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城外危城 > 第一百一十七章:看守所的夜

第一百一十七章:看守所的夜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深夜,金沙市看守所。

    马佑军辗转在看守所的大通铺上,无法入眠。这个屋子一共住了八个人,有打架斗殴伤人的小年轻,也有因盗窃被抓的中年男子,

    在最里面的通铺角落位置,住的是一个刀疤脸的彪形大汉,据说进来前,曾用斧头把自己的仇家大卸八块,所以大家都敬畏他,不自觉的,他便成了这间屋子的牢头狱霸。

    马佑军一进来,大家都好奇他为什么事犯事的,纷纷上前询问。

    即使到了这里,他的骨子里也是清高的,他不屑于和这些鸡鸣狗盗的人为伍,对他们的询问,一直沉默。

    他一直不知道段刚和薛副总关在哪,按照规定,为了避免彼此串供,同案犯是绝对不允许关押在一起的。

    他在走廊里看到段刚被提审过两次,第二次,押送他的狱警明显的客气了许多,没有推推搡搡大声呵斥。

    “这小子,肯定把知道的全都交代了?”马佑军叹气。

    有一天放风的时候,他看到了薛副总,刚想上前说话,便被严厉制止了。他发现,薛副总是单押,还有个劳动号跟着侍候。

    马佑军的心里恨得牙痒痒,若不是薛副总把什么都交代出来,他何至于落到现在这个下场?

    夜已深!

    同屋子的其他人都发出了均匀的鼾声,伴随着挥之不去的脚臭味,马佑军觉得自己快崩溃了。想想,一个月多月前,他还和韩妮娜在澳门的赌场里豪赌,一掷千金,纸醉金迷。

    “老马,答应我,这次我们赢了,以后就再也不来了,把单位的那笔亏空补上。”

    韩妮娜依偎着老马,紧张的看着他下注。

    这已经是自己第五次陪老马来澳门了,一次比一次赌得大,可是每次他都是输,这次他又套用了单位几百万给供货商结算的货款带着她来了。

    单位的窟窿越来越大,靠韩妮娜公司的盈利完全补不上了,年初,他和薛副总合作,两人彼此约好,薛给马佑军提供政策上的支持和绿灯,不放心马佑军,他还把自己的侄儿段刚从另外一家公司调到了物资供应公司监督。

    为了避人耳目,马佑军提议把方林调来任采购部的部长,段刚出任副部长。刚开始薛副总说什么也不同意,说怎么能用一个自己圈子以外的人?

    “方林我了解,认识有二十来年了,能力好,人也不贪,谨小慎微,他不会坏事,但是可以干实事。我们总不能一点成绩也没有吧,这在公司里也说不过去啊。”

    最后,在马佑军的层层分析之下,方林阴差阳错的去了物资供应公司。

    当然,马佑军也是有私心的,重要部门放一个自己的人,来钳制老薛的侄儿,不让他只手遮天,这也是他下的很重要的一步棋。

    工作中,方林并没有让老马失望,不但兢兢业业而且非常懂事,不该过问的从来不过问。

    本来配合得天衣无缝的,问题就出在那次去澳门的事上,马佑军带去的几百万,在几天之间,再次血本无归,他输红了眼睛,让韩妮娜把公司账户里的钱也全部提了出来。

    “老马,你这样做是把我们往绝路上推啊?公司账户空了,不但薛副总和段刚那份没了,以后要想再补起单位的窟窿也就更难了。”

    此时的马佑军哪听得进这些,“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我们赢了呢?”

    韩妮娜毕竟年轻,而且从学校毕业就跟了马佑军,一直对他的话奉为神明。

    犹豫了再三,“好吧,听你的,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这辈子能和你拴在一起,我也值了。”

    可终究天不遂人愿,他们再次惨败。

    灰头土脸的回到金沙市,马佑军在给韩妮娜买的别墅里整整昏睡了一天,直至王玉萍的电话打了进来。

    “老马,你还没出差回来吗?段刚这几天天天都来家里找你,说有急事。”

    马佑军并未告诉王玉萍自己去了哪里,只说是出差了。

    “明天就回来了。”

    应付完王玉萍,马佑军忍不住和韩妮娜抱怨,“真不想理那神经病,每天像催命鬼一样,而且不知道我说多少次了,还是那样高调,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有钱一样。”

    此时韩妮娜正好从浴室里出来,性感的睡衣包裹着若隐若现的完美身材,她用带着魔力的声音安慰老马。

    “亲爱的,你和他置什么气,他就是一狗仗人势的主。其实,我最近担心的倒不是段刚。”

    韩妮娜给自己点燃一支烟,完美的吐了个烟圈,缓缓的说道:

    “你知道,如今薛副总去了金沙市钢城企业集团公司当董事长,表面上是意气风发,春风得意,可是我可是听到小道消息了,纪委已经在调查他的事了。”

    韩妮娜顿了顿,声音变得有些急促和嘶哑,“老马,我们这次玩大了,恐怕纸包不住火,只要薛副总那一出事,我们铁定脱不了干系。”

    马佑军眉头深锁,想着其中的厉害关系,他明白其中的棘手,在极力想着对策,“妮娜,最近,你一定要稳住段刚,不要让他跳出来整事,老薛那我尽量去斡旋,从发电厂开始,我就和他合作,十来年了,我想他还不至于如此赶尽杀绝!”

    “实在不行,你就……”这是他最后的底牌了,韩妮娜一听,立马伸手捂了他的嘴。

    “老马,我不许你出事。”

    第二天,方林出面,说赵帅想见马佑军,结算部分货款的事。

    他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能捞一点算一点,本来平时也就给1%的好处费就可解决的事,他最终让赵帅吐了1.5%出来。

    王玉萍一直对马佑军和韩妮娜的事睁只眼闭只眼,没有深究,可是当知道两人出去豪赌,输了一千多万的时候,真的是抓狂了。

    当天晚上她就对马佑军提出了离婚。

    “你要喜欢,就和那狐狸精过去吧,我是觉得这日子没法过了。”一向温和的人民教师王玉萍也有歇斯底里的时候,疯了一样在家里砸碎了花瓶、鱼缸、把马佑军的电话也摔了,就差一把推翻了电视,被马佑军一巴掌拍了过去,清脆响亮。

    王玉萍被打得嘴角渗血,一个趔趄,扑倒在沙发上。

    “你这疯婆子,发什么疯。”

    马佑军指着她的鼻子大骂。

    “等过了这个风头,你想怎样就怎样,你放心,我亏待不了你。”他扔下这句话,头也不回,便去了韩妮娜的家,几天没回来。

    后来,段刚在办公室找韩妮娜要最近几次的采购分成,以前他们从来不在办公室谈这些,可最近她因为手头没钱,全部赌完了,所以刻意避开段刚,他没了办法,只有把她堵在办公室里。

    “你不能这样不讲信用,当初我叔叔可是帮了你们很多忙,总不能过河拆桥吧。”

    “我几时说过不给了,只是说缓缓。”韩妮娜毫不示弱,以冠冕堂皇的理由搪塞过去。

    段刚本就脾气不好,哪受得了这样的敷衍,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就吵了起来,说到激动处,韩妮娜说道:

    “你少在我这里嚣张,老薛如今已经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你还是好好想想自己的退路吧。”

    段刚顿时火冒三丈,把一个玻璃杯狠狠的扔在地上,摔得粉碎。

    “算你狠,不过你记住了,我们要是出事,你和老马也一样死得很惨。”

    那天,方林正好去火车站接大哥大嫂,请了假没去单位,至今,他也不知道当天发生了些什么。

    马佑军躺在看守所的大通铺上,依然无法入眠,后半夜了,明显感觉被子薄了些,身体有些瑟瑟发抖,他忍不住剧烈的咳嗽起来,离得老远的刀疤脸被他吵醒,骂骂咧咧的起来,去旁边的厕所撒尿。

    厕所离马佑军很近,顿时,一股浓烈的尿骚味隔空刺鼻的钻了进来,他忍不住想呕吐。

    在他的生命里,几时住过条件这么差的房间?

    他闭上眼睛,努力想象另外一种景象来驱赶内心的不适,他的眼前浮现出韩妮娜妩媚娇俏的模样,这个比自己小了近20岁的女人,当初才来发电厂报道的时候,是何等的清纯靓丽啊。

    那时候,她的追求者云集,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唯独就看上了马佑军,而且还没名没分、心甘情愿的跟了他,一跟就是五六年。

    两人在恩爱的时候,他曾问过她这个问题。

    “娜娜,我又老又丑,你为什么会看上我。”

    韩妮娜娇俏一笑,用手指轻撩他鼻尖。

    “你不老,也不丑,你在我心中,就是男人中的男人,伟岸挺拔有担当,所以我喜欢。”

    想到韩妮娜,他终于感觉不到厕所的臭了,仿佛空气中能闻到她微微体香。

    马佑军重重的叹了口气,以后这些,怕都只能存在于自己的回忆里了。

    他在心底默默的祈祷,但愿,妮娜现在已经没事了。

    提审的时候,他们最关心的,就是韩妮娜的行踪了,马佑军可能是唯一知情的一个人,可是他咬死了也不会说。

    他觉得,或许这就是他这辈子给他的女人最后一次的保护吧,以后,再无机会和能力。

    “韩妮娜,你要给我好好的!”

    这是两人分开的时候,他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城外危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绿le芭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绿le芭蕉并收藏城外危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