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不是随便的人 > 第五五章 愿打的愿挨的

第五五章 愿打的愿挨的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五五章愿打的愿挨的

    第二天,郑颖早早到了片场。她以为自己到得够早了,没成想其他人都比她到得更早。

    其他人包括但不限于,沈一帆及其助理,余友谊,导演蔡窦同志,万雨辰,以及新晋同门叶璃。

    郑颖再定睛一看,发现自己还少数了一个人。

    居然,连一向不爱早起的傲娇吐槽王梁唯远都提早到了……

    在万众瞩目中,郑颖差点有自己等下要走上人生巅峰领奖台的错觉。

    她看了一圈,发现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不太相同,有的是担心她,比如她的两个哥;有的就是……一副准备看戏的样子,比如梁唯远等人。

    郑颖内心无限感慨。

    ……原来扇嘴巴子是这么有集体凝聚力的一场戏。

    她清清嗓,问候大家:“都吃了吗?”

    一群人集体摇头。

    郑颖:“……”

    这是多么心大的一伙人啊,为了看热闹连早餐都舍得不吃。

    余友谊在人堆里对她招手:“滚过来!”

    她屁颠屁颠地滚过去。

    余友谊从椅子底下掏出来一个被藏着的塑料袋,里边装着豆腐脑和油条。旁边导演嗷的一嗓子怪叫:“余友谊你个畜|生!你刚才说你没吃的的!天啊天啊!我们都是人,只有你不是!你是大牲口!”

    余友谊没理他,沈一帆在一旁轻笑:“导演您别只怪友谊哥,是我和他一起去买的。”

    导演:“……”他该怎么接话呢,你们两个是大牲口?算了他不敢得罪有钱爸爸。

    那边余友谊把装着早餐的袋子已经递给郑颖,嘱咐她:“来,挨打之前先吃顿好的!”

    郑颖:“……”

    怎么感觉这场戏拍完她要被执行枪|决似的?

    她接过早餐使劲吃,吃得喷香喷香的,馋得导演简直发了疯。好在不一会剧组的早饭也开了。等大家都吃完,倪裳姗姗地也来了。

    全场气压一下骤变,好像人间世界突然来了位异能女巫,而每个人都确定女巫将要施法术狠狠揍人,就是不知道她将在什么时候出手。

    郑颖忽然觉得这种集体性认知对倪裳有点不太公平——好像人影后大大在剧组这么长时间等得就是这场抽她的戏似的。顿了顿,她惊奇地发现——要了命了,她自己心里其实多多少少有和大家一样的认知……

    她这么想着的时候,倪裳摆着腰肢向她走了过来,冲着她做出一个充满狞色的笑:“怕吗?别怕,怕就没意思了。之前你让我擎好儿,等会我也让你瞧瞧好儿!”

    她把这几句话说得阴恻恻的,郑颖莫名觉得脸好像已经被她扇到了一样,有点神经性抽痛。

    倪裳转去专属化妆间化妆,郑颖扭头往场下看,沈一帆满面担忧,余友谊一脸紧张,只有梁维远,浑身都在散发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气息。郑颖的目光和他的一对上,他立刻一扬手臂,抛出一样东西过来。

    郑颖下意识地抬手稳稳接住。等把接住的东西拿到眼前一看,她简直满脸黑线。

    梁维远抛给她的是一管达克宁软膏。

    郑颖扬着一张懵逼脸问向梁维远:“请问远哥,这管物质的作用是……?”

    梁维远一脸的“你真无知”表情:“消肿啊!等下你要是被抽肿了正好用。”

    郑颖:“……”

    没听说过达克宁是消肿用的!它正确的使用方法明明是——

    “友谊哥,给你留着治脚气!”郑颖把软膏抛向余友谊,字字铿锵说。

    余友谊接过软膏后,反应了一下,立刻把软膏往地上用力一掼,脱下一只鞋就往郑颖身上砸过去:“老子什么时候得过脚气?”

    郑颖跑跑跳跳躲开臭鞋钻进化妆间去了。

    余友谊踹导演:“去给我捡鞋!”

    导演装疯卖傻:“我聋了。”

    沈一帆站起来,走到郑颖刚刚站着的位置,把余友谊的鞋子捡了回来。

    他把那只鞋放到余友谊面前时,余友谊惊吓得声都颤了:“我的天呐!这怎么好意思呢!”

    沈一帆冲他微笑:“其实不臭的,可她为什么一直那么怕你的鞋呢?”

    余友谊把鞋穿了回去,对沈一帆解释:“她落下精神病根了。有回我带着她去跑一个乡村戏的龙套,天黑路滑,我一不小心一脚踩进粪池了,乡下没鞋换,当天是她给我刷的鞋,她一边刷一边吐,吐得差点厥过去。”

    沈一帆听得不由发笑。笑着笑着,他心里有了酸酸胀胀的感觉。

    她和友谊哥之间有很多很多开心而特别的经历;而他却只留给她一本心脏学那么厚的压力。

    ★★★★★

    各自化好妆后,郑颖和倪裳、梁维远走到摄影机前。

    导演一声开始,三个人面容一整,全部进入到各自角色中。

    倪裳扮演着有点激动的娴姐,她把郑颖一把扯到梁维远面前。郑颖被她拉扯得脚步踉跄。

    她还来不及站稳,倪裳已经指着她对坐在椅子上梁维远开了腔。

    她把娴姐演绎得入木三分,用痛心到凄厉的声音对戏里的董彦良诉说:“你知道她是什么人吗?你知道她是许承华派来的奸细吗?你知道她喜欢的人是许承华吗?”

    梁维远演技爆棚,一语不发,用深沉的眼神演绎着默认早已知道一切的董彦良。

    看着他的表情,娴姐明白了,原来她的丈夫早知道一切,只是为了护着那女孩不点破而已。所以她眼下的做法,才是真真的多余啊。

    倪裳向后踉跄一步,凄然的苦笑一声。她把娴姐的震惊与自嘲演绎得无可挑剔。她用无法置信的尖利音色表达着心中的怨怼与质疑。

    “你明明知道她喜欢的不是你,你明明知道她喜欢的是许承华,你还这么惯着她护着她?”

    -

    听到这句台词,郑颖怔了怔。

    倪裳又自己改词了。

    她不着痕迹飞快瞟了眼梁维远。他神色依旧,全身岿然不动。

    再竖耳聆听,导演也没有要喊卡的迹象。

    郑颖心一横,决定索性随机应变,就这么脱缰地演下去好了。

    -

    场下沈一帆扭头看看余友谊。他看到余友谊目光深沉,沉到几乎叫人感受到他心头在发酸发痛。只是不知道这酸与痛,他是为了场上那两个女人中的哪一个所发出的。

    沈一帆压下心头涌起的异样感觉,轻声开口:“她又自己改台词了。”

    余友谊“呵”的一声笑:“是啊,真是个败家娘们。”

    他说着这话时,耳畔回响的是刚刚那句台词,由着那句台词的牵引,他想起了他和倪裳昨晚的对话。

    倪裳说:你有没有想过,你越向着她,她从我这吃的苦就越多。

    而他说:可你越给她苦吃,我就越向着她。

    然后倪裳说得就是刚刚那句话:你明明知道她喜欢的不是你,你明明知道她喜欢的是沈一帆,你还这么惯着她护着她?

    他当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于是沉默以对,就像场上的梁维远所扮演的董彦良一样,用默认无形中承认了她的诘问。

    -

    场上,娴姐因为董彦良的默认更加激动起来。

    她扯着思妍,推搡她:“他不说话,你说!他对你不够好吗?为什么要背叛他!如果你心里装着另外一个男人,为什么还要勾引彦良?别装柔弱,你一点都不柔弱,说话!”

    她推搡着思妍。思妍被搡得差点跌倒。

    思妍努力站稳自己,抬头间,眼底是深深的哀伤与沉痛、纠结与茫然。

    而在她刚刚快摔倒的刹那,董彦良皱紧了眉心,眼底闪过一抹动容。直到她站稳,他终于舒展了眉心间的结。

    -

    场下,沈一帆不声不响地打量着余友谊。他刚刚的反应,和场上梁维远所扮演的董彦良,一模一样。因为担心她会跌倒,他眉间有皱痕,眼底有动容。

    沈一帆觉得胸口除了发闷发痛,还在发酸。

    -

    “你发现的,都是事实,我无可狡辩,”思妍眼里蓄着薄泪,她努力噙着它们,说什么都不叫它们落下来。“娴姐,我对不住你们对我的好,我知道我伤害了你们,可我也很迷茫,我到底该算是怎样的人?我弄不懂这个问题,我的良心受到谴责,所以后面那些情报,我一条都没有往外再送。”

    娴姐冷笑:“一句对不住,挽回不了任何事的!”她转头面向董彦良,厉声说,“彦良,你醒醒吧!她的心不在你这,这女人的命不能留了!”

    董彦良看着思妍良久,字字铿锵开了口。

    “她的心在不在我这,我不在乎。我的命是她救过的,冲着这个,现在你们不能要她的命。以后她的命到底留还是不留,也由我来决定。”

    娴姐无法置信地看向董彦良。

    “彦良,你这是图的什么呢?”

    董彦良望向她,目光如水,声沉似铁:“我什么也不图。”

    娴姐笑了,笑着笑着眼里渗出了泪:“你们男人,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喜欢,就要作|践自己吗?”

    -

    倪裳的演绎出神入化,她无限感伤的一句泣诉,叫场下人无不跟着动容。

    沈一帆再次轻声开口,对余友谊说:“她又改词了。”

    余友谊有点出神:“啊?”

    沈一帆:“她最后一句台词里,多了‘你们男人’几个字。”

    那句台词本该是针对董彦良一个人的,现在倒把其他某个男人也意有所指地给包进去了似的。

    余友谊讷讷地,无声一叹:“是吗。”

    他的思绪又飘回到昨晚。

    倪裳红着眼睛问他:她的心根本不在你这,你这么护着她,到底图什么呢?

    他给出这个问题的回答时,情绪依然很平静。他告诉她:我什么也不图,我只是冲着心意走。

    -

    娴姐情绪愈发激动。她扯着思妍,把她扯到董彦良身前,厉声地说:“你张大眼睛看看,看看彦良是怎么对你的,而你又是怎么对他的,你的良心呢?!”

    思妍终于也忍不住了,她抬头迎视娴姐的目光,抬高了声,开口说:“娴姐你呢?你明明舍不得你的丈夫娶别的女人,却还一定要做出大度的样子去成人之美,娴姐你图的又是什么呢?”

    娴姐一下愣在那里。

    一瞬间后,她歇斯底里了:“你住口!住口!”

    思妍并不住口。

    “你喜欢他,你就告诉他啊!你嫁给他,你们不圆房,你就拼命给他找小老婆,找一个又一个,一个一个最后又都因为些什么做不成他的小老婆——”

    娴姐疯狂地吼着:“住口!不要再说了!”

    思妍:“——娴姐,你这是何苦呢?你直接告诉他,你爱他,不好吗?”

    娴姐终于忍不住,朝她扬起了巴掌。

    “我让你住口!”

    -

    倪裳抬高手臂朝郑颖挥过来。

    梁维远从椅子上站起身冲过来,劈手要去捉倪裳的手腕制止她。

    但郑颖先一步捉住了他的手腕。

    她扬高了下巴,闭上眼睛等着挨那一下。

    等着挨打的时间,一秒钟好像足有一世纪那么长、那么叫人忐忑。

    终于,“啪”的一声。这一声仿佛打破全世界的安静,也仿佛打得全世界都变得安静。

    郑颖反应了一下,她的左脸右脸全都不疼。

    她睁开眼,看到惊诧的一幕。

    倪裳自己脸颊上,有一片手指红印。

    她从梁维远的眼神中看到同样的惊诧。

    所以,倪裳是把那记巴掌,挥在她自己的脸上了?!

    -

    娴姐顶着脸上的红印,恨恨地笑:“我打你做什么呢?我该打醒的是我自己啊!你们心甘情愿地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这样在中间做恶人,又有什么意思呢?”

    她戚戚然地转身,走出房间去。

    思妍不忍心她凄绝的样子,要跟着追出去,却被董彦良一把握住手臂拉了回来。

    “别去,”董彦良对她说,“她不是你想象中那么简单的娴姐。”

    这句话讲完,导演激动地喊了一声“卡”。

    他拎着喇叭冲上场来,透过扬声器嗷嗷地叫:“你们这场戏演得太棒了太棒了!果然精彩的戏都不该按照剧本来演!”

    倪裳无视导演存在,越过他直接走到场下,走到余友谊面前。

    她脸上挂着被自己抽出来的红印子,笑着对余友谊又说了遍刚刚在场上说过的台词:“我该打醒的人是我自己啊,你们心甘情愿地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这样在中间做恶人,又有什么意思呢?”

    余友谊沉着脸,面无表情。

    “已经喊卡了,不用再演了。”顿了顿,他说,“回去敷一下吧,你对自己也挺敢下死手的。”

    倪裳脸上挂着戏谑的笑,越过他往片场外面走。

    场上的郑颖推开导演,提着旗袍撒丫子跑,追上了已经拐出片场的倪裳。

    她从后面叫了声,倪裳应声停住脚步。

    她绕到倪裳面前。

    她好像有好多话想问,可是问题太多,在舌头尖上挤来挤去,最后被挤出口的,竟是最莫名其妙的一个:“你干嘛要把自己的角色自黑成日本间谍呢?”

    一问完这个问题,郑颖就想咬掉自己的舌头。

    她明明最想问的是:你不是要抽我的吗?怎么突然改抽你自己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我不是随便的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红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九并收藏我不是随便的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