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乱世三国魂 > 第429章 黄雀在后

第429章 黄雀在后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从零开始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巅峰玩家完美机甲剑神恶魔囚笼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在崎吴县六十里之外,有一个村子名叫贺南沟村,这个村子原本还挺兴旺的,但自从黄巾之乱开始,整个村子的人死走逃亡,让这个原本有百余户人口的大村,一下变成了十室十空的荒村,只不过现在这个村子又热闹了起来,原来是定平军的一支队伍驻扎进了这个村。

    “呼呜儿~呼呼呜儿~”

    从刘备队伍的队尾飞出的信鸽,在飞经贺南沟村时,被一阵急促的口哨声吸引着落在了一个农家小院内,而在农家小院内,司马微正坐在一个石桌前品茶呢。

    “先生先生,”一看到鸽子落下来,徐建一脸兴奋的喊道:“快看那羽毛,是红羽,是咱们的鸽子!”

    “天啊,这鸽子居然真的会从这里飞过!”

    “为什么呢?天这么大,它为什么就单从这里飞过去呢?”

    “我的天,这也太神奇了!”

    亲眼看到鸽子落下后,那些围在周围,原本还很怀疑的士兵们,一个个都对养鸽人老赵竖起了大拇指。

    老赵是蜂刺的外围成员,主要负责的是崎吴县附近的信鸽饲养,同时也兼任暗语翻译,代号赵掌柜,而在崎吴县内,和老赵一样属于蜂刺外围的成员还有十多个,老赵是他们的总头头,知道他们每一个人的详细情况,但他也仅仅只是知道蜂刺那些外围成员的情况而已,至于张毅麾下的其他情报部门在崎吴县还有没有暗线,有多少暗线,这一点老赵并不知道。

    “没什么没什么,不过是上不了台面的小技巧而已,”一边说着,老赵乐呵呵的把鸽腿上的情报取下看了看上面的暗语,然后对司马微说:“先生果然料事如神,这情报上说,何曼正朝咱们这里赶来。”

    “嗯,来了就好,”轻轻的点了点头后,司马微指了指一旁的石墩子:“来老赵,坐下一起品茶,不要拘束,若论起军内的职位,我也仅只比高半级而已。”

    司马微说的没错,像老赵他们这些人,虽然仅仅只是蜂刺外围成员,却在秘密的地方受过蜂刺的专门训练,所以身份也是定平军的正规军人,职务是副连长一级,而司马微在军中的职位,也才仅仅相当于连长,所以他说自己仅比老赵高半级是没错的。

    “那卑职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见司马微语调和善,老赵也没推辞,笑呵呵的坐在了司马微指着的石墩子上,不过老赵的坐可不是一般的坐,他坐下之后身体笔挺着,可见他心中依旧没有放松下来。

    打量了一下自己对面的老赵,司马微不禁有些惊讶,他惊讶的不是老赵一个人,而是惊讶于张毅所说的情报网,一开始他眼中的情报网,也就能打听点小道消息,所以并未太过重视,但自从黄巾之乱开始之后,雪片一般飞到他手中的情报,让他对于张毅所说的情报网大为改观,他真正认同了张毅那句“打仗打的就是经济战和情报战,有钱有情报,就算是战斗力和兵力比对方差一截,也照样能打胜仗”。

    心里重新定义了“情报网”三个字之后,司马微不禁有了深入了解“情报网”的想法,于是他对老赵说道:“老赵啊,能跟我讲讲你这位赵掌柜平日里都做些什么吗?”

    司马微的话,让老赵本能的警觉了起来,但随之他又放松了,虽然他是第一次和司马微打交道,但是司马微的大名他却是清清楚楚。

    “嗯~”

    低着头想了想,老赵笑呵呵的说:“先生,我们有我们的规矩,所以有些话不能同先生讲,我只能稍稍讲些我能讲的,还望先生见谅。”

    “我知道你们是有严格的保密规矩,”点了点头,司马微笑着说:“那些规矩应该还是主公和白将军给你们定的,所以你能说多少就说多少,我只是等着无聊,想跟你聊聊。”

    “我们的组织其实说简单也简单,在崎吴县,卑职算是总负责人了,卑职的下面还有一些成员,他们都是跟卑职单线联系,互相之间都不知道其他人的存在,而他们的手里还有他们的下线,而且他们和他们的下线也都是单线联系,同时也都有表面身份来掩护,有的可能是小商小贩,有的可能是混混流氓,有的可能是县衙的差役等等,总之是三教九流都有涉及,为的就是能打听出更多的消息,而卑职的主要任务,就是担当他们的传声筒,将上级传下来的的命令交给他们,将他们报上来的情报传给上级。”

    “就比如说这次的任务吧,”“这次的任务,先生是先交代给了留在你身边的蜂刺成员,那个蜂刺成员在报给他的上级,接着一层一层的传达,最后到了卑职手里,卑职在通过卑职的渠道来执行即可,不过这次任务卑职只是起到的辅助作用,真正执行的却是放出这只红羽的同袍。”

    “咝~”

    老赵看似简单的叙述,却让司马微不由的感到心惊,因为从他接到颍川陷落开始布局,到现在刘备截杀何曼迫使何曼放弃原来的计划转道走向自己的口袋,整个计划竟然仅仅只用了不到三天,而且还真的办成了,甚至自己都没有亲自做什么,只是动了动嘴而已,就把远在几百里之外的何曼给算计了,这不能不让司马微感到惊讶。

    和郭嘉不同,司马微对于峰谷关的情况并不是十分的了解,所以他截杀何曼不是靠的推理和谋划,而是靠的布局。

    司马微首先是知道何曼是会弃关而逃的,也知道何曼首选的路径必然是土山那条路,但通过情报网,司马微也知道曹操和孙坚会在土山那里截杀何曼,而由于自己的位置距离峰谷关有些远,是绝对不能赶在曹操和孙坚前面伏击何曼的,于是司马微便想到了,借助他人的力量,迫使何进走另一条路。

    心里有了主意之后,司马微立刻将任务交代给了张毅留在自己身边的蜂刺成员,让他们想尽一切办法,让何曼改换道路必走崎吴县这条路,但一开始司马微并没有抱太大希望,但蜂刺却居然行动成功让司马微抓住了机会,虽然迫使何曼改道是刘备干的,但司马微相信,没有蜂刺成员的暗中操纵,自己布的这个局绝对是行不通的,因此司马微才对蜂刺刮目相看。

    司马微和老赵的谈话进行了足足两个时辰,当然后面他们的谈话内容并不涉及蜂刺,而是聊得的信鸽的训练,最终他们的谈话还是因为何曼大军来袭而结束的。

    在何曼率领着队伍行进到贺南沟村附近后没多久,还没等他们真正行进到贺南沟村村内时,正面便迎上了徐建的队伍,而此时天已经慢慢暗了下来。

    一看到何曼的队伍,徐建立刻一挥手中的偃月刀,高声喝道:“列队,刀盾兵上前,长枪兵列后,弓箭手放箭!”

    随着徐建一声令下,徐建身后的弓箭手立刻弯弓放箭,随着一阵箭雨的落下,黄巾军的阵营里顿时响起了一片哀嚎之声,待定平军这边放过两轮箭之后,黄巾军那边才放箭还击,不过那些雕翎箭有九成都被定平军的刀盾手用圆盾挡掉了,最后只有百余支箭稀稀拉拉的射进了定平军一方的阵营中,只给定平军这边造成了微乎其微的伤害,反观定平军一方,两轮箭雨之后就倒下了近千号人,仅从这一点上就能看出来,双方的差距有多大。

    双方射住阵脚后,徐建一夹马肚子从队列中走了出来。

    纵马走到了两军阵前,徐建举起偃月刀遥指着对面的何曼大声喝斥道:“逆贼何曼,出来答话。”

    说实话,徐建并不认识何曼,但是从衣着打扮上,张毅大致上也能分辨出谁是对方的头头儿,所以刀尖一指就直接指到了何曼。

    听到修建点名叫自己,何曼一夹马肚子,也从队列中走了出来。

    怒视着徐建,何曼厉声喝道:“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定平军建波将军黄忠麾下副将徐建,”报完名号后,徐建又道:“逆贼何曼,今日我定平军大军到此,我劝你早早下马投降,还可换得一条生路,不然今日定叫你身首异处!”

    “哈哈……”听了徐建的话,何曼突然仰天大笑:“就凭你,就凭你身后那大猫小猫两三只,你就想拿我的人头?哼,不自量力!”

    “杀!”

    没有多说废话,徐建猛地一挥手中的偃月刀,大喊着率先发起了冲锋。

    徐建这边一带头,下面士兵的士气更加高涨了,纷纷举起了手中的武器,大喊着冲向了敌方阵营。

    眼见定平军一拥而上,何曼当即高呼:“杀,给我杀,给我把他们都杀了!”

    语落,何曼同样挥舞着手里的鬼头阔背刀冲了上去。

    何曼一下令,他手下的兵勇也发起了冲锋,但是他麾下兵勇发起冲锋时有的快有的慢,参差不齐凌乱不堪,因为他的兵是一路上经历了连番苦战逃到这里的,整体状态极差,一方是强弩之末,一方是以逸待劳,这一打起来战况还能不明显?

    “杀!”

    怒吼着,徐建提刀率先杀入敌阵中,手中偃月刀一阵急舞,三颗人头便冲天而起,连斩数人之后,徐建一眼扫何曼,立刻高声道:“逆贼何曼,纳命来!”

    言罢,徐建挥刀再斩两人,接着便纵马冲向了何曼。

    “想要我的命?我看你是急着自己送命!”

    何曼也不是吃素的,眼见徐建朝自己冲来,他当即举着鬼头大刀迎了上去,一撞面,徐建立刻举起了偃月刀劈向了何曼,何曼赶忙架刀迎击。

    “咣~”

    一声清脆的金属鸣响之后,力量稍弱于何曼的徐建,硬拼后的被反冲之力,撞击的双手一颤,差点没放开手中的刀柄。

    何曼也是久经沙场了,看到徐建手抖,他当即撤刀,接着奋力向前一刺,想要一刀捅死徐建,可徐建也不是泛泛之辈,他跟在黄忠身边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刀法和身法皆传自于黄忠,而且自身的反应也不差,在被反冲之力撞到的时候,就知道何曼肯定会趁机发难,他当即向后下腰,平躺在了马背上躲过了何曼必杀的一击。

    眼见徐建以平躺的姿势躲过自己的突袭,何曼目中凶光一闪,立刻改刺为劈,把刀高高的举了起来,但徐建也不是坐以待毙之人,何曼举刀的同时,徐建的偃月刀也横扫向了何曼的腰间。

    “金光护体!”

    “叮~”

    余光瞥到徐建刀锋的何曼,突然大喝了一声,接着身上居然冒出了一阵金光,而徐建的刀砍在何曼身上时,竟然发出了金鸣之声。

    身为三十六渠帅之一,何曼当然也是会道术的,不过他的道术也很一般,只会一个金光护体,而且每三天才能用一次,并且只能持续三秒,但这五秒在此时却差点要了徐建的命。

    “妖法!”

    察觉到何曼施展妖法之后,徐建赶忙踢腿上撩,他是想用脚踢何曼的手腕或小臂,以阻止何曼的攻势,但何曼却及时变幻了路数,闪过了他的攻击,顿了一顿之后便又劈向了徐建。

    虽然徐建的脚没能提到何曼,但何曼那一停顿也给了徐建逃脱的机会,趁着何曼那一停顿,徐建赶忙翻身下马。

    “噗”

    徐建是及时逃脱了,但他的战马却被何曼一刀给劈死了。

    一刀劈死徐建的战马后,何曼当即就要提刀追杀徐建,他是想刀斩徐建击破定平军主将,然后在趁机脱困,可就在他要追杀徐建的时候,身后却突然传来了士兵的喊声,原来是黄忠引军从后面掩杀了过来。

    “敌袭!”

    就在士兵扯着嗓子大声预警的时候,黄忠已经纵马握弓追了上来,以绝影神驹的速度,等士兵预警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黄巾军那些本就已经疲惫了的士兵们,根本来不及做出应对,更来不及阻挡黄忠。

    “着”

    随着黄忠一声大喝,手中被拉满的万石弓发出了嗡的一声轻响,泛着寒芒的狼牙箭立刻离弦,径直射向了处在队伍中间,距离黄忠百米之远的何曼。

    就在狼牙箭离弦的瞬间,单支狼牙箭突然一分为五,原来黄忠是触发了自己的必杀技,但狼牙箭一分为五的时候,箭身稍稍停顿了不到一秒,就是这不到一秒,给了何曼反应的时间,让黄忠那原本必中的一箭,却仅仅擦破了他的头皮,射中了他头上的发髻。

    “哎呀~”

    何曼一摸头上的血,惊叫一声,也让他勃然大怒,惊怒之中的何曼,抬手指着黄忠喊道:“兄弟们,把那个不知死活的东西,给老子剁了!杀!”

    “杀!”

    随着何曼一声令下,他身边较为精锐的一帮贼人纷纷举刀冲向了黄忠,但离何曼很远身在队尾的黄巾士兵,却才刚刚抽出环首刀,但此时黄忠已经提着苍龙卷云刀冲杀了进来。

    “杀!”

    怒喝一声,黄忠大刀猛的劈出,只一刀便将一名黄巾士兵的脑袋斜着削掉了一半儿,那贼人脑袋上的伤口出奇的平整,随着他的尸身倒在地上,脑袋里的白的红的立刻淌了一地。

    一刀结果了那名贼人之后,黄忠愈发的勇不可当,侧过身子闪开了贼人偷袭的一刀,黄忠双腿发力紧紧的夹住了马肚子,然后身子斜着向下一躺,手中长刀顺势一撩,立刻就将左侧的三名贼人当胸断为了两节,接着黄忠腰间发力,一弓身子闪过一名贼人砍出的一刀,顺势在马背上坐正。

    “杀!”

    嘴里再次发出了一声虎吼,黄忠舞起了苍龙宝刀,一边自己催动绝影神驹,一边顺势砍杀贼人,霎时间那重达五十斤的苍龙宝刀,被黄忠舞的如同转轮一般飞快,真真是针扎不透,水泼不进,那些砍向他和绝影神驹的刀锋,不管是前面的还是后面的,左边的还是右边的,都尽数被他挡了去,但黄忠所过之处却是一地的残肢断骸,死的人变成了一动不动的尸体,活的人倒在地上抱着断臂不停的哀嚎,真真是宛若修罗地狱一般。

    黄忠单人独骑冲杀了只有不到五十米,但贼人折损的人数却超过了一百,等后面的骑兵赶到之后,顺着黄忠杀出血路,又是一番肆意的砍杀,那些骑兵手中的长矛利刃,纷纷化为了死神的屠刀,仅仅一轮冲杀,队尾的贼人就倒了七成,剩余的三成也被吓破了胆,纷纷四散而逃。

    那些逃跑的贼人,骑兵们也没有追杀,而是在黄忠的带领下,想要根深还在向前冲杀的黄忠,可是他们却发现,自己这一队几千人,不但跟不上独自向前冲杀的黄忠,反而却被涌上来的黄巾士兵阻隔了前进的道路,不过他们即便是没能跟上黄忠,却也牵制了不少黄巾军士兵,而有了他们的协助之后,黄忠更如猛虎插翅一般,冲杀的更加无所顾忌了,眨眼之间便迎上了何曼身边最精锐的亲兵,而那些在何曼眼里可以一当十的亲兵,在黄忠面前却如同纸糊的一般,顷刻间便有十余人被黄忠砍翻在地,接着黄忠便提刀杀向了贼首何曼。

    “来得好!”

    刚刚才杀退徐建的何曼,士气正盛,他怒吼一声提刀迎向了黄忠,在两人迎面而遇之前,何曼抡圆了阔背刀,使出了自己平生最大的力气,举刀劈向了黄忠。

    见何曼似是拼尽了全力,有心试他一试的黄忠,单手持刀硬接了他一刀。

    “咣”

    一声金属相撞的鸣响之后,两人错马而过向前冲出了几十步之后才各自站定,此时黄忠只觉的左手微微有些发麻,而何曼却把虎口给震裂了。

    看着一直往外冒血的双手,何曼脸上满是震惊之色。

    “你好大的力量啊!”

    眼望着黄忠,何曼由衷的感叹道。

    “杀!

    没理会何曼的感叹,黄忠斜提着苍龙卷云刀,径直杀向了何曼。

    此刻全身沾满鲜血的黄忠,全身上下涌动着森然的杀气,而绝影神驹仿佛也感受到了主人的心意一般,速度越来越快,但就在杀到何曼近前的瞬间,黄忠突然一夹马肚子,有灵性的绝影神驹也会意的立刻人立而起。

    绝影神驹人立而起的瞬间,何曼的阔背大刀正巧斜着刺了过去,若不是绝影神驹立了起来,何曼那一刀十有八九会刺中绝影神驹。

    原来何曼这厮是想在错马而过的瞬间,偷袭黄忠的绝影神驹,到时候他就可以趁着黄忠护卫绝影神驹的瞬间趁机逃跑,可黄忠却早已经看穿了他的企图,直接控制绝影神驹立起,闪过了他的偷袭。

    “力劈华山!”

    怒吼一声,黄忠猛地举起了手中的苍龙卷云刀。

    仿佛是为了响应主人的怒吼声一样,半空中的苍龙卷云刀突然寒光大放,伴随着黄忠重重的劈下,苍龙卷云刀也在空中划过了一道白色的残月。

    眼见黄忠的刀照着自己的脑袋劈了下来,何曼慌忙抽回阔背刀,然后一招举火烧天,高高的将阔背刀举过了头顶。

    何曼想举刀格挡黄忠这必杀的一刀,在他眼里自己已经架起了武器,黄忠这一刀根本不可能杀了他,但事实证明他错了,黄忠的苍龙卷云刀岂是一般兵刃能相提并论的,他大大低估苍龙卷云刀的锋利程度,也大大低估了黄忠那力能扛鼎的恐怖力道。

    “咣~”

    伴随着一阵金属的鸣响声,何曼惊讶的看到自己头上突然出现了一抹刺目的寒光,接着那抹刺目的寒光立刻落在了他头顶的刀上,还好他的刀也并非凡品,黄忠的刀只砍进去了一半儿,并没有把他手中的刀断为两截,可即便是这样,也足以吓得何曼全身打颤了。

    “滚下去!”

    察觉到没有一刀劈死何曼,黄忠立刻手腕一抖,将何曼从马上给拽了下去,何曼坠地的瞬间,黄忠的刀刃也架在了他的脖子上,而此时何曼的阔背大刀还死死的卡在黄忠的刀刃上呢。

    “杀!”

    就在黄忠制住何曼的同时,四周也传来了惊天动地的喊杀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乱世三国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对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勾并收藏乱世三国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