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城外危城 > 第一百九十九章:鬼门关

第一百九十九章:鬼门关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天上班,方林想起青莲头一天晚上的疯狂举动,还有些后怕。两人在一起二十多年了,一直觉得青莲性格温和、感情内敛,不是一个如此偏激的女子。

    想来,每个人内心都有一个压力临界点,当不堪重负的时候,唯有爆发。压抑得越久越多,爆发出来的时候就越疯狂。青莲是憋得时间太长了,而且从来没有一个倾述的地方,所以当方林说出那样的话来的时候,她哪里还可能憋得住?

    总会找一个方式来解决,释放这长久的压抑。

    如今的方林,已经彻底跌入叶姗的温柔乡里,在他的潜意识里,完全把对青莲的内疚和对家的责任抛到脑后了。他觉得自己是在为自由和幸福而战。为此,他不惜牺牲自己的名誉、责任感和道德感。他觉得为了过自己想过的生活,忍受外界的质疑和怀疑,都是值得的。

    但是这一切,他希望能得到叶姗的支持和肯定,这样他才有力量和勇气与所谓的道德卫道士斗争下去。下班以后,他依然跑到了西城区,他必须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和自己的态度与叶姗深入地谈一次,他想知道叶姗是怎么想的。

    因为他们租住的房子是在西城区的步行街上,下面是茶楼,上面是住房,步行街是繁华地带,车只能停在步行街下行的停车场内。他哪里会知道,青莲这个时候会看到他的车啊,而且还给他打了个电话。

    方林厌烦了被人审查式地盘问行踪,所以没好气地骗了青莲,说自己在东城区,单位应酬吃饭,然后挂了电话。如今对青莲,他连最初的内疚也没有了,满心觉得她是累赘,哪里抵得上叶姗的柔情似水、独立又懂事啊。

    叶姗听方林说起了青莲知道了他们之间的事,以及青莲过激的举动,方林说:“姗,如果我和她离婚了,你会嫁我吗?”

    叶姗眼里闪过一丝慌乱,她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她一直觉得他们之间是没有未来的,在一起度过的每一天仿佛都是偷来的一样,所以额外得来的幸福,她总是很珍惜和满足。如今,方林告诉她,这种幸福有可能长久下去,光明正大地拥有。

    叶姗觉得这来得太突然也太不真实了一些,有些不敢相信。她没有正面回答方林,因为在自己心底也没有答案。这种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的幸福,会是真正的幸福吗?

    “山人,你今天还是早点回家,我是女人,我能感受到她现在心底的苦,我担心青莲,受了这样的打击,别做出什么傻事来。其它的事,我们以后再说吧,毕竟计划没有变化快,将来会发生什么,我们现在都无法预料到。”

    方林听叶姗那样说,心底一咯噔,仿佛被什么刺痛了一样,匆忙地吃了几口饭,打算离开。

    刚走到门口,就接到方果的电话。

    “老爸,你怎么还不回家,不知道怎么回事,老妈的电话一直打不通,她也不在家,到底去哪了?”

    方林匆忙地和叶姗告别,冲向停车场的脚步越走越慌,一种不好的预感吞噬了他。家楼下,他以最快的速度冲上了楼,方果已经没打游戏了,在客厅里急得团团转。

    方林一眼就看到了桌子上残留的一桌饭菜,都是他和方果平时爱吃的。

    “吃饭的时候你妈也不在家吗?她有没有给你说她去哪了?”方林拉着儿子,急切地问。

    方果都急得快哭了,“没有啊,平时不是你们两个人在家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妈以前除非是加班,不然不可能不在家,可是她做了一桌子菜,肯定没上班,我到家的时候,饭菜还热气腾腾的呢。”

    方林一下瞥见了青莲紧闭的房门,以前,她的卧室都是开着的,青莲总说,把房门敞开了,透气,可是今天……

    他试着去开门,却是从里面给反锁了。方林的手哆嗦起来,说话的声音开始颤抖。

    “果果,你知道你妈房门的钥匙在哪吗?”说完冲到了鞋柜上的盒子里去乱翻,那里面放着很多的备用钥匙,可是哪里有啊。

    一把一把地试,全部打不开!

    “爸,妈不会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吧?她在干嘛?为什么我们说了这么久的话她也不出来?”方果的声音已经带着哭腔了,他已经猜测到了什么,但是他不敢相信,不愿去想象和面对。

    方林冲到了门口,抬起脚开始踢门,一下、两下、三下……也不知道踹了多少脚,木门框终于是裂了个口,门开了。

    漆黑的房间内,充斥着浓浓的酒味,青莲可是从来不喝酒的啊。方林哆嗦着手把灯打开,这一刻,灯光刺眼得让人有些眩晕。

    “妈,你怎么了?”方果冲到床上的青莲身边,眼泪哗啦啦地就掉了下来。

    此刻的青莲,面无表情,深度昏迷,呼吸似有似无,就那样笔挺挺地躺在床上,穿戴整齐,甚至还化了淡淡的妆。

    方林看到了床头柜上的药瓶,他的心一紧,如尖刀一下一下地剜了在上面。

    青莲竟然选择了这样的方式来结束这一切!

    120救护车在10分钟后就赶了过来,青莲被抬上担架送上救护车的时候,小区楼下聚集了很多晚饭后散步的左邻右舍,他们都议论纷纷。

    “这家人昨天晚上吵了一晚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啊?”

    “这女人,平时看起来多温和的一个人啊,怎么会这样想不开,会去吃安眠药自杀!”

    “肯定是男人出轨了呗,女人就是傻,天下哪有不偷腥的猫,这种事,见怪不怪,睁只眼闭只眼也就过去了,这个年纪了,还那么较真干嘛?她这一自杀,不就正好给别人腾位置吗?傻不傻啊。”

    ……

    青莲被送到了抢救室,一根长长的管子直接插到了胃部,医生用高锰酸钾溶液不停地往里面灌水。她一直处在昏迷之中,血压下降,医生紧急注射了甲肾上腺素。

    青莲仿佛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她仿佛回到了家乡的小山村,农忙时节,村头打谷场上有很多乡亲在晒谷子,母亲和姐姐站在田埂上对她笑,“小莲啊,你放学啦?回家做饭吧,我和你姐忙完这点就回来。”

    那个穿着格子衬衣戴着眼镜的文静少年跟在青莲身后,一直嚷嚷着说要吃青莲做的饭,青莲回头问他。

    “你说你想一辈子吃我做的饭,是真的吗?”少年坚定地点头,然后拉着青莲就往家里跑,可是跑着跑着,少年就不见了,到处是雾气,伸手不见五指,青莲在梦里惊恐地大叫起来,“二哥,你说好的一直吃我做的饭,你去了哪里?”

    终于,青莲吐了出来,整个胃部搅动着,仿佛五脏六腑都已经移位了,整个身体都要裂开一样。朦胧中,她睁开眼睛,四周都是忙碌的白衣天使。

    “我这是上天堂了吗?”

    医生不停地灌水,反复清洗,直到胃里再无残留才停止下来。青莲瘫在病床上,脸色惨白,眼泪鼻涕一起下,她的表情狞狰而痛苦,声音柔弱得几乎听不清。

    “为什么不让我就这样死去?为什么还要救我!”

    方果抱着青莲的头,哭得呜呜得,这个一直生活在家庭温暖里的16岁大男孩,第一次面对这样的家庭变故,整个人都崩溃了,“妈,你好狠心,怎么能忍心扔下我一个人!”

    母子两人就那样抱着哭到了一起,医生把方林叫了出去。

    “幸亏送来得及时,患者吃药前还喝了少量白酒,所幸喝得不多,如果再过几个小时才发现,就是神仙也救不过来了。你们家属最近可一定要注意患者的情绪问题,一般想自杀轻生的人,病情会反复。据我的临床经验,这类人都有或轻或重的抑郁症倾向。”

    医生叮嘱方林,“最好留院观察几天,抑郁症的诊断还需要观察临床症状,等她情绪稳定了,也可以做体格检查和实验室检查,以此来确认。”

    方林被青莲的举动吓坏了,她什么时候去医院找医生开的药,他竟然一无所知。大家都知道,现在医生开安定类的药都很慎重,一次最多几颗,那青莲得去多少次才能屯下这么多啊。刚才医生的话还萦绕在耳边,他说,幸亏不是吃的三唑沦,不然七八片就不行了。她这是一心求死啊。

    回到病房,方林稳定了下情绪,想让方果先回家,他来照顾青莲。看着病床上虚弱的青莲,他内疚感爆棚,此刻,心里再也不奢望能和叶姗有个结果,他也不想抗争什么了,有什么还能比青莲好好地活着更好?如果是以一个人的生命换来的所谓幸福和自由,那将是一辈子的良心不安。

    方林认命了。

    青莲看着方林进来,别过头去不理他,眼泪又开始盈满眼眶。“你还管我死活干嘛?我死了你不正好就称心如意了!”

    这时,方果突然从床沿上站了起来,16岁的方果站起来比方林还高,他一把推开方林。

    “你回去吧,这里不需要你!”这语气,哪里是一个儿子对父亲该有的态度,方林一愣,正想发飙,自己作为父亲的威严不能侵犯。

    方果从裤兜里掏出一个信封,狠狠地甩到了方林的面前。

    “你这种人,不配当我的父亲!”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城外危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绿le芭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绿le芭蕉并收藏城外危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