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漫的主神系统 > 第263章 转学生——堀部糸成(2/2)

第263章 转学生——堀部糸成(2/2)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女配:男神,撩上瘾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快穿女配:深吻男神100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章节内容开始-->    第263章 转学生——堀部糸成!(2/2)

    “兄?兄弟?!!!!!!!!!!”

    班里顿时传出了统一的声音,同时一样脑补了许多令人感到可怕的画面,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讲台上下的杀老师和糸成,夜月则是在下面捂脸,总而言之,他脑补到的画面比其他学生的更加可怕而已。

    上面的糸成没有去在意学生他们的质疑声,而是在甜品上咬掉了包装纸,指向杀老师,一脸平静的说道:“输的人等于死亡,哥哥!兄弟之间不需要小把戏,哥哥,我会杀了你证明我的强大,放学后,在这教室一决胜负。”

    待糸成跟着白离开教室了后,班内的同学们瞬间爆炸...啊不对,瞬间爆发,站起来看着杀老师询问道:“喂!老师,兄弟是几个意思啊?”

    “再说任何章鱼是两种生物吧!”

    而讲台上的杀老师面对着学生们的质问,变的慌张慌乱了起来,连忙罢手的否决:“不是不是不是,我根本没有印象啊,老师生长到至今都是独生子,以前向父母提了一句‘好想要弟弟啊’的话,结果搞得家里尴尬死了。”

    “等等,这不是重点,话说你还有父母啊?!”

    听到这里,夜月直接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因为脑补到了某个不和谐的画面,比如两个大章鱼,分不出一男一女,不!还是分得出的,毕竟有男女之分的衣服。

    然后一个穿着小学生制服的小章鱼一脸愁眉苦脸的站在那里,说出了‘好想要弟弟啊’这句话,然后突然间冒出了糸成,没错,一个人类的孩子,话说章鱼妈妈你似乎章鱼以外的物种才可以满足你了的吧?!章鱼爸爸在哭泣好不好啊!!!

    之类的画面出现在了夜月的脑海中,让夜月顿时趴在桌子上大笑起来,什么不好的心情都全部消散。

    而也有同学上来询问夜月笑的这么欢的原因,比如说律、业、渚、杉野、中村等等等等的同学,夜月也一一的告诉他们,结果,整个班级里除了欢声就是笑语,当然还有杀老师的羞恼之声。

    斗转星移......啊呸,时间匆匆过去,课堂时间已经过去,到了中午的午休时间,也就是吃饭的时间,所有人都拿出了自己的便当,准备吃午饭。

    律看着夜月便当里丰盛的菜色了以后,惊呼出声:“哇偶,夜君的便当很丰盛很整齐漂亮呢,是夜的妈妈帮你做的吗?”

    夜月一愣,一股哀伤的神色一闪而逝,但仅仅只是一闪而逝,然后唤出自豪的表情,笑道:“说什么呢,这可是咱自己一个人做的哟,怎么样,是不是因为班里有咱这么一个出得厅堂下的厨房,能文能武身怀绝技一手遮天的世界第一好男人而感到震惊吗?哼哼,即使你震惊了咱也不会高兴的,因为这是事实!”

    “诶?好不要脸,不过真的很好吃吗?”律看到了那边的中村,便叫道:“中村,快过来快过来!”

    “怎么了吗?律。”中村拿着便当盒走了过来。

    律看到中村的便当,也兴奋道:“哇!!!中村同学的便当也好漂亮啊。”

    “诶嘿嘿,是老妈做的啦,不过比起旁边这尊大神,我妈根本比不了呢~~~”中村看着旁边夜月的便当盒,有些小幽怨的说道,而后者则是讪讪一笑。

    原因是因为刚开始第一次来夜月家吃饭的时候,知道了夜月会做菜,而且做的意外的好吃的那种人过后,中村第一个变拜托夜月帮忙做便当了,只不过被夜月无情的拒绝罢了,所以一说到这件事,中村都会有些小幽怨。

    “诶?中村吃过夜君的便当吗?”律有些惊奇的问道。

    “不是啦,是哪天夜刚搬家好,我和仓桥、神崎、矢田、不破、冈野、速水她们一起走的时候,正好遇到了,就在他家吃了一顿晚饭,就那个时候就知道夜的手艺好了,所以我们都不怎么奇怪了。”

    “诶?这样啊。”

    “不过比起我们的便当,你应该看看他们两个吧,律。”“谁?”“杀老师和新同学啊!你看他们两个,特点和个性完全差不多啊,不会真的和夜说的一样吧?”“不会吧...应该!”

    夜月看着这两个在旁边讨论的美少女,无奈一笑,少女啊就是少女,不过那边的章鱼和白毛真的意外的相似啊。

    当夜月看到她们两人都拿出了一本写真集的时候,已经无奈的捂住了自己的脸,在听到后面冈岛的话过后,夜月知道自己已经此生无恋了,因为......她家里的少女们似乎多个都是大胸党诶,当然美琴这个不算,那按照冈岛的话来说的话,那不就是......四兄弟!!!!

    怎么可能啊!!!!!!

    听到不破他们正把脑补的东西说出来,感兴趣的夜月便凑过去听了一下,结果槽点多的自己无从下手,千言万语只为一句话:“不破桑!!!”

    “嗨?”

    “成为小说家,你会活得毁灭世界的力量,相信咱!!!”

    “信个鬼啊,走开啦你!!!咦?你的菜色有鸡蛋卷啊,夜君,给我一个好不好啊~~”

    “不给,起来~~~”

    “不要嘛,小气鬼~~”

    神崎在那边静静的吃着自己的便当,但是看到夜月和不破还有其他女同学关系这么好,心中有些不舒服,但也不知道怎么发泄,只好埋头吃着自己的便当。

    ......

    “叮咚叮咚....噔咚噔咚~~~”

    放学的铃声响起,教室内已经摆好了擂台,杀老师和糸成站在其中,杀老师一脸懵逼的看着糸成装逼似的脱掉衣服,有些不明觉厉,而站在糸成后面的白开始了极限解说。

    “我想你已经厌倦了普通的暗杀吧,杀老师,这次要不要订个规则呢?只要脚站出了擂台外,就当场死刑,如何?”

    “啥玩意啊,输了谁会遵守这个规则啊。”杉野有些不满的说道。

    业不去看他,而是冷静的接了杉野的话:“不,要是在大家面前破坏定好的规则,身为老师的信用就会下降,这类束缚,对杀老师意外的有效呢。”

    杀老师低头沉吟了好一会,随后抬起头说道:“可以,我接受这个规则,不过糸成,伤到观众也算输哦。”

    “那么,我一发令就开始吧,暗杀......”

    “开始!!!”

    就在众人屏住呼吸,见证这一场师生亦或者是兄弟的战斗,而就在白的开始一下,一阵劲风冲出,杀老师的触手在一瞬间断开,但是,在那一刻,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一个地方,不是杀老师断开的手腕,而是糸成那边,没错,糸成的头发出现了几条银色的触手,而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那些触手上面。

    “怎么可能......”

    看着这些触手,杀老师顿时暴怒,脸色变得漆黑无比,用着沉着可怕的声音质问着前面的糸成,也可能是白:“在哪?你是在哪里弄到它的?!那触手!!!!”

    “我没有义务告诉你呢,杀老师,不过这下你明白了吧,父母不同,家庭也不同,不过这孩子跟你是的兄弟,话说回来,你表情真可怕呢,是不是会想起什么不好的回忆呢?”

    “看来,也有必要问问你了呢。”

    “问不了了,因为你要死了!”白慢慢的抬起手,袖子里突然冒出了一阵紫色的光芒,背着光照到了以后,杀老师的动作瞬间僵硬了起来,而白则继续说道:“在极近距离对你放射这压力光线,你的细胞就会产生胀流反应,短时间内全身僵直,我全知道哦,你的弱点,全部!”

    在这僵直的一瞬间,糸成的触手顿时对杀老师发出了攻击,那种强烈的攻击,让渚他们看着都心惊不已:“干掉了吗?”

    寺坂微微抬头,看向上面说道:“不...在上面。”

    吊灯上,杀老师一只手围着它吊在上面,身上的伤口也在慢慢的恢复,可见此时的它是多么的吃力了。

    “蜕皮啊,话说貌似是有这么一招呢,不过啊杀老师,我知道你那蜕皮也是有弱点的,蜕皮比大家想象中的更要耗费能量,因此在蜕皮过后你引以为傲的速度也会大幅度下降,外加糸成最初的奇袭让你失去手臂,你在生了呢,这也非常消耗体力,根据我的计算,至此你们两人的身体机能几乎持平,另外,精神状态大大左右了对触手的控制,预料之外的触手伤到你的同时产生了动摇,此时此刻谁更占优势呢,想必一目了然了吧,再加上,无私的监护人在一旁支援。”紫色的光束再出出现,杀老师的身体出现僵直,糸成也趁着这个机会,跳起,准备给杀老师来一次攻击。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原来是这样啊......无私的监护人啊,那么咱也算是一个无私奉献的,尊重师长的好学生了呢,不是吗?”

    “哧哧哧!”

    循声望去,夜月的身影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在了他原本站着的那个地方,而夜月再次出现的地方则是糸成的后面,手上拿着两把绿色的匕首,还有迎风飘起落下的银色触手。

    “夜?!”

    “啧啧啧啧啧......”往后一跳,与糸成拉开距离,夜月拿着手上的匕首扔接着,一脸不屑的笑道:“还说什么计算完美,逗咱玩的吧,既然是和杀老师一样的触手,接触对老师匕首肯定也会有伤害了,当然......失去触手就会变的慌乱也是一样的吧?是不是,杀老师?”

    杀老师惊奇的看了一眼夜月,随后点下头:“没有错,不过夜,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发现这一点的,平常老师可没有暴露过这个弱点。”

    夜月轻轻一笑:“就在刚才啦,杀老师一失去触手了以后,整个人......阿不,整只章鱼都像乱套了起来,就在那里咱发现有些奇怪了。”

    “况且啊......”夜月邪魅一笑,手中的匕首直接对着白扔了过去,稳稳的插在了他身后的木头上,继续说道:“一百亿日円,怎么可能那么轻而易举的送到你们手里呢?还是在这种像个神经病一样,满身都散发着槽点让人去吐槽的气息的家伙,我从瑞士那边过来生活到现在,从没见过像你这样厚颜无耻的人,既然都有外援了,那么多我一个,也不算违规吧?白先生!”

    没有预料到夜月的白皱了一下眉头,只可惜全被挡住了的脸,没看到。

    这时,杀老师将刚才蜕出来的皮罩住糸成,然后扔了出去,连夜月都被杀老师这个举动给吓了一跳。

    杀老师发现周围同学们诡异的目光,连忙解释道:“啊不是不是,老师我只是想快点解决而已,而且被老师蜕下来的皮包住是不会受伤的。”

    “嘛,总而言之,糸成君,你的脚已经踩到擂台外面了呢,是老师赢了呢,遵照规则的话你就是死刑,就再也无法来杀老师了呢,想活过来的话,就在这教室里跟同学们一起学习,学习单靠性能计算无法测量的事物,这就是经验的差距,我稍微比你多活了几年呢,只是稍微比你多一点,老师我之所以当老师,是因为要传授东西给你们,在这教室中,只要偷不走老师的经验,你就赢不了我哦。”

    “赢不了?我很弱?!”

    在杀老师将这句话说完的时候,外面糸成眼神猛然一变,这让夜月瞳孔一缩,沉默不语。

    因为也没有人在意夜月,所以夜月的身影正在慢慢的消失,然后不见,直盯着夜月的业看到这个场景,一怔,再次回神的时候,在教室里已经找不到夜月的身影。

    “糟了,糸成可不是一般的讨厌学习,要是对着讨厌学习的孩子说教......可是会大兴种族灭绝主义的。”

    外面的糸成突然爆发除了许多条黑色的触手,班里的人也都惊呼出声:“黑触手!!!”“糟了!那家伙暴走了!!!”

    这一声把业的目光也给转移了过去。

    “我很强,有了这触手我变得比谁都强了,比谁都强!!!”

    说完,糸成直接冲了过来,猛的一跃,扑向杀老师。

    而就在这时,就在白要掏麻醉枪麻醉糸成的时候,夜月的身影再次出现了,而且杀老师的前面。

    “哼,比谁都强?别开玩笑了,真正的强者...才不是像你这样的废物!!!”夜月直接抓住他的手,右手撑着糸成扑来的手臂拨开,抓着手腕的右手往下拉,左脚膝盖用力顶在他的腹部上,左手收回,撑着他的腹部猛地推出去,右手松开,右脚抬起,如果这一脚出去的话,糸成肯定会落下一个重伤。

    但就在夜月正准备给他最后一击的时候,一根黄色的触手压住了夜月的脚,而糸成则就这样翻滚过去撞在墙上,昏厥了过去。

    夜月疑惑的看着杀老师,不解的问道:“杀老师,为什么阻止我?刚才如果踢出去的话,那个家伙就会有应得的惩罚了。”

    “不,不是这样的夜君!”

    “嗯?”

    “糸成以后也是你的同学,老师我不喜欢看到同学们的关系变成这样,也不想让夜落入一个伤人的罪名,而且,你没有发觉吗?在那一刻......夜君你变了不是吗?”

    闻言,夜月猛地一顿,看着旁边都在同学们用着看陌生人一样眼神看着自己,夜月慢慢的放下了自己的腿,看着前面扛起糸成的白,纠结了班会,走过去,鞠躬,然后看了一眼杀老师说道:“杀老师,我想请几天假,再见!”

    说完,夜月完全不顾别人,走出了教室,在那大雨之中,默默的走下了山。

    白与杀老师说了一声过后,也离开了E班,不过在这之前,杀老师还是在白的那套对老师纤维制作的衣服上吃了一个亏。

    白看了一下身后的E班,在看着满是伤口的糸成,喃喃道:“那个叫做夜的学生,呵,有趣,真是太有趣了!哈哈哈哈哈!!!”

    ......

    夜月此时坐在一个公交车站的椅子上,看着变得晴朗的天空,双眼有些无神,在公交车来了以后,迷迷糊糊的坐上去,让公交车带着他在城市里四处转悠。

    当夜月想到刚才班上的情况,杀老师说的话,班里同学看着自己那宛如看陌生人一样的眼神,夜月就有些苦涩。

    “是这样吗?变了一个人......吗?”

    想到刚才自己在要踢出那一脚的时候,那个心中有些兴奋的感觉,夜月就是一声苦笑,他心里知道,那一脚,绝对不只是重伤,轻的话会被踢断踢碎那块地方的骨头,重的话,那一脚绝对会要了糸成的命,是绝对!

    ......

    回到家里,夜月躺在浴室的池子里,抬起头看着浴室的天花板,喃喃道:“杀戮多了后也会造成一定的后果...吗?呵...真是好笑啊......”

    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夜月慢慢的潜入池水内......

    【本章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综漫的主神系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白色殿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色殿下并收藏综漫的主神系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