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前妻的秘密 > 120我们是什么关系(1W+)

120我们是什么关系(1W+)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宿舍里也很安静,黎曼还在云省出差没有回来,中途有和她打过几次电.话,也都语焉不详和木少寒的进展,不过宋微也没什么心思管黎曼的事情,把行李放下后先找到小床径直躺下。

    小白无精打采的在旁边卧着,宋微无精打采的趴在床上呆呆的看着外面的月亮毂。

    和楚霁轩的一场感情是以失败告终,好在母亲的事情又有了继续追查的希望。但是在这之前,她要把森木珠宝自己的工作给辞掉,还要办好交接,还要再找到落脚处。

    注定,这将又是一夜无眠。

    ……

    眼下森木珠宝已经基本上初具规模,各个部门的人员也招的差不多,每个人都在自己的工作台前忙碌着铨。

    最里间的单人办公室里,楚霁轩闭着眼睛在小憩,顺手在捏着眉心,柴君见他正好歇了会,便也小心翼翼的问了句,“四爷……您真的不打算给宋小姐一点机会么?”

    “机会给过了。”楚霁轩冷冷的回应着,“这半个月我对她已经仁至义尽,她想离开就让她走吧。”

    柴君被噎了下,总还是觉着蛮可惜,小声的说了句,“刚宋小姐过来办了离职手续。”

    “刚才?”楚霁轩站起身,直接走到窗户边上。

    十层楼的距离,又怎么可能看的见那纤细的娇小的背影。

    她知道了钟欣,她哭着喊那个女人的名字。

    她说她爱他。

    但她最终也还是选择了离开他,无论他对她有多好。

    “四爷,那新房子怎么处理。”柴君知道宋微已经走了,估计楚霁轩也不会搬到那边去。

    柴君特别无奈的感慨,四爷和宋微之间的感情怎么就那么曲折,就在今天上午楚霁轩还心情愉悦的去看了户有门有院的独立四合院,说宋微肯定喜欢这里的格局,转头接了个电.话这件事就泡了汤,天意弄人啊。

    “耗一些日子挂牌出售吧,房产这种东西,买下来也不会亏。”楚霁轩在那窗户边上闭了会眼睛,终于还是转头坐到自己的位置上。

    办完离职手续后,宋微先去手.机店换了款手.机,楚霁轩那对她实时监控的手.机她不敢留,也不愿意再留。

    幸好之前汝窑瓷片从楚霁轩那里换了十万,手头至少不会穷到继续回去做保姆这种工作,甚至还能容她悠闲自在不少时间。

    换掉手.机,宋微拿着楚霁轩的那款机子,犹豫了好半天关了机,又放回到自己的包里,她没舍得扔掉。

    然后她要去看房子。

    君远的宿舍她肯定没脸待下去,总得有个能容得下小白的地方,合租肯定不行,至少得一居室。

    在南城这地方,好一点的地方一居室至少得2000多一个月。

    她站在原地盘算了半天,终于还是决定不省房子这个钱,她得让小白住的舒坦点,再不济等安顿下来就去沐阳巷淘弄点古玩,或者给别人做个鉴定师也能挣到外快。

    这样想着宋微就松了口气,这时她新买的手.机响了下,号码没换,看来是熟人找她,她扫了眼发现是个陌生号码,不觉奇怪的凑到耳边,“喂?”

    “宋微。你在哪里。”

    楚怀澜的声音令宋微怔了下,“怀澜大哥……你怎么……”

    “我有东西要给你,报下地址。”

    可楚怀澜能有什么要给她的东西,宋微犹豫了下,还是老实的告诉了对方自己现在的位置。

    大概过了一刻钟的时间,楚怀澜出现在宋微所在的街巷,他让宋微上了车,递给她一把钥匙。

    “这是什么?”宋微不解的看着对方。

    “让你有个住的地方。”楚怀澜随口说了句。

    宋微的脸色微微一变,“这不行。我、我不能……”

    她不能再接受楚家的好意,何况这楚怀澜比楚未华还神出鬼没,他怎么知道自己和楚霁轩之间出了问题?

    见宋微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楚怀澜解释着:“别想太多。我的工作关系,所以知道很多事情并不奇怪。你刚从霁轩的公司离职吧。”

    宋微知道楚怀澜估计还在监视楚霁轩的行径,所以也清楚自己离职的消息,但是这样她就更不能接受楚怀澜的好意,便也婉言谢绝,“怀澜大哥对不起,我自己可以去找房子。”

    楚怀澜劝她,“你放心,我不会再强迫你帮着对付霁轩,这的确是我思考不周详。房子不是我找的,正好有朋友对外出租,租金什么的也不会因为你有所减免,只是提供个方便而已。还有,老爷子特地交代我和父亲要照顾下你,这件事我们不敢有误。”

    宋微拿着钥匙,微微蹙了下眉。

    “那只雪獒,你还得帮它办一张养犬证。”楚怀澜提了下,“你要想带着这雪獒到处跑,恐怕不方便,这件事只能我帮你办。”

    宋微无奈了……

    她之前还咬定再不接受楚家人的恩惠,结果却因为小白被说动。要在城市里养雪獒的人,都是非富即贵,所以她才想要把小白留在楚霁轩那里,谁能想到小白非要跟着她,这令她走到哪里都带着个牵挂。

    宋微终于还是点了点头,伸手接过钥匙,“谢谢你。”

    楚怀澜发动了车,“我先送你去看看房子,这之后……就会尽量少出现在你面前,免得你老露出这种戒备的表情。”

    宋微略有点尴尬的垂下头,关于楚怀澜可能算是她感情生涯里不知道如何说好的一笔烂桃花。

    楚怀澜极为优秀并且性格也很好,不会像楚霁轩那样阴晴不定,时不时的还会发脾气,楚怀澜一看便是个对女人很温柔很尊重的那种类型,他对自己有好感,也是她慢慢感觉到的。

    之所以疏远,一方面是因为他始终对楚霁轩抱有疑虑,另一方面大概也是因为他是有未婚妻的人了。

    宋微想了想,还是问了句,“怀澜大哥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楚怀澜忽然间把车停了下来,英俊的面容上浮现出一层隐然的无奈,最后他握了握拳,“我不想娶她。”

    宋微没想到楚怀澜居然和自己说了这句话,一时间反而不知道如何安慰,像他们这种出身的人,无法决定自己的婚姻状况,无法自由恋爱,或者也是非常痛苦的吧?

    楚怀澜叹了口气,还是继续往前开着车,“所以有时候我挺羡慕霁轩,能娶到喜欢的女人。”

    宋微垂下眼睛,“他不喜欢我呢……”

    他喜欢的他也没娶上。

    宋微跟着苦笑了下,倒是安慰了句,“所以他和你其实也差不多呀。我觉着周桐挺好的,又漂亮又有气质,和你站在一起很般配。”

    楚怀澜看了她一眼,却是没有再说话。

    楚怀澜说的这个房子在南城偏北的地段,这里是南城的新区,相对老城区来说看起来更有现代化的气息,他说的房东宋微好像还见过,就是上次他一起在那家云省餐厅吃饭的朋友。

    这房子地理位置还可以,楼下就有超市和一些便利店,十二楼,一室一厅,精装修,房东说原本对外出租是3200一个月,看在是楚怀澜的朋友,给打个折,2800,看宋微有没有兴趣租下。

    2800这个价格能有精装修的房子真的很合适,而且客厅落地窗的玻璃日晒条件也非常好,宋微刚进来就觉着那地方给小白没事躺着晒太阳不错,虽然四百块是楚怀澜的面子,但好在也不是不能接受。

    宋微没有多加思考,和房东商量了下,一次性.交清一年的房租,也就是33600。

    办妥这些后,她也只能再麻烦下楚怀澜,先帮她把小白给拉过来,毕竟不是哪个出租车都愿意带只藏獒的。

    晃晃悠悠在路上的时候,宋微都有在考虑,什么时候能挣点钱,她去学个本再买辆车,现在手头的资金肯定是不够这些的,还剩六万多,再去购置点生活用品,恐怕也就得存下来过日子用了。

    送楚怀澜走的时候,他回身问了句,“之后你是什么打算。”

    宋微想了想,“我还没决定好。不过不用担心,我自己有自己挣钱养自己的能力。”

    “那好。”

    楚怀澜也不再多说,转身离开了。

    宋微回身看着这空旷的新家,一时间反而有些失措,幸好有个小白为了适应新家,开始四处逛着,寻找自己的领地。

    也哭过了,也伤心过了,总要习惯一个人的生活。

    宋微拍了拍腿,回身对小白喊了句,“为了庆祝今天搬新家,我去超市买新床品和好吃的,小白你看家呀。”

    小白欢乐的摇着尾巴,“汪汪”了两声算作回应。

    晚上吃饭的时候,家里来了个不速之客,从云省匆匆赶回来的黎曼,听说宋微搬到这里,家都不回,直接跑到了她这新家。

    “你怎么回事?和楚霁轩分了?”黎曼进门就劈头盖脸的问着。

    宋微赶紧让黎曼进来,刚搬家还没有可以多余换的鞋,只好让她直接去饭桌那里坐上,拿上一副碗筷。

    黎曼扫了眼饭桌,宋微这晚上一个人可真够省的,一道菜一碗饭,反倒是那只狗的狗盆里都是肉,挑了挑眉后气呼呼的说:“是不是楚霁轩欺负你了?我明天找他算账去。”

    “别。”宋微看这菜好像确实不大够,起身去给黎曼煮面条,“你忘了之前我和你说的了……是我自己想和他离婚。”

    他们之间现在最大的问题,应该是彼此的不信任。她因为楚家是逼迫木香的主使心中始终有疙瘩,只能背着楚霁轩去做一些事情;而楚霁轩却也对她实时监控,甚至还监听她和别人的通话。他无法忍受她私下做的事情,她也无法接受他这样子控制她的人身。

    想到这里宋微略有点心酸,招呼黎曼先吃菜,她尽快煮面。

    “离了么?”黎曼抄起筷子,吃了口菜,直呼楚霁轩这没口福的家伙,吃不上宋微做的饭肯定会想死。

    宋微摇了摇头,“没呢。他不和我离……”

    “没离,你们这算什么?”黎曼也不问理由,“分居嘛?以后有复合可能性?没复合可能性他这么耗着算什么?”

    “他说我想脱离楚家,他不会给我这个机会。”宋微将煮好的荷包蛋面端出来后,放在黎曼面前,“别管我了,你这次出差和木少寒有进展么?”

    黎曼的脸瞬间变得通红,她支支吾吾的回答了句,“能、能有什么进展。还不就那样。”

    “哪样?”宋微好奇的瞥了她一眼,但是早就对男女情爱这种事情很敏感的宋微,瞬间发现黎曼脖子上的吻痕,脸色微变后,抄起黎曼的手就拉了起来,“你、你和他……”

    “咳咳。你吓死我了。”黎曼赶紧收回胳膊,瞪了她一眼,“我都25了,从朋友发展成炮友也没什么!”

    不对啊……

    宋微见黎曼已经低下头来埋头吃面,她皱着眉头说:“你明明喜欢他,为什么要这样?”

    “你问我为什么,你自己不懂为什么么?”黎曼觉着好尴尬,和自己的闺蜜讨论这种话题,她挠了挠头回答了句,“你先把自己的感情问题收拾好了,再来讨论我的吧。反正我皮糙肉厚的,他伤害不到我。”

    见宋微不说话了,黎曼憋了半天,才又抬头,“对了,我也和君远辞职吧。”

    “你不能。”宋微摇了摇头,“君远的工作说实话还是很稳定的,而且还包吃包住,现在在南城能找到君远这样的待遇真的不容易。何况让你和木少寒去了云省,这以后和木少寒的对接肯定基本都是你,你想清楚。”

    黎曼的脸红了红,她小心翼翼的瞥了眼宋微,才别过脸有点别扭的讲起自己和木少寒的事情,“是这样的啦。”

    去往云省的路上,木少寒提议黎曼暂时假扮自己的女友,因为他不希望自己的兄长木云深还以为他芥蒂在心。

    黎曼吐槽说他根本就还是芥蒂在心,否则怎么可能一年都不回去。

    但她最后还是接受了木少寒的意思,至少在木家人的面前,假扮他的女朋友。

    这女友演着演着她自己就开始糊涂了,再往后的一些吃醋情节她已经不想赘述,等到在木家住下又同房的时候,又演着演着睡到了一张床上。

    黎曼揉了揉脑袋,很困惑的说:“其实也没那么复杂,我觉着挺好的,他现在对我也蛮好的。”

    宋微欣慰的笑了出来,“那就好。”

    黎曼含糊的说:“可你呢,现在没工作,还要养那么费钱的小东西,总不能一直这样吧。得想办法挣钱。”

    “嗯我想好了。”宋微点点头,“明天先去沐阳巷淘弄淘弄,淘弄的好的话这个月工资就出来了。”

    “我擦,这才叫有一技之长,压根不担心没钱挣。”黎曼倒是想起宋微之前自己在云省赌石赌回来的那些东西,轻轻用脚踹了下她,“话说你那些价值一百万的翡翠,不会就这么拱手给楚霁轩了吧?找时间给要回来。”

    宋微摇了摇头,讪笑着说:“算了。我现在不想去找他。”

    “怂……”黎曼无奈的评价,倒是低头把汤面吃的精光。

    因为出差半个月,黎曼可以申请休息几天,她这几天也就和宋微住在一起,帮她打扫屋子买一些必备用品,就是不敢去碰那小白。

    小白现在不像小时候那么肉球,长大不少的它看起来还满渗人的。

    这天宋微打算去一趟沐阳巷,只是小白没办法带,毕竟她不像楚霁轩楚怀澜这些公子哥,手头有车怎么都方便,和小白道歉了好半天,还把自己的古玉项链放下来给它玩,这才平息了小白的怨气。

    沐阳巷周末的时候人非常多,刚到巷口宋微倒是在附近的茶楼停了停,她之前有听楚霁轩说,这家二层小楼门脸开广的茶楼是楚二爷楚飞扬开的。说起来楚家四个兄弟,她独独对楚飞扬印象不深,一是来往不多,二是总觉这位才是真正的闲云野鹤风范,他是唯独对这些事情好像并不感冒的人。

    黎曼一到这里就拉着宋微往前跑,“快快,我要看看你怎么捡漏。”

    可惜今天没有小白,要是有它在,肯定能省不少事情。这次还真的要完全靠自己的眼力。

    黎曼看着这个也像真的,那个也像真的,拉着宋微不停的往摊子里钻,“微微,你看这个漂亮么?”

    黎曼是指着摊子上一尊灰头土脸的青铜菩萨像,她小声的在宋微耳朵边说:“我觉着像真的。”

    那摊主一看是两个好忽悠的女孩子,慌忙介绍着:“那必须,我这可是……”

    “从土里带出来的。”说话间他还刻意压低了声音,让黎曼跟着频频点头。

    宋微笑了笑,起身拉着黎曼就走,黎曼在后头叫唤着,“哎哎?真的不是嘛?”

    “连最基本的做旧都非常拙劣,一般真的从土里带出来的,土都是有讲究的。”不过沐阳巷多的是这种忽悠,黎曼第一次来这么兴奋也是正常。

    倒是走了一段路后,宋微停了下来。

    这是个差不多二十岁上下的青年,面前是张报纸,报纸里摆着一样老物件。

    青年看起来有点落魄,至少身上的衣服旧旧的,低着头闷不吭气,哪怕有人站在前面他也一句话不说,完全不像摆摊做生意的样子。

    这种人在古玩街也有不少,很多会装作农民工,拿着灰扑扑的东西说是从自己的地里挖出来的,自己也搞不清楚是真的是假的。往往这种人手头捏的实际上是个高仿,能骗到不少只有半桶水的人。

    黎曼拉着宋微说:“看什么看呀,肯定是假的。”

    宋微眯着眼睛观察了一会,倒是蹲下来,问那青年,“这如意我能看看么?”

    “嗯。”

    宋微伸手托了起来,这如意底座是黑色木头的,看起来也有些老旧,头尾镶嵌着两块玉石,玉石与底座连接的位置应该后期处理了下,有注胶的痕迹。

    黎曼见宋微走了这么久唯一关心了下这如意,便也蹲了下来。

    很沉,这如意的重量不轻。

    宋微心里掠过一丝想法,又抬眼看了下那青年,这青年的面庞挺好看的,属于那种非常精致的长相,如果说宋微身边有谁和他感觉很相似的话,恐怕他和白锦然很像。

    只是在她观察如意的时候,那青年瞥都不瞥她一眼,斟酌了下开口问:“这如意,你打算怎么卖?”

    “五万。少了这个数不卖。”青年简短的话让黎曼冷哼了声。

    黎曼拽了下宋微,“微微,这家伙坑人呢,赶紧走。”

    宋微没走,又把黎曼给拽了回来,她还在掂量这如意,紫黑色的色调,深沉古雅的造型,尤其是当她把那如意的黒木放到鼻端闻了一下之后,那股淡淡的芳香令她越发断定这是个有年头的老物件。

    之前宋微对于木器的了解不深,在楚老爷子的地下室里走了一遭,知道古玩圈里这木器同样讲究很多,所以她也特地去查了资料,下狠心研究了一圈。

    底座是紫檀木。紫檀又分为两种,那就是大叶紫檀和小叶紫檀,大叶紫檀的弦切面上带状条纹明显而且比较宽,颜色呈紫褐色,而小叶紫檀表面的木纹却并不明显,色泽初为橘红色,久则深紫色如漆,几乎看不出年轮纹来,脉管纹极细,呈绞丝状如牛毛,其价格要比大叶紫檀高出四五倍之多,这类紫檀数量极少,大件也很少。

    紫檀木号称“寸檀寸金”,何况这如意上还镶嵌着两块玉石,这玉石的颜色温润而且剔透,算不上什么极品羊脂玉,但也是中高档的玉……

    宋微琢磨了下,五万买这如意倒是合适,就是怕不好倒手,她要是手头宽裕肯定就买下来,可问题她手头也就六万多。而且宋微有一个很大的问题是,她对辨别真假比较有心得,但市场价有时候反而模糊。

    像这如意她就拿不准放到市场上去会要多少钱。

    想了想她和这青年讲了句,“你这价格挺合适的。”

    话刚出口,青年原本乌云密布的脸色稍稍明朗了些,但宋微指着玉石与底座黏合的部分那注胶,“就是这里,有些不专业了,让这如意的价值打了折扣。不然,稍微便宜点,我就……”

    “不行!五万就是五万。”那青年一听宋微这明显是砍价的架势,脸色一变又把那如意抢了回来。

    黎曼见他那样,黑了黑脸拉起宋微说:“别理他,这人也太不讲理了。买东西卖东西那里有他这样的,让他慢慢卖吧。”

    宋微被黎曼拉走了。

    她其实还是很想要那如意,只是下不了决心而已。

    等到从那头逛回来,那青年还是在原地,如意当然没有卖出去,而且宋微还听见有人试图一千块钱收的,但是被这青年给骂走了。

    中午两个人是在巷子里头找了个小吃店,晚上黎曼说要请宋微,纯当恭贺搬到新家。

    宋微不放心小白,说都出来一天了,正好要放小白出去溜一圈,就在她家附近的餐厅吃。

    刚走到巷子外,里面忽然间传来一阵“抓小偷”的喧哗声,宋微耳听“噗通”一声,一个穿黑色卫衣的男人直接摔倒在她脚边,吓了她一大跳。

    跟在后面追的居然是刚才那个卖如意的青年,他非常利落的跑过来后,一脚踏在那男人的胳膊上,眼明手快的直接将他偷的钱包给拿了起来。

    一群人跟着跑了过来,那青年转身将钱包交给那喊话的中年人。

    宋微注意到钱包蛮厚实,看来里面装着不少钱。

    中年人连声喊着谢谢,打量了下青年后,直接从里面抽出几百块钱,递给青年说:“这是谢礼,谢谢小哥啊。”

    青年挡了回去,淡淡的说了句,“应该的。你们处理他吧。我走了。”

    青年转身就走,也不管后续这小偷别人会怎么处理,宋微犹豫了下,拉着黎曼就跟在那青年身后,黎曼嘟囔着说:“你干嘛对这人这么关注。”

    宋微低声和她解释,“你不觉着他举止很有意思么?开五万咬死不还价,明显缺钱,但他的身手那么好,却又拒绝别人给的谢礼,说明什么?”

    “说明……什么?”黎曼没懂。

    “不义之财不会要。虽然有股固执的劲,可行事很正。”宋微刚说完,那青年忽然间停住脚,一脸戒备的看着两人,“你们做什么?我都说了没有五万不卖。”

    宋微看的出来这青年应该不是很健谈,她站在原地问了句,“你自己心里头很清楚,如果死活开五万恐怕很难卖出去,想占你便宜的人太多了。如果真的有急用,你说个理由,说不定我就买下。”

    黎曼扯了下宋微的袖子,“你脑子没事吧?他胡编一个骗人怎么办?你还不怕被人骗啊?”

    “就从他刚才的举动上来看,应该不会……”

    当然宋微这么执着,也是因为实在舍不得那如意,黎曼不懂她现在这心态。

    青年眉目松动了下,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宋微,最后说了句,“我要救我姐,她被人陷害在监狱里。”

    只是短短的一句话,宋微却忽然间愣住。

    她想到了当初自己被楚未华送进监狱的时候,没有一个人帮她,黎婆婆和黎曼也拿不出什么钱来,何况黎家是黎曼的大哥做主。那时候就是自己努力在狱中想办法减刑,从五年到三年她付出了太多的辛苦……

    “这个,我买了。”宋微沉默片刻后,静静的说,“你跟我去银行取钱。”

    黎曼简直不敢相信,宋微这是怎么了,和这如意死磕上了?但宋微明显已经决定下来,她也不好说什么。

    在银行里宋微取了五万交给青年,又从他手上接过了如意。

    青年难得露出了感激的神色,他郑重的对宋微鞠了个躬,“谢谢你。”

    “快去想办法救你姐姐吧,别耽误了时间。”宋微微笑着说了说,倒是没再多问别的,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她已经帮的仁至义尽,别的她的确是没办法去管的。

    和黎曼回到家,黎曼看着她小心的把如意放在柜子上,好奇的问:“这如意真的值这么多钱嘛?我怎么感觉那么不靠谱,万一是做局骗人的呢?”

    宋微愣了下,倒是回头解释:“做局骗人这种事情古玩圈确实很多,但是这如意我看假不了。只要能想办法出手,价格肯定是不会亏本。”

    宋微为了表现自己绝对没走眼,还特地让小白测试了下。这家伙看见那如意,两只眼睛都在放光,兴奋的尾巴直摇,黎曼在旁边看的啧啧称奇。

    “但就算是真的,也只是不会亏本而已啊!”

    “我只是对市场价有点预估不准。”宋微的手抚在如意上,这如意的穗子都有些老旧,看起来真是年头不少,“只要在不亏本的基础上能帮到人也好的。”

    见黎曼一脸的茫然,宋微说:“就是他说的话让我想起了我自己,我当时就在想,如果有个弟弟能这样帮我,多好。”

    黎曼咬着唇在那价值五万的如意边上走来走去,忽然间拍了下手,“我想起来了啊,你可以找人帮忙出手的呀。找容乔或者木少寒都可以吧?”

    宋微愣了下,说到容乔,也是哦,之前在木家和木阑城的一番对话,基本上可以确定容乔这个人不坏,而且他这些日子也没和自己联系过,显然是忌惮楚霁轩在南城的势力,不过相比较容乔,宋微当然更愿意信木少寒。

    “那你问问木总。”宋微小声的说。

    “叫他少寒就好啦。”黎曼撅了撅嘴,倒是很愉悦的去给木少寒打电.话了。

    木少寒不过半个小时就到了宋微的新家,他略有点奇怪的上下打量了下这个一居室,倒是没有问宋微为什么自己搬了出来,而是直接开门见山,“你刚才说让我看个东西。”

    木少寒今天穿着很简单的黑色半袖棉T,下身是牛仔裤,身材修长,衣着简洁,却还有那么几分小性感,黎曼一见他就红着小脸冲了过去,直接拉着他到柜子边上,“这个,你看眼。你认识不少人吧?能帮微微倒手么?”

    “多少钱买的?”木少寒左右掂量了下,他的目光是放在如意上的那两块玉上的,毕竟是做玉石生意的。

    “底座是小叶紫檀,两块玉我仔细看过,不到羊脂玉的级别,但应该算是白玉。而且看这做工和穗子的时间,最少也是个清朝物件。用五万买下来的。”宋微在旁边搭话说着。

    木少寒看的差不多就放了下来,“虽然不算大捡漏,转手的话至少能挣到五万。这个如意市场价怎么也有十万以上。”

    黎曼的眼睛瞬间瞪得极圆,她不敢置信的趴在旁边说:“没想到古玩的油水这么大啊,微微你就出去捡了一次漏,就赚了我几个月的薪水!”

    “这不算大漏了。”宋微倒是挺意外居然有这么多的升值空间,一下子就放下心来。不过说到大漏,上次她在昆市赌石,才叫刺激。

    黎曼还在那里唏嘘古玩水太深,幸好宋微有双好眼睛,不然五万换了只有十块钱的工艺品也是有可能的,而木少寒环顾一圈后,将那如意收拾了下,“这样吧,我这几天帮你找几个收藏爱好者问问,尽量出手高一点。”

    宋微盘算着手头还有一万的存款,怎么都不至于饿死,忙慌笑吟吟的说:“好,谢谢了。”

    木少寒顺手拎着黎曼的脖子说:“那我顺便带她一起走了。”

    “请便。”

    “哎我还要和微微待几天呢。”黎曼忙不迭的抗议着,但是宋微也带着讥诮的笑意,顺手帮忙收拾了黎曼的衣物,将她成功的送走。

    木少寒把黎曼塞到自己车里后,顺便把那柄如意放到她身上,“晚上去哪里吃饭?”

    “回家啦。吃什么饭。”黎曼念叨着转头看向外面的风景,她现在还是不大习惯和木少寒私底下单独见面。

    “行。那回我家。”木少寒一点也不反对,直接发动了车。

    “为、为什么回你家!”黎曼非常不满的转过头,刚撞到木少寒那双清冷的眸子便又瞬间红了脸,支支吾吾的说了句,“去你家就……就去你家。”

    “嗯。”木少寒话本来就不多,车里反而一时沉默下来。

    黎曼倒是想起什么似的,倒是忽然间问:“对了我问你件事,如果木家和微微有什么冲突,你会帮微微么?”

    木少寒皱了下眉,“为什么宋微会和木家起冲突。”

    “那你先告诉我,答案是肯定还是否定?”黎曼知道如果木少寒肯点头帮宋微,恐怕宋微那边那边会取得很大的进展,而且黎曼始终觉着木少寒恐怕真的可以做宋微的帮手。

    木少寒这个人,宁肯自己离开昆市到南城待一年,也不希望自己的兄长尴尬,宁肯放弃继承人的争斗,也不愿意兄弟反目,他对于宋微所说的四大家族的那些勾当,恐怕并不是很在意。

    黎曼虽然和木少寒相处没多久,好歹也有一年多的时间,她觉着自己喜欢这个男人还是满值当的。

    刚想到“喜欢”两个字,黎曼就拼命的拍了拍自己的脸,她又想到哪里去了。

    “我不喜欢这种假设的命题,除非你说明白。”木少寒索性把车停到路边,和黎曼沟通起来,“还是说,这件事会有别的影响。”

    “当然!”黎曼肯定的点点头,“会让我决定以后咱们两该维持怎样的关系。”

    木少寒唇角微勾,“哦?那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前妻的秘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顾轻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轻舟并收藏前妻的秘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