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复汉 > 第四十九章 凤凰有意

第四十九章 凤凰有意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他有意卖弄,把自己半吊子的有机化学知识拿出来大讲特讲,生怕少女不信,还专门介绍了糖分的知识;“咱们吃的粮食,最后都得转化成糖类,譬如你吃馒头(这是和馒头其实是包子),嚼的时间长了就会有丝丝甜意,这便是糖类了!”

    少女听得一双美目中异彩连连,不由得连连点头:“竟然如此,竟然如此!”

    “这刘小郎君文武双全,不仅武能指挥千军万马横扫沙场,更是对于格物方术颇有认知!只是毕竟这格物致知还是小道,就是不知道这圣人经义懂得多少呢?”她有意考较,因此又开口道:“小郎君果然学究天人!这圣人经义想必也是烂熟于心的吧!?”

    “要遭!”刘正心里暗暗叫苦,他只是大只看过四书,稍稍知道几个人名,可是这时候的圣人经义其实不是四书,毕竟这东西在宋朝才出现。

    这时候的圣人经义就是汉代经学,讲究的是考证训诂,比如杜预作《春秋左传注》,就算是圣人经义的重要成就了。

    “要是问我孔夫子和南子发生了什么不可告人的故事,我倒是还能给你编出一段来,但是问圣人经义,我可是一问三不知!”刘正正想着,就听到少女开口问道;“妾身近来只觉得心神不宁,有如一团乱麻,不知该如何处理?”说着,她就命一个丫鬟送上来了一段盘旋扭曲的丝绸带子,算是一团乱麻的实物了。

    “竟然是这个问题!”刘正一听就来了劲,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

    “小郎君为何发笑?”

    刘正豁然抽出宝剑,一剑砍开丝绸,高声叫道:“此事简单,乱者,斩!”

    “乱者,斩!”

    一声大喝彻底扰乱了少女的心神,她低声喃喃着:“乱者,斩,乱者,斩……这究竟是什么圣人经义?为何我从未读过?”

    “这事当然有圣人原话!孔子为大司寇,杀伐果断,国内一清,这不就是乱者斩!”刘正开口说道。

    “竟然如此!”少女立刻心悦诚服地说道;“小郎君文武双全,天人之姿,妾身今日得闻教诲,茅塞顿开,不胜感激!”

    “只要你不再问问题就好!”刘正心里嘀咕着,连连谦虚:“哪里,哪里,雕虫小技,不足挂齿!”

    又说了一会话,刘正就命人送上安神的美酒和食物,算是给少女压惊,然后便告辞下山了。

    下山途中,王松神神秘秘地看着刘正,连连啧啧有声;“厉害,厉害!”

    “厉害什么?”刘正好奇地问。

    “我是说,小郎君果然厉害!”

    “厉害在哪里?我怎么自己都不知道!”

    “这位小娘子可不一般,自幼聪慧过人,虽然身处胡地,家族也不愿意让她流落在外,因此王氏才专门让我去北方把她接回来。你能三言两语让她折服,真是令我打开眼界!”

    “这不就是南朝的林黛玉!不过别说大开眼界,我连她名字都不知道。”刘正一想到这事就来气,古代女子的很多是没有名字的,就算是有名字,也只能给父母和丈夫知道,有些人甚至连丈夫都不告诉,因此很多古代才女甚至都没能留下个名字来。他和少女萍水相逢,人家自然不可能告诉他自己的名字。

    毕竟,像徐裳那种作风开放的少女只会出现在华夷杂处的北中国,不可能发生在钟鸣鼎食、诗书传家的琅琊王氏。

    王松叹了口气,道:“不知道是正常的,虽然她堂尊早逝,可是究竟是名门闺秀,名字如何能告诉别人?我也不知道她的名字,但是她丫鬟说她有个小名芄兰,估计八九不离十。”

    “芄兰之支,童子佩觿。虽则佩觿,能不我知。容兮遂兮,垂带悸兮。”刘正点了点头:“出自《诗经》,倒是颇有诗意!”

    两人正说着话,王芄兰的丫鬟却从背后追了上来,喘着气喊道:“刘小郎君,刘小郎君,且住,且住!”

    刘正转过身来,看着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丫鬟,好奇地问道;“什么事?”

    “我家小娘子让我问你,凰有意,凤有情乎?”

    凤凰出自“凤求凰”的典故,雄者为凤,雌者为凰,这就是近乎赤裸裸地说倾心刘正了。这在这个时代已经是王芄兰所能做出的最大胆的举动。

    刘正脑海中电光火石地闪过这个时代琅琊王氏的政治浮沉状态。

    眼下的琅琊王氏正处于整个家族的最低谷状态,早几十年是王敦、王导两兄弟雄霸东晋的时代,王家的官员占据朝堂四分之三,就连晋元帝见了王导都不敢站着,非得把龙椅分给王导坐,可见王家势力之大。

    可正是因为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王家的势大引起了其他世家的不满,比如颍川庾氏就后来居上,在和王氏的争斗中占据了上风,夺去了江州的军政大权,眼下主政的更是谢安谢玄,在之后的淝水之战中更是要压过王氏一头去。

    这固然和王敦作死要谋朝篡位有很大关系,但是也可见王氏是行高于众,因此必然要遭到打压。

    整个王氏的颓败要等到刘裕篡晋之后才能得到缓解,眼下的王氏正好是个潜力股,若是能够和他们联合,到不是一件坏事。

    只是,刘正最讨厌的就是门阀世家,这些人要是真的渗透到了他的统治系统里面,只怕想要清除出去可就麻烦了。

    他又不是****有本事发动一场群众运动,可就是***都没能干过这帮红色新兴世家贵族,可见这世家力量之强。

    沉吟着,刘正看了看王松,这家伙是王氏的子弟,应该能代表王氏的一些态度。

    看到刘正看着自己,王松呵呵笑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若是小郎君中馈犹虚,又何必太过辞让?”

    眼下王氏正处于被打压之后的恢复期,整个王家拿得出手的人就王珣一个,可是王珣却卷入了桓温叛乱之中,因此在朝中总是不得施展。而且随着王家在军队系统的势力逐渐减弱,王氏的衰败更是明显。

    若是能够得到刘正这样一个手握强兵又大有可为的人物加入,那就等于是强强联合,对于王氏的复兴大有裨益。

    也正是因此,他才出言鼓励,甚至不惜在某种程度上背离礼法。

    刘正点了点头,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建立自己的势力,有了王家的支持总会好办一些,反正他已经打算脱离南朝自立,这王家手再长也伸不到自己军中去。

    这么想着,他便开口道;“请你回去回复你家小娘子,在下有意做王氏东床快婿,只是眼下胡狗南下,大丈夫匈奴未灭,何以家为,等我大破秦军,就携大胜之势向王氏求亲,也让你家小娘子风风光光过门!”

    丫鬟听了这话,眼中闪现异彩,王松更是轻轻赞叹;“好,好一个匈奴未灭,何以家为!冠军侯(霍去病的封号)一去,世上再无霍骠骑(霍去病的军职)!而今一看,分明便是军神再世了!我相信小郎君定能大破胡骑,挽回社稷!”

    将丫鬟打发走,刘正就和王松攀谈起南朝形式来,毕竟马上就要打仗,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听到刘正询问南朝形式,王松的眼神也变得严肃起来,他慢慢说道:“眼下形式不算太好,自桓武子叛乱以来,南朝失去蜀中天险,又失去了襄阳,只剩荆、江二州为建康藩表,而今北朝南下,胡骑蔽天,只怕必有一场血战!”

    刘正点了点头,自古以北统南易,以南统北难。除了明朝朱洪武北上,近代国民军北伐之外,没有能奏全功的,哪怕是宋武帝刘裕那样的强人,最后也只是为人做嫁衣。究其原因,不外乎是北地民风彪悍,武骑千群,而南朝多为步兵,战胜不能追击,战败难以逃脱,因此北伐多不能奏全功。

    而北朝南下,必先去巴蜀之地以为援应,比如唐朝灭萧铣,蒙古灭南宋都是如此。而南朝北上,则必先平定长江沿线,安定蜀地而后才能安心北伐。

    而今前秦占据了襄阳,就等于在南朝脖子上套了一根绞索,形式简直是险恶之际。

    襄阳古来就是战略要地,当年关羽水淹七军都未能攻克,最后落得身死麦城,可见襄阳战略意义之大。

    这么想着,刘正便慢慢开口;“我有意投靠荆州刺史桓明公,不知王兄可能引荐?”

    王松苦笑着;“兄弟算个什么东西,能够引见你给桓刺史!”顿了顿,他又说;“不过兄弟出身也算名门,又有这近千劲卒,而今正是用武之际,以明公的才略,自然不会慢待于你!只要你前往战区,想来就能得到重视!”

    “如此,甚好!”刘正这才放下心来。

    王松要继续将王芄兰送回王氏,因此两拨人就在接近襄阳处分道扬镳,可是王芄兰以礼法自持,自那日派人向刘正吐露心事之后,就再也没有露面,倒是让刘正大为扫兴。

    吾日三省吾身,投票否,收藏否,点击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复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括囊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括囊者并收藏复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