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前妻的秘密 > 239既生瑜何生亮

239既生瑜何生亮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她强忍着不让眼泪掉落,装出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一脸无所谓:“行了,没事的话就赶紧吃饭吧!吃完饭想滚就滚,不滚就睡觉去。”

    也就在这时,楚霁轩醒来了,看见大家都吃饭了,在抬头看了看天色,一脸无奈的表情凝望着宋微。

    “起来啦?快点吃饭吧。”宋微快步冲进厨房把为楚霁轩温着的饭菜全部端过来,叫阿姨帮忙为楚霁轩搬来椅子,她才再次坐回到位置上郎。

    “爸爸,快点吃饭吧!妈妈做的饭可好吃啦!”言言一副洋洋自得的模样,昂首挺胸,十分骄傲的喊着。

    楚霁轩过来,安安静静的坐在宋微的旁边,看了一眼不言不语的黎曼和木少寒,心中错愕不已锎。

    这一对活宝今儿个是怎么啦?向来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话是最好的,拿着筷子,楚霁轩不着痕迹的问了句,“少寒怎么了?”

    “没什么,你不用管他,他吃饱撑的。”黎曼赶忙接话,她生怕木少寒说要离开,更怕楚霁轩说好啊。

    既然已经愿意留下来吃饭,黎曼当然希望他最后决定不去云省,就像是宋微说的,他这趟云省之行不会有任何的好处。

    当然,她也担心木少寒和苏婉真的旧情复燃。

    木少寒最终还是没有去云省,他思来想去觉得自己是放不下苏婉,可同样,他也是放不下黎曼的。

    这一路走来,黎曼跟在他的身边,不离不弃,他能够这么快走出苏婉的阴影,在一定程度上都是因为黎曼。

    虽然黎曼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可他明白,她的心里还是在乎的。

    女人只是装着无所谓,可心再大,也是会受伤害的。

    他不想让黎曼受到伤害。

    再说了,森木是他和楚霁轩一起合资的公司。

    即使木家不支持,可也有他木少寒的股份。

    所以,他还是决定留下来守住森木。

    接下来的日子,云省木家的翡翠原石还在不停地抬高价格,终于到了森木已经没办法承受的地步。

    无奈之下,楚霁轩和木少寒一起商议,决定放弃云省木家的翡翠原石,转而去接洽新的原石产地。

    但是翡翠的原产地缅甸公盘还需要一些时日再开,要与缅甸的翡翠商接洽尚需一些时日,而国内的翡翠原石持有者明显看见这原石价格一路看涨,抱着压货的心态,始终不肯把手头的原石出售出来。

    一时间,局面处于僵持状态,俨然成为难以突破的瓶颈。

    开发新的原石商的任务,最终还是交给了安穆。

    往日安穆都是负责在各个产地牵线,他对这方面比谁都要熟悉。

    得知森木要转而开发新的翡翠原石产地的江墨远,竟然破天荒的去了江起浩的房间。

    恭恭敬敬的行礼之后,他十分孝顺的为江起浩捏着腿,“舅爷爷,以前的事情我知道错了,希望您不要放在心上。”

    说完,他一张文质彬彬的脸上堆满了愧疚之意,金丝边眼镜下面的那双深邃的眸子却精光闪烁,思绪千转。

    对于这个男人来说,世间的一切感情亦或者是人都不过是可以操纵的棋子罢了。而操棋者最重要的就是要摒弃一切会绊住他的东西,不管是什么东西,都该摒弃,哪怕是人。

    江起浩抬眼,看着江墨远俨然就好像是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他不懂当初善良懂事的小墨远怎么会变成今天这幅样子,他的眼底难道真的就只剩下利益了吗?

    “你当真是知道错了?”凝望着江墨远的眼睛好久,他一板一眼的问道。

    可答案他已经知晓了,都在江墨远的眼睛里。

    在他金丝边眼睛后面的眸子里,江起浩没有看到愧疚与真诚,反而看到了利益欺骗与算计。

    好小子,如今竟然连他江起浩也敢算计了。

    可江起浩没有直接挑破,他倒是想看看江墨远究竟想要干什么?他究竟已经到了何种地步?当真已经成了六亲不认的人了?

    对上江起浩充满疑问而又打量的眸子,江墨远有一瞬间的慌神。他赶忙把脸扭转到一旁,装似不经意的看着地面,继续说道:“那是当然,所以当我听说霁轩的森木公司出了问题的时候就特别想帮忙,希望可以赎罪。”

    一听说楚霁轩的公司出事了,江起浩的心里“咯噔”一声脆响,赶忙追问着:“那你有没有帮他?”

    “您将我看的死死的,我就算是想要帮他也实在是力不从心。”

    江墨远看得出来,江起浩已经开始担心了。有句话说得好,一个人一旦有了弱点,就会很好对付。如今,这楚霁轩恰好就是江起浩的弱点。

    江起浩抽着助理点燃的雪茄,满是褶子的脸上显现出愁绪。他虽然知道江墨远这孩子对楚霁轩绝对不会安好心的,可听说霁轩的公司出事了,他还是忍不住追问道:“森木到底出什么事了?你说给我听听。”

    一听江起浩上钩了,江墨远立马精神抖擞,站起身来沉声陈述道:“森木一直都是做珠宝生意的,云省的木家也有参与,并且提供翡翠原石,有的时候也会帮忙加工成品。最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出来个掌印的木辰的缘故,云省木家的翡翠原石价格飞涨,森木已经有些承受不起了。现在,霁轩正在四处寻找新的翡翠原石!我说的可是千真万确,不信的话,你自己可以去调查调查。”

    森木虽然只是楚霁轩名下的公司之一,但公司如果始终处于亏本的状态,就更没有拆东墙补西墙的可能性,所以森木承受不住目前原石飞涨的价格,是必然的。

    而江起浩听着江墨远的陈述,心中也是七上八下的。

    首先,他不知道这江墨远说的到底是真是假,其次,如果是真的,那霁轩一定十分着急吧,他一方面要照顾到两个病弱的孩子,还要顾及公司的存亡,应该会很累的。

    不知道他一个人能不能撑得下去,这种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想着,江起浩对着身边的助理摆了摆手,认真的吩咐道:“你快点去小少爷那里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回来给我汇报。”

    “是。”助理恭恭敬敬的行礼,瞥了一眼江墨远,转身便走了出去。

    江墨远虽然一声不吭,可在听到江起浩那句“小少爷”的时候,眼神中闪过一丝郁结。

    助理走出去以后,江起浩抬头看向江墨远,将他若有所思的神色尽收眼底,嘴角划过一丝清浅的笑意。

    他不动声色的劝说道:“你和霁轩呢,都是比较优秀的孩子,我希望你们两个人能够齐心协力,将来好一起打理江家的生意。”

    江起浩说这话一方面想要江墨远收收心,不要再找楚霁轩的麻烦;同时,也是想要安慰江墨远不要想太多。

    他对江墨远其实也很在意的,明明知道朝朝暮暮现如今的惨况都是江墨远造成的,可他依然假装一无所知,也不曾责难过江墨远。手心手背都是肉,江墨远再不济也是他江家的子孙。他的确是很想要回孙儿,可同样也不想失去江墨远这个侄孙。

    奈何,已经入了牛角尖的江墨远根本看不到江起浩对自己的隐忍与器重。只是一味的介怀着江起浩对楚霁轩的好,并且视楚霁轩为眼中钉肉中刺。

    “舅爷爷,霁轩他才是江家唯一的嫡亲孙儿,按理说这家业应该是他继承才对。”江墨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把这件事情说出来,面色淡然,风平浪静。好似一切都是应该的,他也毫不在乎。

    一个人常常挂在嘴边的,往往都是他最在乎的。江起浩懂这个道理,自然明白江墨远心中有所不平。

    可江家的家业就这么一份,他百年之后也无法带走。

    楚霁轩和江墨远若是能够同心协力,共同打理当然是最好的局面。

    可眼下,这两个人已经不合了。

    最让江起浩寒心的是,江墨远在知道楚霁轩是江家之后这件事以后,第一时间便是想要除掉他!

    正因如此,江起浩对江墨远的防备之心才会如此之重。

    他相信,一个人在知道一件事情的真相以后的第一反应,往往都是他内心深处的想法。

    就如江墨远想要除掉楚霁轩一样,第一次不成,难保他不会有第二次。

    只是不知道,这一次森木出现问题与江墨远是不是有关系呢?

    如果有关系的话,他为什么还要跑上来告诉他这个楚霁轩的爷爷呢?

    而且,江墨远应该知道,他是绝对有把握拯救楚霁轩的森木珠宝的。

    </p心里不太明白江墨远到底在打什么算盘,江起浩还是很防备,笑了笑,继续柔声细语的劝慰江墨远道:“霁轩虽然是我的嫡亲孙,可你也是在我身边多年的孙儿啊,都是我的好孙儿,谁我都不想亏待呢!”

    江墨远懂事而又有礼貌的回应道:“舅爷爷,您一直对我都是最好的,我相信你。”

    嘴上这么说,可他的眼底却有黑色的风暴席卷而来,形成了疑惑和嘲讽的漩涡。谁都不想亏待?这怎么可能?商场上从来就没有公平的事情,现如今的状况,就算他想和楚霁轩重归于好,同心协力,人家也不会同意的。

    即使同心协力了,他这后半辈子也肯定是被楚霁轩踩在脚底下过日子的。

    那样的日子,他江墨远不屑要。

    他承认楚霁轩是很有能力,要怪只能怪,既生瑜何生亮。

    这个下午,江墨远和江起浩度过了少有的快乐时光。可这只是表面上的和谐,相互猜忌才是真实的状况,他们心知肚明。

    江助理的办事效率很快,他通过人脉直接得知了森木最新的情况,并且还拿到了真实的数据资料。

    江起浩看到这份资料的时候,迫不及待的想要去看看楚霁轩。但一想到楚霁轩排斥他的态度,便也忍住了。

    独自一人呆在房间里整整憋了一个下午,他才对助理说道:“我们一起去看看朝朝暮暮吧,另外你赶紧想办法把一直给江家珠宝行提供翡翠原石的供应商介绍给森木,记住要小心谨慎,低调行事。霁轩是一个自尊心很强的孩子,若是被他知道了,他肯定不会接受的。”

    通过这一段时间的接触,江起浩对楚霁轩也有了个大概的了解。

    想到这里,江起浩的眼角眉梢洋溢着笑意。这股子倔强却跟他当年是一模一样啊。

    助理拿出本子把江起浩安排的事情一一记录下来,然后,便推着江起浩朝宋微的四合院去了。

    路过玩具店,江起浩还专门下车亲自为朝朝暮暮挑选了玩具。

    这个冬天最冷的时候已经悄然流逝了,暖阳挂在天空中的次数也越来越多,四合院里本就不多的积雪已经开始融化了。看这架势,大概过不了多久就可以抱着孩子们出来晒太阳了。

    因为朝朝暮暮的缘故,江起浩来四合院的次数越来越多,就连小白都已经认识了这位老人。

    看见他,立马摇着尾巴冲了过去。大概是每次江起浩都会带肉给它的缘故,它对这位老人也格外的亲切。

    欢快的围着他转了两圈,便将他领进了四合院,并且还直接用精壮的身子顶开宋微所在的房间,示意江起浩进去。

    多次的见面与交流使得宋微对这位老人的态度也逐渐缓和了起来,甚至已然有了亲切的意味。

    看到他推门进来,宋微笑着对朝朝暮暮喊道:“朝朝暮暮快来看看太爷爷给你们带什么好玩的啦!”

    听到喊声最先爬起来望向房门的当然是暮暮,他一向聪慧过人。瞧见江起浩的那一瞬间,立马就两只眼睛发亮,咯咯咯的笑着表示欢迎。

    温馨的小屋里,亲情悄然流淌。

    宋微为江起浩端来了茶水,朝朝暮暮满眼新鲜的玩着江起浩带来的玩具,时不时的冲着江老爷子举一举,好像是邀请他一起玩。

    朝朝暮暮玩玩闹闹,不一会儿的功夫便四仰八叉的睡着了。

    宋微和黎曼把孩子抱回到摇篮里,之后扶着江起浩走到旁边的房间里,亲切的提醒道:“您年纪大了,自己也要多注意身体。”

    听到宋微的关心,江起浩的心里暖暖。他从没想过和宋微也能像家人一样聊天说话,至于楚霁轩,那就更不敢奢望了。

    “没关系的,看到朝朝暮暮,我的心情就大好,身子骨也跟着硬朗起来啦!”一提到朝朝暮暮,江起浩就笑得别样的开怀。

    看着眉开眼笑的江起浩,宋微的心里也暖暖的。

    之前,她还一直担心江起浩不会爱他们,甚至在他以孩子为筹码提出条件的时候还对他老人家心生厌恶,现在看来,是他多虑了。

    每每看到江起浩对朝朝暮暮那么好,她都迫不及待的想要朝朝暮暮快点长大,好叫江起浩一声太爷爷。

    宋微扶着江起浩在客厅的沙发坐下,并让阿姨端来了上等的铁观音。

    “霁轩最近怎么样啊?”看宋微也坐下来了,江起浩小心翼翼的问道。

    对于楚霁轩,他有太多的抱歉和舍不得,他知道到目前为止,楚霁轩还没办法原谅自己。

    他甚至从来不和他出现在一个场合,可也许是宋微关系,楚霁轩的态度比起以前要谦和的多。

    至少不会再反对他来四合院里看朝朝暮暮,而且也不再反感他对朝朝暮暮的好。这些他看得到的细微的变化,都让他感动不已,甚至不再那么伤感和绝望,他也有了能在有生之年认回孙儿的念想。

    知道江起浩是放心不下楚霁轩的,宋微也能理解。她本想说一切安好的,但看江起浩眉宇紧锁的样子,猜测他大概已经知道了些什么,便也不再隐瞒:“公司出了点事情,霁轩比较忙,所以……一直都在公司……”

    宋微的话进一步的证实了森木出现状况的事实,江起浩低头看着桌上的茶水沉思,面色凝重,好半晌才点燃一根雪茄,慈祥和蔼的叮嘱宋微道:“这段时间,你也受累了,好好照顾自己,孩子们也需要你。”

    宋微听到这话还是很诧异的,他们商业界的泰斗式人物江起浩先生什么时候也这么有人情味了?

    嘴角挂上欣慰的笑意,她笑着调侃道:“您这一大把年纪了,照顾好自己啊就好啦,不用担心我哒!”

    江起浩也跟着笑了起来,捻灭手中烟,站起身来准备离开,出了四合院还不忘拉住宋微的手继续叮嘱道:“如果有什么问题尽管跟我说,孩子们、霁轩、你或者是公司出现任何解决不了的问题,都要告诉我。你也劝劝霁轩,别总是自己一个人扛着。”

    这句话是江起浩发自肺腑的,与宋微一家人呆久了,他也变得很注重情意了。

    宋微将江起浩送上了车,嘴上答应着,却最终没有请求他老人家帮忙。

    她知道楚霁轩的性子,大概不会轻易寻求他人的帮助的,当然,更不会轻易找江起浩帮忙。

    “好,我一定会的,你早些回去吧。”宋微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说着,笑靥如花的送走江起浩,她的脸上立马恢复了这几日以来那淡淡的忧愁。

    ********************************************************************************

    轻烟在檀香炉中燃起,绿竹掩映的包厢内,与楚霁轩有一样爱好穿着唐装的安穆正在闭目养神,他的手指在手背上轻点着,似是盘算着什么。

    很快,他听见门声响起,从外面当先走进来的是江助理。

    而江助理身后,跟着个陌生的男人。

    这是江助理给他介绍的原石厂商,名叫张元,每年的缅甸公盘他都盘下了不少原石,如今应经过这次的原石价格大战,赚了个满盘彩。

    这次江助理联系上张总,让他也颇为意外,没想到富可敌国的江起浩,居然会为了那家新兴的珠宝公司森木出面。

    不得不说安穆的确是一个十分有商业头脑的男人,初见张总的时候,他不卑不亢,一脸无所谓,那模样轻松的好像并不知道森木目前十分稀缺翡翠原石一般。

    其实安穆知道这是江家的面子,所以眼前的这个张总恐怕并不会给太高价格。

    这样的话,安穆是吃了定心丸的,这次谈判也就格外的顺利。

    其实安穆为这件事已经愁了有些许时日,国内的原石提供商大多已经开始跟着木家水涨船高。

    森木的珠宝制品虽然也可以跟着抬高价格,但其实对于市场的良性循环并没有任何好处。

    而且森木是这次价格战里第一个中枪的,木家针对的第一家便是森木。

    所以初初开始,森木是高价买进,原价卖出,这样的局面让森木的账面上就亏本了数千万。

    而价格的浮动已经成为定局后,这销售量终于陡然间下降,从另一方面给森木造成了巨大的打击。

    所以这次江家介绍了张总,安穆明知道楚霁轩不愿意接受这好意,却也私底下去接触了。

    他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心血就这样白费掉!

    因此,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桩逃不掉的买卖。

    </

    说不定江家私底下还要给张总做一大笔补贴,否则张总为什么会在这么高昂价格的基础上,却还是以原价销售给森木?

    江助理和安穆一起十分友好的送走了张总以后,便再次促膝长谈。按照江起浩的意思,这件事情是不能被楚霁轩知道的。

    “安先生,供应商是你找到的。我们老爷希望您不要向小少爷说出这次翡翠原石相助的事情。”江助理彬彬有礼的说着。

    因为楚霁轩很可能会成为未来江家财团的继承人,于是,对他的人,助理也十分的小心翼翼。

    安穆的嘴角微微上扬,他不仅是一个精明能干的商人,俨然还是一个很自信的人“那是当然,谢谢您的帮助。”

    回到江宅以后,江助理很快便到达江起浩的书房。

    他知道江起浩肯定急于知道谈话的结果。

    所以他恭恭敬敬的为江起浩翻开记录满满的笔记本,语重心长道:“老爷,您做了这么多还不让小少爷知道,您觉得他会明白吗?”

    “他那么聪明,肯定是会明白的。我相信我的孙儿,他只是还不懂我的良苦用心,终有一天,他会明白的。”江起浩颤抖着双手拿起一支专门定制的钢笔,小心翼翼的打开笔帽,在笔记本上记录着关于楚霁轩的点点滴滴。

    虽然楚霁轩不知道他所做的一切,可一想到他为了自己的孙儿所做的,他就已经十分的开心和知足。

    助理露出怀疑的表情,好半天不再言语。

    “你给我说说当时是怎么一回事吧!”江起浩饶有兴致的问着,丝毫没有注意到桌角的窃听器。

    那枚小小的窃听器似乎是近日才安装的,如耳塞一般精致小巧的吸附在桌脚,却清清楚楚的将江起浩与助理的话全部录了进去。

    而这窃听器的另一端,连接的却是江墨远的电脑。

    此刻,江墨远坐在笔记本电脑前面,插着耳机,闭着眼睛听着江起浩与助理的对话,就好像是在闭目听音乐一般。

    电脑里传来了助理慷慨激昂的陈词:“老爷,森木这次派来完成翡翠原石找寻任务的是安穆,在之前您调查的资料里面也有他。不过却是个十足的商人!”

    听到这里,江起浩十分欣慰的说道:“霁轩的身边能有如此人才,实在是幸事呐!”

    助理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沉声呢喃道:“老爷,您对小少爷可真是好,他都不理您,您还这么百般的疼爱他。”

    这话使得江起浩十分的开心,爽朗的笑笑,他一脸淡然道:“那是当然,霁轩可是我失散多年的唯一的孙儿!”

    助理歪了歪嘴浅浅的笑了笑,好心好意的提醒道:“您心疼小少爷我可是一点意见都没有,但是,我觉得吧,您还是要在乎一下江少爷的感受的。江少爷跟着您这么多年了,突然蹦出来一个正宗的小少爷,他心里面肯定多少也是有些不服气的。”

    助理说这话是真的为江起浩担忧,这么多年了,江墨远为江家所做的努力大家都看在眼底。他不是为了江墨远说话,只是一心为江起浩着想。跟了江老爷这么多年,他早就已经忠心耿耿,再无二心了。

    听得助理的话,江起浩一双炯炯有神的眸子微微眯起来,唇边堆起了不易察觉的笑意,良久,才云淡风轻的说道:“墨远,终归还是侄孙……”

    与此同时,坐在笔记本电脑前面倾听着这一切的江墨远一脸凝重。

    自听见助理的问话的时候,他的一颗心就紧紧的揪在了一起。

    唯有他自己明白,他是有多么在意江起浩的回答。

    这个问题也是这么久以来,他想问却一直没有问出来的。他真的很怕知道答案,而今天,终于有机会听一听老爷子的回答了。

    江起浩的回答的确没有令他失望,多么模棱两可的答案,他毕竟是侄孙。侄孙和嫡亲孙儿果然还是有区别的不是?

    就这一句话,江墨远便猜出了江起浩的心思,财产归谁所有已经毫无疑问了。他也舒了一口气,高悬在心底的问题终究是有了答案。

    睁开有些困倦的双目,泪花在他的眼底闪烁。但很快,便消失在眼眶之中,好似从未出现过。

    缓缓抬起手来,默不作声的关掉了电脑,拿出手机他便拨通了张总的电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前妻的秘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顾轻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轻舟并收藏前妻的秘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