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乱世之倾城天下 > 第八十八章 冷宫(下)

第八十八章 冷宫(下)

作者:o倾城雪儿o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九卷--宠冠后宫

    【第八十八章 冷宫(下)】

    大殿上,赵雪寻与张天阳对视良久,而后又扭头看了一眼汤药,她明知道这一切都是早已布好的局,却又不得不去踏入进去!

    小鱼儿扯了扯她的衣袖,“公主……您本身就是清白的,为何要受这样的苦?……”

    只见雪寻红着眼眶低下头去,不停地抚着显出孕相的肚子,神色凄艾地一笑,“孩子,娘亲对不住你,万一出了事情,父王定会为我们报仇的!”

    说罢,雪寻便端起汤药一饮而尽,小鱼儿本想拦住她,可惜一切都已经晚了。

    然而饮下汤药后良久,雪寻却并未感觉到身子任何的不适。

    为避免他人陷害,令小鱼儿亲自打了一盆水端进殿来。

    雪寻望着那一盆澄净的清水,目光也犹如水面一样波澜不惊。

    “寻王妃还在等待什么?莫不是害怕了?”

    易凡的话中带刺,势必要纠缠到底,雪寻听了之后便不再犹豫。

    只见她伸出手指,取下头上极细的银簪轻轻一触,一滴鲜血便溢了出来。

    太医急忙端来了水盆,将雪寻的血珠收入进去,又将其端到张天阳的面前。

    天阳犹豫了片刻,却见大殿中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自己的身上,再去看了看雪寻,最后才抬手将自己的血滴落进去。

    本是两滴不同的血,竟然慢慢地融合在了一起。

    看见这般情形以后,天阳这才松了一口气,正当他准备开口之时,盆中之血竟又慢慢地分离开来!

    深潭般澄澈耀眼的黑瞳,闪着凛然的怒意,他顺势抬手,顷刻间将水盆打翻在地!

    就着落地的水盆,朝中大臣纷纷探出头来观望,这滴血认亲的结果其实正如他们心中所想!

    雪寻看后,面容瞬间苍白,她连连后退,因为脚步不稳,兀的瘫坐在地上,“不可能!这不是真的!”

    随后,她用手指向那喝空的药碗上,身体却不住地打颤,“这不可能,一定是验证的方法有问题……”

    以为雪寻的谎言终于被揭穿,易凡的心中痛快无比,这一次为了保证常山王血脉的纯正,不惜闹出这样大的事情,所幸都是值得的!

    易凡立在雪寻面前,满脸愤怒地俯视着她,语气中夹杂着敌意,“就算寻王妃在汉宫中救驾有功,但你终究背叛了常山王!现在事实就摆在眼前,难道你还要狡辩吗?!”

    潸潸落下的泪水弥漫了雪寻的整个脸颊,她不知道该怎样去解释,只能将所有希望全部寄予天阳的身上,哭着喊道:“天阳,我是清白的,一定是那汤药有问题,你要相信我啊!”

    易凡转身看着瘫坐在地的雪寻,冷哼一声道:“都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这汤药是太医亲自调制的,水盆也是小鱼儿端来的,孩子的血的确未和常山王的血融在一起,你让我们怎么相信你?”

    这番话一出,常山大臣们都觉得颇有道理,又有谁不相信自己亲眼所见?便大胆地相互议论起来。

    “原来寻王妃腹中的孩子果然不是常山王的……”

    “宫中出了此等丑事,真让我常山蒙羞!”

    这时赵阿极再次走了出来,跪伏于地上,高呼道:“臣恳请常山王即刻废除寻王妃的妃位,免得此事沦落为天下人的笑柄!”

    其余大臣也纷纷随着赵阿极如此谏言,这让张天阳难以定夺,看向雪寻的眼神里,除了心痛,再也没有任何情绪。

    可即便他再想护着雪寻,却也不能不听大臣的进言,况且刚才那些的确是所有人亲眼所见……

    “天阳,我们在一起经历了那么多,从赵宫到现在的常山王宫,几番生死不离才走到今天,我也从未想过要瞒你什么,你一定要相信我啊!”雪寻委屈过万分地哭喊着。

    “相信你?你的意思是,刚才我所看见的都是假的?”天阳的表情失落万分,狭长的眼眸里,潜藏着一抹哀伤。

    雪寻不知是该点头还是摇头,她只知道在这样的铁证面前,无论再说些什么,都只会被人认为是在狡辩。

    此时议事殿中,唯一对雪寻坚信不疑的人恐怕也只有小鱼儿了,她不顾礼节地朝着天阳喊道,“常山王,公主对您的心意,难道您还不知道吗?!”

    他当然知道,他又怎会不知?只是眼下朝中大臣尽出此言,张天阳也很是左右为难。

    “传本王旨意下去,即刻将寻王妃打入冷宫,除了贴身侍女以外,任何人都不得入内!”

    这话语听起来虽是冷酷无情,可眼力好的人,该是一眼就能看见天阳的眼眶已然泛红。

    “常山王!公主还怀着您的孩子,您怎么能够……”

    小鱼儿几乎是哭着吼了出来,可天阳并没有给她将话说完的机会,“本王的话你们没有听见是不是!”

    凛冽的目光看向一旁的侍卫,他们即刻会意,快步来到雪寻的身边,将她拉下了议事殿。

    雪寻想要挣扎,可是她又怀有身孕,深怕伤及到腹中的孩子,所以只能哭着喊道:“天阳,你为什么不愿意相信我!”

    话音刚落,当雪寻再仔细去看天阳时,他的脸上却是更痛苦的表情,竟真真切切地落下泪来。

    雪寻心下一愣,便不再说什么,就这样硬生生被侍卫拉出了议事殿。

    ……

    此时议事殿上,还留在殿中的小鱼儿扑通一声跪了下来,两行泪水簌簌而下。

    “常山王,您不能这样对公主!她虽然被刘邦纳为夫人,可她真的是清白的!”

    现在张天阳只觉得心烦意乱,他转过身,背对着所有人,大概是不想让人看见他心痛的神情。

    小鱼儿却不愿放弃,依旧在为雪寻求情,“常山王,我求求您……公主现在还怀有身孕,又如何能承受这冷宫之苦?……”

    易凡生怕天阳会改变主意,立马站了出来,冷哼一声,“那孩子本就不是常山王的!你还为她求情做什么?!……”

    “公主定是被人冤枉的,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小鱼儿的声音有些沙哑,她抹干眼泪,睁大瞳孔盯着易凡。

    “我胡说八道?证据早已经摆在大家的面前……”

    话到一半,天阳骤然转身,满脸怒意地看着易凡,“够了!你们都给我闭嘴!”

    易凡被突如其来的话语震慑到了,只得低下头去,不再说话。

    随后,又有大臣站了出来,“常山王,既然滴血认亲已有结果,那是不是应该废除寻王妃的妃位呢?”

    “这件事,改日再议……今日本王累了,你们都退下罢!”天阳捂着额头,只觉得头疼无比。

    然而文武百官依旧没有散去的意思,赵阿极站出来,直言道:“寻王妃如此不自爱之人,常山王难道还要打算留在身边吗?!”

    此话刚落,众大臣又纷纷跪下附议,“臣等恳求废除寻王妃的妃位!”

    天阳斜飞英挺的剑眉微皱,眉下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的唇角苦涩一笑,“本王还是刚才那句话,我的王妃,我说不废就不废!”

    ……

    东面的别院格外僻静,这处宫殿少有人来,倒也是一个清静的好地方。

    对于赵雪寻而言,自然是喜欢清静的,却又难免觉得有些心寒。

    此时小鱼儿也跟着进来了,她嘟着嘴,不满地打量着寝宫中的一切,“这里如此简朴,公主您还怀有身孕,常山王却执意将您送进来……”

    雪寻知道小鱼儿这是在为她打抱不平,可是说得越多只会越伤心,便开口制止道:“好了,别说了……这里虽然简单了些,可是清静安宁,反而还有利于我养胎呢。”

    正是气头上的小鱼儿怎么可能就此打住,依旧喋喋不休地说:“想当初,公主不顾性命地前去汉宫,就是为了救常山王,他现在又怎么能不相信你呢……”

    “他也有自己的苦衷,我不怪他。”雪寻淡淡地说着,语气再轻松不过。

    小鱼儿不再说话,转身叹气一声,便开始打扫着寝宫。

    来到这里的第二日,雪寻仍是不太习惯,心中也觉得很是别扭。

    别院外面被士兵重重把手,她根本见不到天阳,也再没有他的任何消息!这儿鲜有人来,果真是所谓的冷宫!

    雪寻和小鱼儿正用着早膳,寝宫的门突然被人推开,雪寻满心欢喜的以为是天阳来了,结果看见是太医,不免有些失落。

    “微臣参见寻王妃!”

    太医跪地行礼,待雪寻点点头以后,才起身走到她的面前。

    这位太医并不是平日里见到的那位,只见他虽上了年纪,却眉目慈祥,两眼有神,颇有道骨仙风之态。

    小鱼儿上前一步,问道:“太医前来是为王妃诊脉的?”

    老太医应诺之后,从药箱中拿出一张丝绢,搭在雪寻的手腕上,仔仔细细地为她诊脉一番。

    虽然昨日经历了那样的大事,但还好并未动胎气,雪寻的身子幸没有什么大碍。

    雪寻越看老太医,越是觉得眼熟,才猛然想了起来,“我们以前见过吧?……之前我在常山失忆的时候,是您替我开的药方,帮助我调理身子……”

    只见太医微微颔首,“难得寻王妃还记得老叟,这可是老叟修来的福分。”

    雪寻笑着说:“神医妙手回春,我本对您感激不尽,如今您又来为我诊治,倒是你我的缘分了。”

    太医却叹气一声,道:“寻王妃真的是好心态,若是换做她人被逐到冷宫来,恐怕只会抱怨不停,能淡定自若的大概也只有您了……”

    雪寻微微愣怔,真的是自己心态好嚒?想起昨日议事殿上发生的事情,只觉得万分委屈,可是为了腹中的孩子,她必须得让自己放好心态,然后更加坚强地走下去!

    ……

    之后接连几日都是如此,平日里除了小鱼儿陪着赵雪寻,便是每日来诊脉一次的太医,别院门口有精兵看守,其他人都不得入内。

    这些日子过得格外平淡,雪寻虽然不说,可是小鱼儿也知道她是在想什么。

    每每太阳快要落下的时候,雪寻都会站在门口,朝着常山王寝宫的方向望去,她心里其实还是很想念天阳的。

    “公主,你这又是何必?之前常山王还那样对你……”小鱼儿不由地替雪寻抱怨着,她万万没想到常山王会如此决绝,竟真的不来看公主一眼!

    雪寻微微一笑,却说:“昔日里我只记得项大哥的好,却一直忽略天阳的感情,他都没有放弃,而如今我们之间不过是有了些误会,我又怎么能放弃呢?”

    小鱼儿只得叹气一声,这世间有太多的痴情男女,看着公主和常山王这般相依相守,似乎才渐渐明白了其中的滋味。

    清丽的人儿倚着窗栏,望着冷宫外的宫阙,喃喃道:“我不在的这些日子里,陪伴在他身边的人又会是谁?……”

    为君憔悴无怨尤,看繁花到尽头,眼泪无止休,念君忆君,此份相思怎能丢?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乱世之倾城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o倾城雪儿o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o倾城雪儿o并收藏乱世之倾城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