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前妻的秘密 > 162拨开云雾见青天(1W+++)

162拨开云雾见青天(1W+++)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楚天凡眸色复杂的瞥了眼宋微,这个叫宋微的女人怎么就那么倔强,真是让人无奈至极。

    他让楚怀澜带人过去把昏迷的楚霁轩接过,“先送医院,剩下的事情我来处理。”

    楚怀澜点点头,他还对宋微做了个手势,意思是让她听自己父亲的话毂。

    宋微颇为感激的点点头,她当然知道楚天凡父子的好意,否则不会一开始就让外面围着的人离开,把这么麻烦的事情先演变成家里的事情铨。

    楚家内部的事情,自然就没有那么严重了。

    楚怀澜和柴君先送楚霁轩离开了老宅去往医院,宋微的心才渐渐放了下来。

    她自己先一步松开了对李云英的控.制,额上已然是渗出不少汗珠,宋微苦笑着说了句,“对不起太太,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带四爷出去。”

    为什么楚南将明知道李云英对他不贞,却还能让李云英把持着楚家的大.权,如果楚南将一早采取压.制手段,或者李云英也不至于嚣张成这样。

    可即便宋微知道全部的事实,她也不能说出来,尤其眼下李云英还是楚家的六太太,名义上楚南将最喜爱的一位妻子,能力最强的一位妻子。

    “啪。”一声清脆的响声在楚家大堂中响起,黎曼惊呼了声挡在宋微面前,小白刚怒吼一声几欲上前去咬李云英,被宋微急忙喊住。

    她捂着脸,丝毫没有发.怒,今天能在这里保住自己的孩子,又把楚霁轩救出去,她根本不想再多余生事,只是静静的说了句,“你们都散了,我自己留下和大.爷、太太沟通。”

    “不行不行,要走一起走啊,你留下算什么?”黎曼抓着宋微的手,死活都不肯放。

    楚天凡摆了摆手,“行了,你们都先离开,别在这里碍眼!”

    李云英蹙眉,“楚天凡,你这是什么意思,居然要大事化了小事化无?当这件事没发生过?我们楚家就这么任人欺凌?”

    楚天凡盯着那些外围的人离开后,才转身朝着众人走来,别看他平日里总是一副温厚雅致的模样,双眼微微一眯倒是也颇有气势,这是种身居高位的人与生俱来的气魄,楚天凡沉声说:“老.爷.子让我过来告诉您一声,事情他都清楚,让宋小.姐离开吧,否则我对老.爷.子也交代不好,太太您有.意见还是去找老.爷.子说。”

    李云英被这句话堵的面色发黑,她阴冷的眸子在宋微脸上停留了许久,终于冷哼了声,转身朝着宅子里走去。

    眼见李云英总算是不找麻烦了,宋微才轻舒了口气,穿过众人走到楚天凡面前,柔声说:“谢谢你大.爷。”

    说话间她的眼泪又快下来了,身.体也有些站不稳,幸而黎曼和傅云双在旁边死死替她撑着。

    “好丫头。”楚天凡那凌冽的目光柔和了些许,“我家四弟有你这么好的媳妇,是他的幸福。看你脸色不大好,赶紧先回去休息着,老四那边我会派人看着,这次不会让他有危险,你放心吧。”

    “真的……是老.爷.子派您来的?”宋微忽然间问了句。

    楚天凡先是一愣,而后上了自己的那辆车,“当然,老.爷.子特地和我们父子叮嘱过,要好好照顾你。不过你干出这么野性的事情,倒是挺让人头疼的。快走吧,再不走又惹事端,我可不想收拾了。”

    楚天凡说完以后,招手让宋微他们赶紧先走,他在这边至少还能管着李云英不多事。

    黎曼和傅云双扶着宋微上了车,刚刚坐下宋微就感觉到一阵头晕,她勉强伸手,被傅云双一把托住,那清秀的脸上尽是担忧的神色,宋微摇了摇头,说:“白锦然放你出来啦。”

    “嗯对。”傅云双感激的点头,“他说是听你的安排,我应该要谢谢你。”

    “没事,应该的,你又没有什么错。”宋微想到周子尧,不觉叹了口气,但因为心神恍惚,只好和黎曼说了句,“你和柴君联.系下,问问四爷被送到哪个医院了,我想去看看他。”

    “你这个样子还怎么去看他,就怕再不休息自己也得垮了。”黎曼皱着眉头伸手取过自己的手.机。

    “没关系,我先在车上睡会,到了你们记得告诉我。”宋微还能想起楚霁轩临走前的那状态,心里格外担心,哪里能真的睡着,她现在恨不能插双翅膀马上飞到楚霁轩身边,告诉他自己有多想他,有多惦记他,又有多爱他。

    但是宋微还是不知不觉中睡了过去,她模糊的记忆里还能听见黎曼叹了口气,“微微太累了别吵醒她,晚上去把言言再接到医院里,让他们一家三口团聚”。

    迷糊中,宋微又做了个梦。

    梦里有繁花朵朵,有两个孩子嬉笑的声音,还有礼堂不断响起的钟声,以及结婚进行曲缓缓奏起……

    她穿着一身洁白的婚纱,身周都是祝福她的朋友,而身侧是个高大的身影,这身影模糊,看不清面容,但她听见对方说了一句,“终于要嫁人了啊,我的女儿……”

    原来这是她的父亲么?

    宋微好想仔细看看对方的样子,却怎么也描画不出真.实的形容来。

    但忽然间,耳畔一声“妈妈”,将她从梦里惊醒过来,宋微直起腰,就见自己已经身在个空寂安宁的病房里,言言正踮着脚趴在她.床.边,大大的眼睛眨巴眨巴的,满是担忧,“妈妈,爸爸怎么了啊?”

    宋微这才发现这病房居然把自己躺着的.床.和楚霁轩的.床.并在了一起,受了伤的脚也被纱布包住,而他正沉沉的睡在.床.上,身上的那些管子看的宋微心惊肉跳,她直接下了地,抱着言言走到楚霁轩身边去,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儿子。

    楚霁轩的面色真的很难看,宋微担心的蹙起眉,摸了摸言言的头说:“爸爸生病了,不过没关系,过几天就会好的。言言你乖乖的在这里陪爸爸说话好不好,但是别动这附近的东西,管子也别碰,就和爸爸说你想他好不好?”

    言言猛力的点着头,“妈妈放心吧!言言会看.管好爸爸的。”

    宋微放下心来,在言言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这才起身一瘸一拐的走到病房外头。

    病房外柴君和安穆都没走,见宋微出来,便都站起身来,柴君关心的问了句,“宋姐你休息好了么?吃点东西吧,我叫了晚饭,一会就有人送过来。”

    “好。谢谢你们。”宋微也不矫情,她确实感觉到饿的发慌,摸了摸小腹只觉着自己最近这段时间的精神状态,太对不起自己肚子里的这个宝宝了。

    但她也不及多想自己的问题,而是问柴君和安穆,“四爷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

    柴君无奈的笑了笑,“不需要太担心……”

    安穆咳嗽了声,“跟她说实话吧,有些事情你瞒谁都别瞒着宋微,她挺坚强的。”

    宋微听见这句话,瞬间心里咯噔了下,难不成楚霁轩还有什么生命危险?

    见宋微的脸色都白了,柴君瞪了安穆一眼,心说就算说实话也别赶着这个时间点说,宋微本来这身.体状态就不大好,他正斟酌着用什么词来形容的时候,宋微摆了摆手,“没事,说吧,不管他是什么情况,我都会陪在他身边。”

    安穆拍了拍柴君的xiong口,“行了我来说吧。”

    “李云英用了一种苯.丙.胺类兴.奋剂,大量注射的结果就是会对药物产生依赖,并且造成精神损伤。长期滥用苯.丙.胺类兴.奋剂可以导致慢性精神障碍,又称为苯.丙.胺性精神病。”安穆面无表情的介绍着,见宋微的脸色一点点的白了下去,他摊了摊手,“这种事情你别想的太过严重,现在他外伤和内伤一样严重,为了救你背后脊椎都快被压断了,现在你应该祈祷的,不是他没有患上精神病,而是终身瘫痪。”

    柴君有点不爽的拍了下安穆的胳膊,“现在又不是真的会瘫痪,只是在诊疗当中而已,你讲的太严重了。”

    安穆耸肩,“我只是照着医生的原话叙述而已。”

    “这医院是南城最好的医院了么?”宋微忽然间打断了二人的对话,颤声问。

    柴君赶紧回.复,“宋姐你别着急,大.爷已经在联.系国外的几个医生过来,说是联合会诊,肯定会治好的。就是太太这个人……也太心狠了……哎……老.爷.子那边不知道能不能治治她。”

    宋微咬了咬唇,“我进去陪他,有什么事情喊我就好了。”

    柴君还想说点什么,可看着宋微那背影,实在是不知道要怎么安慰。

    宋微是他见过的最坚强的女人了,她居然在听见这种消息后,一滴眼泪都没有掉,而是默默的又返回了那个病房里。

    柴君转身,认真的看着安穆,“我知道你这个人有时候比较冷血,但能不能下次说话多考虑下。”

    “我考虑的很周全啊,我这也是斟酌着看人说话好么?”安穆瞥了眼柴君,“瞒着她做什么,她有权知道全部的事实。”

    柴君被安穆气的没话讲,快步离开走廊,直接去楼下取餐。

    宋微怔怔的靠在楚霁轩的.床.边,把言言抱在怀里头,言言特别奇怪的问宋微,“妈妈,爸爸怎么都不理我的啊。”

    刚才他按照妈妈说的,一直和爸爸说话,可一句回应都没有得到。

    宋微摸了摸言言的头发,压.制住心头涌起的悲伤,柔声回答,“爸爸睡着了啊,肯定没办法回答你的,言言累不累啊,累的话妈妈先抱你去.床.上睡会?”

    “不呢。我想陪着爸爸妈妈。”言言坐在宋微腿上,特别补充了一句,“还有妹妹!”

    宋微笑了出来,目光温柔,“对呢。谁也拆散不了我们一家四口……谁也拆散不了的。”

    她的目光落在楚霁轩脸上,李云英居然为了逼.迫他娶李敏,用了那么下作的手段,这女人到底还有什么做不到的?可是楚南将根本不可能为了楚霁轩,去惩罚李云英。

    楚南将今天能让楚天凡过来救场,恐怕和她自己有关,因为楚南将知道宋微是楚家人,如果不是宋微有危险,或者楚南将还是会置之不理。

    所以宋微才会选择亲自带人去和李云英交涉,她也是置之死地而后生。

    只是她没想到李云英会用了那么激烈的手段去对待楚霁轩,就算楚霁轩听她的话去娶了李敏,将来也不会再是以前那个潇洒自若的楚四爷,而会成为李云英可以操控的傀儡。

    宋微双眸微敛,所以幸好她之前的预感是正确的,想尽办法把楚霁轩给救出来也是正确的,再多等几日,说不定他身上的药力会更足,到时候治疗的难度只会越来越大。

    忽然间宋微做了个决定,她猛然间站起身,走到门口打开门,对柴君和安穆说:“我想了想,能不能联.系下大.爷借用下飞机,我想带四爷离开南城去治疗。”

    “啊?不在南城要去哪里。”柴君被宋微的提议吓了一跳。

    “南城不安全。”宋微咬了咬牙说:“虽然这里是楚家大本营,可是现在要对四爷不利的人太多了,我不想留在这里担惊受怕。去四九城吧。”

    四九城有关系良好的顾家,不管是顾佳期、顾然还是顾景遥、顾云朗,这大大小小都让宋微印象极好,她知道在四九城不会有人害他们,何况那里是天子脚下,谁要干点出格的事情,也得掂量着自己有没有能耐。

    安穆斟酌了下,“我觉着宋微说的有道理,但是你们都离开南城,这公.司的事情……”

    “你和少寒掂量着办。”宋微斩钉截铁的说:“何况在四九城我还可以和顾景遥联.系,很多事情都能远程操控,不需要非得在南城。如果是必须四爷签字,就先暂缓,等四爷醒过来再说。”

    “好吧。”柴君苦着脸点头同意了,“我把我哥从外地调回来,一起陪你们过去,也好照应着。”

    柴易一直都被楚霁轩派在外地盯着矿场的事情,这次总算是有机会回来了,宋微想了想也表示同意,柴君这个人性格好而且又忠心,带着他是绝对放心的。

    说好之后,宋微就又给楚怀澜打电.话,请求他和老.爷.子说下,调楚家那辆私人飞机给她。

    楚怀澜非常苦闷,为什么这种苦力事情又落在了他的头上。

    宋微也没办法,楚家现在她唯一能信任的只有楚老大一家人,虽然他们也对楚霁轩态度不好,甚至有对敌趋势,可至少他们没有罔顾楚霁轩的性命,而且楚天凡口口声声还是喊着自己的四弟,这都给了宋微非常好的印象。

    她说,私人飞机大部分的钱都是楚霁轩出的,于情于理这次都应该借调出来给楚霁轩治病用,老.爷.子不会有异.议的。

    宋微相信老.爷.子会同意的,因为她私底下和老.爷.子有着协定,她相信只要她遵守,楚南将还是会给楚霁轩他四爷足够的尊重和帮助。

    果然,楚怀澜帮忙把这辆私人飞机给借调出来,而南城这边的医院会派医生直接跟上楚霁轩去往四九城。

    预定离开的时间是第二天,宋微有一天的时间收拾东西。

    她这次带着言言一起离开的,幸好言言现在也才不到四岁,幼儿园那边的课程实在不行她自己也可以教.导,反正说什么都不会再把言言给留下。

    至于小白,她又说了好多道歉的话,同时让黎曼和木少寒搬到四合院这边帮忙照顾着,这次出去不知道要多久,小白其实是个麻烦事。

    她还整理了下手头的资金,毕竟要看病,也不清楚需要花多少钱。不过好在正逢年底,君远外贸那边百分之二的股份分红也到了账上,加上安穆特地帮忙把上次宋微交过去的帝王绿原石,找董事会重新核算,兑换成现金打到了她的卡上,钱的问题是解决掉了。

    至少这些钱足够给楚霁轩看病的。

    走之前还和顾家那边联.系了下,宋微让顾佳期继续帮忙找两个两居室租住,最好能离医院近一些,这样她好每天往返照顾。

    顾佳期满口答应了下来,这种事情对于他们这些地头蛇简直是轻而易举,何况顾然等人听说宋微要再来,也都很开心。

    很快,飞机抵达四九城,顾景遥安排的车过来接的众人,后面配备着一辆120急救车。

    顾景遥对宋微摊手说:“别介意车简陋啊,我资产不够雄厚,搞不起加长豪华车,直接让医院派车出来接了。”

    他说话和和气气的,而后一直都在打量着病.床.上尚未苏醒的楚霁轩,“你丈夫?”

    宋微点点头,“你上次去南城谈珠宝项目的时候,应该已经见过他了吧……”

    “哦。”顾景遥似乎想起有这么回事,他上次去南城和安穆等人谈森木珠宝的项目,和这个叫楚霁轩的有过接.触,但他挑了挑眉,“不过我一向对男人记忆力比较浅薄,不记得很正常。”

    南城那边的医生对楚霁轩的病情有了新一步的判断,说他暂时没醒过来并不代.表生命出现危险,幸好处理的比较及时,所以目前状态趋于稳定。

    所以宋微心情还是很不错的。

    而且很奇怪,以前她对南城的归属感格外的浓重,哪怕在四九城的时候也会格外想念那座城市,可后来的后来,她发觉,相比较南城,她挂念的应该只是南城的那些人而已。

    现在离开南城,她反而觉着肩头的担子轻了很多,只觉着再度脱离漩涡中心,是件让人放松的事情。

    顾佳期亲.热的上前揽住宋微的胳膊,低声说:“你以前可没告诉过我,你还有个儿子。”

    言言现在正和顾景遥那小儿子顾容琛并排坐在一起,一个三岁半一个六岁,顾容琛就像个小哥.哥一样,眉目端正的介绍着自己——你好,我叫顾容琛,我爸爸叫做顾景遥,但是我不知道我妈妈是谁,不过我爸爸告诉我,妈妈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有几个小媳妇。

    言言有样学样的和顾容琛回答:你好,我叫楚嘉言,我其实有两个爸爸妈妈,但是第一个爸爸妈妈对我不好,第二个爸爸妈妈是我的亲爸爸妈妈。我没有小媳妇,但是我马上要有小妹妹啦!

    顾容琛听完言言的话,忽然间对坐在前排的顾景遥说:“爸爸我输了。”

    “输在哪里了?”

    “好多。”顾容琛皱了皱鼻子,“你有两个爸爸妈妈,要不要匀我一个妈妈。”

    言言眨巴着眼睛好半天,最后犹豫着说了句,“那除了第二个妈妈,第一个妈妈可以匀给你……”

    宋微头疼的和顾佳期小声说:“我这次来四九城最害怕的……”

    顾佳期扑哧笑了出来,“没事,别担心会带坏言言,你看容琛还是很乖的。”

    宋微和顾佳期顾然顾景遥这几个顾家第二代年轻人关系很好,不过之前因为没有那么深交,所以也没来得及介绍过自己的具体情况,像今天全.家贸贸然就到了四九城,她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

    宋微小声的说:“上次没有说明白我有丈夫和孩子的事情,真是抱歉。”

    顾佳期柔柔的笑了笑,“这有什么,我就是随便问问。”

    如果说顾云朗那一脉上中下三代都非常神奇,顾然又是个大话痨,那么顾佳期应该是整个顾家目前宋微接.触下来最正常的一个。

    她身上有股子千金小.姐特别的气质,那种淡定优雅是从内心散发而出的,并非强装出来的高贵。

    人常说,三代出贵.族,顾家是传承多代的书香门第,加上顾佳期的父亲代替顾云朗继承了顾氏集.团,其家族渊源也同样是四大家族之一,更要紧的是,顾家不像其他人家,会要求儿女去从商。

    宋微刚到四九城就记得顾然说过,顾佳期和顾佳期的兄长一起拜在国学大师的门下,所以顾佳期乍一看给人的感觉就非常好,娴静淡雅,清水出芙蓉。

    顾佳期给他们找的房子的确就在医院附近,据说是她在四九城的某个出国的公子哥朋友留下的,她给柴君柴易在五楼找了个两居室,一楼的两居室是给宋微和言言的。

    这两间房子加起来,月租就已经超过了八千,但宋微手头不缺.钱,便也直接签订了合同,先让柴君柴易兄弟两去帮忙先置办下房子里需要的那些生活用.品。

    言言和顾容琛玩的特别好,顾容琛在房子里溜达了一圈后,又小大人一般的说:“我还是喜欢我爷爷的四合院,有大树!”

    言言学着他皱了皱鼻子,“我也喜欢我们家的四合院,我想小白了。”

    “小白是谁?”

    “小白是一只这么高这么大的狗狗,以后带你去看它好不好?”

    顾容琛很干净利落的答应了,虽然心里头大概又觉着输了,但他很开心的邀请言言今.晚上和他去爷爷的四合院那里做客。

    言言跑到正在整理.床.铺的宋微身边,拉着她的衣服巴巴的问:“妈妈,我晚上能去容琛哥.哥家里做客嘛?”

    宋微看了眼顾景遥父子,和身边守着的顾佳期说:“这合适嘛?”

    “这怎么不合适了,云朗伯伯本来就喜欢你,你儿子去他肯定也高兴,而且事情那么多,你不如就让景遥这几天帮你带带言言。”

    宋微一想,也是,她收拾完屋子整理好行李,晚上还要去医院陪楚霁轩,真的很难分神照顾好言言。

    她揉了揉言言的头,“那好吧,去了容琛哥.哥家,你要有礼貌,顺便和云朗伯伯说,就说妈妈最近一段时间要照顾爸爸,等时间空闲下来肯定去拜访他。”

    言言用.力的点点头,嗖地一下就冲向了客厅,特别开心的和顾容琛说:“我妈妈答应啦。今天可以去你.爷爷家了。”

    顾景遥大老远站在客厅里说,他就先把这两个兔崽子带走了,省的给她们添麻烦,晚上就不叨扰多吃那一顿饭了。

    宋微无奈的摇头,小孩子真是好,就算知道爸爸生病了,爸爸还没醒,但对于他来说,他并不懂这件事有多严重,所以很快就会被其他事情分去心神。

    这样也好,省得她提心吊胆言言会难过。

    今天顾然据说有课没来,顾佳期就帮着宋微收拾行李,收拾完了以后顾佳期请宋微、柴君和柴易在附近的一家川菜馆里吃饭,宋微因为挂念医院里的楚霁轩,匆匆的吃了几口就先和他们告辞,往医院里去了。

    医院的病房是顾佳期找父母帮忙去解决的,据说这家医院的院长和顾佳期的父母本身就是世交,关系很好,肯定会全力以赴的去解决楚霁轩的问题。

    宋微推开病房的门,楚霁轩静静的躺在.床.上,强颜欢笑了一天,宋微直到这时候才安静下来,默默走到他身边去,坐了下来,“老公……我来了……”

    她握住楚霁轩的手,疲惫的趴在他的.床.畔,“我不管你的外伤和内伤会怎样,你先醒过来好不好?”

    送到四九城这家医院,目前基本检.查都在柴君的看.护下做完,也就等着医生们给出完整的治疗方案了。

    但医生都在匪夷所思,为什么楚霁轩还不醒?但两边的医院都表示,身.体的基本机能还是比较健康的,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不然宋微真的会崩溃掉。

    她趴在楚霁轩的手心里,一滴眼泪滚落下来。

    如果说他是因为受了什么精神上的伤害所以无法醒过来,那到底是因为药物的关系,还是他自我封闭的原因?

    宋微不知道,但宋微只能告诉他,自己很好,肚子里的宝宝也在爸爸的努力下保住了,言言就更好了,言言今天还去了小伙伴家里玩。

    宋微还说自己好想他,以前他总是用难听的话说她,说的她颜面无存难堪至极,可是现在想想,她宁肯回到以前那种时光,至少自己不会牵肠挂肚。

    她在想,是不是因为楚霁轩被李云英那样对待,让他迟迟不醒不愿意去面对。

    楚霁轩并不知道李云英不是自己的亲生.母亲,纵然他有过怀疑,可他毕竟没有去查证这件事。

    楚霁轩自己因为没有体验过完整的父爱母爱,打从开始他其实有点接受不了自己是言言的亲生父亲,可事实证明那种血脉相连,令他会不由自主的去做一些父亲应该做的事,而他真的做的很好。

    李云英对他的伤害,真的已经让他伤透了心吧?

    他曾经做的那些事情令他后来有了生气就头疼的毛病,那是为楚家立下的汗马功劳,却吃力不讨好;他想要自己的幸福生活,却被生生阻隔住,甚至还被母亲强逼控.制。

    他的骄傲和他的自尊都被自己最信赖的家庭给破.坏,他在外人面前无论多强大,终究却折在自己家人的手里,所以他……也会有自己脆弱的时候吧……

    宋微想起那天站在楼梯下方,看着那双情绪涣散的眸子,还有那忽然间微微皱起的双眉,忽然间又哭了,“她那样对你,为什么还要惦记着她?你还有我啊,还有言言和宝宝,我们都在等你呢,怎么就不想想我们呢?”

    门口的柴君帮要进门,就被柴易一把拉住,兄弟两相互对视了眼,正好听见屋子里宋微的哭声,不觉轻声叹了口气。

    顾佳期长身玉立,静幽幽的在门外看了片刻,这才有些羡慕的问了句,“微微和她丈夫感情很好啊。”

    柴君颇为骄傲的点头,“那是当然。”

    “我们还是别打扰了,让他们单独待会。”顾佳期柔声说:“二位既然从南城远道而来,不然晚上我做东,你们想去哪里玩,我把顾然叫出来带你们一起去玩。”

    “不不不,我们来这里也不是玩的。”柴君和柴易虽然脸都有点红,毕竟顾佳期那种天生的气场真的很令人难以拒绝,但考虑到宋微毕竟一个人守在那里,万一有点什么事总得照应着,所以柴君和柴易都还是拒绝了。

    “那好吧。”顾佳期笑了笑,“我就先不去和宋微告辞了,你们帮我和她说声,明天我让我爸妈再和院长打个招呼,调最好的医生过来帮她丈夫治疗。”

    “谢谢您了!”柴君赶紧和顾佳期鞠了个躬,顾佳期赶紧伸手拦住,便就离开了病房外。

    等到走廊渐渐安静下来,柴君才叹了口气,和自己的大哥说:“我看啊,这次四爷要是醒了,和宋姐的事情也该能定下了,我就没见过像宋姐这样坚强又有主意,聪明又痴情的女人了。”

    柴易对宋微的印象自然没有自己的弟.弟那么深,他也就是景县那次见到宋微,当时还以为宋微只是楚霁轩看中的女人,大概玩一段时间就会放弃,哪里想到最后两个人纠葛那么深。

    当然,从柴君描述的那天楚霁轩明明已经被控.制住精神状态,却能及时清.醒,接住宋微即将倒下的身.体,生生救下了宋微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可见楚霁轩对宋微的感情同样很深。

    柴易点点头,对柴君的话表示同意,“我现在就希望啊,四爷能早点醒,这样也不枉费宋微这么辛苦啊。”

    宋微浅浅的似是听见了外面两个人的聊天内容,但她苦笑了下,就算楚霁轩早点醒,他们也……

    她答应过楚南将,不和楚霁轩复婚,这样她才能继续待在他的身边。

    而楚霁轩的身世问题,她也不知道要不要和楚霁轩说。

    但无论如何,总要先等他醒过来才行。

    宋微晚上就趴在楚霁轩身边睡了过去,她紧紧的握着他的手,似是握着自己的整个世界。

    凌晨五点钟,柴君悄悄的推开病房的门,他想让宋微回去休息,毕竟这是有了身孕的人,不能这样窝一晚上。

    谁知道刚走到.床.边,忽然间愣住。

    就见躺在病.床.上已经昏迷数日的楚霁轩,那双眸子已然是半开半合,他先是看了眼柴君,而后将目光投在宋微的身上。

    柴君的眼圈无法抑制的红了起来,忽然间他狂吼出声,“四爷!四爷你醒了!”

    宋微直接跳了起来,“什么什么?”

    她刚和楚霁轩四目相对,一股子酸楚便直冲脑门,泪水哗哗的便落了下来,她半个身.体便扑了过去,直接抱在楚霁轩的上身上,“你终于醒了!我还以为……还以为我等不到了……”

    楚霁轩似有些疼痛的皱了下眉,但他还是伸手摸了摸宋微的头发。

    柴君手忙脚乱的去拉宋微,“宋姐你不能这样压着四爷,四爷的背伤还没完全康复呢,还有你这样会压到宝宝的,快起来快起来。”

    柴易也跟着跑了进来,包括闻讯而来的值班医生和护.士,病房里又是一团混乱。

    …………

    “恭喜这位小.姐,你先生的病情控.制住了,虽然药物作用还残余在体.内,但不会构成生命危险,至于背部的外伤,脊椎部分的恢复还算不错,休息一段时间就会慢慢康复。”顾佳期找.人请来的那位主治大夫笑眯眯的和宋微介绍着。

    宋微紧张的问了句,“那、那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

    她现在最担心的就是会有类似于药物依赖,又或者脊椎旧伤这种事情,这对楚霁轩的身.体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哦。”大夫依旧是笑脸迎人,“药物方面恐怕需要点克制力,至于脊椎部分,在医院里休息的足够,应该是不会留下什么终身遗憾的问题。”

    “那就好,那就好,谢谢您医生。”

    医生走后,柴君从楼下的餐厅打了些清粥小菜送了上来,宋微赶紧接过,“我来,我来就好。”

    柴君比了个“OK”,意思是自己不打扰小两口用餐,非常识趣的把保温桶交给宋微,便又合上了门。

    PS:治疗方面的问题,两眼一码黑,抓瞎!连想象都想象不到,所以看的人就当小说看看==!!

    我就说是这种亲娘体质,怎么可能大虐…………虽然我不明白下面一直嚎叫着不要虐啊不要虐,我挺匪夷所思的,我哪里虐了么!我又没让四爷和钟欣或者李敏光着身子躺一起,也没让宋微肚子里的小宝宝流产,我这么好的亲娘,已经很难找了吧嗷嗷。至于我看见有人说楚齐轩,稍微纠正下,是楚霁(ji寄)轩,这样念会更顺口的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前妻的秘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顾轻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轻舟并收藏前妻的秘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