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城外危城 > 第六十八章:伤

第六十八章:伤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三名警察自称是派出所的巡夜民警,手上拿着赵志刚的身份证。

    “女士,你好,请核对一下,身份证上的赵志刚是否是你的亲人。”

    叶姗慌了神,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眼泪一下在眼眶里打转:“警察同志,他……到底怎么了?”

    各种乱七八糟的想象在她脑海里闪过。

    小区里深夜突然来了三个警察,而且还找楼里的美女邻居叶姗,一时间,大家炸开了锅,看热闹的人纷纷打开门,用各种眼神等待警察的下文。

    余燕也心急火燎的跑了上来:“姗姐,到底怎么回事?”

    叶姗摇头,把警察让进了家,看热闹的邻居便恹恹的离去。

    三个警察,有两个感觉就二十来岁,领头的是一位看上去三十岁左右的警官,自称姓王。

    王警官就站在门口,也不进来,简单说了下情况:

    “今天晚上我们在管辖片区巡视,接到群众报警,称城区立交桥附近,有一位受伤的男子躺在桥下,伤势不明,头部有血迹……”

    两位小警察站他背后,也不说话,继续听他说:“我们到的时候,他已经不省人事,有严重醉酒情况,手部和头部有外伤,伤势不明,于是打了120,如今正在人民医院急救室。随身携带的东西里,有一张身份证,没有手机和钱包,于是我们只有根据身份证地址找了过来……”

    叶姗还没听完,一下子瘫软在沙发上。

    王警官可能发觉自己说严重了些,安慰她:“女士,你也别太着急,他应该是醉酒后从天桥上摔下来受伤的,情况还不清楚,你现在赶快去医院。”

    叶姗缓过神来,余燕说要陪她去,叶姗说:“燕子,你就在家,帮我照顾下筱雨,我一个人去。”

    “可是姗姐,你这个状态我怎么放心啊,都不放心你开车,再出点事那可如何是好。”

    王警官热心的说:“这样吧,我们正好要巡逻,可以把你一起带过去,顺便也了解下情况。”

    筱雨也醒了,听完了警察的话,伤心得哇哇大哭,哭着喊着说要去看爸爸。叶姗把她托付给余燕,便打算和王警官他们下楼。

    走到门口,王警官示意她是否换一套衣服再去?叶姗低头一看,自己竟然还穿着低胸的蕾丝睡衣,一下红了脸,好在还套了件外套,不然这才尴尬大了。

    进屋,胡乱的套了套运动装便下了楼,警车已经在小区门口等着,一闪一闪的警灯异常刺眼。

    这是叶姗生平第一次坐警车,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她紧张得手脚冰凉,各种想象在脑海里交替出现,挥之不去。王警官也只是安慰她,可越安慰她,她越担心赵志刚情况危急。

    “赵志刚这名字,听起来很耳熟,是不是以前有案底?”

    叶姗听着有些生气,坚决否认,说他除了爱打麻将之外,没有其他不良嗜好,也从来没有做过违法乱纪的事。对这一点,她还是有信心的。

    “你知道他今天晚上和谁喝酒吗?怎么会醉成那样?”

    叶姗摇头,她不知道,真的不知道,下午下班的时候,赵志刚的电话就已经打不通了。

    王警官开着车,叶姗坐在副驾驶位置上,他继续说道:“把他送医院后,我们到周围小商店和行人大概了解了下情况。”

    “立交桥旁边,有一家卖香烟矿泉水的小卖店,他说他是看着你老公一个人从天桥下来的,滚了几阶楼梯,摔到了马路边上,后来来了个男人,好像一直在拉他,店老板以为是他朋友,就没再管。再后来,那个男人走了,开始以为是去叫人帮忙了,过了好一会还没回来,你老公躺地上一动不动,店老板一看,额头上全是血,这才慌了,赶快报了警。”

    “我们到的时候,他侧躺着,地上身上全是呕吐的污渍物,额头上应该是在梯子上磕破的,流了不少血,左手臂可能也受伤了,医生到的时候说幸亏是侧躺着,不然呕吐物如果堵塞鼻孔口腔又没及时发现,很容易窒息的,以前也发生过这样的案例。”

    “那他手机哪去了呢?”

    “应该是后面那个男人偷走了,他不是你老公的朋友,只是小偷,翻走了手机和钱。好在留了张身份证,不然要找到家属可就难了,只有等他酒醒以后。”

    在说话间叶姗的情绪总算稳定了些,感觉路程特别远,平时二十分钟车程而已,为什么今天这么慢。

    “你老公做生意的吗?是不是生意失败了?”

    叶姗摇头:“不是。”

    “那从政?”

    “也不是。”

    没想到这王警官也是一个好奇心特别重的人:“难不成是失恋了?也不应该啊,家里这么美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那干嘛一个人跑去喝闷酒,还喝成这样?”

    叶姗无心谈话,看向窗外。

    终于是到医院了,下车的时候,王警官让叶姗把电话号码留下,还把身份证拿出来登了记,叶姗觉得奇怪,可也照做了,他说:“这是程序。”

    赵志刚躺在大门口抢救室的窄床上,叶姗一步一步的走过去,感觉脚底像灌了铅一样沉重。

    他就那样躺着,浑身连接着仪器,额头的伤口还突兀的张着,已经没流血了。

    他不断的呕吐,护工看家属来了,总算松了口气,说醉酒的人最难护理了,力大如牛还不听话,刚才吐了很多,才清理完,衣服脏得恶心,头发上也是呕吐出来的东西,叶姗一阵心疼又一阵难过,她不知道赵志刚因为什么而醉成这样,可不管怎样,这样的他都让她心生拒绝。

    护士让叶姗多买些卷纸来给他清理下呕吐物,可能的话给他换件衣服。医生说,他左手手臂可能有轻微骨折了,现在一直耷拉着,可是他不配合,根本没法给他做CT,你最好找一位男士来帮忙。

    那一刻,叶姗脑海里一片空白,她找不到任何可以半夜出来帮自己的朋友,唯一出现脑海的,只有方林,可是现在,能去打扰他吗?

    犹豫了再三,他还是打了那个电话。方林的声音明显带着睡意,显然是已经睡着了。

    “山人,对不起,这个时刻我只想到了你。”

    父母在家,他们还没搬进新家,所以今天晚上方林和青莲是一起住的,他偷偷的跑卫生间接电话,听着叶姗带着哭腔的声音,他一下清醒了:“发生了什么事?赶快告诉我。”

    “赵志刚醉酒摔了,现在在医院急救室,我……”

    “需要我来帮忙吗?只要你需要,你不介意,我马上过来。”

    “嗯!”叶姗一下仿佛就有了安全感。

    她跑门口小商店买了两大卷纸,简单处理了下他头发上和衣领窝里的呕吐物,臭气熏天。可刚清理了,他又开始吐,不知道哪来那么多东西,源源不断。

    医生说,需要给他做一个头部CT和手部CT。

    “马上,我的朋友就能到。”

    “醉酒的人行为不受控制,有时候两个人也按压不住,你守着他,千万别让他用右手去抓挠额头的伤口,现在还不能给他缝针,他根本不配合。”

    叶姗一句句的记下,一一照做。

    方林以最快的速度出门,青莲听到声音,也醒了,走之前,他对青莲说:

    “小莲,一个朋友出了点事,在医院,我去帮帮忙,你不用担心,忙完我就回来。”

    “二哥,严重吗?需要我帮忙不?”

    “不用了,我一个人就行,今天坐了一天的车,也累了,你赶快休息。”

    父母的屋子也发出声响,估计也醒了。

    夜晚的金沙市,已经异常寒冷,估计已不到十度。方林只花了二十分钟便到了医院,一进门就看到了叶姗,在手忙脚乱的清理呕吐物。

    医生看帮忙的人来了,便开单让他们推着赵志刚到一楼的CT室。

    叶姗站方林身旁小声的说:“山人,谢谢你。”

    “只要你需要,我就在。”这是方林对叶姗的承诺,叶姗感动得稀里哗啦。

    在轮椅上,赵志刚又开始发酒疯,手舞足蹈,还伸手要去抓额头的伤口,方林强硬的把他压下来,动弹不得。

    他几乎不能说完整的话,也不认识任何人,沉醉在他另外一个世界里,不知道是怎样……

    CT结果显示,赵志刚头部只是皮外伤,无大碍,可左手腕桡骨远端骨折,左尺骨茎突骨折。

    吐得差不多了,他清醒了一些,感觉到撕心裂肺的痛,叶姗问他到底怎么回事。可他依然像不认识她一样茫然。

    医生说:“一切手术都得等到病人明天酒醒以后进行,今天晚上,家属一定要照看好他,不能让他自残,对自己造成二次伤害。

    ”

    叶姗点头,方林去给他办入院手续。

    一切都办好了,住进了病房里,方林把单据交给叶姗,一一交代一些细节的问题,他觉得办完这些自己可以走了,毕竟这样的身份有些尴尬。

    赵志刚只有右手还能活动,一把抢过单据抓自己手里:“你们人人都欺负我,不许抢我的东西。”

    然后瞪着猩红的眼问方林:“你是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城外危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绿le芭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绿le芭蕉并收藏城外危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