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唐朝小官人 > 第五百九十章 :自古圣贤皆寂寞

第五百九十章 :自古圣贤皆寂寞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像李重福这样的人,在韦氏的压迫之下,早已养成了一种凡事都小心翼翼的性格。

    也正因为如此,他几乎做任何事都瞻前顾后,说话不敢多说,做事时时时在想,这样做是否会惹来什么猜忌,会招来什么风险。

    他就像一个被软禁的人,一年,两年,三年,五年,十年,早已被消磨掉了所有的锐气,早已没有生气可言,他虽然年轻,在他这个年纪的人,总还有些男子的气概,可是……这些本该这个年龄出现的气质,在他身上一点都没有。

    可是今日,他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做了一个连自己都害怕的决定。

    这一宿,他不曾合过眼。

    而事实上,洛阳城里有太多太多人合不上眼。

    其他两个皇子,大抵也是如此,他们非常清楚,自己遭遇的是什么困境,当初那个祖母要做天子的时候,几个祖母亲生的皇子尚且蹉跎无比,不知受了多少罪,而如今,前事来了个轮回,韦氏的野心已经昭然若揭,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事到如今,自己几个非他所生的皇子,还会有命在吗?

    既然活不下去,索性就拼了。

    朝中不乏有一些忠义之士,这些人平时虽然对于韦氏的专权会有不满,可是他们不敢轻易表露,他们当然也有怯弱的心思,他们甚至更多的只是安慰自己,而如今,当天子病重的时候,他们连自己都骗不下去了。

    于是他们开始愤怒起来,怒不可遏,只是这种愤怒,不过是匹夫之怒罢了,他们心知自己无法改变大局,心知韦氏已经将朝政插手太深,心知无论是军事还是政事,韦氏获得了一面倒的优势,他们实在太强大太强大了。自己若是敢站出来,就是粉身碎骨,最后会被碾为粉末。

    于是……这股怒火藏在了心里。

    可是现在……现在他们看到了一丝曙光。

    ……………………………………………………………………………………………………………………………………………………………………………………………………………………………………………………………………………………………………………………………………………………………………………………………………………………………………………………………………………………………………………………

    大明宫中。

    一切如旧。

    陛下倒是醒了,只是身子依旧虚弱到了极点。口不能言,动弹不得。

    这个时候,韦氏却已经有些焦灼了,当得知武则天要来长安,她的心沉到了谷底。

    她嗅到了一丝不好的味道。突然预感到,事情将会糟糕无比,可是现在……她显然已经没有心思去管其他的事了。

    如今的她,已经成为了众矢之的,任何一个举动,都可能惹来更多的愤怒。

    难道能阻止武则天进长安吗?凭什么阻止呢,有拿什么阻止呢?

    自然……韦氏可以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将上皇杀死,只要死在了长安之外,或许可以解心头之恨。

    可是韦氏心知不可。

    因为一旦在这个节骨眼上上皇死了。那么毒害天子的事不但更加确之凿凿,而且天下人都会毫不犹豫的深信,上皇之死,与她有关。

    到了那时,就真正的是把许多人生生的逼到了死路,那些宗室皇亲,那些大唐的旧臣,还会有苟且的心思吗?

    这些人不敢轻举妄动,理由只是因为怕死,害怕自己无谓的做出了牺牲。可是怕死的人,一旦武则天死了,他们还会相信,等到韦氏当真篡政之后。还会有丝毫的活路,还会有一线生机?

    连自己的丈夫都敢杀,连自己的婆婆都敢动手,任何人几乎都深信,接下来就该轮到他们了。

    既然如此……就算是不反……也要反了。

    更何况,秦少游没有同来。这才是最致命的,只要秦少游一日不入函谷关,一日在关东逍遥,武则天一死,天下愤愤,秦少游立即就可以举起义旗,招募讨逆军马向长安出发,到了那时,各镇的都督会站在哪一边呢?站在秦少游一边,即是唐臣,便是忠义之士,而站在韦氏一边,和逆贼又有什么分别?

    这些人固然从韦家得到了诺大的好处,可是真到了那个时候,只怕能指望他们恪守中立就已经算是报了恩德,哪里敢去想象,在这人心向背的时候,他们还站在韦氏一边。

    所以……武则天显然有任何的闪失,对于韦家来说,都是一场豪赌,而这场赌局之中,一旦输了,那便是满盘皆输,韦家为天下人眼里的叛逆,等到勤王的义军杀入长安城,韦家上下,只怕鸡犬不留,统统要被格杀干净。

    武则天不能死!

    她有了这一道护身符,所以才敢闯入长安这龙潭虎穴,才敢以上皇的名义,抵达长安。

    韦氏不安的来回走动。

    她看着榻上依旧没有什么多少意识的李显,心里只是叹息。

    她有些恼恨这个丈夫了,正因为有这个丈夫,所以她才朝夕不保,所以她才不得不用自己的办法去保护自己。可是她越是保护,就陷的越深,越是害怕,就越是想要抓住所有,越是如此,就越无法回头,她从太子妃,变成了皇后,从皇后,又成为了大唐帝国真正的主宰者,而如今……她发现自己是多么的无力。

    可是……她心知自己已经没有了选择,韦家也已经没有了选择,她只能抓住更多东西,才能保护自己,也只有铲除掉那些应当铲除的人,自己现在占有的东西才不会失去。

    她于是冷笑,可是接下来,她眉头深锁,她万万想不到,自己的计划居然会泄露,也万万想不到。泄露之后却会惹来满城风雨的议论,更加没有想到的是,就趁着这个空档,武则天来了。

    这个女人……还真是见缝插针。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啊。

    韦氏不得不佩服她,也难怪她能执掌天下这么多年,一切的一切,这人的胆魄,足以让所有人为之折服。她对时机的把握,更是到了玄妙的地步。

    现在……终于该正面的会一会这个纠缠了自己半生的女人了。

    韦氏没有退路。

    静谧的长乐宫里,传来了细碎的脚步声,有宦官跪倒在了寝殿之外,低声道:“娘娘,新来的消息,上皇已抵达长安东门。”

    已经到了……

    韦氏皱眉。

    现在已是子时,那个女人,倒是来的很快,想必她是日夜不停的赶路。

    不过……到了夜间。长安是不会开城门的,也就是说,上皇必须得在城外露宿一夜。

    现在……她在想什么呢?理应是在想,该如何对付自己吧。

    呵呵……

    韦氏冷笑,她眯着眼,露出了几分狰狞。

    她已经恨透了那个女人。

    自己当初……是有儿子啊。

    可是这个儿子……

    她的瞳孔深处,露出了无以伦比的憎恨,他的儿子叫李重照,为避武则天讳,改名李重润。在武则天登基不久之后,就被武则天以图谋不轨的名义杖杀,那时候的他,也不过年仅十九岁而已。等到李显再次即位。才将他追封为懿德太子。

    现在……

    韦氏的手在颤抖,她瞳孔不断的收缩,疯狂的压制着自己心中的杀机,最后她长长吐口气,陡然笑了,不徐不慢的道:“哦。叫个人,从城墙上下去,前去拜谒上皇,就说城禁森严,夜间无法开门,不能迎接上皇圣驾,本宫……于心不安,还望恕罪,多送一些瓜果去,噢,本宫记得,上皇最爱吃的是核桃,将剑南进贡的核桃挑篮子好的送去。”

    “是。”

    那宦官匆匆离开。

    韦氏回眸,眼睛落在了病榻上的李显身上,她冷哼一声:“没有出息的男人……”便旋身,匆匆而去。

    …………………………………………………………………………………………………………………………………………………………………………………………………………………………………………………………………………………………………………………………………………………………………………………………………………………………………………………………………………………………………………………………

    武则天的车驾,出现在东门的时候,便就地驻扎起来。

    这一路上,舟车劳顿,倒也很是辛苦,不过武则天却并没有太多的疲态。

    她已经潜伏了太久太久,这两年来,她退居于幕后,已经远离那权利的中心也太久太久,现在,她突然找回了从前的感觉,原来真正让她荣光焕发的,并不是那高高在上,一言九鼎,而是一次次的拔剑,一次次的将敢于站在自己对面的人打倒。

    营地规模不大,因为再过两个时辰就要开城门,所以除了武则天设了营帐暂歇之外,其余所有人都在外戒备,一团团的篝火点起来,照的城外灯火通明。

    武则天的大帐里,亦是点起了许多的蜡烛。

    上官婉儿小心翼翼的用银钗挑着灯芯,一面道:“陛下还不睡吗?再不睡,只怕就要迟了,明日进城,怎么会有精神?”

    武则天却是睡不着,她靠着软塌上,举着一本书看,她眼皮子只是动了动,眼睛依旧落在书上,徐徐道:“不急,不急,韦氏……理应会来尽孝的。”

    上官婉儿笑了,道:“若是真有人来,让臣去挡驾就是,多半,也就是一些虚礼客套,陛下何必看重。”

    “不,你不明白。”武则天笑了笑,道:“朕倒是不担心那韦氏的使者来,反而人若是来了,才教人担心。”

    “啊……”上官婉儿愣了一下:“这又是何故?”

    武则天道:“若是使者来了,说明韦氏尚且还存着理智,她无论是喜是怒,至少此时还晓得不能轻举妄动。可若是她命人来,说明她已经乱了方寸,甚至连基本的礼节也顾不上了,一个乱了方寸的蠢女人,倒是容易对付的很。可是到现在,依然还不慌不忙,至少还存着理智的女人,反而最是麻烦。朕哪,心里也是矛盾的很,有时觉得,她蠢一些也好,朕倒是从容和轻巧一些,也省的花费什么功夫。可是……有时候朕又有些不甘,若是她这样的愚不可及,朕来这里,又有什么意思呢?这就如那神策军一样,若是横扫的是飞骑军,固然胜的艰难,可是一场鏖战下来,畅快无比。可若是对付的一群蟊贼,固然能轻易破阵,无往而不利,却又有什么意思。”

    “朕老了啊,没有多少活头了,人到了这个岁数,反而不看重结果,结果好坏,朕只怕也享受不着了,朕要的是这个过程,惊心动魄一些,总能含笑九泉。”

    上官婉儿不禁笑了,道:“陛下深谋远虑,臣不能及。”

    武则天的心情似乎很好,她的眼眸从书上移开,然后恼怒的看了上官婉儿一眼,道:“你呀,这和深谋远虑有什么关系,朕……只是寂寞罢了,秦少游曾说过一句话,叫什么来着,噢……叫古来圣贤皆寂寞,朕虽非圣贤,却也害怕这两个字,寂寞久了,就闲不住。”

    “快去看看,人来了没有,这个时候,理应也该来了,但愿……那姓韦的,不要让朕失望才好,否则……朕这一趟来,不免遗憾。”

    “是,臣这就出去问问看。”上官婉儿颌首,告辞出去。

    ……………………………………………………………………………………………………………………………………………………………………………………………………………………………………………………

    大章送到。(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唐朝小官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上山打老虎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上山打老虎额并收藏唐朝小官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