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乱世之倾城天下 > 第六十二章 城池(下)

第六十二章 城池(下)

作者:o倾城雪儿o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六十二章 城池(下)

    莲花池边,张天阳背手站在岸上,旁边的梅树随风飘飘,粉红的梅瓣落满他墨黑的衣衫和乌黑的长发上。

    他仰起头,望着上空那白茫茫的落雪,俊美的面容上是一对宛若寒星的眸仁。

    “公子,雪大了。”易凡为常山王拂去肩上的落花与白雪,拿着一件雪白的狐裘,搭在他的身上。

    天阳忍不住清咳了两声,最近为了打理常山的事务,他的身子清瘦了许多,身体似乎也不如从前。

    回过头,看见是易凡,他面无表情,将身上的狐裘整理好。

    易凡忽的后退一步,低下头,“易凡前来复命!”

    “我交代你做的事情做的怎么样了?可有办妥?”天阳回过头看着她,语气平淡,脸色无任何的情绪。

    易凡认真地点点头,目光坚定,“放心吧,只要是公子交代的,易凡一定做好!”

    她果然做的很好,每次张天阳交代的任务她都能完成,而且几乎全身而退,不愧是他最得力的手下,更是他一手**出来的。

    “这个计划完成我以为会用一个月的时日,没想到竟然连半个月都不到,你做得很好!”天阳俊秀的脸上,狭长的瞳仁中透出一抹笑意。

    易凡听了,竟得意地笑出声来,脸上骄傲无比,“易凡一直都很出色,只要是公子让做的,我一定能做到……”

    天阳抬手,制止了她继续说话,脸上略略泛起了一丝冷意,“不要说得这样决绝,凡事自有天定,况且你每一次的任务都如同刀头舐血,十分危险,需要静得下心来,方能成就大事!”

    可易凡却是不以为然,她依旧笑着说:“我的话句句是真,易凡跟在公子身边这么久,何时见我受过伤?”

    说罢,她更加得意,“这次就算没有寻公主出这个主意,我也照样可以做得很好!”

    这下张天阳才听出了端倪来,果然,易凡对赵雪寻还是有敌意的!

    正当易凡笑得灿烂时,天阳却面容沉静如水,死灰般沉寂的眼眸中泛出一片冰冷的锐色,“在我心中,寻公主是谁也比不上的!”

    听到这话的易凡自然是不高兴,她向来就是常山王的骄傲,受到百官们的敬佩,何曾有输过?

    如今却听到自己爱慕的公子,在她面前夸赞另外一个女人!

    ……

    易凡渐渐地收住脸上的笑容,极为认真的问道:“我不过随便说了一句,公子竟然就这样生气?敢问公子,若是那日我真的杀了寻公主……公子会怎样?”

    她的话似乎依然触及到了常山王的底线,只见天阳的眼中透出一道锐利的光芒,而其中暗藏更多的是无奈。

    易凡的性子,张天阳最为了解,不撞破南墙觉不回头,若是如此,不如压一压她的气势。

    天阳的手一扬,衣袖略微晃动,一柄锋利的长剑已经出鞘,剑身狭窄而细长,发出炫人眼目的光亮。

    且未等易凡回过神来,长剑已经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你若杀了她,那我也会杀了你!”语气里透露着无比的冷漠。

    易凡抬眸看着他,苦涩的一笑,道:“即便这剑现在架在了我的脖子上,不过,我不信公子会杀了我……”

    言刚毕,天阳便纵身而起,他的身影飘忽,如飞云变幻。易凡的目光则沉静如水,迅速朝后退去,骤然的转身才得以躲过这一剑。

    只见张天阳和易凡拔剑相对,瞬间已过百招,二人的身形在半空中变换,宛如游龙惊凤,惹得梅花树下落英纷纷。

    长剑在刹那间刺出,锋利的剑身在易凡眼前划过,那一剑天阳本可以直接完了她的性命,可是他却故意错了半寸。

    易凡只觉得一股森然的寒意,朝着她的咽喉紧逼而来,然而,她没有动。

    她眼睁睁地看着那把剑即将刺穿自己的咽喉,竟然从头到脚都没有动一下,剑尖一直逼近,她竟还没有动!

    眼见长剑直逼咽喉,天阳忽的停下,停在离她喉咙不到一寸的距离。

    面对着冷锐的剑尖,易凡眸如清水,毫无波澜,她并不是怕死,她是相信常山王一定不会杀她!

    天阳的面容开始变冷,森寒的剑气从剑身里透了出来,他凝注着她神色不动的面孔,声音因为愤怒而变得沙哑,“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

    锐利的锋剑,竟是贴着她白玉无瑕的脖颈一旁滑了过去,他终是没有杀她!然而,剑尖在触到易凡秀发的一瞬,竟无意将其发冠划落!

    乌黑的秀发宛若瀑布倾泻而下,随着微风拂动,月光淡淡撒在易凡的脸颊上,那一刻的她竟是分外的美丽。

    “于你洒下的红豆相思,如今我铺了十里。十余年,我满头的青丝为你盘起十余年,今日第一次在你面前垂下!”易凡抬眸望着天阳,清澈的眼瞳不禁潸然泪下。

    划下她的发冠,天阳也是无心之失,凝望着她晶莹的面容,握剑的手指居然轻微地颤抖,迅速将剑别回身后。

    他转过身,不再看易凡,只是凝望着那纷纷扬扬飘落的梅花,常山的梅花,有着冰雪般的晶莹无瑕。

    “公子是不是忘了?我也是一个女人!……我虽然平日里女扮男装,可我到底需要有一个人来疼我……”

    易凡想想都觉得可笑,可她又很是失落,澄澈如水的瞳仁潜藏着一抹黯然的忧伤,“这些年我为了你出生入死,虽不是温柔之人却甘愿为你做尽温柔事……你一心一意对赵雪寻,她可像我如此待你?!”

    天阳绝色俊秀的容颜上,眼中则是一片冰冷肃杀,削薄的嘴唇一张一合,“是不是这些年我太过纵容你,你如今竟敢这样与我说话!”

    此时张天阳的眼瞳,犹如两冰寒冷的深潭,可以将易凡溺毙其中。

    易凡睁大了纯澈的眼眸,凝望着天阳许久,心中一阵针刺般地疼痛,半晌才开口道:“我陪在你的身边这么久,你难道忘了我也是一个女人?我的心也会痛啊……你知道吗,你三番五次地为了救寻公主身陷险境,我多希望那个能被你疼爱的人是我……”

    对于易凡,天阳也是歉意万分,他从想过她竟然会对他产生感情,只不过,他一心一意念着的人唯有雪寻而已。

    为了让易凡死心,天阳的眼神突然暗淡,“好了,不要再说了!我心仪谁你并非不知道,你也不必把时间浪费在我的身上!”

    易凡的心痛如刀绞,她低下头不再说话。

    天阳未曾回头看她,只说:“代国的公子陈馀仪表堂堂,玉树临风,你与他倒是很适合。”

    易凡笑意苦涩,语气黯然:“那又如何?即便他再好,我也不会喜欢他!”

    他慢慢地转向易凡雪白的面容,狭长的眼眸中忽然出现了淡淡的笑意,“话不能这样说。你大可与他相处一段时日。再说了,在这乱世中能找到一个对自己一心一意的人实属不易,况且他前段时日已继位为代王,你跟了他不会受苦的。”

    “公子的意思难不成是要将我嫁给那陈馀?”

    “我正是此意,他对你的心意不假,这一点我还是看得出来的。”

    易凡得知常山王要将她嫁给陈馀,俊俏的容颜上透出一丝哀伤,“公子看的人确实不会错,可这是终身大事,公子难道不该先问我的意见?”

    谁知,天阳竟笑了出来,“你自幼便跟在我的身边,我也算是你的长辈,这媒亲事我也是做的了主的!”

    对易凡来说,即便常山王不喜欢她,她也不想嫁出去,至少还能陪在他的身边。

    “看来公子是厌恶我了,想将易凡赶走。”她暗暗低下头,滚烫的眼泪竟缓缓滚落了下来。

    天阳拍了拍她的肩膀,“我并不讨厌你,只是不希望因为我而错付了你的一生!”

    易凡却将他的手拂开,朝后退了一步,抱拳说道,“既然公子不能明白我的心意,那我也多说无益,易凡先告退了!”随后便恼怒地从他身边走开。

    看着易凡渐渐远去,天阳依旧是面无表情,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

    突然,张天阳扭头看向旁边的梅花树下,只道:“出来吧,多大的人了,还和我躲着玩呢!”

    晚风吹起,梅花纷纷落下,赵雪寻从树后走出来的时候,只觉得十分尴尬,因为她实在不是有意要偷听的,只是恰好路过这里而已。

    “我只是偶然路过,你相信我吗?”雪寻走到他的面前,就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羞红着脸低下了头。

    天阳看着眼前这个女孩,俊美无俦的面容上含着温柔的笑意,深邃的眸仁也如弦月般弯起,“无妨,你想听就听罢。”

    “刚才你和易凡的对话我都听见了,你……这样对她会不会有些过分?”

    天阳叹气一声,目光如寒潭般深邃,“我这样做也是为了她好。这么多年我早已把她当做是我最信任的人,我当然希望她能有一个好的归宿。”

    雪寻再次埋下头,声音如同呓语,“可是她喜欢的人是你呀……”

    天阳其实是听见了,却又装做没有听见的样子,那一张绝色俊秀的容颜慢慢靠近了她,望着她澄净无垢的瞳孔,故意戏弄地说:“你刚才嘀嘀咕咕说什么呢?”

    雪寻抬眸,一个劲地摇头,“没什么没什么……我刚才是说,其实你若娶了别的女人,我也没有意见的。”

    听到这句话虽然有些失落,可天阳还是勉强挤露出一个笑容,“你居然让我娶别的女人?!不过有一个女人就已经够麻烦了,再多一个我还怎么受得了?”

    此刻他的表情,就好比一个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

    雪寻刚刚想要说些什么,天阳削薄优美的薄唇贴了上来,温柔地吻上她的脸颊,将她陡然间升起的红晕,一并悉数吞没。

    温暖一点点沁入雪寻的身体,他的气息萦绕在她的周围,她的大脑一阵空白,只觉得他的薄唇恣意洒落,带来陌生却又炫惑的奇妙感觉。

    雪寻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在这一刻突然虚软,而且浑身也是酥酥麻麻的。

    “更何况如今我的心里已经有人了,那人早已经在这儿根深蒂固,只不过……我还不知道她心里是否有我呢……”天阳说着,指了指自己心脏的位置。

    雪寻捂着被他吻红的脸颊,羞涩地低下头,顿时只觉得尴尬羞臊不已,便侧过身子跑开了。

    在天阳看来,雪寻害羞的样子却十分可爱,他不禁笑了笑。

    恍惚间,张天阳似乎看见不远处有一道晃眼的光芒正在闪烁,走进一看,那是一把极为精致且做工精美的匕首。

    天阳俯下身子将其捡起,他一眼就认出这把匕首是项羽送的,或许是刚才雪寻跑开的时候一不小心从身上掉落了下来。

    而这匕首——正是雪寻与项羽的定情之物!

    不曾忘,蹉跎的光阴里,千回百转,只为当初他曾为她许下的诺言。一次次的擦肩而过,见她与别人定情厮守,仍一路守护,期待的是另一种丝织的柔情,无怨无悔。

    如果当初换他先开口,是否能与她海誓山盟,细水流长?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乱世之倾城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o倾城雪儿o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o倾城雪儿o并收藏乱世之倾城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