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无限之血翼死神 > 第一章 拾荒者

第一章 拾荒者

推荐阅读: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快穿系统:反派男神攻略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夜,很静。

    空寂无人的深巷里闪烁着一两盏仅存的旧路灯,昏暗的灯光下,一只瘦小的野狗在一个翻倒的垃圾桶里寻找着残留的能吃的食物。

    一个从巷口走来的少年一脚踢开了野狗,将破旧的衣袖卷起,少年开始野狗未完成的任务,很幸运,垃圾桶里还剩半块被野狗咬过几口的面包,少年将面包捡了起来,简单地拍了拍面包上的烟蒂便咬上了一口,之后小心地将面包块放入了怀中。

    少年名叫曹斌,男,汉族,职业拾荒客,通俗一点就是捡垃圾的乞丐。

    曹斌在6岁的时候被人贩子拐卖,不过既幸运又不幸的是他没有被卖出去,因为曹斌被检查出脑部有一个恶性肿瘤,是先天性的。

    很显然,曹斌被人贩子抛弃了,一个没有价值的货品,商人通常会这样选择,更何况还是一个残次品,不,应该说是垃圾。

    被抛弃的曹斌没有选择去找警察,原来的家已经没有回去的必要了,因为曹斌被拐卖就是他父母的主意,穷是一个原因,恶性肿瘤却是他们抛弃曹斌最大的原因。

    曹斌被抛弃了两次,不过他没有选择死亡,6岁的他单纯的想要活着,他没有看够这个复杂而又残酷的世界,曹斌选择了活下去。

    在孤独漂泊、拾取残羹冷饭和一些偶尔善意大发的好心人的帮助下,曹斌熬过了半年,直到他遇到了老罗。

    老罗也是一个拾荒客,年纪在五十岁左右,具体的年龄他自己也记不清了。

    曹斌在老罗的帮助下活到了今天,正好第十个年头,而今天也曹斌的生日,应该说是他被父母抛弃的日子。

    曹斌怀揣着面包块,拿着他在酒店后厨的巷子里找到的红酒准备回去,虽然红酒瓶里只装了一点点的红酒,甚至还残留着某个达官贵人的唾液,但也算是曹斌最大的收获了。

    曹斌来到了一个桥梁的下面,满是泥土还有一些碎砂石,踩在上面让人很不舒服,桥下搭了一个简易的用几块破木板围起的房子,暂且算是个房子吧,这里就是曹斌和老罗的家了。

    前几天下了一场连续三天的大暴雨,河水涨潮,差点就淹了熟睡的曹斌和老罗,不过还好,散架的木板救了他们一命,这间“房子”是他们昨天刚搭建好的,今天还算是乔迁新居吧。

    曹斌推开门,手里握着混杂着唾液的红酒想要给老罗一个惊喜,不过发现老罗没有在家,想是去找吃的了。

    曹斌左等右等,老罗还是没有回来,此时已是凌晨一点半了,老罗从没有超过十二点回家的,曹斌心里很急也很担忧,放下手中的红酒,曹斌奔着三陌巷口去了,这三陌胡同是老罗常去的地方,如果老罗晚归,多是在三陌巷口。

    三陌巷口离桥不远,曹斌一路狂奔,十分钟就到了。

    昏暗的夜灯照着昏暗的黑夜,寻常人根本不肯能看清这漆黑的巷口,曹斌却早已习惯,即使没有这零稀地所谓灯光,曹斌依然能看清楚。

    曹斌没有大声呼喊,如果扰民,即使是再仁慈的警察也会驱赶身为拾荒者的曹斌,找了许久,曹斌终于在一处死巷里找到了老罗。

    血液、污水、老鼠、一块奢侈的奶油蛋糕和倒在血泊当中的老罗。

    曹斌身体抖了一下,没有走近,虽然老罗趴在血泊里,但曹斌确定那就是老罗,老罗的左手前屈着,对着的方向是那块散在地上的奶油蛋糕,伤痕累累的手臂上还缠着曹斌送给他的没有表带的手表。

    深巷里,快要饿昏的野猫凄凉的叫了一声,破旧的排水管兹洒着污水,浓稠的鲜血被稀释,老罗前屈的手臂指着那块逐渐融化的奶油蛋糕。

    曹斌挪动脚步走到了老罗的身边,解下了自己破旧的有七八个洞的短衫铺在了老罗的身上,拿起混着鲜血快要化掉的蛋糕放在了嘴里,轻轻地咀嚼了几口吞下了肚子里,两排断续的泪水顺着脏兮兮的脸颊滑落,浅浅的月光洒在泪水上折射着一丝悲凉。

    曹斌抱起了老罗回到了桥下那个他们生活了十年的家,拿起地上的红酒放在了老罗的怀中,那块被野狗咬过几块的蛋糕也放在了老罗的身旁,曹斌披上了一块破布合上房门离开了。

    这天夜里,三陌巷口所有的蛋糕店都被撬开了店门,不过诡异的是店子里没有任何被盗窃的痕迹也没有丢失什么东西,只是烤房被翻得乱七八糟。

    只有一家蛋糕店幸免于难,因为他家的烤房没有被翻过,只是店门被撬开了而已。

    第二天早上,所有蛋糕店的老板都没有报警,没有被盗窃报警也没什么用,反而还招来麻烦,只是换把结实的锁而已,这没什么大不了。

    当然,也包括了那一家没被翻过烤房的蛋糕店,店的主人是一个中年人,很胖,人看起来很和善、老实,很会说话,住在周围的居民都非常喜欢这个老实的胖老板。

    经营了一天,稀稀拉拉地送走了几个客人,收拾好店铺之后已是夜里十一点半钟了,胖店主在反复确定好门锁的确很结实之后准备回家里休息了。

    当他路过老罗倒下的那处死巷时,胖店主犹豫地停下了脚步,向着巷子里望去,在他发现这处死巷除了几只老鼠之外没有任何活物存在的时候,他松了一口气。

    回想起了昨天的事情。

    一个老叫花子偷偷地跑进了他的厨房,乘着自己掺假奶粉的时候抱着刚做好的奶油蛋糕跑了出去。幸好这老叫花子年纪大了腿脚不怎么利索,这才让自己气喘吁吁地追上了。

    老叫花子被自己逼到了死巷子里,跪在地上哭着说这是给他儿子的蛋糕,希望自己能大发慈悲放了他,呵呵,这怎么可能。当时自己就夺过蛋糕,不过自己只抓住了蛋糕的托盘,蛋糕却因为惯性掉落在了地上。

    结果就很显然了,一个喜欢掺假奶粉的蛋糕店的胖店主,“无缘无故”折了一个蛋糕,对方还是一个老乞丐。

    胖店主恼怒地拿起托盘对着老乞丐的脑门就是一下,老乞丐当场就倒在地上,胖店主啐了一口口水就离开了。

    这个老乞丐就是老罗,年近60的老罗身体本来就不好,哪里经得起胖店主这么一下,脑袋哗哗地往外冒血,倒在地上的老罗没有去在乎脑袋上的伤口,而是拼命地想要握住那块蛋糕,想要驱赶那些靠近蛋糕的老鼠。

    当曹斌赶到的时候,老罗保持着那个姿势。

    胖店主拍了拍胸口,那个老乞丐应该没有死,不然这里怎么会没有一点点痕迹呢,应该是走了吧。

    回想起昨天的刺激,胖店主有点扭曲地笑了起来。

    那托盘,甩手就拍过去。

    ————————

    “啪!”

    “哎哟!”

    剧烈的疼痛感从后脑勺蔓延至了全身,胖店主痛的倒在了地上,死死地捂住脑袋,艰难地翻过身,胖店主眯着双眼面无扭曲,一个小乞丐正握着一块板砖目无表情地看着自己。

    “小乞丐,你活得不耐烦了啊!”

    胖店主挣扎的想要站起来,曹斌慢慢地走到了胖店主的身边,抡起手臂“嗙”的又是一板砖,直接抡在了胖店主的脸上,胖店主的嘴都被抽歪了,两颗门牙也被蹦了出来。

    “唔...唔...唔木嗷握哎(你不要过来)...”胖店主挣扎地趴在地上,努力地挪动着自己的油脂,想要远离眼前的这个恶魔。

    曹斌没有再出手,而是一步一步地慢慢地靠近着,胖店主则是努力地艰难地挪动着他的身躯。慢慢的,胖店主挪到了老罗倒下的那个地方,曹斌一脚踏在了胖店主的左膝盖上,只听啪地一声,胖店主的左腿被直接踩断了。

    曹斌解下了缠在脚底的那块生锈的钢板,然后缠在了板砖上面。

    啪!

    啪!

    啪!

    连续三下,也只是三下。

    胖店主的整张脸已经面目全非,不过,他还有那么一口气,曹斌没有再出手,而是转身离开了,在他离开的时候,曹斌把从胖店主那拿来的奶油涂在了胖店主的肚子上,相信饥饿的老鼠们会很喜欢这道大餐的。

    就在这个时候,曹斌的后脑勺突然被一块板砖砸中,顿时感觉头晕目眩,倒在地上,一个年纪在20多岁的青年男子,男子嘴里叼着香烟露着被烟熏黄的八颗牙齿:“你是那个老乞丐的孙子吧,嘿嘿,倒是有些能耐,居然能找到我的死鬼老爸,不过,老乞丐可不是他杀的,他还没那个胆子。虽然我看我老爸也不顺眼,但是我还是要他来付我抽嗨粉的钱,所有他还不能死。”

    胖店主的儿子拎着曹斌的衣领把曹斌拖到了胖店主的旁边,又是几板砖砸在曹斌的脑门上,在确定四周无人,曹斌不会再爬起来之后,青年驮着胖店主离开了。

    刺鼻的下水道气味混杂着腥臭的鲜血窜入曹斌的呼吸道,血液布满了他的面庞,眯缝着双眼盯着渐行渐远的胖店主父子,曹斌缓缓地合上了眼睛,在他昏迷的那一瞬间,他心极度渴望着干掉那个青年。

    闻到食物“香气”的下水道老鼠兴奋地钻出了阴暗的下水道,在看到“食物”正流着鲜美的“汤汁”,饿了一天的老鼠不顾一切地与同伴厮打,想要独享那份美味,就在几只老鼠将要扑到曹斌的一瞬间,一股黑气从地底涌出迅速地包裹住了曹斌,黑气散去,那几只老鼠保持着悬空地身体,腥臭的獠牙暴露在浑浊的空气当中,所有的一切都停止了,滴落的水滴、扑闪的萤火,一切的一切都变成了灰色,停止在黑气散去的那一瞬间。

    而曹斌,却消失在了灰色的血泊之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无限之血翼死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X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X洛并收藏无限之血翼死神最新章节