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前妻的秘密 > 224不毁一桩婚

224不毁一桩婚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宋微目不转睛的看着周舟畏畏缩缩的模样,心中腾起一种同情,被压抑了这么多年,也真是够能忍的!

    宋微不由自主想到顾佳期介绍过的周家情况,周桐在外人面前尚且这么对待自己的妹妹,何况是人后?

    如此,她对周桐的映象就更加不好了,不禁已经开始同情起楚怀澜婚后的日子了郎。

    就连楚霁轩也是默不作声,目光怜悯的凝望着楚怀澜。

    即使如此,周桐仍然不打算收手,素白的手再次举起来,对着周舟嘲讽道:“还说不是故意的?你不是一直嫉妒我过得好吗?这种在我未婚夫面前博关注的表现还真是拙劣说句对不起就能解决问题了吗?锎”

    “我真的没有!”周舟总算是回应了一句,“是吴阿姨让我…”

    “你还敢顶嘴?!”

    眼看着第二巴掌就要下去了,楚怀澜率先上前一步,一把抓住周桐的手将周舟护在身后,一脸不悦道:“算了,不就是件衣裳嘛?现在在这里为难别人不如赶紧去办件新的?”

    看见楚怀澜竟然当众帮助别人而不是自己这个未婚妻,周桐的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斜睨着楚天凡和楚怀澜一脸不屑道:“我教训自己家妹子,你凭什么插手?”

    高挑的身姿高高再上,俯视着护在周舟身前的楚怀澜,俨然就好像是在看自己的仇人。

    她本来就是骄傲惯了的主,在她的眼里,恐怕天底下都没有人能够配得上她周桐周大小姐。

    听说这次,楚天凡又被停了职,恐怕楚怀澜的未来升职空间也会受到限制。

    她私底下听父亲评价楚怀澜的未来,已经是百般的不看好。

    何况她本来就看不上,落到如此地步还有脸来娶她周桐?

    满心不满的周桐有看见未婚夫帮助周舟,哪里咽得下这口气,她简直恨不得当场退婚!

    可周家也是有头有脸的大门大户,怎能出尔反尔?

    眼看着周桐昂首挺胸,怒气冲冲的离开,众人纷纷向楚怀澜投去同情的目光。

    木香很不满的问楚天凡,“我不喜欢这女孩,我不想让怀澜取她。”

    经过林潇的治疗,木香至少已经能认出自己的亲人,护短的脾气立刻就表现出来。

    楚天凡叹了口气,他何尝不是有些后悔,可明天就是婚礼,他实在不希望楚家的声誉再遭到影响。

    楚怀澜倒是一脸无所谓,他的脾气一直都不错,温和有礼,默默转身后,他问周舟:“你还好吧?”

    许是许久不曾有人这样关怀自己,听到楚怀澜的询问,周舟沉默许久才微微抬头支支吾吾道:“你……你的……你的衣服脏了,我想办法帮你弄干净吧?”

    她好似一只受了惊吓的兔子一般,战战兢兢的,说话的声音更是细弱蚊蝇。

    楚怀澜上下打量着周舟,略显削瘦的肩头,蜡黄的小脸好似营养不良,五官倒也秀气,枯黄的发丝因为不善打理简单的扎了个马尾在身后,唯唯诺诺的性子以及朴素的衣衫,从头到脚愣是让人找不出一点她就是周桐的妹妹的特征。

    应该是逆来顺受惯了,才会养成如此脾性的吧?

    “算了吧,这是明早要穿的衣裳,而且这衣服的质地……”楚怀澜漫不经心的的将这件白色西服脱下来,他不想难为周舟,看她低着头不敢言语的模样,居然让他想起了当初的宋微。

    那时候的宋微也是那样让人有保护欲。

    但,转尔他便把这股子冲动熄灭了,他还真是莫名其妙,居然会有这种联想。

    自嘲的笑笑,他看向周舟的目光更加友好亲切了几分。

    感受到楚霁轩温和的目光,周舟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大半,顾不得礼貌就打断了他的话:“没关系的,给我就好了。”

    虽然的确没有钱赔给楚怀澜,但不代表她不去努力弥补自己犯下的错误。

    说完,周舟一把从楚霁轩手里夺过他刚刚褪下来的衣衫,转身便低着头跑开了。

    看着她小心翼翼而又削瘦的背影,楚怀澜面色淡然,眼底有怜悯一闪而过。

    大概,只要是和周桐呆在一起,都会被她那目中无人的嚣张气馅压下去的吧?若是周桐嫁给自己,她以后的日子会不会好过一点呢?

    想到这里,楚怀澜的面上不禁再次闪过自嘲,如今,他都自身难保,怎么还有闲工夫去担心别人呢?

    对于周桐,他谈不上喜欢,也谈不上讨厌,既然如此,他想不管跟谁走完下半生,都是无关紧要的吧。

    婚礼现场继续有条不紊的布置着,楚霁轩搀扶着大肚子的宋微,略有些感慨,“怀澜以后有的受了。”

    周桐比以前更加嚣张了。

    刚才周桐对楚怀澜那不满并且略带厌恶的眼神,无疑不显露着她对这桩婚事的不屑,大概也是听说了楚天凡被停职的消息了。

    无奈的叹息着,她走到楚怀澜的面前,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听天由命吧!”

    太阳逐渐西斜,众人忙忙碌碌之后,便也各自道别了,顾家人要回四合院,而楚家人便要在这里住下了。

    可顾云朗突然发起了小孩子脾气,一脸不舍的凝望着木香,委屈而又无辜的问道:“我可以住在这里嘛?”

    说完,他还不忘巡视一眼偌大的别墅,看看有没有他居住的位置。

    众人被这一幕逗得想笑,楚天凡一脸敌意,十分干脆的回绝着:“不行,我们和霁轩还不一定够住呢!哪里还住得下你!”

    楚霁轩和宋微屹立旁边旁观着醋意大发的楚天凡,心中暗笑,她和楚霁轩再加上言言满共也就需要两间房而已,这间别墅大大小小的房间被褥整洁还有专门人士将所有生活必需品早已备齐,楚家俨然就是租下了整整一家宾馆,怎么会没地方住呢?

    顾云朗更是心知肚明,而且,他早就已经率先实地考察过了,心下也早已打定了主意,因此,根本不愿意放弃这个能够看见木香的机会,当即耍赖了起来。

    “哎呦!哎呦,我的肚子呦,哎呦,我不舒服,真的回不去了,回不去了…….我要在这里住下…….明天再说…….”顾云朗面色痛苦,满是褶子的五官皱成一团,让人不禁心都揪到了一起。

    听到老爷子不舒服,顾佳期和顾然赶忙奔上前去,只听话痨顾然十分着急的询问着:“怎么啦?爷爷?你哪里不舒服啊?是不是这里啊?还是这里?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不如,我们把爷爷送到医院里去吧!”

    一听医院,顾云朗忍不住抛给顾然一个大白眼,满脸不悦的反驳着:“不去,进了医院我这把老骨头还能活着出来吗?”

    看这架势,顾景遥,宋微,楚霁轩等人立马明白了顾老爷子的目的,好不容易憋住笑意看着事态的发展。

    这下子,楚天凡也看明白了,他一脸严肃的盯住顾云朗,一把拉住身旁正准备上前询问的木香,一本正经道:“我说,顾云朗,你若是真的有病就去医院,你非要呆在我们这别墅里,是个什么意思?”

    楚天凡醋意大发,愤愤不平的看着顾云朗,他知道这老头儿分明就是觊觎木香才会要死皮赖脸的跟着住进别墅。

    早年就见识过顾云朗死缠烂打的本事,楚天凡怎么可能让他有机可乘?于是,十分干脆的表示反对。

    看到父亲遭到拒绝,顾景遥赶忙上去打圆场,他笑意盈眸,开玩笑道:“楚伯伯,既然我父亲一定要在这里才能病好的话,不如就叫他住下吧!反正香姨被你看得这么紧,他老人家也没有什么机会。”

    额……宋微呆立一旁冷汗直冒,这个顾景遥,不是找着要楚天凡抽他呢嘛?

    旁人听着确实有些不顺,可楚天凡听到这话嘴角却挂起了令人琢磨不透的笑意。顾景遥的话语让他不禁多了几分的自信,略显不屑的瞟了一眼顾云朗,也深刻觉得木香是不可能离开自己的,于是做出一副无奈而又宽宏大量的样子诉说道:“既然如此,就允许你在这里住一晚上吧!”

    听到楚天凡同意了,顾云朗立马就不肚子疼了,十分迅捷的挺直了腰杆,快走两步到木香的旁边,柔声问道:“香儿,你晚上想要吃什么呐?”

    “这不是你该考虑的事情。”看着顾云朗的举动,楚天凡瞬间就后悔自己的决定了!

    果然,不该留他的,这个糟老头子除了千方百计的勾.引木香,就是游手好闲,无所事事!

    就这样,顾云朗笑得开怀的与楚家人一起住进了别墅,大概是对顾云朗不爽,楚天凡竟然直接和他拼起了酒。

    这个位居高位的男人,曾滴酒不沾,竟为了木香和顾云朗较起劲来。

    喝高了以后,顾云朗依然笑得开怀,他目不转睛的盯着一旁劝着楚天凡少喝点的木香一本正经道:“喝!叫他喝!连你的心都夺得去,喝顿酒算什么?”

    说完,一甩手再次给楚天凡满上。

    然而,就刚倒满,泪水便十分不争气的在他的眼眶中打转。

    一生挚爱的女人与别人相守晚年,他怎能平愤?

    可,偏偏他的心底没有一丝的脾气,只是很开心的!发自心底的开心!

    木香回来了!他本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了,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

    “楚天凡!你好样的!谢谢你让木香还活着!就冲她幸福的活着这一点,我顾云朗自愧不如,佩服你!”顾云朗说着,高高举起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

    半生流离,孤寂,委屈,以及对她的执着便好似全部浸没在这杯酒水里,硬生生的被他喝进了肚子里。

    楚天凡早已罪得不醒人事,他也就是被停职的这段时间喝了这么一次酒,怎能赶得上顾云朗的酒量?

    也就是顾云朗说完这话,楚天凡十分无奈的头晕目眩的趴倒在餐桌上。随即在宋微和楚霁轩等一群小伙伴的帮助下拖回卧室。

    看到楚天凡回去,木香也紧随其后,她眼中唯有楚天凡一人而已,又怎么可能留在这里陪顾云朗。

    于是,顾云朗便独自一人斟酌到半夜,期间,脸上的喜色渐渐褪去。

    其实在时间的流逝下,多深的感情如果不能朝暮,也会变成记忆而已。

    他终究其实也是负了两个人,负了自己的深爱,负了曾经爱过自己的妻子、顾景遥的母亲。

    今夜,夜色朦胧,银河贯空,秋日的夜晚总是要凉爽许多,秋风吹动着金灿灿的树叶在漆黑浓稠的夜色中飘动,看不见,却能听见沙沙的响动,使得夜色更加寂静清冷了许多。

    楚怀澜独自一人在房间里看着笔记本电脑,过滤着各式各样的新闻。

    关于他和周桐的婚事,自然也在南城的社会新闻里出现了。

    突然,敲门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停滞下手中的动作,他诧异的抬眸看向房门。

    大概是宋微看不惯周桐白日里的举动,过来安慰他两句的吧?

    然而,门开的那一瞬间,楚怀澜愣住了。

    只见周舟低着头,面红耳赤的屹立在楚怀澜的门前,唯唯诺诺半天不敢吭声,好一会儿,她才将手中叠得整整齐齐的白色西服上装高高举起,送至楚怀澜的面前,却一句话也不敢说。

    这件衣服脏了以后,楚怀澜本就没有抱多大的希望,楚霁轩已经十分迅速的给他从南城调过来了一件西服,款式和这件差不多,只是比起这件还是稍有逊色。

    此刻,看见这件平展如新的西服,楚怀澜竟一时错愕的说不出话来。

    “楚…姐夫……对……对不起……”看楚怀澜半晌没有说话,周舟以为他还在生气,不禁将头低得更低了,紧咬下唇直到咬出鲜红的颜色。

    “进来吧。”疑惑的看了眼她手中捧着的西服,再看她微微颤栗的身子,楚怀澜赶忙让开一条道让她进屋。

    她大概是跑了很远的路吧?就为送这件西服嘛?倒也真是实在,她是周桐的妹妹,以后也会是自己的妹妹,即使她不送来也没什么的。

    如此想着,楚怀澜看向周舟的面色不禁多了几分的怜惜。

    听到楚怀澜的话,周舟不禁错愕的抬头,秀气的五官平凑在一起给人一种别致的气韵,周身更是散发着朴素的气息。

    如此看去,这个丫头从头到尾没有一处看起来像是个千金小姐,虽然名义上是周家的养女,可她看起来俨然就是一个丫鬟的模样。

    朴素的略显宽大的白色衬衫有些陈旧,黑色的牛仔裤衬着修长的腿,浑身上下竟然不带一点儿的首饰。

    呵呵,看来这周家是打着养女的名号,养着一个女奴在家!

    楚怀澜眼神锐利的探寻着周舟,她浑身僵硬的缓步走进房间,她明显是稍作打扮之后才过来的,只是这打扮还是……

    “姐夫……真是对不起……”周舟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于是,便一味的道歉着。

    楚怀澜沉默半晌忽而温和的笑了起来,轻柔的从周舟手中拿过那件西服,难得调侃了句:“你稍等,我得好好检查一下。”

    说实话,他倒是不太相信周舟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将这件燕尾服上的污迹弄干净之后再烘干。

    要知道,这件衣服的质地是不允许干洗的,洗衣机,熨斗什么的都不可以,而且看那污迹的程度,恐怕光洗那一块是不行的。

    然而,衣服打开的那一瞬间,楚怀澜有些错愕,干净整洁的白色燕尾服就好似新的一般平展而且毫无污迹可寻。

    他回眸再次望向这个瘦弱的女孩子,眼中探寻的目光更甚了,有那么一瞬间,他忽而觉得,同样是周家人,娶周舟似乎比娶周桐更好一些。

    可周舟毕竟是养女…….

    快速的打消这个念头,楚怀澜十分温和的回复着:“衣服很干净,好像新的一样,我就当你送我一件衣裳了,改日,也送你一件。”

    他清浅的说着,不禁上下打量着周舟这一身朴素的衣衫,实在是太朴素了,恐怕周家的不少下人都比她穿得好许多。

    不过,周家的下人毕竟有高额的薪水,而她这个周家的养女,不仅要免费劳动报答养育之恩,还要忍受姐姐的欺凌和外人嫌弃的目光。

    许是看到楚怀澜眼中的悲悯,周舟的面色忽而一沉,眸色骤然黯淡了下去,战战兢兢的问道:“不用了姐夫,我有衣服,你这西服没问题的话…….那…….那我就先回去了…….”

    “嗯。”感受到周舟的情绪变化,楚怀澜马上明白了自己的失礼之处,十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点头应声。

    周舟走后,楚怀澜小心翼翼的将这件燕尾服挂在衣架上,既然这件衣服已经完好无损的回归,那么明日他还是决定穿这件出席婚礼的。

    毕竟,这件比起那件好得太多,而且,也不能让周舟的心血白费。

    偌大的房间寂静无声,楚怀澜将衣服挂好以后也没有了继续看新闻的兴致,他快速的点击关机之后,便独自躺在松软而有弹力的床上。

    松软的被褥带着淡淡的香味,房间里,火红的玫瑰花在夜色之中绽放,散发着奢靡的香气,丝丝缕缕的萦绕在卧室里,只是,房间里的男人神色淡然,根本看不出一丝的喜悦。

    这场婚礼,他不曾期待过,也不曾讨厌过,就像是不得不参加的一场宴席,不得不走过的红地毯,不得不行过的一段历程一般,无关紧要,只是身边人的期许。

    他不是如周舟那般逆来顺受的性子,只是不愿争取,因为无所谓。

    无力的躺在偌大的床上,脑海里满满的全部都是今天发生的一切,这些记忆好似是因周舟而生的,时不时的跳入楚怀澜的脑海。

    他承认自己一度对宋微产生过感情,那是在不知道她是自己妹妹的前提下,后来他将此归结为兄妹之间的默契。

    而楚怀澜的确一直以来,对于弱小的生物会下意识的去保护。

    女人亦然。他喜欢柔弱的女子,那是一种天然会吸引他的荷尔蒙。

    想起周舟娇小的身影,她简单秀气的五官,朴素的衣着,修长的身姿以及唯唯诺诺的性子…….

    不该想的。那是周桐的妹妹,而他是即将成为她的姐夫的那个人。

    迅速的将周舟从脑海中抽离,他却依然无法提起一点对周桐的思念,没有期许,不曾期待的婚礼,人生不管以怎样的一种姿态走完都是无关紧要的,只要大家好,只要是大家期许过的…….

    他一脸淡然的凝望着漆黑一片的天花板,哪里朦朦胧胧的显现出别致的花色,如他渺茫无助的前景。

    与此同时,另一侧的房间里,宋微哄着言言睡下以后便不声不响的躺倒楚霁轩的身旁,若有所思,满面愁绪。

    “怎么了?”楚霁轩放下手机,看向妻子。

    “你说,大哥明明并不喜欢周桐,今后的日子会不会很难过啊?”好半晌,宋微才一字一顿的问道。

    自从今日见到周桐那嚣张跋扈的姿态以后,宋微更加担心哥哥的未来了。

    如此目中无人的女人,甚至不愿为任何一个人低下骄傲的头颅,不知如何与人相处,也不曾爱过楚怀澜,他们,会幸福吗?

    </

    “这件事你已经纠结很久了,大……你父亲不是已经给你答案了?你还纠结什么?”

    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

    楚霁轩再不满意,那也是楚怀澜和楚天凡自己挑的,与他人无关。

    听得楚霁轩的话,宋微依旧眉头深锁,她知道楚怀澜不是不愿意争,而是不屑于争,这叫她怎能不多想一点儿?

    “你也看到了,周桐那真叫一个目中无人,我想应该是父亲被停职的事让她觉得怀澜大哥上升的空间不大,所以更加不屑嫁给他了。”宋微诉说着自己的想法,不禁为楚怀澜感到愤愤不平。

    “你以为这些,楚怀澜那么精明的人会看不出来?”楚霁轩见宋微和他探讨起来,便也耐心的说了下去。

    要知道宋微自从那件事以后就很少对他吐露心声,更多的时候,她都喜欢选择沉默或随从。

    “可他却不争取怎么办呢?”

    ……………………………

    时光静好,寂静的夜里,暗潮汹涌。

    阳光再次穿透朝霞照耀在大地上的时候,周家别墅里,一个修长的女子穿着轻便的运动装背着背包,蹑手蹑脚的奔了出去。

    顾云朗昨儿个是真的喝多了,大清早的叫了好几次愣是叫不起来,最后,楚天凡率先发令:“让他睡去吧!”

    不去正好,免得他像个大头苍蝇一般在眼前嗡嗡嗡的乱飞,阴魂不散,就知道勾。引木香!

    就在别墅的前面,楚怀澜身着素白色的燕尾服,绅士而又俊朗,被发型师精心设计整理过的头发,更显英俊潇洒。

    宋微和楚霁轩一起招呼着前来的客人,楚家和周家在政界都是不容小觑的人物。

    这一天,各界人士抱着不同的心态前来祝贺。

    即使再笨的人,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这绝对是一个结交各界上流名士的好机会!

    婚礼的现场极为盛大,露天的草坪上搭起的凉棚,糕点师调酒师以及服务生窜梭期间。

    言言十分乖巧的搬来一把椅子给宋微,满脸兴奋的说着:“妈妈,你快坐下休息一会儿吧!这是大伯让我搬来的椅子!”

    “言言真懂事!饿不饿啊?想吃什么就和容琛哥哥一起去拿好不好?妈妈比较忙,不能带你去了,真是对不起呢,宝贝!”宋微说着在言言粉嘟嘟的脸颊上“啵”的亲了一口,随即,感激的看了一眼楚怀澜。

    “好。”言言十分乖巧的答应着,转身便朝着顾容琛奔去。

    满脸欣喜的看着言言跑开,宋微转身刚刚坐下,便看见一位重大人物的到来——江家江老爷子江起浩在江墨远的搀扶下缓缓走进婚礼现场,他身后成群的保镖井然有序的站在场外维持着现场的秩序。

    这位重量级的人物一般是不会出现在这样的场合的,而且,江家与周家的关系说不上也说不坏,但绝对不是能让江起浩亲临的关系。

    至于是看在楚家的颜面,那也不太可能,虽然楚家和江家的关系一直不错,可江起浩与楚南将是兄弟关系,若是出面,也应该是楚家的小辈们去探视这位走在楚南将之后的老爷子才对。

    那么,剩下的便只有一种可能了,就是……看在楚霁轩的面子上。

    看在楚霁轩的面子也就是说明,DNA的结果已经出来了,那么,他老人家这次是来认孙子的呢?还是来感谢楚霁轩愿意做DNA的呢?

    江墨远面色深沉,金丝边眼镜后面的一双鹰眸锐利无比,望向楚霁轩的目光充满了敌意。

    无论眼前的这个男人是不是江家人,反正江墨远是和他杠上了。

    宋微情不自禁的站起身来,盯住脊梁略显僵硬的楚霁轩,心下有些担忧。

    想来,楚霁轩应该也已经猜到了江起浩的来意。

    在场的其他人看到江起浩的到来也是惊得眼珠子差点掉出来,这位商界泰斗竟然亲自光临楚怀澜的婚礼上,这是多大的荣耀呐!

    有反应快的人已经率先奔到了江起浩的身旁,想要结识这位老人家。

    楚天凡也不敢怠慢,快步走上前去,恭谨而礼貌的打着招呼:“小儿大婚,江伯能大驾光临,实在是不敢当啊!”

    他偷偷的瞄了一眼楚霁轩,脑海里忽而回放起前些日子的新闻,楚霁轩与江起浩一同去验DNA,也就是说,这江老爷子很可能就是为了自己的孙儿而来的呢!

    江起浩摆了摆手,示意楚天凡不必客气,随即在江墨远的搀扶下缓步行至楚霁轩的面前,不禁已然热泪盈眶。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前妻的秘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顾轻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轻舟并收藏前妻的秘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