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前妻的秘密 > 203不如跟了我吧(6000+)

203不如跟了我吧(6000+)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目光又落在.床.边的食物上,“怎么?是饭不可口?不可口也得吃啊,你这肚子里可有两个孩子,不能短营养。”

    宋微冷冷的瞥了眼清汤寡水一样的食物,“既然是做客,闻少你们这待遇也真够差的。”

    闻少笑了笑,不以为忤,“也是。这么看着确实是我们怠慢了你这位贵客。毂”

    “是啊。我也想不到我这样的居然是个贵客。”可能是门被打开,屋子里的空气也置换了下,宋微感觉脑子也清透了些许,深吸口气撑着腰说:“我是个孕妇,站在这里时间久了也不舒服,就坐着和闻少您谈吧。”

    闻少其实一向满欣赏宋微这个性子,明明是被架在这里,刚又看了场好戏,自己的男人是来救人了,偏偏救了她的情敌,还是他的初恋,按理说,一般的女人早就应该心神不宁,哭的呼天抢地了吧铨?

    就凭现在淡定如初的这一点,也足够楚霁轩把她当成心口上的那块肉了。

    宋微坐下后,略有点疲惫的闭了会眼睛,她的确很累。

    从前几天和楚霁轩冷战开始,她没睡好觉也没吃好饭,现在还被.迫关在一个莫名的地方,甚至这屋子里恐怕还有影响她心智的东西,宋微的手覆在自己的小肚子上,她真的害怕这些东西对孩子有影响。

    “闻少。你怎么折腾我我都不会说一句,放过我孩子吧。”宋微捏着自己的眉心,生怕下一刻就会晕厥过去。

    闻少还是那么大马金刀的坐在她的对面,似是一头蛰伏即出的野兽,即便曾经失败过,跌倒过,也没有泯.灭他身上那种狂傲的气质,或许有些人天生就是可以这样傲气的,哪怕被人踩在脚底下。

    闻少没答她的话,目光在宋微的身上睨来睨去,有股子揣测的意思。

    宋微打了个激灵,又振作着坐起身来。

    这态度令闻少展开了丝笑颜,女人嘛,本来是应该柔柔.弱弱的躲在男人的身后,这个宋微看着是个性子软的,结果脑子清.醒,又能掌握大局,要说运筹帷幄恐怕不至于,但真的能入了他的眼。

    这么个宝贝被楚霁轩得了,还真是让人眼红。

    宋微不清楚闻少到底打的什么主意,只是那眼神看的自己有些担忧。

    她蹙了眉,沉声说:“闻少,既然你已经坐在这里,不如开诚布公的和我说明白吧。”

    “唔。你让我照顾你孩子。”闻少却转换了原来的话题,“可我觉着,不如就丢.了吧,你跟着我,帮我生孩子。”

    宋微的脸色瞬间变了,“你、你在说什么?这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闻少的眼睛直愣愣的盯着她,就好像她已经是他盘中的猎物,“楚霁轩反正也不要你了。”

    “不会的。”宋微这点子信心还是有的,就算他们吵架冷战,她也不可能因为钟欣那点挑.拨离间的手段就对楚霁轩失去信心,谁心里头不会有个磨不掉的影子,又不是十几岁的少年郎,宋微如果这点都看不清,那她也枉费活这一场。

    闻少露.出了更加欣赏的神情,所以他才觉着宋微不该留给楚霁轩,应该配给自己。

    宋微的心口开始砰砰乱跳,她深吸口气问:“李敏呢?她不是一直跟着你的么?”

    “她就是个丫头片子。”闻少勾唇一笑,“要说风韵还真是远不如你,性.情就更是聒噪,如果不是她还有点价值,我早就踹的远远的了。怎么,要不要考虑清楚,跟着我比跟着楚霁轩强很多。”

    强很多?

    宋微斜睨了闻少一眼,若说长相,倒是不相伯仲,可这自以为是的性格,真是让她一点好感也没有。

    李敏好歹也跟了他那么长时间,居然还能说出那种话来,可见这人心薄到什么程度。

    她脑壳坏了才会选择闻少!

    “我对这个提议毫无兴趣。”宋微索性直白的说了,“我只想知道你们的目的。”

    “你要对我的提议毫无兴趣,我也只能用强的。”闻少的目光落在宋微.隆.起的小腹上,“我对你有兴趣,但对你的孩子一点兴趣也没有,他们既然是楚霁轩的种,那就留给他好了。”

    宋微听的浑身打了个激灵,几乎是立刻站起身来,死死的护着自己的肚子,“你、你敢!”

    “你都在我手上了,我为什么不敢。”闻少笑的阴险,宋微则害怕的浑身都在冒汗。

    她直接摸.到桌子上的一尊瓷花瓶,啪的一下砸碎后抵住自己的喉.咙,“你别逼我,大不了我就不要这条命了。”

    如果一个人有理智的话,至少可以周.旋。

    可闻少不是,闻少根本就不是按照套路出牌的人。

    宋微没了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和对方死战。

    闻少看见这幕却似乎更加兴.奋,“哎哟,这是要以死相逼嘛?”

    宋微见他居然毫无松动的意思,眼眸微微一暗,狠心就往自己的脖子上一滑,血花直接飙了出来,她的手脚也骤然一软,整个身.体便坠到了闻少的怀里。

    浑身冒着汗,脸色也愈加的苍白,闻少却还摸了摸她脖子上的伤口,“狠,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狠,这女人够味。来人,别让她死了,死了就没意思了。”

    宋微晕过去的时候,就只听见闻少说的那句“死了就没意思了”,瞬时间如堕冰窟。

    其实宋微一点都不想醒过来,不醒过来一直睡着的话,就不用去面对她反感而又恶心的人和事情。

    只是睡着的时候,梦里却又反复是她不愿意看见的画面。

    一会是钟欣扑到楚霁轩的怀里,他带着她转身离开,甚至连个回眸都没有的画面。

    一会是言言哭着喊着要妈妈.的场景。

    她睡了多久了,楚霁轩知道她失踪的事情了么?他会不会……真的不要她了?

    宋微的眼泪怎么也控.制不住的往下落着,两只手死死的搭着自己的小腹,哪怕是睡了也生怕别人碰了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就算他不要她了,她还得为这两个孩子考虑,她不能让别人伤害他们。

    为什么他救钟欣就那么快,却把她放在这里死死的耗着,她真的怕自己耗不过闻少的心机诡算,真的好怕。

    如果自己当初多关注言言的情绪……

    如果她没有用小刘还是坚持让杨一送……

    如果她没有把那笔钱和楚未华做交易……

    没有这些如果,她现在和楚霁轩一定还腻在一块儿,不会发生冷战那些事情。

    他怎么就那么狠心,狠心把自己丢在这个地方。

    宋微明明知道他不爱钟欣的,可她还是哭了出来,像个被丢弃的孩子。

    “宋……”那个字念在耳边,很熟悉,可偏偏不是自己喜欢的那个声音,然后那声音只是喊了个“宋”便停住,再没有第二声。

    宋微哭着轻声问:“霁轩,霁轩你真的不理我了么?”

    “别哭了。伤身.体。”那人的声音很低沉,也很简短,但听起来还满有安全感,宋微忽然间身.体微微一震,径直拉住那人的手,坐起身来,“霁轩……”

    她刚出声才发觉自己的嗓子疼的冒烟,还没注意到自己拉的人是谁,就抚着喉间裹.着的纱布,火燎燎的难受。

    她蹙眉看向自己抓着的人,顿时间愣住,居然是周子尧。

    周子尧晃了晃手中的杯子,“温水,先喝一口。”

    宋微看见周子尧的时候,心就定了一半,她怔怔的结果水杯,喝了一口便皱着眉头捂住脖子,还是疼。

    “你小心点。”周子尧接过她手里头的水杯,“怎么就那么不爱护自己的身.体,居然……”

    周子尧话本来就少,或许想训诫两句,到底看着宋微那灰败的眼神,却也只能咽了回去。

    宋微打量了下四周,似乎已经不是自己之前待的地方,闻少呢?

    是周子尧把自己救出来的?那楚霁轩知道这件事了么。

    她环视了圈这个屋子,外面的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很是舒服,或许脱离险境令她松懈了许多,她靠在枕头上,忍了好半天才问:“霁轩呢……”

    宋微是想起来楚霁轩和她提过,他放周子尧出来,也是为了制约闻少,让他提防着闻少那边的情况。

    那是不是就说明,楚霁轩已经找到她了。

    可为什么他不在呢?

    宋微的眸子里都是询问,满是希冀。

    只是周子尧始终沉默的看着她,看的宋微渐渐的手脚发凉起来,“他、他……不想见我?”

    宋微不敢相信,她踉跄着下了地,却被周子尧狠狠的拉住。

    周子尧将她强行按回到病.床..上,良久以后才说了句,“他不知道你在这里。”

    为什么?

    宋微嗓子不好,只是在周子尧平静的面容上寻找着可能有的信息。

    周子尧救了自己,而楚霁轩却不知道她在这里?这是为什么。

    她张了张口,一把抓.住周子尧的衣袖,双.唇轻轻的颤.抖着,而后摇了摇对方的手臂,“为……”

    “我带你走,但不能送你去他身边。”周子尧话语简洁,一句话便如同晴天霹雳般让宋微几乎支撑不住,身.子摇了摇险些要倒下。

    怎么会这样……

    宋微苦笑了下,她以为楚霁轩放出周子尧,周子尧就会心甘情愿的替楚霁轩办事,可她终究忘记,周子尧也是有自己野心的男人,他不可能真的听楚霁轩的话。

    她示意周子尧给自己拿张纸和笔过来,她现在说话不方便,动辄说一个字都非常疼,虽然她现在处境依旧不明朗,但至少比在闻少身边要安全。

    周子尧很听她的话,她要纸笔,他就拿了过来。

    宋微在纸上写:“你背着霁轩救我出来的?闻少怎么会放过我?你一个人怎么有这么大的能耐?”

    周子尧沉默片刻后回答:“我和闻少做了交易,他才答应把你交给我。”

    “这么说,你和闻少现在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宋微又写。

    周子尧先是点头,而后又摇了摇头,“不算。我只是不愿意闻少折磨你。”

    虽然闻少十分不愿意把宋微交给他,但两相权衡下,还是同意了周子尧的条件。

    宋微的桀骜难驯让闻少非常感兴趣,原本真的很难接手,但周子尧有周子尧自己的筹码,否则也不可能撼动闻少这棵大树。

    “我孩子还好么?”宋微摸了摸肚子,虽然还是微微.隆.起,可她心里头不踏实,时不时的就会想起那屋子里奇怪的味道。

    周子尧顿了顿,“目前来看是没什么问题的。”

    宋微紧蹙眉头,低头写:“能送我去医院检.查下么?”

    周子尧犹豫片刻后,缓缓摇头,“不可以。”

    宋微睁着一双泪眼,单手颤.抖了许久才又写下一行,“为什么?”

    “我……不想让他找到你。”周子尧索性坐在她身边,那双始终淡漠的眸子呈现出一种痴迷的神采来,“他对你不够好,我会对你好。”

    才出虎xue,又入狼口么……

    可是在宋微看来,周子尧对她,真的非常非常好,她没办法把他和闻少那样的人放在一个平行线上,她咬着唇在纸上写着:“可是我的孩子需要父亲,言言需要妈妈,我不想和他们分开。子尧,你在我心里还是个好人,我想回去。”

    周子尧的面色冷寒下来,他盯着宋微手中的纸良久,一字一句的回答她:“我已经忍了太久,我不可能再忍,也不会把你送回去。”

    宋微的脸色一片苍白。

    见她这个模样,周子尧有些不忍,他弯下腰捡起掉在地上的笔和纸,沉稳的说:“你先什么都不要想,至少要养好自己的身.体,等我这边的事情办完,我会带你去别的地方,到时候就只有我和你,还有这两个孩子。”

    宋微觉着很不舒服,这种不舒服来自于从来没有过的恐.慌感。

    见周子尧要离开,她又再度抓.住他的胳膊,抢过纸笔,问了最后一个问题,“闻少背后的靠.山是谁?”

    她已经想了很久,想破了头都想不明白。

    她清楚如果周子尧始终坠在他们身后的话,肯定知道闻少都和谁接.触过。

    周子尧目光清冽的放在宋微的身上,一时间有些怔忡。

    她似乎无时无刻的不在想着楚霁轩,哪怕这个时候,还在考虑,到底是谁要对付他。

    可他周子尧,当初一着之差入了监狱,却从来没进过她的正眼。

    她救过他,也帮过他,她是个善良的女人。

    所以他不希望宋微陷在楚霁轩身边,朝不保夕。

    明明她没做错什么事情,楚霁轩居然耗了那么多天对她不闻不问,如果是他周子尧,他一定把她放在心口上.宠.,也绝对不会冷落她一星半点。

    她站在屋子里呆呆的等着,她打电.话打到眼泪汪汪,甚至冒着大雨也要出去找他,这一切他都看在眼里,可他却什么都不能做。

    他恨不得去狠狠的揍那楚霁轩一顿,问他为什么,全天下最好的女人就在他身边,他却丝毫不珍惜。

    幸好他总算是找到了契机,宋微被闻少带走,而他和闻少谈条件,他要把宋微带离开楚霁轩的身边,让他尝到忽略对方的痛苦。

    如果不是楚霁轩那些日子的忽略,宋微怎么会失.魂落魄到连陌生人进了家里都没注意。

    周子尧狠狠的握了下拳,“你知道的话又能怎样?”

    是啊……她知道了又能怎样……

    宋微觉着自己已经成了笼中困兽,被喜欢自己的人给困了起来,而她居然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做。

    或者是这两日心神受挫,她已经许久许久没有这样颓然的感觉了。

    宋微却还是回答了周子尧的问题,“我想知道,因为我困惑,不解。”

    只要她在南城的地头上,她还有一个保险栓,那就是楚天凡。楚天凡也不会坐视她的消失,她好歹是他女儿。

    宋微就这么凝视着周子尧,她心里头清楚周子尧对自己的感情,否则他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可是有什么用呢?人这一辈子只会有一次耗尽心血的爱情,她已经给了楚霁轩,成全不了其他人,说她现在利.用也好,又或者是引.诱也罢,她也认了。

    只是心里却还是会对楚霁轩有些许痛恨,走到这一步都不知道是谁错谁对,她只是单纯的认为,既然已经是夫.妻,那就不该是那样的过程。

    如果楚霁轩有错,她也不可能和他冷战那么多天。

    感情如果通.过冷战就能解决,那只会走进死局。

    所以她才会想办法找他,告诉他自己并不是真的想那样做。

    钱本身就是身外之物,楚荆扬楚未华走投无路,才会想到用言言来击败宋微的坚持。

    言言的确是宋微的软肋,她太心疼自己这个儿子了,得来不易又心心念念了那么些年,她只有对得起自己对言言的承诺,才能坦然的活在世间。

    因为这是一个母亲,对儿子的承诺啊。

    正如同她死也要护着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一样,可是……谁知道闻少用的那些手段,会不会对孩子产生影响。

    宋微不知不觉中,泪水便聚在眸中,她想说话,说不出来,可是心却痛的拧成一团,四个月,再过几天就快要五个月了,如果不出意外,她很快就会感觉到胎动……

    周子尧不知道宋微心里头的百转千回,只是看见她那晶莹的泪水和苍白的脸色,心口也跟着钝痛了下。

    他想让她快乐起来的。

    他的唇畔溢出一声无声的叹息,而后他坐到宋微的身边,想伸手去拉她的手,犹豫了一会才又放下,他不愿唐突了她,让她不高兴。

    “李云英从楚家离开以后,去找了一个人。”周子尧定定的看着宋微,似是要将她的轮廓烙印在心里一般,看的非常仔细。

    PS:我知道有些人说,这次宋微的表现和以前大相径庭,但我想说的是,她是个怀着双胞胎的孕妇,孕妇的体能与脑力原本就与正常相比,要差很多,何况她刚刚和楚霁轩冷战,又在楚家那么辛苦。这个时候脆弱点,是符合她这个时候的表现的。20号加更……前些日子改文改的我吐血……歇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前妻的秘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顾轻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轻舟并收藏前妻的秘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