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前妻的秘密 > 231爱情不是单方面的

231爱情不是单方面的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周舟抬头看了眼楚怀澜,又看看站在一边似是更加般配的周桐,心口不知为什么钝痛的厉害。

    她知道她自己是代嫁的,代替自己逃婚的姐姐。

    从一开始楚怀澜就是和周桐订婚,两个人甚至交往了有很长时间,那时候楚怀澜经常会去周家,她没有和楚怀澜正面对视过,可她一直都能记得楚怀澜英姿飒爽的模样郎。

    她的确是非常羡慕姐姐的,但她也晓得自己不过是个不受待见的养女,又怎么可能对自己的婚姻有太多的希冀锎?

    这次捡了个大便宜,她当然希望牢牢攥在自己手上。

    但她太没自信了。

    从小就被打压,以至于她到现在才敢抬头看人,去看这个世界有多善意。

    楚怀澜虽然一直和她说,他是喜欢她的,可梦里惊醒的时候,楚怀澜却不晓得,她是有多担心这就是场梦,梦醒了她又回到原来的起点,一切都是假象。

    而她也担心,正主子会回到自己的面前,指着她鼻子骂,她是个抢人老公的人。

    现在,大概就是梦里的场景重现。

    周舟颤抖着双唇,认真的看向楚怀澜,“怀澜……你要是还喜欢姐姐的话,我可以退……”

    一句话没有说完,楚怀澜的面色大变,径直抓住她的手快步朝着外面走去,根本不理会身后的周桐。

    周舟的手腕被楚怀澜拽的生疼,她知道楚怀澜生气了,所以颤声说着,“怀澜,你别生气。”

    “你也知道我很生气。”楚怀澜第一次当着周舟的面露出非常严厉的神色,“我问你周舟,我对你不好么?你把我楚怀澜当成什么,又把你自己当做什么?你有没有想过,现在我的合法妻子是你,不是她周桐,婚姻是可以让出去的么?”

    楚怀澜的每一句话都如同重锤一般击打在周舟心口,她也清楚这一次,自己令楚怀澜失望了。

    站在原地许久,周舟见楚怀澜似乎要转身离开。

    他很少这样的……

    从她嫁给他开始,他一直都是握着她的手,仿佛是她身前的苍天大树,无论有多艰难,他也没放过她的手。

    周舟一个紧张,立刻拉住楚怀澜的衣角。

    楚怀澜有些诧异回头,她涨红了脸,结结巴巴小心翼翼的问出心中一直以来存在的疑问,“如、如果那天不是我,是其他人……你是不是也会高兴的娶回家……”

    这是周舟心里的疑问,也是占据了心扉很久的战栗。

    如果不是她,如果是别人,楚怀澜或许都会欣然娶回家吧?

    楚怀澜于一刹那也呆住,这个问题其实更像是鸡生蛋还是蛋生鸡,他从来就没有考虑过这其中的差池。

    如果不是周舟,是个别的女孩,只要比周桐好,当天他肯定也会认下。

    因为他那个时候并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或者说对什么会有所期许,但凡有个比周桐好的,他都会欣然接受,因为他原本便是不喜欢拒绝旁人的人。

    这话他不想和周舟说,因为说出来伤人心。

    可他没想到,原来周舟计较的也是这桩事——可缘分本天定,何况当初他娶了周舟,只觉心中满足。

    与周舟相处的时日,虽然知道周舟的性子懦弱,也没什么自己的主见,但他觉着自己还年轻,有的是时间去等周舟的变化。

    她还小,她比他小了七八岁,他有的是时间等她长大。

    想到这里,楚怀澜一把握住周舟的手,面上却还是刚才那严厉的神情,“你到底每天胡思乱想个什么,现在娶了你的是我,我没有娶别人,你是我的妻子,不是别人。你以为自己是多伟大?什么都可以让出来?我不需要你体谅,更不需要你的这种宽容。”

    周舟被楚怀澜的话吓了一跳,泪眼朦胧的看着对方。

    楚怀澜这会的话才稍微温柔了下来,“感情这种东西本来就不是神圣的,更别说伟大了,我们也不是神,没有高尚的灵魂,何必为了一些不必要的遐想而放弃彼此?”

    周舟这样的性子,太没有自信,楚怀澜知道,他不早一点说清楚的话,周舟肯定会因为周桐而犯下大错。

    她太过于谦和了,自以为放弃自己成全别人都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委屈只要忍着就好。

    对于周舟来说,楚怀澜就是她天上的太阳,听见他的话语,眼泪便情不自禁的在周舟的眼眶里打转,这一辈子,都不曾有人对他这么好过。

    周桐自服装店的玻璃窗看着外面的这一幕,嫉妒在心底汹涌而出,她高高的昂起头来,嘲讽而鄙夷的看着两人。

    对她来说,这一生从未缺少过什么,竟然在婚姻上栽了如此大的跟头,而且还是因为那个默不作声的妹妹。

    看两人的样子,楚怀澜似乎喜欢上她了……

    不!不可能!楚怀澜怎么可能喜欢上她呢?她哪一点比得上她周桐?

    她始终还是不甘心的,义愤填膺的看着楚怀澜,气得咬牙切齿,大步走进试衣间干脆的换掉衣服往旁边一扔,说了句:“这种货色的衣服,还真是差劲。”

    然后,便见她趾高气昂的走了出去。

    这件事情过后,周桐整整消失了三天,众人本以为周桐不再会纠缠这桩婚事,毕竟当初是他们周家无礼在先,楚家不曾做过任何失礼之处。归根结底,还是她周桐势利眼,墙头草,见风使舵。

    这天清晨,楚怀澜照常出去工作,周舟待在家里陪着木香。

    楚天凡其实也是越来越满意周舟的,似周舟这个安静而又稳定的性子最是适合陪着木香。

    木香忘性大,并不是所有人都能陪很久,可是每当楚天凡和楚怀澜前后回家的时候,都会看见特别美好的一幕。

    婆媳两个人坐在一起,有时候是聊天,有时候是聚在一起看电视,木香兴高采烈的和周舟说着什么,周舟则一脸柔和的听着。

    有时候楚天凡还会和楚怀澜感慨,什么叫做好人有好报,这就是啊。

    楚怀澜离开家以后,周舟便又往楼上走去陪婆婆,她很喜欢自己这个温柔又有些任性可爱的木香,虽然木香记性不好,可她对周舟也像对自己的女儿一样。

    周舟何曾在周家受过这种待遇,她是越来越喜欢自己嫁到楚家来的感觉。

    刚走到楼道口,楚怀澜刚给周舟买的新手机响了起来。

    她这个手机是刚刚买的,号码也是新的,怎么可能有人知道呢?

    疑惑不已的接上了电话,周舟问道:“喂,你好,你找谁?”

    “周舟,拿了别人的东西,占了别人的婚姻,抢了别人的老公,这感觉是不是很好呢?你个厚颜无耻的东西,竟然还敢明目张胆的住在楚家!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你当真以为楚怀澜把你当回事么?他不过是为了气我而已。”周桐的声音自电话中响了起来,她连句问候的话语都没有便劈头盖天的骂道。

    只不过,她不是因为吃醋,只是因为不服气而已。

    “姐姐,你不要了,我也不能捡吗?”没想到周桐居然打来了电话,听完周桐这犀利刻薄的话语,周舟的眼泪瞬间便滑落了下来。

    周舟思索着周桐为什么会有她的号码,同时心中委屈不已。

    突然,她便想起来这号码还有周妈知道。周妈她在周家做保姆多年,一直照顾着周舟。

    周舟也把她当作是家人,是她对周家唯一的挂念。

    “不行!即使是我扔掉的你也不准捡!也轮不到你这样的烂货捡!”周桐咬牙切齿的说着,怨忿在眼底若隐若现,明明听见了周舟的哭泣声,她依旧不解气。在她看来,她周桐过不好,周舟凭什么好?

    捡来的?她周桐的扔掉不要的,没有经过她的同意捡走的也算是偷!抢!

    所以,目前的周舟在周桐的眼里就是不要脸的贼人,抢劫犯!

    “……”听到这话,周舟沉默了。她始终不懂,为什么从小到大,周桐都是这样骄横跋扈,根本不顾别人的感受?为什么她不能设身处地的为别人想想?为什么她对她一点姐妹情谊都没有?

    半晌没有听到周舟回话,周桐的眼底划过得意与骄傲,小脸高高的昂起,对着电话继续说道:“周舟,别怪我没提醒你,他怎么可能爱上你呢?我劝你还是趁早死心,免得看到他跟我在一起以后悲痛欲绝。”

    周桐说这句话的时候十分有信心,比起周舟,她可是有手段的多。

    “周桐!你不要欺人太甚。你别忘了当初是你先逃婚的,现在我已经嫁给他了,就是他的老婆。你现在,什么也不是!”周舟一字一顿的说完,便赶忙挂断了电话。

    天知道她说出这句话是要付出多大的勇气,说完之后,她浑身颤栗,心跳加速,好久说不出话来。

    这也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她如此坚决的与这个目中无人的姐姐做对。

    不过,为了楚怀澜,她愿意,她想要争取,想要守住这一份刚刚到手的幸福!

    心中是这样想的,眼泪却不由自主的滑落了下来,她终究还是惧怕的,心跳迅猛有力,无法停息。

    周桐会做什么,她根本无从得知。

    自嫁到楚家以后,她还在慢慢适应自己作为楚怀澜妻子的角色,她甚至还没有规划好自己的未来,脑子里一团混乱。

    可就在这么混乱的时候,周桐居然要出手了么。

    周舟咬紧牙关,心里头陡然间涌起一股恨意,周桐根本就不爱楚怀澜,她如果爱的话,早就欣喜若狂的嫁给他了。

    她不爱,却不允许自己爱,为什么?

    可如果楚怀澜真的被她……

    周舟的手陡然间收紧,弱小的身子在不断的颤抖着。

    “轰隆”一声震天响,窗外在电闪雷鸣之后下起了瓢泼大雨……

    这一夜,周舟和楚怀澜打了个招呼,去了宋微和楚霁轩的四合院。

    虽然和宋微的接触不多,可她却对宋微有着莫名的好感。

    站在雨中,凝望着宋微所在的四合院,她有些局促,踌躇很久之后才敲响了房门。

    门内响起了小白的叫喊声,随即白锦然打着伞开了大门。他并没有见过周舟,所以有些戒备的询问道:“你找谁?”

    “宋微宋小姐在吗?我是楚怀澜的妻子……”周舟小心翼翼的询问着,可是介绍到自己是楚怀澜妻子的时候,她的心里涌起股暖意,这种感觉太过强烈,以至于

    她浑身上下被雨水淋湿,都没有感觉。

    雨水顺着发丝下落,淡绿色的裙子贴在身上,衬着逐渐玲珑起来的身姿。

    看大雨瓢泼,这个女人也确实没有什么杀伤力,白锦然便允许她进入。带着她走进宋微的房间后,才悄然退下。

    宋微刚刚把言言哄睡着,看见来者是周舟,赶忙迎了上去,对于这位嫂子,宋微还是很有好感的:“嫂子?你怎么来了?你这是……”

    周舟沉默不语,一言不发,呆立原地。

    “好了,你先去洗个热水澡吧!我给你熬个姜汤。”上下打量着周舟几遍以后,宋微赶忙拽住她走到浴室,柔声安慰道。

    聪明如她,自然猜得出来大哥必然是和周舟置气了。

    可周舟这样逆来顺受的性子,怎么会惹得楚怀澜气得扔下她不管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周舟按照宋微的吩咐洗了热水澡,喝了姜汤以后,安安静静的坐在宽大的客房里。看着同样坐着打量着自己的宋微,她情不自禁的垂下头去。

    “怎么?还不打算跟我说吗?”宋微好奇的追问着,她猜测,周舟能这么晚淋雨而来,必定是发生了什么事!

    难道是楚怀澜出事了吗?不对!若是楚怀澜出事,周舟恐怕早就已经疯掉了!

    “宋微姐……,我能在这里多住两天吗?”周舟小心翼翼的问着,头低得老低,眼泪在眼眶之中打转。

    虽然宋微喊她嫂子,可她年纪比宋微小很多,所以只能喊出宋微姐这样的称呼。

    看着周舟怯懦不安的样子,宋微有些心疼。

    当年的自己若不是因为楚霁轩恐怕也会露宿街头,亦如现在的周舟。

    她一个人在南城没什么亲人,即使受了欺负,四九城的周家也不会为了她与楚家置气的。寄人篱下的日子,她也是尝试过的,怎么会不懂她的心境。

    于是,宋微想都不想就直接回答道:“嫂子,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可以过来,把这当作自己的家就好。”

    听到这温馨的话语,周舟本来噙满眼眶的泪水瞬间决堤而出。

    下一刻,周舟便一把抱住宋微泣不成声:“宋微姐…我该怎么办呢?怎么办啊?”

    “没事没事,给我说说,我会帮你的。”宋微一字一顿的说着,轻轻的拍打着她的后背。

    决堤的泪水不一会儿的功夫便湿透了宋微肩头的衣襟,哭了好久,才松开宋微支支吾吾的说道:“她……她回来了…….可是,我……我不想让出怀澜,我该怎么办?我是不是很坏?”

    周舟说到这里,宋微便已明白了。

    她早就应该想到周桐会回来胡搅蛮缠的,却因为想要心无旁骛的医好肚子里的孩子的缘故,宋微就没有多关注过。

    轻轻的拍打着周舟的背后,宋微柔声安慰道:“周舟,不管她回来与否,你已经是楚家的媳妇,已经是大哥的老婆,也是我的嫂子,这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无法改变的,你只要坚信你是否想要跟我哥哥在一起就好。”

    温柔的话语萦绕在周舟的耳畔,让她的心底缓缓腾起了勇气,继续与宋微交心道:“宋微姐……怀澜本来就应该是姐姐的,我怎么……怎么可以去抢呢?”

    从小的教育与压迫使得她已经不懂得反抗,不懂得争取……

    宋微思索着这一次若周舟还是学不会靠自己争取的话,必定会再次与幸福擦肩而过,也会断送了哥哥的幸福。思及此处,她忽而拉住周舟的手说道:“嫂子喜欢哥哥嘛?”

    听到宋微的问话,周舟情不自禁的愣住了,怯懦了好久,她才对着宋微郑重的点了点头。

    看到周舟的迟疑,宋微有些恼火的问道:“喜欢我哥哥是一件多么丢人的事情,让你如此难以启齿。”

    她是有些愤怒的,那个时候,周家店大欺客,楚家忍气吞声,楚怀澜欣然接受不过都是因为周舟的性子较为温和,对大哥来说是好的。

    可若这周舟根本不喜欢大哥的话,何必……

    正怒火的想着,耳畔传来了周舟惊惶的解释:“宋微姐,不是这样子的。喜欢怀澜不是一件丢人的事情,可我这样的人喜欢他。被我这样的人喜欢着,的确有些……”

    后面的“丢人”二字,她终究是没有说出口。

    即使她在心底深处认为自己是配不上楚怀澜的,只会让楚怀澜丢脸,可若是割舍这份到手的感情她还是舍不得的。

    听得这话,宋微的眸底瞬间氤氲出无尽的同情与怜惜,她该是受过多少冷遇与白眼才会养成这样逆来顺受,怯懦自卑的性子呐?

    窗外的雨水终究是停了,雨过之后的星辰闪烁,异常明亮。

    宋微的四合院外,一辆黑色的跑车安安静静的停着,车内的人面色冰冷,一双晶亮的眸子熠熠生辉,紧紧盯住四合院的大门。

    许久,他颓然的将头埋在搁在方向盘上的两臂之间,心底涌现出的无奈埋没了昔日阳光温和的他。

    爱情,它让人如此纠结,他终于也不再是那个云淡风轻,温和雅致的男人。

    四合院内,灯光依旧明亮,宋微小声的安慰着周舟,看她如此自卑怯懦沉声道:“嫂子,幸福是要靠自己的争取的。你敢不敢把哥哥占为己有,敢不敢彻底的将哥哥从周桐的手里抢过来?”

    “我……”周舟震惊的看着宋微,一脸不可思议,这是第一个明明白白的告诉她该把握幸福,该从周桐手中抢走楚怀澜的人,同时,也是第一个叫她站起来反抗的人。

    可是,真的可以嘛?

    “你记住,如今,她才是小三,你这个正主还有我哥撑腰,你怕什么呢?”宋微语重心长的安慰着,她是真的想要帮周舟的。若是周桐做了她的嫂子,恐怕楚家就真的要鸡飞狗跳,狼烟四起了。

    听得宋微的劝慰,周舟安安静静的睡了过去。

    宋微蹑手蹑脚的走出房间,拿出手机便拨通了楚怀澜的电话。几声“嘟嘟嘟”的通话音之后,便听到楚怀澜淡然温和的声音:“微微?”

    “哥,周舟在我这里,你不要担心了。”宋微的话语中带着担忧,她看得出来,在哥的心里还是有周舟的。

    “你出来一下。”楚怀澜叹息一口气,抬头凝望着四合院的大门,缓缓挂断了电话。

    一听楚怀澜竟然就在门外,宋微的面上挂上欣喜,她本来还想着约个时间和楚怀澜好好聊聊的。

    挺着大肚子臃肿的身影缓缓朝着四合院的门口移动,她利索的打开大门,便看见一道刺目的灯光。

    楚怀澜下车小心翼翼的将宋微扶上副驾驶座,随即便也坐上车。

    车子没有开,停在四合院的门口,今夜,静逸无声,唯有天上的星子明明灭灭,黄叶落了一地,在昏黄的路灯下,散发着颓废伤感的气息。

    “哥是跟着嫂子一起来的嘛?”宋微率先扯开话题,一双美眸波光流转,笑意浅浅。

    楚怀澜没有说话,叹息一口气,面上的笑意有些无奈,颓然的点了点头。好半晌才问了一句:“她……还好吗?”

    “已经睡下了。”感受到楚怀澜的难过,宋微的笑意逐渐收敛,转过头去,继续说道:“周舟一直觉得若是周桐逃婚,她是不可能嫁给你的,在她心底认为你是她姐姐的人,所以,她才会如此自卑,我想你若是给她说清楚……会好一点。”

    说完,宋微也不禁叹息。周舟的性子的确很好,可楚怀澜和周舟都是不争不抢的性子,明明很在意却还一味的退让着,这可如何是好?

    他们两个人若是学不会勇敢的去争取,只会让周桐乘虚而入,弄得两败俱伤罢了!

    “微微呐,有些事情不是我争取就可以拥有的。感情,它是两个人的事情。”楚怀澜唉声叹气的说着,无奈的将头埋在了双臂之间。

    有句话说得好,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于是,宋微看到两个为爱痛苦着人,而这两个为爱痛苦着的人却各自为营,纷纷认为自己不过是单相思罢了!

    爱还未浮出水面,他们都挣扎着想要想到爱。

    其实,只要周舟勇敢一些,很多事情都会迎刃而解,不是么?

    …………………………

    自掌印大赛结束以来已经有些时日,这枚失踪多年的掌印,终于在三十年以后重现江湖,并再次被木家人所有。

    然而,木辰这位木家子孙夺得掌印之后,日子过得却万分艰辛。

    木云深对他虚伪的示好,木逢春阳奉阴违的笑意,木阑城一遍遍的叮嘱都叫他倍感压力。

    他生怕自己的某个大意的瞬间,亦或者某个转身,就会如当年的木香姑姑一般名誉净毁,落得个遭人唾弃的下场。

    他搀扶着木阑城走在林荫小道之间,枯黄的落叶落了厚厚一层,踩在上面发出沙沙的声音。

    “木辰,你最近有空去看看你姑姑吧!”自从掌印大会之后,木阑城对这个突然出现的同门师姐涌现出太多莫名的情愫来。

    惭愧的,担忧的,憧憬的,后悔的,各种情绪交杂在一起,纠结在心。

    “好,我会的。”木辰一字一顿的回答着,蓦然抬首,却在不远处看到了木云深的妻子苏婉。

    苏婉站在鱼塘畔的早已枯黄的柳树下,凝望着不远处的雕塑,纹丝不动,完全不曾意识到木辰和木阑城的到来。

    雕塑是一个跳动的人鱼,吐露着晶莹剔透的水流,散落在鱼塘之中。苏婉看雕塑看得仔细而又认真,完全不是发愣的模样。疑惑的目光似要穿透雕塑一般,锐利锋芒之间带着于心不忍。

    “嫂子?”木辰诧异的轻声喊着,扶着木阑城坐到一旁,扭头朝苏婉快步走去。

    对于这位嫂子,他是很有好感的,不仅是一位大美人,而且性格温婉柔和,正直恬静。于是,他缓步上前,轻轻的喊了一声:“嫂子。”

    这突如其来的呼喊声使得苏婉当场就跳了起来,一脸惊慌失措的后退好几步,竟然硬生生的跌落在了身后的池塘之中。

    “噗通”巨大的一声响,飞溅而起的水花晶莹发亮。

    苏婉跌落入水中连呼救命,沉沉浮浮于水中。

    听到声音,木云深忽而从人鱼雕塑后面蹦了出来,看见苏婉掉入水中,他不假思索的便冲了过去,二话不说跳入水中,抱住已经喝了不少水昏迷过去的苏婉大声呼喊道:“快点!把张医生请过来!”

    “对……对不起,我这就去!”木辰反应过来,赶忙冲出去找医生,甚至忘记了木阑城还在一旁坐着。

    苏婉再次醒来的时候,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木云深欣喜若狂的脸,他手里端着一碗香气扑鼻的莲子羹,小心翼翼的送至苏婉的面前,柔声细语道:“怀孕了,怎么还喜欢到处乱跑呢?”

    PS:有姑娘帮忙开了个读-者-群,群-号在评论区置顶,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进群,讨论讨论故事呀,研究研究番外先写谁呀。原本轻舟是不打算开读者群的……奈何有人已经建了,我就通知下大家,185822481,进群请出示订阅截图,群里现在没几个人,欢迎来玩。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前妻的秘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顾轻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轻舟并收藏前妻的秘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