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前妻的秘密 > 234离真相近了

234离真相近了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楚霁轩越想越觉得烦闷,第二天黎明时分,他便起床拨通了江起浩的电话。

    江起浩似乎在休息,所以他的助理帮忙接通了电话,听到是楚霁轩的声音,他立马恭敬了许多,彬彬有礼的问道:"小少爷,老爷子近日十分想念你,你若是有时间的话,不妨过来看看……."

    "没时间!"楚霁轩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压制住内心的恼火,继续说道:"麻烦你告诉他,以后我的事情不用他操心!郎"

    助理很是无奈,江老爷子也算是费尽心思的示好了,没成想,多少人都觊觎的江家,却在楚霁轩这里视若无物锎。

    也正是因为如此,江起浩才更看重这个孙子,大概也是一种特别的心理吧……

    江助理原本想再劝一句,楚霁轩补充了句,“让他别再送什么人过来,有着时间做这些事情,不如好好想想,到底应该料理谁。”

    楚霁轩挂了电话,江助理却愣在原地。

    江起浩其实已经醒了,他睁开眼望着自己的助理,老迈的声音挡不住的沧桑,“是霁轩吗?”

    “对。小少爷……”江助理话到唇边却已经停下。

    江起浩摆摆手,“说,他说了什么。”

    “他说,有这时间做这些事情,不如好好想想,到底该料理谁。”江助理苦笑,楚霁轩所说的对象,明显是江墨远。

    不管是闻少还是李云英,其实都是受着江墨远的控制,楚霁轩的心结明显就在江墨远身上。

    江起浩沉默片刻,最后深深的叹了口气,“按理,我是应该将墨远交给霁轩处理,但当年因为我没有子嗣……”

    江起浩说起的便是当年的往事。

    江起浩一力创办江氏帝国,权势熏天,却在子嗣这件事上屡屡受挫,古来的观念都是儿子继承家业,所以即便后来江映雪与江雅晴也都能支撑起一些事情,可江映雪身体不好,江雅晴更是兴趣缺缺,认为自己大好的年华不能放在事业上,她不愿意做女强人。

    所以后来江起浩的大哥临终之前,把自己唯一的孙子托付给江起浩,这孙子自然便是江墨远。

    江墨远说是侄孙,其实也有些像是被过继来的孩子。

    所以江起浩即便对江墨远非常气恼,却也不得不看在当年大哥一片苦心上,对江墨远手下留情。

    江起浩叹了口气,“再说吧……有些事情的确是急不得的。”

    可江起浩急,也是因为楚南将的去世给他带来的震动,楚南将这一死,楚家这百年望族都分崩离析,江家或许反而简单。

    江起浩终究还是希望自己的财富能被自己的嫡亲继承,这是种血脉天然的传承,并非是他私心。

    江起浩的年岁也不小了,当他得知自己不但有孙子,孙子甚至还有一个四五岁大聪明伶俐的儿子,甚至宋微的肚子里也有一对龙凤胎,江起浩当然高兴,巴不得尽快的把他们认回家来。

    可惜世事无常,有些并非他能控制的,江墨远做了错事,而江起浩无法对江墨远痛下狠心,楚霁轩则无论如何都原谅不了他们。

    江起浩坐在躺椅上目光迷离的凝望着天空中飘飞的黄叶,伤感的面容上带着对往事的思忆。

    人老了,就更希望子孙满堂,儿孙绕膝,就更喜欢追忆过往的曾经,就更悲伤未来的日子。

    还有多少时光,他还不曾知晓,却深知,时日不多。

    楚南将去世之后,又引发了南城最大的遗产案,幸好最后有了定论——按照楚霁轩手上的那份遗嘱执行,除却楚飞扬与楚荆扬,楚天凡一家成了最大的赢家,宋微甚至得到了三分之一的财产。

    江助理曾经在江起浩耳朵边上嘀咕过,这楚家三分之一落在宋微手上,这江家若全数落在楚霁轩手上,楚霁轩恐怕将成为南城最大的赢家,拥有的财产富可敌国啊。

    江起浩为这件事也曾经训斥过江助理,楚南将将财产给宋微,那是因为宋微性情温良,用自己的所作所为博得了楚南将的好感,至于他江起浩会不会把自己的财产尽数交给楚霁轩,就根本不是江助理可以去关注的。

    就在这时,外面有人进来通报,说是楚霁轩已经来了,想要和江起浩见一面。

    江起浩瞬间坐起身来,“下次他再过来,直接让进来,还通知什么?!还不快请!”

    江家沉寂在一片金黄色之中,落叶加快速度跟着秋天离去的脚步一起从枝头上飘落,纷纷扬扬的好似金色的蝴蝶,别样的美丽。

    楚霁轩独自一人走进去,便被门卫恭恭敬敬的送至江起浩所在的别墅。高大奢华,富丽堂皇。

    江起浩拄着拐杖走到楚霁轩的面前,没想到刚刚打完电话,楚霁轩却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楚霁轩皱了皱眉,面色沉重,“我来,是因为微微说,有些事情还是当面沟通比较好。做再多,如果一件都做不对,真不如不做。我还是敬仰您的老爷子。”

    说这话的时候楚霁轩却看见江起浩苍老的容颜上,那颇为不自在的神情,原本心中的怒火在一点点的消弭,不得不说,他似乎看见了楚南将那个倔强的老头子。

    如果楚南将在天之灵知道他的亲爷爷居然是江起浩,还不知道楚南将会怎么和江起浩打架呢。

    楚霁轩忽然间有些想念楚南将了。

    他明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儿子,却在最后弥留之际,给了那么多财产给宋微。宋微只是个外孙女,从某种意义上,这何尝不是对楚霁轩的补偿与爱护。

    或许是想到江起浩也是行将入土的年岁,楚霁轩的声音微微缓和了些许,“或许,你是不是应该先告诉我一件事,我的父亲是谁,为什么我会被抛弃?”

    江墨远暂且放到一边不说,楚霁轩认为自己有权利了解这桩事实。

    “你进来喝杯茶,我慢慢给你讲吧。”江起浩一脸期许的看着楚霁轩,他想了那么久还是不知该如何和楚霁轩说清楚当年的那些事。

    不过,看他这么想知道,而且还兴冲冲的来了,不如就借着这机会说了吧!

    否则,以后还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告诉他了…….

    听说江起浩终于要告诉自己那件陈年往事,楚霁轩竟感觉心跳漏了一拍。

    离真相,总算近了。

    江起浩的卧房里,淡蓝色的蚕丝窗帘被秋风卷起,宽敞的古典雅致的大床,雕花镂空的吊灯,以及床头那盏有些年头的暗红色的铜雕小台灯,摆满了书的巨大木质书柜,还有柔软的棕色皮制沙发,无不体现着老人独特而颇有讲究的生活质量。

    助理搀扶着江起浩躺靠在柔软的沙发上,然后,点燃了一根檀香,很识相的掩门出去了。

    偌大的房间里只剩下了楚霁轩和江起浩两人,显得有些空旷。

    不过,江老先生的心里却是满当当的。能和孙儿独室相处,这一直都是他最大的奢望。

    “霁轩,坐吧。”江起浩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满脸慈祥和蔼的说道。

    这是楚霁轩第一次看见江起浩的卧房,心中不禁感慨这位老人非凡的品味。他环顾四周,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江起浩身边的位置,然后,找了一个他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似乎是在表示自己的立场。

    看得出楚霁轩的坚决,江起浩也不多说。毕竟,他能够坐下来听自己说话就已经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了。

    凝望着出类拔萃的孙儿,江起浩好一会儿,他才自嘲的笑笑,和蔼可亲道:“你看看我,光顾着看你了,竟然忘了是要给你说你母亲的事儿的。”

    楚霁轩看了看手上的定制版瑞士手表,抬眸,再次看向江起浩,一言不发,安安静静的深陷在柔软的沙发里。

    江起浩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自然看得出来楚霁轩的不耐,赶忙调整状态,点燃一根上等的雪茄,语重心长的诉说着那些陈年旧事:“其实,我是有儿子的。”

    说到儿子,江起浩停顿了下来,他的面容上闪现过痛苦。

    想他这一生,事业有成,功成名就,奈何子嗣凋零。

    想当年,因为不愿意江映雪的母亲和他的父亲在一起,导致江映雪常年不知道自己是江家的子孙。

    偌大的财阀帝国,他江起浩管理的井井有条,可遇到家庭的问题,他竟然意味的犯错。

    如今,已然老去的他终于明白,事业和家庭完全是两码事,他总是用商业的眼光看待生活和家庭才会导致这个家分崩离析的。

    在外人看来,江家富丽堂皇,有钱有势,可唯有江起浩明白,不过是一个空壳罢了!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在百年之后该由谁来继承这偌大的产业,因此,岁数大了以后,他才会更加想要找回流落在外的子孙们。

    比如,他不顾一切的找回江映雪,害怕再次失去她甚至找人看住她,将她常年安置在江家。导致她和顾景遥父子失散多年,甚至因爱生恨。

    不过,好在后来顾景遥和江映雪因为顾容琛而重修旧好,到目前为止,虽然还没有大婚,却也亲密无间,仿若重新回到了他们一起留学的日子。

    至于顾容琛,一直渴望有妈妈的他在感受到江映雪母亲的关爱之后,也逐渐的接受了她。

    再比如,他明明知道江墨远心狠手辣,有着他当年的执迷不悟,但还是不忍心责罚于他,只是叫人看紧点而已。

    江墨远虽然只是江家的侄孙,可江家子嗣凋零,一个侄孙都是万分珍贵的!

    等了好久好久,江起浩才泪眼婆娑的说出了第二句话:“不过,你父亲智力不全,因此,一直被养在老宅,常年被人伺候着。”

    说完这句话,江起浩瞬间沧桑了许多。子嗣凋零,儿子是一个残障,他这个表面上光鲜受人敬仰的商界泰斗,谁能想到他所承受的压力与苦楚?

    这么多年,他很少向人提起过这件事,因为,连他自己也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儿子智力不全。

    楚霁轩听到这话的时候,脸上的色彩别提多绚丽缤纷了。那句“你父亲智力不全”一直萦绕在他的脑海,仿若五雷轰顶,久久徘徊不去。他没有感到嫌弃和烦躁,更多的是震惊!

    奔溃的感觉汹涌而来,令他哭笑不得。

    智力不全?简单的说,不就是傻子吗?

    怪不得,怪不得这么多年一直流落在外却没人寻找,父亲是傻子怎么会知道有他这个儿子呢?

    既然父亲不知道,那么母亲呢?母亲也不知道吗?

    楚霁轩呆愣愣的看着江起浩,感觉他绝对不是骗人的以后才猛吸几口烟,烟雾袅袅之间,他的神色被很好的掩映。

    江起浩虽然看不清楚,不过猜想应该也不会好。都是血亲,只不过江起浩是父亲,楚霁轩是儿子罢了!

    没有哪一个父亲希望自己儿子是个傻子,就如没有哪一个儿子想要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个傻子一样……

    想到这里,他迟疑着还要不要继续说下去,沉默的将手中的雪茄捻灭。耳畔传来了楚霁轩低沉的话语:“说下去。”

    简单的三个字让江起浩知道了他的想法,于是接着说:“没想到你的母亲竟然打起了他的主意,大概是觉得只要生下江家的孙儿便可以平步青云,享受荣华富贵。当年的我,也太过年轻气盛,知道了以后就……就……就把你母亲赶了出去……”

    说到这里,江起浩的眸子更加的暗淡了。

    他想,他当初若是知道那个女人已经怀上了江家的骨肉,他就算是饿死,就算是失去所有,就算是把一切都给那个女人,他也不会让孙儿离开自己的。

    无奈,命运是一件多么喜欢捉弄人的东西。

    他为了江家的颜面,赶走了那个女人,同时赶走的竟然还有自己的孙子楚霁轩。谁知,岁月辗转,命运轮回,霁轩竟然成了好兄弟楚南将的孩子,并且被楚南将捧在手心里养育了多年。

    不过,作为多年好久,楚南将的情况江起浩是再了解不过了。楚南将虽然疼爱这个老来得子的儿子,可却力不从心,李云英并非他亲生母亲,怎会疼爱?而且李云英怎么对待楚霁轩的,他也是亲眼所见的。

    想到这里,江起浩的泪水不禁再次湿了眼眶。

    而楚霁轩在听完这话以后就更加的奔溃了,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亲生母亲为了钱想要勾.引一个傻子?

    一个女人,该是多么爱钱才会将自己的下半辈子托付给一个傻子?才会和一个傻子在一起?

    如此投机倒把,视钱如命的女人竟然是她的母亲?

    那接下来的故事恐怕不用江起浩讲,也能猜个大半了…….

    这样只爱钱的女人连他的父亲都不爱,怎么可能爱他呢?恐怕他刚刚一出生便会把这烫手的山芋,没有利用价值的儿子转手卖钱了吧?

    “后面的事情大概你也能够猜到了,她被赶出江家以后就生下了你。按理说,她可以带着你回来问江家要钱,没想到她也是一个倔强女子,竟然直接将你卖给了当时正寻求儿子的李云英。”说到这里,江起浩瞬间老泪纵横。

    在他看来,这件事归根结底都是他处理不当导致的。若是当年能够看透那个女人,能够知道她已有身孕,做事能够留一点余地,她或许都不会直接选择那样做。

    江起浩流泪好一阵才反应过来,转头望向楚霁轩,他小心翼翼的询问道:“我是真心想要弥补的,霁轩。”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楚霁轩直接打断了。

    江起浩告诉他的如此劲爆,他一时竟有些消化不了。

    他也曾无数次幻想过自己的亲生父母,他们或者是死了,或者是实在养不起自己,才会将自己卖给别人的。可不曾想现实竟然是这么令人无法想象的故事,亲生父亲是个家财万贯的傻子,母亲投机倒把为了钱竟然直接将她卖给了楚家。

    亲生儿子呐!她卖掉的时候,有没有一丁点的留念呢?

    “好了,您别再说了,我还有事,先走了。”楚霁轩仓促的说完,逃一般的离开江家。

    走出江家以后,楚霁轩飚车在长而笔直的公路上行驶,风吹动他额前的发丝,却吹不散他心中的郁结。

    回到四合院里,楚霁轩一言不发的回了房间,倒头就躺在了床上。

    宋微正在院子里散步,被这一幕弄的有些发愣,的确是她劝楚霁轩去找江起浩的,可为什么回来之后,楚霁轩却成了这个模样?

    宋微制止了柴君跟进去的动作,自己一个人蹑手蹑脚的进了屋子,就见楚霁轩正用白色的毛巾裹着冰块覆在额头处,眉头深锁,双目紧闭。

    她慌忙走过去坐在他旁边问:“怎么了?老爷子让你生气了?”

    “没有。只是有些震惊。”楚霁轩那老.毛病终于又犯了,时隔许久。

    宋微也晓得楚霁轩估计有点发烧,她赶紧给他将毛巾翻了个面,轻声问:“能和我说么?”

    楚霁轩睁开眼睛看着宋微,头疼欲裂,他并不想现在再去回想江起浩说的那些话,旋即伸手将宋微一拉,锁进自己的怀中,沉声说:“不用着急,等我头不疼的时候,和你好好说。”

    “嗯。”宋微犹豫了片刻,还是柔声说:“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你的爷爷,你怎么称他为老头子呢?站在那么高的位置上,他也是有自己的难处的……”

    “我知道。”楚霁轩如是回答。

    宋微背身对着楚霁轩的,看不清他的神情,但听声音也能听出来他慢慢安稳下来,才又接续着,“其实,我也不是向着江家人说话,总的来说,江起浩也没有什么恶意,他不过是想要认回孙子而已…”

    “微微,和江起浩无关。”楚霁轩打断宋微的话,终于还是无奈的补充了句,“是我父母。”

    楚霁轩的父母!

    宋微的身子动了动,试图回身去看他。

    哪里晓得楚霁轩依旧强行搂抱着她,不让她转过身来,他闷声埋在宋微的肩颈部分,“我永远都不会想到,我的父母是那样的两个人。”

    楚霁轩没有再说,宋微也不着急问。

    彼此间只能听见呼吸声,却又那么亲近,仿佛世间只有彼此。

    宋微不知道的是,就在这时间中,楚霁轩想了很多,从他自小在李云英身边长大的记忆,有钟姨贴身照顾的场面,还有无数楚家子弟满脸艳羡的跟在身后的时光,甚至还有他初心萌动的那一刻的画面……

    他的手紧了紧,然后贴近宋微的耳廓,“我这一辈子,最大的幸福就是把你留在了身边。”

    自他32岁开始,到现在,他唯一不愿意放弃的就是宋微,想一辈子走下去的也是宋微。

    未来的日子里,也一定要有宋微的陪伴才行。

    只是楚霁轩一向不喜欢说甜言蜜语,此时此刻,已经是他能表达的极限了吧。

    宋微不明白究竟是怎样的事情让楚霁轩忽然间对自己表白,即便如此,她仍旧没有去追问什么,知心如她,也清楚什么时候问比较好,什么时候,就只要默默的陪伴着就行。

    至于楚霁轩父母的事情,对于宋微来说,其实并不重要。

    正如同他所说,重要的是,她还在他身边。

    忽然间,宋微轻呼了声。

    楚霁轩抬头,“怎么?”

    “孩子在踢我。”宋微的声音里带着不小的惊喜,曾经她怀着言言的时候,早早就感觉到了胎动,可这回的双胞胎,不知道是不是之前闻少做过的孽,孩子迟迟没有拳打脚踢的动作,这令宋微多少也非常紧张。

    好在林潇曾经安慰了几次,说没关系,有时候感觉不到并不是他们没动,只是动作幅度比较小而已。

    可这天,宋微已经连续感觉到好几下跳动。

    她慌忙拉过楚霁轩的手,按在自己高高隆起的肚子上,没过一会,下腹处鼓起个硬硬的小包,撑的肚皮都开始不规则起来。

    “宝宝们在动。他们在动了!”宋微说着说着,眼泪都快落了下来。

    天知道她等这一刻等了多久,身为母亲,她无时无刻不关注着两个孩子的进展,可林潇时常说的就是胎心正常,放心放心,可她如何放心,别的孩子早早的就能让人感觉到强烈的胎动,她却始终没有。

    今天总算是……

    楚霁轩何尝不是同样第一次感觉,这么强烈而又明显。

    身为父亲,楚嘉言三岁才跟在他们身边,而宋微肚子里的孩子,却那样的牵挂于心。

    这时候宋微肚子里的动静反而令头脑昏沉沉的楚霁轩,有些不知所措。

    只是半晌,他忽然间抱住宋微,沙哑着声音附在她耳边说:“微微,孩子们一定会没事的。”

    宋微擦着眼角的泪水,不停的应着他。

    这是她这么长时间以来,第一次心情如此晴朗,从她坚持留下孩子没有失去他们开始,她无时无刻不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可是现在,她终于相信黎婆婆和她说的一句话:这个世界上是有奇迹的,孩子们也都比你想象中要坚强,只要妈妈不放弃他们,他们同样不会放弃对生的渴望。

    宋微将手覆在肚子上,心中暗自对仍旧活动着的孩子们说:爸爸妈妈,不会放弃你们的,所以,请健康的来到这个世上,好嘛?

    第二天宋微在白锦然的陪同下,又去林潇那里检查了下身体,到了孕晚期,林潇要求宋微尽量三天去一次他那里,为了能够时时监控到她的身体情况。

    晚上感觉到了胎动对于宋微来说,是一次意外的惊喜,对于林潇而言,当然也是个非常好的进展。

    带着良好的心情回到四合院,宋微却意外的发现四合院外停着一辆豪华轿车,还是中古款式。

    见宋微下了车,那辆车上下来的是江起浩。

    江起浩拄着拐杖,隔远了冲宋微笑了笑,他也算是为楚霁轩三顾茅庐,这是第二次来见宋微,当然,他是带着另外一桩事来的。

    宋微有些意外,但还是很礼貌的上前,将江起浩谨慎小心的搀扶到葡萄架前坐下,看他的助理为他点燃雪茄,随即,宋微让阿姨们送上来新鲜的水果和茶水。

    一番招待以后,宋微才问,“江爷爷这次来找我,是为了什么事呢?”

    偌大的四合院里风景迷人,深秋已至,秋风有些萧瑟,吹在面上不再那么柔和,还有些寒冷。葡萄架只剩下了光秃秃的藤干,那棵巨大的梧桐树也没剩下几片叶子了,风过,就连那少得可怜的几片叶子也随风摇曳,摇摇欲坠。

    江起浩郑重的看着宋微那柔和的面庞,他清楚想要楚霁轩回到江家,最大的可能性就落在宋微身上。

    第一次见面,筹码或许不够,所以这一次,他决定加重筹码。

    江起浩面对楚霁轩的时候,或许会露出几分老人家的慈祥,或许也会如同失去孙子多年的爷爷那般激动,然而他毕竟是个商人,商人对于任何事情都有自己的衡量,何况他一直认为楚霁轩也是个非常优秀的商人。

    宋微想起上一次江起浩与自己说的事情,只好率先解释着,“老爷子,我不是没有在旁边劝过霁轩。霁轩的脾气你也是知道的,他决定的事情很难更改的。”

    关于劝说这件事情,宋微倒是真的干过。只是,没有谁比她更加明白,这种事情根本就劝不来。解铃还需系铃人,真正能解开楚霁轩的心结的人还是他江起浩。

    就像当初,楚霁轩帮助她找到了亲生父亲楚天凡。楚天凡也很想认回自己这个女儿,可她的心里还是有心结,以至于很长时间都不曾喊一声“爸爸”,直到她终于体会到有爸爸的温暖。

    人就是这种动物,一个人惯了的时候,突然出现个亲人,他是不会觉得高兴的,反而会感到更加孤独。

    听得出宋微话语中推诿的意思,江起浩双眸微眯,竟是说道:“只要你能劝说楚霁轩回到江家,我愿意帮助你治疗你腹中的孩子,我认识很多国内外知名医生的……”

    宋微听见这句话,不敢置信的站起身来,这明明是他的重孙,他居然能像交易一样讲出条件?!

    PS:新文已经审核出来了哈,大家如果对楚霁轩的二儿子江慕炎感兴趣的话,可以去收藏下。名字叫做《一宠千金,总裁的限时妻子》,女主看起来二,其实没那么二的,只是简介写成那样而已……==地址是:http://novel./a/926303/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前妻的秘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顾轻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轻舟并收藏前妻的秘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