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不是随便的人 > 第十二章 组团改的剧本

第十二章 组团改的剧本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十二章组团改的剧本

    助理大大在强烈好奇心的驱使下,忍着屈辱踏上了寻找郑颖的路。

    按照他们家足(gui)智(ji)多(duo)谋(duan)的小少爷的指引,他没怎么费力就找到了那个零食|精。

    ——出屋前,沈一帆告诉他:“你先看看余友谊在哪,确定了他的方位后,你就向着相反的方向,有多远走多远,就一定能找到郑颖了。她多半会躲在那吃东西呢。”

    果然,助理沿着余友谊所在位置相反方向的最远端,成功找到了郑颖。

    又果然,像小少爷说得那样,那个零食|精正躲在墙角鬼鬼祟祟地吃东西!

    吃吃吃,就知道吃!

    看看这剧组,选址多么美好,绿树成荫,百花齐放,假山上小鸟清脆鸣叫,人造湖里小鱼欢快嬉戏,灿烂阳光下,一切美得像幅画一样。只可惜画布的一角被那个零食|精给玷污了!

    助理大大没好气地向郑颖走了过去。

    郑颖看到他时吓了一跳,脖子一哽,看那样子是差点把自己噎死。

    助理大大不受控制地嘴角带起了几丝讥笑:“郑小姐,请问你正在吃的牛肉干还有多少?如果还有一些,能不能麻烦你把它们交给我,我家沈总想尝尝。”

    助理大大就带着这么一嘴角的讥诮说着这番管人要吃的的话……

    郑颖听得一脸懵逼。

    懵逼后,她差点吓得失|禁:“我靠!不是吧!我吃得这么隐蔽你们都找得到看得到还能顺藤摸瓜管我要?太恐怖了吧!还好你们不是我经纪人,要不然我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天呐天呐,太恐怖了!”

    她在惊魂未定中,从口袋里摸出剩下的牛肉干,忍痛交给了助理大大:“帮我告诉沈总,一定要慢点吃,每块肉多嚼几下再咽!”

    助理疑惑地挑挑眉:“多嚼几下再咽的话……是说牛肉干比较硬吗?”那还要不要给小少爷吃……

    郑颖面色凝重地摇头:“不是,是这样做会显得牛肉干比较抗吃!可以吃得久一点!”

    助理:“…………”

    他好想买凶杀掉这个脑回路奇葩的女人啊!

    ★★★★★

    沈一帆吃着牛肉干时,嘴角溢出一丝愉悦气息。

    “她果然会吃,这牛肉干比去年大哥买给我的要好吃太多了。”

    他吩咐助理,“让她再多买点带来,你转账给她。”

    助理含着热泪完成了这件事。

    办妥“管人要吃的”事宜后,助理忍不住再次问沈一帆,他为什么要看那个绿油油的网站。

    沈一帆一直到吃完最后一口牛肉干,才总算发了善心结束了吊助理胃口这件事。

    他拍了拍手,拍掉沾在手上的牛肉沫,慢悠悠地说:“从郑颖那里知道这个网站后,我自己私下对这个网站也进行了一些了解。这个网站的口碑很好,开发出了很多火爆的影视ip。现在国内ip这么热,这个网站值得关注。”

    助理“哦”了一声,挠挠下巴,问:“那您有看上的ip吗?”

    沈一帆抬了抬一边嘴角:“还在找。”顿了顿,他告诉助理,“今晚你也帮我找一下,我要民国时期的ip。”

    助理好想狠狠抽自己嘴巴……

    叫你特么嘴贱!来活儿了吧!大老爷们得熬夜看女性小说了吧!!

    “好……”助理咬着牙把差事应下来,然后实在忍不住好奇心,又开始提问,“……可是您为什么一定要找民国时期的ip呢?”

    沈一帆略略沉吟了一下,开了口。不过他以问作答、答非所问:“你觉得你所知道的所有女演员里,有没有人比郑颖更适合穿旗袍的?”

    助理翻着白眼想了一遍,最后带着一脸的不甘心,愤愤回答:“没有!”

    沈一帆略抬了一下嘴角:“这部戏没多久就要拍完了,下部戏,不如拍个民国的吧。”

    助理又要翻白眼动脑筋思索了。

    刚刚他家小少爷简短的话语里,信息量好特么的大!

    “所以您是要继续投资影视?所以您是要继续投资郑颖?所以因为郑颖最适合穿旗袍于是您要投资一部民国戏?所以您是打算栽培郑颖做女主角吗?”

    助理一口气问完问题,差点憋死自己。

    而沈一帆吝啬地只淡淡回给他一个字。

    “嗯。”

    助理:“……”

    忽然觉得活着没什么意思呢,好想去死一死呀。

    “小少爷,这样不太好吧……”助理勇敢提出质疑,“恕我大胆直言,您这是对郑颖……产生了什么想法吗?”想到这个可能,助理有点激动,他忘情地扯住沈一帆的衣袖,“小少爷,不行啊!不说您父亲母亲大人那里,单就您那三个弟控est的霸道哥哥们,就不会同意您的呀……”

    沈一帆抬着手臂,摆脱掉助理的手爪子,不带起伏地说着:“我是有心思,我要投资一个有潜质的女艺人,怎么了?这有什么问题吗?”

    助理急红了一张脸,支支吾吾欲言又止:“可是国外家里那边……”

    沈一帆有点不耐烦地打断他:“你别没事就脑补,别动不动就多嘴,别一说点什么就加油添醋,家里那边就会很太平。”

    助理被这三别教育得,委委屈屈地闭上了嘴。

    ★★★★★

    沈一帆因为在绿油油的网站寻找理想中的民国ip,不小心熬了夜。熬夜后的结果是,他不小心感了冒。

    感了冒的他把助理愁坏了,听见他打喷嚏擤鼻涕,助理差点以死谢罪。

    “小少爷啊!是我没照顾好您啊!我没脸向海那边的三位少爷交代啊!”

    沈一帆丢掉鼻涕纸,淡淡说:“现在就号丧是不是早了点?”

    助理往死里抽自己嘴巴。

    沈一帆轻伤不下火线,带着两管鼻涕和两兜擦鼻涕纸又执着地到了剧组。

    导演看到他感冒了还来组里一日游,忍不住摇头感叹:“就没见过这么爱凑热闹的有钱人!”

    郑颖在一旁啃着苹果溜缝儿:“可不!我都担心他是不是喜欢您!”

    导演差点吓尿了。

    上午拍了会戏,导演以磨炼副导演之名义,把拍摄工作交了出去,自己跑去和沈一帆坐着喝茶。

    屁股还没坐热的功夫,万雨辰颠颠地跑了过来。

    看到沈一帆在,万雨辰把眼睛眨得blingbling的,对导演说:“您能不能跟我到一边去说几句话呀?”

    导演笑呵呵地:“不能!”

    万雨辰笑容僵硬起来,一瞬里差点露出真面目。还好他情商高演技好,控制住了表情。

    “那好吧!”他挺了挺胸脯,一脸的正义和纯洁,“我找您就是想和您讨论一下,您看咱们这个戏,一点吻的镜头都没有,干巴巴的多不好看呀!所以是不是加场男二和女二的吻戏比较好呢?就是女二找男二想复合,男二不答应,于是女二就不乐意了,扑上去强吻他!我觉得这样改一下咱们这个戏会特别有张力!您说呢?”

    导演撇着一边嘴角冷笑:“是吗?行,我考虑看看哈!”

    万雨辰刚要萌萌的谢谢导演,一道声音清清凉凉地响起。

    “没这个必要吧?”沈一帆些微带着点鼻音地说着。他放下茶杯,抬眼看了看万雨辰,目光清透又浸着点凉意,“我倒觉得不如加场男二和女一的吻戏吧,也是强吻,你强吻女一,这样更有张力。”

    万雨辰像被什么鬼故事吓到了一样,连连摆手:“算了吧我宁可舔车轱辘也不想强吻陈晴!”他握住导演的手,恳切地说,“导演,我不要求加戏了,我愿意就像现在这样演下去!”

    怕导演反悔似的,说完这句话他撒丫子就跑远了。

    导演端着茶杯摇头:“这是我经历过的最他妈奇葩的一个组!”

    他刚要喝口热茶,又有个人影冲过来找他。

    这回来的是余友谊。他是带着急匆匆的气流过来的,好像话已经涌到嘴边了再不说就得憋死。

    可是当他看到除了导演之外,沈一帆也在的时候,他选择了硬生生把自己差点憋死。

    导演看着他抿着嘴一副欲言又止的死样子,没好气地问他有什么事。

    余友谊哼哼着摇了摇头,瓮声瓮气地说:“没啥事。”

    沈一帆端起茶喝一口,放下杯子后不动声色地开了腔。

    “您也是要来改剧本的吧?”

    导演手一哆嗦,茶差点洒了。

    余友谊瞪着眼,心里暗惊不已。

    这小子刚出现的时候,他只当他是个爱烧钱的纨绔子弟。年轻轻的除了喝茶看戏,外加蹭他艺人的零食吃,就没见他干过别的什么正经营生。

    可是没想到,那副看起来俊美无害的外皮下,竟还藏着那么深不见底的城府。

    既然被看穿了,余友谊索性也懒得再遮遮掩掩:“您的确说对了!”他话音一落,导演手一哆嗦,茶洒了一裤头,像上厕所没上利索浇在了自己裤子上一样。

    “不过您刚刚说了个‘也’字是指……?”余友谊提出质疑。

    导演放下茶杯,没好气地抢答:“小万刚过来了一趟,想要加场被郑颖强吻的戏!”

    余友谊立刻怒了,刹那间变身为高压喷壶:“什么玩意?吻戏?小兔崽子,还没红呢就想耍|流|氓了!他可千万别落我手里,不然有一天我非neng死他!”

    导演被余友谊这副护犊子的样子震得茶都忘了喝。

    “老余,淡定、淡定!来,说说看,你想加什么戏?”

    余友谊瞬间收起怒火,瞬间变成商商量量的模样问着:“你说哈,要是加点女二和男一的动作戏,咱们这剧是不是更能增加戏剧冲突、更吸引人看?”

    导演一脸不可思议:“所以你是想加床|戏?”

    余友谊眼一瞪:“滚!不是日本动作片的动作,是武打动作片的动作!我谢谢你!”

    导演一脸懵懂地“哦?”了一声。

    余友谊:“‘哦?’个屁,我说的是啥意思,你懂的!”

    余友谊把导演刚倒好的一杯茶拿起来一口喝掉后,拍拍屁股走掉了。

    剩下导演懵逼地看着远方。

    沈一帆出声问:“您懂了吗?”

    导演呵呵:“不是太懂!”

    沈一帆默了一瞬,淡淡说:“我猜他是说,加场郑颖掌掴宫靖之类的戏吧,这种情节比较有戏剧冲突。”

    导演转头,张大了眼睛疑疑惑惑地看着沈一帆:“这个这个,老余他这么改,您说这到底是为了戏剧冲突呢,还是……公报私仇呢?”

    沈一帆学着余友谊的语气回答他:“是什么,您懂的。”

    导演差点含泪跪了。

    他又不是爱因斯坦啥都会,他懂个鸡毛毛啊!!!

    ★★★★★

    导演很想静静地喝会茶,可是老天偏偏就不叫他如愿。

    余友谊刚离开没多大一会,郑颖又屁颠屁颠地找来了。

    她勇敢而无所畏惧,没有因为沈一帆在场就变得羞涩怯场——这男的吃了她好多东西呢,看在食物的份上,他不会是敌人的。

    她对导演开门见山表明来意——她也想改剧本。

    短时间内导演接|客接得有点多,体力精力都有些跟不上,他有气无力地问郑颖:“说吧小姑奶奶,你又想怎么改!”

    郑颖纯真地懵了下逼:“又?我这是处|女改,不是又!”看着导演不知道为什么变得有点痛苦的表情,她的声音不由自主变得和煦而温暖起来,“导演,我想跟您说啊,要不然,您给我,减减戏呗?”

    导演一口茶吐了出来:“什么玩意?你再说一遍你想怎么的?”

    郑颖:“减戏……”

    导演:“为啥?!”

    郑颖:“我的角色人性太丑陋了,观众看多了辣眼睛……再说现在天太热了,天天拍戏我都没什么时间吃零食……天这么热零食一放就长毛,浪费食物好可耻好揪心的……”

    导演这回没喷。但他旁边的沈一帆有点小喷了一下,还咳嗽了两声。

    导演被郑颖刺激得极度无语:“郑颖,我要是把你刚才说的话告诉你经纪人,你看他neng不neng死你!你个奇葩,别人都想着怎么加戏,你倒好,居然要主动减戏!你什么脑回路啊?难怪老余说你不思进取,我这回可真是眼睁睁地见识到了!”

    郑颖连连求饶:“好吧好吧不减了还不行吗,我说您怎么越来越像我喷哥了啊!”顿了顿,她忽然双眼一亮,“减戏您不乐意的话,那不如加戏吧!您给我加一场女二扇女一大嘴巴子的戏,怎么样?导演这么拍肯定刺激好看!哎哎哎您放下杯子别丢别丢,不真打还不行吗,我借位扇、借位可以吧?我就过下瘾还不行吗!”

    导演已经把脸涨成了猪肝色。

    他一拍桌子,爆发了:“我是不是最近太平易近人了,啊?!你们一个两个三个的,要造反啊!商量好的组团来改剧本是不是?!我现在告诉你郑颖,你给我听好了,我、拒、绝、修、改!”

    郑颖被导演吼得随着他的抑扬顿挫,一哆嗦又一哆嗦。

    哆嗦到最后,她居然听到了投资人爸爸的声音。

    沈爸爸的声音幽幽的,凉凉的,带着点鼻音,听起来跟歌儿似的好听。

    而他说的是:“倒也真的不妨,就加这么一场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我不是随便的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红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九并收藏我不是随便的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