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前妻的秘密 > 116第一次的吻(6000+)

116第一次的吻(6000+)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李云英双眉一竖,很不爽的回答:“老爷子不是一直很喜欢小敏么?话说回来,木香那件事到底办妥了没?办妥了你还留着她做什么?”

    楚霁轩摇了摇头,“没办妥。”

    “怎么会浪费这么长时间?”李云英皱了皱眉,“你已经结婚这事如果越传越多,可就纸包不住火了,再想维持单身的局面可没那么容易,你自己想清楚点。毂”

    “我知道。”楚霁轩略有点烦躁的起身,“会尽快。铨”

    “你要走了?难得回来一次都不陪妈妈吃顿饭?”李云英不满的埋怨了句。

    楚霁轩唇畔浮起一丝温和的笑意,“公司这边刚刚转型,很多事情要交代,和木家那边的生意也刚刚谈了个开始,哪里有时间吃饭,先走了。”

    楚霁轩说完后便离开了老宅,挥手示意了下让白锦然跟上,站在山路边他低声问了句,“宋微和那个木阑城都说了什么?”

    白锦然不愿意多话,直接把录音笔交给了他,他挑了挑眉收下后,问:“她最近这状态是因为这人说的话么?”

    白锦然点了点头。

    楚霁轩眉眼之间戾气顿生,“那些老鬼,鱼倒是钓的很厉害。”

    ……

    回到北苑的家后,宋微先去卫生间里洗了个澡,出来才和黎曼联系了下,告诉对方自己已经回到南城的事情。

    黎曼在那头惊呼了声,“快,好久没见,我有大事要和你说。”

    “嗯。正好我也有点事情想找你聊聊。”宋微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该去找谁说,恐怕黎曼是最好的人选。

    黎曼说自己那倒霉大哥在家里,所以别去家里待着,宋微又被楚霁轩管的那么严,不然就约在北苑附近的那家甜品店,两个人好好聊聊。

    黎曼十五分钟后风风火火的进了甜品店,刚坐下就低声埋怨了句,“你这家伙,是不是被坑了?现在闹心了吧?”

    被坑是一早就知道的,只是没想到会被坑的这么惨。

    宋微让黎曼坐下后,先帮她叫了杯饮料,这才苦笑了下,回答说:“闹心倒是的确……”

    “怎么?说来听听咯,说不定我能帮你想想办法。”

    宋微轻叹了口气,“我想和四爷离婚。”

    黎曼险些没把口中的水给喷出来,她咳嗽着说:“你想清楚了没有?到时候你户口怎么办?”

    宋微说:“前些日子,我在古玩街捡了个漏,再加上后续还有些翡翠挂件的钱,手头是比较宽裕的,真想落户,花钱找一家挂靠应该是可以的。”

    “哦……那就好……”黎曼忽然间又拍了下桌子,但是她压低了声音,“不对,你再离婚可就是三婚的身份了,以后可怎么嫁的出去。”

    “我没想再嫁啊……”宋微勉力笑了笑,“能把言言要回来我就自己带着他过日子。”

    “哼。说来说去,还不是楚霁轩伤了你的心。”黎曼不满的握拳,“离婚好啊,离婚你能拿到他一半的财产?也算是报复他这么坑你!”

    宋微摆了摆手,这件事她就从来没考虑过,她仔细的想过前后关节,自己能给楚霁轩的东西都已经给的差不多了,对于他来说,自己应该已经没有什么可利用的价值,她提出离婚的话也许他会答应。他们的婚姻从开始本就是一场互相利用,他在她身上找自己需要的东西,而她在他那里得已落户,从景县去往云省的时候,她就隐隐有了楚霁轩要和自己分手的直觉,甚至因为这件事难过到喝酒卖疯。

    没想到,最后会产生这种念头的是自己。

    “对了曼曼,木少寒最近联系你了么?”宋微想起来木云深的事情,倒是问了黎曼一句。

    黎曼百无聊赖的耸耸肩,“有啊,有一起吃过饭,你让我找他打听那个叫木阑城的人的事情,我不欠了他人情么,总得请客。”

    宋微笑,“那真是辛苦你了。不过和你说件事,你别吓到。”

    正好店长送来黎曼要的蓝莓汁,她悠闲自在的喝着,随口回了句,“哪里有什么事能吓到我,有你想和楚霁轩离婚那么严重的嘛?”

    “木少寒可能和我有亲戚关系……”

    “噗。”黎曼嘴巴里的蓝莓汁没撑住,终于还是喷了出来。她捂着嘴不停的咳嗽着,好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

    宋微和她解释了下,“你忘了我和四爷去云省是找谁的么?我们就去了木家,那就是我妈妈的家族,后来我才知道木少寒原来是现在木家大公子的弟弟,否则他怎么可能空降过来没多久就做了你的领导。”

    黎曼抽了张餐巾纸擦着嘴巴,“我居然忘记你妈妈和木少寒是一个姓,这也太巧了。”

    “嗯。不过这件事你可千万别和木少寒说。”宋微犹豫了下,向前探了探身,“另外还得麻烦你去找一趟木少寒,他哥哥有句话想转告给他。你是亲口告诉他呢还是短信告诉他呢,都随你。”

    “喂。为什么你不自己和他说啊。”黎曼皱了皱眉,颇有点不解。

    “如果我和四爷离婚了,这事我就自己去办。现在身不由己,他管我管的挺严的。”宋微叹了口气,随口说了句,心里头还在埋怨这个粗心的女人,明明她是在给黎曼和木少寒制造机会,居然还反问自己。

    宋微把木云深的话转告给了黎曼,黎曼一下子就愣住了。

    宋微在黎曼的眼前摆着手,“你还好吧?又不是木少寒结婚,你发个什么愣。”

    黎曼慌忙打掉宋微的手,嘟囔着说了句,“谁让你今天总给人突然袭击,搞的我心神恍惚的。”

    宋微看黎曼已经开始神情恍惚,就知道她这口是心非的毛病怎么都改不掉,照着她这么糊里糊涂的状态,木少寒真和别人结婚了她也未必能有什么进展。

    黎曼果断的把蓝莓汁都喝掉,直接站起身来眼看着就要转身走,忽然间又绕回来,挠了挠头说:“对了对了差点忘记最重要的一件事,你让我问婆婆的事情我问她了。婆婆说有,但是她年岁大了,好些东西保存时间太长早就不记得放到哪里去了,你给她点时间,她恐怕需要好好整理下,回头找到了我告诉你,反正你也不差这点时间了。”

    “好。”宋微也不拦着,让她赶紧去找木少寒,自己坐在原地待了会才往北苑的房子走。

    她和黎曼说想和楚霁轩离婚,不是因为她不想找楚霁轩讨回母亲的那公道,她的确可以留在楚霁轩的身边继续和他纠缠,可是她不能保证自己不会继续沉陷下去,更不愿意他用娶这种方法对自己设计下套,而她也用这种方法还击回去,没有意义。

    刚推开门,就闻见客厅里一股浓重的烟味,宋微抬眼,就见楚霁轩正坐在客厅熟悉的那个位置,只是身边的烟灰缸里已经堆满了烟头,她赶紧上前问了句,“四爷你怎么抽这么多烟。”

    “你刚才去哪里了。”楚霁轩没有抬头,声音也很沙哑。

    “和曼曼在楼下的甜品店聊了会。”宋微伸手抢过他指尖的烟,皱着眉头说:“别抽这么多,对身体不好的,我去开窗户透透气。”

    楚霁轩忽然间拉住她的手,宋微奇怪的转头,正撞到楚霁轩的那双眸子,心头不觉一震。

    初相见时候,哪怕是楚家近百人中,她也能看见那双如月温凉的眸子,不紧不慢的绕在自己身上,那是种奇怪的感觉。

    后来,她越来越多次的和这双眼睛相对,她以为自己从来看不透这双眸子,深邃、孤傲、疏离。

    现今,她似是在那双眼睛里看到了悲伤和痛苦,这是她从来没有看过的神情。

    “四爷,你……”

    楚霁轩低喃了句,“连你也要离开我么?”

    宋微没有听清楚,她只能揣测着问了句,“是在夫人那里不痛快了么?四爷我扶你去休息。”

    她努力的把楚霁轩撑了起来,他刚刚站起,就忽然间锁住她的腰,一股浓浓的烟草味瞬间逼近她的面庞,就在宋微呆愣的刹那,那冰凉的唇直接抵上了她的双唇,狠狠的肆虐起来。

    宋微惊呆了,她从没有想过楚霁轩会吻她这件事。

    甚至她都不记得曾经楚霁轩被她强吻过的事情。

    可是现在,他勾着她的唇,一寸寸的迫着她呼吸越发急促,原本僵硬的身体渐渐的在不断侵袭的亲吻下柔软下来,宋微揪着楚霁轩的衣服,脑子里早就空白一片。

    两舌难分难舍、紧紧纠缠不肯分离。

    他为什么突然间要亲她?这是宋微脑中跃出的第一句话,但是她被亲的鼻息轻轻的翕动,声音更是只余了空隙处能发出的软绵哼声,便再也没有机会考虑别的东西。

    在她的记忆里,曾经她哀求着想让楚霁轩亲自己一次,他都婉言拒绝,可见在他的心里,自己永远都不会是他喜欢的那个人。

    可是这次明明楚霁轩应该不高兴,甚至还抽了这么多烟,怎么突然说亲就亲了?

    脑子转不过弯,呼吸倒是越来越不顺畅,宋微终于忍不住轻轻拍着楚霁轩的xiong口,他才慢慢松开了她。

    “为……为什么?”宋微终于有机会问这句话。

    楚霁轩的眼神阴郁并且冷淡,完全不像刚才那么热情的吻,他低声告诉宋微,“我就是想告诉你,我想亲你,就亲你,想睡你,就睡你,想什么时候不要你,就什么时候不要。你在我心里,什么都不是。”

    宋微脸色瞬间惨白下来,可是楚霁轩已经懒得理她,转身就朝着屋子里走。小白在楚霁轩那里没讨到好,便又转到宋微这里来,挠着她的脚面,似乎有些不满。

    宋微蹲下身子,将小白抱了抱,强行忍住没让眼泪再掉下来,别哭,不许哭,他说的只是句大实话而已,何况她本身就已经想和楚霁轩摊牌,他说再难听的话她都能承受的住。

    唯独她有些忧愁的看着小白,将来她要是想带走小白,还不知道小白愿意不愿意离开北苑呢,明显它太喜欢这个家了。北苑里到处都是古木古董,小白刚到家的第一刻,简直没乐疯了。

    楚霁轩中午在卧房里午睡,宋微便到书房里待了会,面前是一本刚刚买回来的笔记本,木阑城和她交代的事情一时间需要消化的太多,又因为发烧的关系,她总怕自己会忘记,所以还是记一下比较好。

    把木阑城和她说的关于四大家族的、木香的一件件的写下来,直到写到最后一句,她又停了下来。

    楚老四……楚老四……

    忽然间宋微趴到了桌上,她怎么总觉着自己好像被绕了进去,脑子根本转不过弯来,明明往日一点事情便会想透很多关节,现在这么多事情摊在眼前,她居然有种看不透的错觉。

    这时候宋微的眼睛又落在“楚老四”这几个字上,倒是打了个激灵,不对,妈妈是哪一年离开的木家,如果那个时候宋微都还没出生,楚霁轩也才六七岁而已,怎么可能跟这件事有关系。

    她揉了揉头,难道楚家还有另外个楚老四?只是她现在手头没有办法联系到木阑城的方法,否则她一定要问清楚木阑城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时她和木阑城沟通的时候,信息量过大塞满了脑子,以至于她居然连这么重要的事情都给漏过。

    所以……所以楚霁轩不是那个人了?

    不知道为什么,宋微心里好像卸掉了一块大石,兀地轻松下来,只要不是楚霁轩大概怎样都好,虽然其实是不是他已经不重要,因为楚家是当年逼迫木香的元凶之一,而她还怎么能自然的在楚家苟且生活受着楚家的恩惠?

    宋微犹豫了下,将本子收了起来,她倒是想起去拜访一个人——黎婆婆。

    她自己对母亲的事情一知半解,甚至记忆模糊,但是黎婆婆认识母亲那么多年,就算找不到母亲留给她的东西,但记忆肯定没有抹去。

    刚推开书房的门走出去,卧室里传来楚霁轩低沉的声音,“你去哪里?”

    “我带小白去看看黎婆婆。”宋微还是老实的回答了他的问题,“我好久没去看看她老人家了。”

    “嗯。带上礼物。”楚霁轩的声音里有些倦意,宋微没敢推门进去看他,刚才他那么阴郁的态度令她隐隐有些害怕,应了声后便匆匆抱着小白出了门。

    小白现在还是个小雪獒,看起来倒是人畜无害的,但宋微也知道这在南城不比景县,好说歹说给小白戴了个脖链子,又在附近的宠物店买了装狗的包包,这才妥妥的把小白带上了出租车。

    黎婆婆一向很喜欢小动物,宋微也想让她看看自己收养的这个小东西有多可爱。

    去之前宋微特地和黎曼问了下,确定她那倒霉大哥已经中午休息完上班去了不在家,这才拎着一堆保健品爬上了黎婆婆家门外。

    刚到门外小白就兴奋的直汪汪,黎婆婆打开门后可高兴的把宋微迎了进去,“微微你今天倒是有空来看看婆婆啊。”

    宋微有点不好意思,和楚霁轩结婚以后她的确是没来看过黎婆婆,当然时间也没那么久,不过快两个月而已。

    “总怕黎大哥在。”宋微感慨着说了句,进屋后把礼物放下,又打开装着小白的包包,小白跐溜一下就跑了出来,开始在屋子里乱转。

    “诶哟。这小东西是哪里来的。”黎婆婆刚想上前,宋微赶紧制止住,把小白喊了过来,先和小白交代了一遍这是自己的亲人,让它别凶她,一定要对黎婆婆乖。

    小白收了警惕的表情,上前舔了舔黎婆婆的手,哄的黎婆婆非常高兴。

    宋微扶着黎婆婆走进卧室里头,让她坐在卧室的床上,这才问了句,“婆婆,你和妈妈是怎么认识的呀。”

    “嗯?你说香香啊,这就是个苦命的闺女。”黎婆婆听见宋微问自己的母亲,不觉感慨了句,“当年香香到南城,有人托我照顾她,这一下子就晃了好多年。”

    有人托黎婆婆照顾她?

    宋微愣了下后,追问了句,“那婆婆,我妈妈是多大跑到南城的啊。你知道她当年在木家的事情么?她是哪一年离开的木家?”

    黎婆婆拍着腿,接过宋微递过来的热茶,眯着眼睛回想着,“哎呀这都快二十年的事情了啊……”

    对,宋微现在就后悔自己没和木阑城问清楚时间年限的问题,以至于她差点把那个楚老四当做楚霁轩,唯一就希望黎婆婆能记得清楚点。

    黎婆婆忽然间站起身来,走到自己的桌子前打开抽屉,“你等下,我这里有笔记本。”

    说是笔记本,不如说是黎婆婆的备忘录,她戴着老花镜翻了起来,过了蛮久倒是突然间说:“说起来有件事得和你说。”

    宋微愣了下,“婆婆你说。”

    “香香是偷偷在外地生下的你,然后才又回到木家去忙自己的事业。但是听说就是在新一次的什么交接里,她没得选择,才离开了云省,把你带回到身边,后来就落在南城。我记得那时候啊,她总是和我说,人生中对不起的是你,因为没给你完整的童年,所以以后,要一直在你身边。”

    宋微被黎婆婆的话说的再度蒙在了原地,童年的事情真的太模糊,但是她的确记得自己三四岁的时候,一直都在孤儿院里长大,她有苏北的口音,也是因为六岁之前都在苏北,到了六岁母亲才去苏北接的她,带着她到的南城。

    新一次的交接应该就是新的十年一次掌印接替,母亲在木家还是整整待了十年。

    宋微对黎婆婆说,“婆婆你等我想下,我现在脑子很乱。妈妈生我的时候,是……是多大岁数?”

    其实就刚才那些话,已经令宋微开始担心起来。

    “香香那会和你现在差不多啊……”黎婆婆回答。

    宋微踉跄了下,按照这条时间线,母亲生下她的时候大约是27岁,那么她是在6年后也就是33岁的时候离开的木家。

    PS:信息量大的何止宋微脑子乱了,连作者脑子都转不过来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前妻的秘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顾轻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轻舟并收藏前妻的秘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