四周的黄巾兵趁机涌了上来,想要斩杀吕布。

    “李威,将军中箭了,快去保护将军!”

    吕布中箭的情形,城头上一直密切注意的方程看的清清楚楚,因此他才大声呼喊着,让李连长去保护吕布。

    听到方程的喊声后,四周尖刀连的战士赶忙冲向了吕布,李威更是一个箭步飞奔到了吕布身前,替他架住了黄巾兵的刀。

    “将军你没事吧!?”

    护在吕布身前,李威一边抵挡黄巾兵的攻击,一边询问吕布的情况。

    “我没事,还能接着打!”

    随手拔下插在肩窝的利箭,吕布咬着牙说:“兄弟们,看来咱们今天是回不去了,这样也好,咱们同生共死!”

    吕布此时已经准备同尖刀连的兄弟们同生共死了,但他却不知道,尖刀连的兄弟根本不想和他同生共死,因为就在他说完话的时候,李威突然转身,用刀把狠狠的砸在了他的头上。

    “李威,你……”

    一脸惊骇的看着李威,吕布的视线逐渐模糊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乱世三国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对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勾并收藏乱世三国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